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8.宋瑾年是某人的老婆……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

    在快要到站点的时候,他伸手拉住了她。

    瑾年不好意思啊,可瞧着他的面色,像是未察觉到她的心理似的。

    他越是这般,她心里越是发糗,正好不远处的公车过来,她推开他,急匆匆地道了声再见,便上了车。

    孟君樾反应过来时候,瑾年早已经随着公车而去了。

    他有些懵,这个姑娘似乎有些别扭啊?

    这厢的瑾年,坐立不安了一路,直到公车里报了站点,她才猛然反应过来,急忙忙地从车上下来,还未回过神,包里的手机便响起来。

    掏出来一看,是田婉的号码。

    “喂~约会约的怎么样呀?alice大画家?”

    才敢接起,便听到田婉那端阴阳怪气的声音,她嗤了声,“就知道调侃人。”

    “别否认,我可是在会场里,亲眼看着你跟着孟先生离开的,瞧着你那侧面的表情,还挺生动,和孟先生有说有笑的,是不是过的很开心呀?”

    田婉这话里的几乎每一个字都让瑾年忍不住羞涩,到最后只好板着声音说道,“小婉,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了?”

    “我家花生教我的。”

    “……你竟是什么事都推给他。”

    “你也知道我曾经是从事娱乐工作的,不八卦,就对不起我的职业啊。”

    “……”

    “唉,和你说真的。我已经答应了孟先生明天和你的预约。”

    田婉话音一落,立马就听瑾年一声惊讶——“啊!?”

    接着便是听到那端捉急的跺脚声,“你怎么能答应他啊!”

    就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反应。

    田婉唇角扬起,暗暗偷笑,“那没办法呀,谁让你总是躲着。而且,他那么诚心诚意地想要合作,我已经拒绝了他太多次了,再拒绝下去,他会怀疑的。”

    “他怀疑就让他怀疑去呗。”

    “可他是大客户啊,我们家花生说了,大客户就是上帝,不可侵犯。你看啊,他为了见你,寿宴来了,九九的个人秀也去了。在没有见到人后,不仅不抱怨,还继续寻求合作。这样的客户,该是有多诚心啊!有钱有权有势,又肯放低身价,简直是一大好男人啊。”

    “你除了你家花生,除了夸他,你还能说些什么?”瑾年沉下声音,发现这豌豆是越来越不和她统一战线了,该不会被孟君樾给收买了吧?

    “我只是想让你去见见他嘛。”

    “可、可是……我和他,见了这么多面,他都不知道我是alice,我还骗了他,我不是alice……我、我这样,怎么和他见面嘛。”瑾年捉急地说着,明天那样的情况下去赴约,简直尴尬到不行好吗?

    只是,田婉倒是注意满满,“这不过是个小误会而已,一两句话就能解释清楚的。到时候编个理由,相信孟先生肯定不会为难你的。”

    “但、但是,如果接下他的项目,大概我也要回海城去了。”

    她现在还不太想回那个城市。

    不想回去面对那些曾经认识或熟悉的人。

    “其实,面对没有什么不好的。有些事,说不定,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早些面对,你或许能够看清更多的人,或事。”

    田婉拿过来人的语气和她说着,可得来的只有瑾年的沉默。

    “……”

    “反正,我是已经答应他的预约了,你明天十点到公司,这个可是老板的命令,你要不来,我可就扣你工资了。”

    田婉直接拿着老板的权利压她,但瑾年无所谓,“我还差那点钱么?”<e就是宋瑾年的秘密告诉孟先生……噢,我可能还会再附带一句,宋瑾年还是某人的老、婆……”

    “小婉,你!腹黑腹黑太腹黑了!”

    瑾年被呛声,这死丫头,真是越来越坏了!而且还是帮着孟君樾来坑她!!

    呀呀呀,死豌豆,她气得快要跳脚了!!

    瑾年气到不行,可那端的田婉,偏生笑着对她道,“别怨我,这些都是和我家花生教我的,你要讨伐,就讨伐他去。”

    “……”

    瑾年无言,从卧房经过,听到田婉通话的陆华笙也无言。

    这小妻子,怎么竟是将什么坏水都推到他身上来?

    也罢,谁让他是励志做完美老公,宠她不行呢?

    *****************************************************************

    隔日的瑾年,为了这赴约的事,还是有了点心事,哪怕见面时间是在十点,她早在六点十分就醒来了。

    光是在衣柜里选衣服,就选了好久,到最后有些精疲力尽时候,忽然发现,自己是不是神经病了?

    这是工作,搞的咋像约会似的??

    她一定是生病了吧,所以才会干出这样无厘头的事。

    尽管这样提醒自己,她还是折腾了良久,待出门的时候,时间正好到了九点。

    卢翊阳因为正好值休,所以知道她这个点要去【轻】,便过来接她了。正好将她送到目的地,他还得返回和尉迟御说些事。

    到达目的地后,瑾年才犹豫地开口,“哥,我……”

    “怎么了?你今天说话怎么吞吞吐吐的?”卢翊阳从后视镜里瞧到她那有些不自然的表情。

    瑾年迟疑了一会儿,才敢正视他,“【轻】里有个项目,我接下了……”

    “只要是你喜欢的工作,那就很好啊。”卢翊阳依旧和往常那样的语气,却听她为难道,“但是,这个项目的客户是他。”

    “……你是说孟君樾么?”

    卢翊阳在停顿了会儿后,猜测着,但语气已经是肯定了。

    瑾年点头,“他这次来宁城,就是为了这次的合作项目的,但他并不知道alice就是我。”

    “不管是alice还是你,他都已经忘记了。”

    “……”

    “你和他重新认识一下,也好。”

    “……”

    卢翊阳说完,都不见瑾年有什么回话,却见她两手紧紧地交叉叠着。

    这是她内心纠结的表现,他行医这么多年,她的小动作,一下就能看穿了。

    “你要是真不想见他,那就推掉这次的合作。”

    “逃避也不能逃避一辈子。”瑾年在顿了一会儿后,才这般缓缓说道。

    卢翊阳转身注视她,认同她的话的同时,又开导她,“是的,逃避不可能一辈子。瑾年,可能有些事,还是要靠你自己去感觉。别人说的什么,有时候其实都不可信。”

    “哥……”

    “去吧,和他好好地见一面,按照你心里真正想着的来。”卢翊阳打断她的话,继而给她打开了车门。

    “……”

    瑾年下车,和他挥挥手,这一幕正好落在了刚准备进【轻】大厦门口的孟君樾眼里。

    孟君樾不禁见到了瑾年,也正好瞧到了驾驶座上坐着的卢翊阳。

    两人之间的微笑互动,让他心思一顿。

    他走神,【轻】的工作人员已经出来接待了他,直接就将他带上了三楼的会客室。

    只是,他来的有些早,田婉未到,他的合作对象alice也未到。

    他起了身,想要去外边透会气,却不想,才出门,还未到拐弯处,便听到不远不近过来的对话声,“alice,孟先生已经在办公室里等着了,我昨晚远程过来的合同,你看了没?条件还不错。他开的价是今年这些合作对象里,最诱*人的。”

    瑾年昨晚走神了一个晚上,哪里有心思去看什么合同,今天早上又因为想着要见他,整个人都有些心思不宁,这会儿,越是临近,越是想要让她临阵脱逃。

    “你不会没看吧?”助理没看出瑾年的心思,微微惊讶地了一声。

    “你是我的助理,你看了,不就行了?”

    “alice,你简直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好了,等一会儿回去,我再看看。”瑾年安抚他,可他明显有些急人,“但这马上就要见孟先生了,你不看合同,怎么和他谈条件?说不准里面有些条件,是你不想要的呢?”

    “……”

    助理的话,有些许道理,瑾年心下叹了口气,现在看也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可她不曾想,自己才在拐弯处上来,便瞧到站在她面前的孟君樾。

    那一刻,简直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她根本就还未做好准备,这会儿就这样毫无预兆地撞上了。

    她愣怔地说不出话,还是一旁的助理先开了口,“孟先生,你好!”

    孟君樾对着助理瞧了一眼,只是点头,继而又将凌厉的目光往瑾年身上瞄了一圈,才稍沉着声音道,“你就是alice?”

    他的声音不像之前那样婉转,甚至还有些生气的意思。

    瑾年抬眸时候,便瞧到他那微眯起的双眼,有些危险。

    “我……”她张口想要解释,可昨晚想好的台词,在这一刻,竟全都成了空白!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