309.我是瞎子

    瑾年心里一阵捉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才算比较得体。

    总不能趾高气昂地就对他说——是,我就是故意骗你的吧?

    正当瑾年心里乱的不行时候,不远处过来的田婉解救了她。

    “呀,你们两人同时到啊?”

    田婉其实在二楼的时候就瞧到他俩的身影了,这会儿又瞧到瑾年那捉急的神色,便知道是遇上了难题。

    心下一阵寻思,转而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我们就进里头谈吧?”

    田婉说完,不见在场的人有所动静,除了那个助理先走了进去。而瑾年却一直拿眼角的余光不停地瞄着一旁站着的人,瞧着他的脸色还有些黑呢。

    “你俩这是怎么了?快进来吧。”

    田婉终是说了句,然后拉着瑾年进门,随后,一直站着未动的孟君樾也踩着脚步进来。

    里头的会客室挺大,算是【轻】里最好的会客室了,外头夏日炎炎,而会客室里却是冷气阵阵,瑾年正好坐在冷气的当中,也不知道小婉是不是故意的,她本是打算挨着助理坐,可小婉偏生拉着她在孟君樾身旁落座。

    这房间里不仅有冷气,还有某人散发出来的阴森气息,她就坐在他身旁,正好全部接收,可真真是能够让她起一身鸡皮疙瘩。

    “关于孟先生的合同,我之前早就已经看过了,开的条件确实不错,但我们【轻】是一个很人性化的公司,最终还是得看员工的意思。如果说alice不愿意接,那我们会尊重她的意思。当然啦,你们两位都到场了,这些事都是可以沟通的,我自然是希望【轻】可以能够和广厦来一场友好的合作。”

    “我们广厦的条件已经开出来了,现在就看宋小姐是什么意思了。”孟君樾借口,转而就将目光移向瑾年。

    他的语气平静,可她很敏感地听出来,他在生气。

    瑾年握着合同,有些纠结,到现在,她都未想好到底要不要接广厦的合作,所以此刻心里也是一团糟,出口的话,几近成了结巴,“我、我……我……”

    “宋小姐,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孟君樾睨了她一眼,瑾年正好接收他的目光,平静中带着凌厉,她怎么感觉这是一个坑啊,犹豫了几秒,便推脱道,“我还没有研究过合同,能否等过两天再给你们答案。”

    “合同不就只有这么几页,你现在就可以看。”

    他的妥妥逼人,让她有些招架不住,“我又不是专业人士,万一被坑了怎么办,我得找我的代理律师为我研究一下才行。”

    瑾年终于想出这么一个得当理由,可一旁的助理简直就是猪一样的队友——“alice,我已经让律师看过了,他说可以的。”

    “……”

    助理的话,让一旁的孟君樾不禁扬起了唇角,“请问,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的?我们都可以协商。”

    “没什么不满意的,我只是对广厦不了解,想要花时间来了解一下,才能知道,我能不能完成你们对宣传图所需要的要求。”

    瑾年镇定了自己,而他已经将手中的笔拿起递到了她手上,示意她在合同上签字,但瑾年又推脱了,“我想我还是需要考虑一下。”

    她说完,便将手中的笔放回桌上,指尖捏紧了手中的合同。

    “……”

    “宋小姐,我的时间很宝贵。”孟君樾随即出声,他话外有话,他找寻了她这么久,现在才知道远在在他身边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不管她出于什么目的骗他,他都没空陪她玩捉迷藏的游戏。

    “……”

    “我考虑好了,就会立马给您电话,不管是成还是不成。您也不需要再找我。谢谢,就这样吧,我有点不舒服,需要请假一下。”

    瑾年说完往对面的田婉望了眼,便起身离了去。

    瑾年才出门,孟君樾也随着跟了出去,一旁的助理被这情况弄的有些懵,反应回来的时候,也要跟着出门,却被田婉叫住了。

    “这合同,你帮她好好收着,放心吧,她会签的。”

    助理听闻田婉这般说,不免有些惊讶,“您怎么会知道?”

    “直觉。”田婉笑,唇角处露出一丝神秘。

    ********

    而这厢的瑾年在出了会客室之后,便快步地想要进电梯,可这长廊真是有些长,她走了一会儿,也没到头,而身后的人已经喊了她的名字,“宋瑾年!”

    那声音,这般熟悉,又带着生气,她自然知道是谁的。

    不过,她没有理会,只是继续走,甚至小跑起来。

    孟君樾瞧着她的身影,也加快了步伐,“你等等,你跑做什么?”

    瑾年回眸,见他还真的追了上来,心下一急,又加快了步伐,可没想到自己脚下竟被绊了下。身子不住往前倾,待疼痛传上来的时候,她已经狼狈地摔在地上了。

    瞧着自己这糗样,可真是够丢人的!!

    而身后的他已然上来,蹲下身子到她面前,“就让你不要跑吧?”

    “……”

    本来,他是有一肚子的火气,可瞧着她这样狼狈摔地,他忽然就没了发火的意思,倒是好脾气地拉着她起身,还伸手将她身上的灰尘拍去。

    这习惯性的动作,忽而让他想到些画面。

    但那些熟悉的场景,几乎是稍纵即逝。

    回过神,瞧着她已经走近了电梯,他便也随着进去。

    “你是在躲我,还是在害怕我?”

    一阵后,没见她说话,他还是先开了口。

    瑾年糗的没脸见人,只是低头冷冷地道了两个字,“没有。”

    “那你为何不敢抬头来看我?”

    “……”

    “还有,我叫你的时候,你为何还跑?”

    “没听到。”瑾年终是微抬起了头,想要掩饰心中的慌乱,可那脸上的发红早已出卖了她。

    她的左脸上居然还有一抹灰尘,想来是刚刚摔地时候被沾染的,瑾年不知,孟君樾自然是瞧见了。

    发红的脸蛋,还带着灰尘,这样的她,让他觉得有喜感极了。

    “你是聋子么?”他笑,情不自禁地伸手想要为她擦去那抹灰尘,瑾年瞧着他不停逼近的身子,往后一退,愣愣地道了声,“我是瞎子。”

    “……”

    他没听出来她的意思,还以为她开冷笑话,霸道地在她的脸颊上一擦,终是给擦了干净,继而举着手对她示意道,“确实有些瞎,这么大了,还走路还不看路。”

    “……”

    孟君樾的话,又是让瑾年一囧,正好电梯门开了,她便快速地溜出去,可身后的人自然是不会就这样轻易放过她的。

    他腿长,只要快步走,就拦到她面前,“我都还没问你,为什么要骗我alice的事情,你怎么又跑?”

    “……”

    他是精明的商人,无端这样被她骗了,他肯定要知道目的。

    “因为……你好玩。”瑾年不知怎么地,就想到了这句话,当初这话他可没和她少说。

    “……”

    当然,孟君樾是不可能会相信的,迈着步伐就逼近了她,“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那你觉得我为什么要骗你?”瑾年镇定自己,对他笑出声,漂亮的脸蛋上此刻对他来说,竟有几分诱*惑力。

    他觉得这个女人和他往常遇到的有些不同寻常,甚至是能够勾起他的注意力。

    “我怎么知道你为什么要骗我?难道说,你接近我是有什么目的?”

    “欲*擒故纵?”他挑眉,忽而想到这个可能性。

    他的身份摆在这里,想要接近他的女人自然是不计其数,他也见惯不怪,但不管那些女人使出什么招数,对他来说都像走马观花似的,根本见过就忘。

    可她不一样。

    眼前的这个女人,真的有些不一样。

    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他竟然一下就将她给记住了。以至于在后来的寿宴上,茫茫人海中,他能一眼就认出她。

    能让他记住她的,不仅是因为她的美貌,更是因为他和她在一起时候,能够产生的某些感觉,就如情愫那样的东西……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他以前从未有过。

    孟君樾望着瑾年,再次眯起了眼睛,这是一个危险的动作,他正用一个男人的目光挑衅着眼前的女人,不,更确切来说,他在勾她……

    瑾年望着他的目光,还真是能勾人似的。她甚至不断往后移,她每退一步,他便前进一步,直到瑾年无路可退的时候,她才站定身子,伸手和他拉开距离。

    但他不说话,依然还是在用目光挑衅她。

    瑾年都快没辙了,直到眼角的眸光望向不远处而来的车子,便抬起头,笑着冲他道,“孟先生,你是不是想太多了?我可没有些人那么幼稚。”

    “是么?”他勾唇,眼神依旧迷人,瑾年垂在身侧的两手握成了拳头,再又是鼓起勇气,笑着对他道,“当然。而且,重点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

    “看,我的男朋友来接我了,他长得不、比、你、差、吧?”瑾年说完,便对他伸手指向某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