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5.他的左脸正好压在她的胸上

    瑾年正是睡意朦胧,可这通突来的电话,让她的瞌睡虫瞬间没了。

    她猛地睁大了眼,看着手机屏幕上所显示的那几个陌生数字,久久回不了神。

    直到那端的人又提高了声音问候道,“请问是alice小姐吗?”

    “……”

    瑾年听到他的问话,没有回答,随即在手脚慌忙下直接恩断了通话。

    孟君樾看着手机屏幕上,截然而止的通话,有些疑惑,还以为是自己按错了号码,又往纸条上对号了一遍,没错,和田婉给他号码一样。

    可为什么对方接了电话又给挂了?

    莫非是田婉弄错了?

    这般想着,他又重新输入了一遍,可这会儿,那端直接来了机械女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hesubscriberyoudialedisbusynow,pleaserediallater。

    ******

    这厢的瑾年正把电话拨给田婉呢,自然是为了询问擅自将她的号码乱给别人的事。

    没错,孟君樾现在在她的眼中就是别人。

    而那端的田婉听明了瑾年的来意后,嘻嘻笑了两句,才对她回复道,“孟先生好歹是【轻】的大客户啊,这大客户上门来了,我作为老板哪里有拒绝的道理。”

    “……”

    “况且,他找的是合作对象alice小姐,又没有说要找宋瑾年。你之前只是让我别把你的电话号码给他,又没说不准把alice的号码给他。”

    “可我就是alice啊!!”瑾年嘟了嘟唇,总感觉田婉是故意的。

    她正这样想着,田婉又非常有道理地反驳道,“可是,你之前没和我一起交代啊,所以,在孟先生找我要alice号码的时候,我自然就给他咯。”

    “……”

    果真,这女人是故意的。

    “小婉,你腹黑这招和谁学的?”瑾年不和她争论,却听那端的人神秘兮兮地笑道,“陆先生教我的,你要讨伐就找他好了。”

    “……”

    真是!快被给害死了!

    瑾年挠着鸡窝头从床上半起了身子,而那端的田婉又对她调侃道,“孟先生是大大大客户呢,服务好了,说不定能赚大钱!我们家花生说了,作为一个投资者,一切能够赚大钱的机会,都不可错失。”

    “好吧,你家花生真是字字金句啊。”瑾年叹了口气,有些无奈,在挂电话前,田婉又不忘对她嘱咐道,“下午有九九的服装秀,可别忘记来参加了,我们会场见。”

    “……”

    “顶着我的名义,又做什么坏事了?”

    才挂下电话,原本在书房里的陆华笙突然出现在卧室中,田婉看着他那张英气的面庞,小小吓了一跳,但很快回嘴,“什么坏事,我这是凑合人家姻缘的好事。”

    “你有心事凑合人家姻缘,为何没心思为你的小花生服务服务?”

    “什么服务?”

    田婉看着不断朝她靠近的人,忽而明白过来,两手推着他便喊道,“陆华笙!你!老不羞!”

    “我老?”

    “……”

    他带着微沉的声音,咬着她的耳垂低语,“都和你说了,花生越老才越有味道。”

    田婉因他的话羞红了脸,可他们不知道躲在门口的糖糖正冲着他们做鬼脸,“爸爸妈妈,羞羞~”

    陆家夫妇:“……”

    ******

    瑾年因为孟君樾一通电话,一个上午都过得有些不安稳,甚至是有些坐立难安。

    这么一个上午,怎么度过的都不知道,直到用了午餐,才猛然想起邬九九在宁城的个人展。

    早之前,邬九九就已经邀请过她了,今天田婉又提醒了她,她再怎么忙,也得去捧个场。再说了,她也并非那么忙。

    只是因为孟君樾的电话,有些心神不宁而已。

    真是有些讨厌起这样的自己,总是因为某人的事,而变得不淡定,一点都不像沉稳的她。

    而她更不知道的是,邬九九的这次服装个人展,孟君樾也在受邀的名单范围之内。

    她若是知道他会去,那么她宁可得罪九九,也不会去的。

    但,事情往往就是这样的戏剧性。

    在瑾年来宁城的这四年时光里,邬九九从光辉熠熠的大明星嫁入豪门,继而在没多久时间后经历了这段失败的婚姻,而她的前夫则是宁城市市长的膝下贵公子,沈易。

    离婚的事大约很复杂,瑾年也只听田婉提起过两句,其中的缘由,她并非清楚。只知道九九在离婚后,没有再进入演艺圈,而是往服装方面发展,仅仅一年时间就成了小有名气的服装设计师。

    可毕竟曾经是大明星,不管是她本身的身份,还是她前夫的身份,对前往来采访的媒体来说,都是非常想要八卦的。

    瑾年正好站在邬九九身旁,服装秀才刚结局,便有不少记者围上来,一直八卦着邬九九和前夫的事——听说沈公子又要另娶了,听说沈公子之前的婚姻只是作秀……还一直追问邬九九对这些事有什么看法。

    记者总有问不完的八卦,哪怕邬九九的经纪人和保安出来挡也无济于事。

    而邬九九在镜头下,因为记者们的问题,脸色青红一阵。最后,还是瑾年将她从记者人群中拉着撤离出来。

    瑾年体力好,拉着邬九九就往楼上躲,可后边的记者不断追随来。

    “你和九九先去楼上,我挡住他们。”

    最后,瑾年看着形势不对,便将邬九九推给她的经纪人,她自己则往另一边方向跑去,果真,那群记者往她这边奔跑过来。

    瑾年对这服装展大厦的地理位置并不太熟悉,甚至差点走了死路,最后,在一条长廊的路口处,她的胳膊突然被人一拉,整个人便被拉进了一个像是堆放布料类的仓库房间里。

    瑾年惊魂未定,抬头的时候,正好在灯光下看到拉她进房间的人。

    是孟君樾。

    她惊讶,嘴巴成了o型,他却伸着修长食指抵住她的双唇,对她“嘘”了声。

    直到没有听到记者的脚步声,他才从她唇上移开手指。

    她知道是他救了她。但更让她惊讶的是,他会在这里。

    昨晚,他们才刚见过面,没想到,只过了这么点时间,她又见到了他。

    “我刚刚看到你被他们追,就过来这边看看,没想到正好你也来这边,所以,就拉你进来这里了。”他简单地和她解释着,瑾年却好似有些回不了神。大抵是因为知道了他的身份,只要一想到眼前的人,是她曾经那么爱过的,可现在,他们之间又瞬间成了陌生人,她心里总是会有些别扭。

    待回过神的时候,她才有些不自然地和他道谢,“谢……谢谢……”

    孟君樾瞧着她那张红扑扑的脸蛋,不禁扬了扬唇角,又往门缝外瞄了两眼,见是没人了,才冲她道,“我们出去吧,这里有些闷。”

    毕竟是大炎热的夏天,这里又堆放着这么多的布料,不仅气味浓重,而且空间也很小,感觉每动一下都能出一身热汗。

    瑾年频频走神,待再次反应过来他的话后,才发出几个音色——“啊?噢……”

    她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真是没出息呢!

    她动了动身子,便准备尾随着他出去,可不想,她的脚下正好踩到一条绳子,身子一斜,便要往地上倒。孟君樾回身的时候,正好瞧到那快叠到天花板上的布料随之砸下来,正好要砸中她的身子,当时的瞬间,他只冲她喊了一声——“小心!”

    瑾年听到他那婉转的声音在她的耳旁流连,而她的身子在天转地旋之间,已经被他压下,那些布料几乎都砸在了他的后背上。

    “你、你,没事吧?”

    她颤着音色,虽然只是布料,可那么一捆一捆的,砸下了这么多,怎么说都是疼的。

    孟君樾正好脖颈被砸中,忽而有些楞神,缓了一会儿才准备从瑾年身上起来,可这才有动作,不知怎么地上半身一软,又压了回去。

    不过,这次,他的左脸不偏不倚地正好压在了她的胸上。

    这美丽的误会,不禁让两人同时都有些尴尬。

    若是放在往常,瑾年早就一拳头挥过去了,但,她知道,他这是应该被砸晕了吧。

    不过,她也没多让他占什么便宜,两手一伸,推着他起来。

    好在,她这几年里每个星期都有固定的时间,练习跆拳道,所以身子也比以前要强许多,特别是在力气方面。

    这会儿的孟君樾还坐在布料堆了,瑾年早已起了身,又蹲下身子,问他道,“你能起身吗?”

    他抬头,目光却是盯着她胸前看,瑾年自然是注意到他这怪异的目光,心下有些气,想着这人的流*氓本性不会又上来了吧。

    却不想他伸手对她指了指了胸前,“你的衣服好像……破了。”

    “……”

    瑾年顺着他的话,低头往自己的胸前望去,果真,她胸前的裙子线条不知何时被拉断,此刻正露出一个大洞,而里头的内容简直就是春*光乍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