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嘿,你忘记我了吗?

    孟君樾的目光一下全都集中在那个穿着鹅黄色长裙的女孩身上。

    她不就是那天帮他抢回钱包的姑娘么?

    这么一仔细观察,她可长的真漂亮,那一头乌黑长发,有着漂亮的大波浪卷,正好衬托着她那白皙的皮肤,她的眼睛是双好看的杏眼,和旁边人说起悄悄话的时候,两眼微微眯起,唇角处还有浅浅的梨涡,很是美。

    大约这个寿宴上的光芒,有一半是落在她的身上。

    虽然他和她的距离离的不太近,但,他几乎是被她吸引了,他主持人的开场白结束后,就是宾客们的自由活动时间,他转身就要去找陆华笙,正想要去询问,关于那个姑娘的身份。

    许是真因为被吸引了,所以,他才会寻着心思去了解这个漂亮的人。

    只是,他才在会场里走了几步,身后突然有人拍了几下他的肩膀。

    一愣,转身,却见心头想着的人,已站在了他的面前。

    看着眼前的人,他再次些许愣怔。

    “嘿,你忘记我了吗?”瑾年伸手与他打招呼,刚刚他在大厅里走着的时候,她就注意到他了。

    可能这个男人本身就自带光芒吧,再又加上长得好看,一下就能让人记忆深刻,所以,刚刚在看到他的时候,她很快就就忆起机场里所发生的事。

    只是瞧着面前的人,没有什么反应,她不免有些悻悻,两手捏紧了裙摆,尴尬地道了声,“还真的不记得了。”

    “记得,宋瑾年……宋小姐。”这会儿,他倒是反应迅速,像是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思考,他就能喊出她的名字。

    他喊她的名字,这般顺溜,他的的声音也是这般婉转,不禁惹来她一笑,“你怎么会在这里?”

    “跟着朋友来的。”他如实说着,却让她有些疑惑,“噢?”

    一般能来参加尉迟家寿宴的宾客都是层层把关过的,没有请帖就不允许进入,他没有请帖就能跟着朋友进来,那么他的朋友一定是跟义父到很熟悉的程度了……

    她正想问他是哪位朋友,却听身后突然一声洪亮的叫声,“宋瑾年!!”

    这般连名带姓又不友好的叫法,除了尉迟家的小魔王尉迟云流,就无他人了。

    瑾年回头望了眼,果真是那小魔王,转眸对着孟君樾笑了笑就准备离去,可那小魔王一点也不打算放过她,长腿一迈又对她不友好地喊道,“宋瑾年,你给我站住!!”

    “……”

    瑾年自然是不想听他的,但这尉迟云流好歹是个十七岁的少年,遇上什么事都是心火旺,她不知道又哪里得罪了他,让他至于这般发火,不顾其他宾客在场就一把将她拦住。

    虽是未`成`年,可他抓着她的力度,一点也不亚于一个成年男人该有的力气,甚至更重。

    瑾年明明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但此刻竟才于他平试,她来尉迟家似乎,这小屁孩还不过才到她肩头还要以下,这会儿她竟要与他平试,甚至,她若穿平底鞋还得与他仰视了!!

    这小屁孩气场也很大,特别是那双二分之一混血的眸,带着少年特有的青涩却又凌厉,那鼻梁高的就如王者那样傲,特别是看瑾年时候,鼻尖上扬,眼里还不时有火苗在冒烟。

    瑾年知道他不喜欢自己,甚至是排斥她,但她已经尽量远离他了,可这会儿,真不知道又是哪里惹到他了。

    她正当疑惑,却听尉迟云流咬牙生气道,“宋瑾年,是不是你和爸妈打的小报告?”

    “什么小报告?我可没那么无聊。”

    瑾年也没什么好语气,他这样抓着她,她真是有些疼,可是他的力度实在是太大,她根本无法挣脱。

    “如果不是你说,那他们怎么会知道我旷课?”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瑾年义正言辞,虽然不满他逃课的行为,但她也没和他说的这样,去打什么小报告。

    “你放开我。”

    瑾年使了劲道,想要将他推开,毕竟她学过防身术,想要将他打倒也不是难事,但那样的话,就会伤及到他。

    终是念及到尉迟夫妇,她不敢下狠手,所以只能在这里和他拉扯。

    “我告诉你,今天这个事,如果没有结论,你休想走!”

    “云流,今天是你爹地的生日宴,我不想和你闹事!”她试图和他讲道理,但是,他似乎并不领情——“别在这里假装好人了!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被爹爹惩罚闭门关!”

    “你!……无理取闹!你放开我!”尉迟云流抓着她胳膊的力度变大,瑾年实在是有些受不住了。

    “不放!我就不放!”

    “你再不放,别怪我不客气!”她不得不威胁他,之前他也不是没领教过她的过肩摔,但这小子屡教不改。

    “喂——!”

    就在瑾年意念上来时候,胳膊上的力度突然一减,她瞧到尉迟云流痛苦神色,而他的手已经被孟君樾抓着放开。

    “你爸妈没有教你对女孩子要绅士礼貌吗?”孟君樾开口,声音一如婉转,可也带了些力度。

    尉迟云流向来是家里的小霸王,在学校里也没人敢欺负他,但今天还是有人敢这样对他,除了宋瑾年之外。

    自然,小霸王的心里难掩气愤,对着孟君樾便咬牙喊道,“你是谁?我的事,需要你来管?”

    尉迟云流的脸色气到发红,可偏生躲不开孟君樾的桎梏。

    “只是看不过去而已。”

    孟君樾一手擒着他,但脸上神色却是云淡风轻。

    他只是想要教训教训这小子而已,但尉迟云流一贯语气不善,“看不过去,就闭上你的狗眼!”

    “云流,你怎么能对客人这么没有礼貌?”一旁的瑾年皱起眉头,她本还想帮他说好话,可尉迟云流骨子里的那股傲气根本就没让他选择低头,哪怕他此刻还被人擒着。

    “宋瑾年,闭上你的嘴,你还敢帮着外人说话?你这个胳膊村子往外拐的人,我爹地真是瞎了眼了!”

    “……”

    如此恶劣的语气,让孟君樾手上的力度变重了些,尉迟云流痛的呲牙。

    瑾年看了他了一眼,转而望向孟君樾,眼里流露出抱歉,“不好意思啊,先生,小孩子不懂事。”

    “你家的小孩?”孟君樾挑眉看她,瑾年有些为难,最后还是点头,“我……弟弟。”

    “弟弟?”

    孟君樾一愣,随即放开了手中的少年,尉迟云流扭了两下胳膊,又是冲瑾年喊到,“谁是你弟弟了!?宋瑾年,你脸皮真厚!”

    “……”

    不过,他这话才喊完,不远处过来的人一声叫喊就将他给震慑住,“尉迟云流!!”

    人未到,声音先到。

    虽然声音里带了几分年老,可力度一点也不减,很是具有威严。

    孟君樾寻声往后望去,果真,如他猜的那样,是寿宴里的寿星,也是尉迟家的老先生,尉迟御。

    “谁教你这么没礼貌的?”尉迟御上前手里拿着的扇子便是对尉迟云流的后脑一扇而去,根本就不顾众人的在场。

    但尉迟云流的火冒脾性在,呛声便喊道,“她本来就不是我姐,为什么要对她礼貌!是你们从外面捡回来的!”

    尉迟云流此话一出,瞬间引来众人的围观,尉迟御气得瞪眼,拿着扇子在他的肩膀上又是重重一拍,沉声带着责备的语气骂道,“闭嘴!!”

    尉迟云流接二连三地被打,也有些顾不上面子,对着尉迟御怄气了声——“爹地,您真偏心!”

    便跑离了去。

    “云流!”一旁的尉迟御夫人加了声,随着他的身影追上前去。

    尉迟御留在原地,冲着众人抱歉一笑,“……不好意思,犬子让大家见笑了。”

    尉迟御说完,将目光转移了一圈,最终停留在孟君樾身上,几乎目光沉淀了几分,大约过了几秒才移开,又是对着众人点点头,才离去。

    瑾年本想追上前去,想和他道声歉意,这生日宴上毕竟来了这么多人,而且都是宁城里有名望的人,却突发了这样的事,她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但一旁的管家上来,提醒了她,“小姐,你的裙子破了,我们回屋换一套吧。”

    瑾年垂眸,果真是瞧见了肩头袖口上的洞口,想来是刚刚被尉迟云流给扯破的。

    转眸朝孟君樾望了眼,轻点了头,便离去。

    **********

    瑾年回了房,没有再换什么礼服,只是穿上平常的衣服。

    发生了这样的事,她也没有什么心情出去陪宾客,反正晚宴最重要的就是开场那一会儿,现在过了这么久,应该有些许宾客要散场了,她想着随那些宾客出门,出宅子,去外边散散心。

    这个想法一有,便行动起来。

    只是,她没想到,她走向大宅门口的身影,正好落入某人眼中。

    孟君樾是看着她离去的,本来他来这里是为了找alice谈合作的事,可哪里知道,他竟就这样鬼使神差地跟随着她的步伐出了尉迟大宅的门口。<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