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8.你现在肯定是我的男朋友了

    那声音清亮,又带着女孩子的独特,还有些属于女性的阴柔。

    孟君樾心中一震,总感觉这声音在他的梦里出现过。

    不,像是似曾相识,就如曾经萦绕过他耳旁那样。

    好听,又渗入人心。

    孟君樾随着那声音将目光追随过去,只见一抹俏丽的身影在他眼前一闪而过,接着很快地,又再一次听到她的呼喊——“小偷,站住!!”

    机场里这一片人群的目光都追随着她而去,孟君樾迈着长腿,挤开人群,只见声音的主人已经将偷他钱包的人擒住,但那小偷似乎有两下子,不过身手并不精,竟连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他还打不过一个人弱女子。

    只瞧那红色的裙摆在他面前闪过的时候,他的胸膛便被那姑娘回旋踢了两脚,而他几乎是没有悬疑地就倒地,很快,机场里的保安过来,围观的人群皆是一片掌声,大约都是在夸赞这个姑娘的身手好,然后又见义勇为。

    “小姑娘,多亏你啊,不然没抓到这该死的小偷,一旦客人和上级投诉,我这工作可就得丢了。”两位保安大叔,一手一只抓着小偷的胳膊,一边又有些感动地道谢。

    只是没想到对方却冲他们嘻嘻笑道,“客气了,小事一桩。”

    见这姑娘是个好说话的主,在警察没来之前,两保安又和她扯了几句。

    “姑娘,你学的这身手可真不错。”

    “也没有,就是学了两招,防身用的。”

    一贯谦虚的语气,让俩保安听了心里可真是舒服,看来这世上,还是存在这种好脾气的好人的。

    和保安扯了话,忽然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拿着别人的钱包,转身,寻目了一圈,见周围围观的人几乎都已散去,除了一人,还站在原地上。

    那人和她离了不到十步距离,身姿挺拔,面容俊美清隽,特别是那双泛着桃花的眼睛,很迷人。她不得不承认,面前的男人,还真是个长的极为好看的男人。

    她在宁城这么久,还从未见过长的像他这般美的男人,他的美,甚至可以超过女人……

    想着想着,一不小心,竟就走了神,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心下一阵懊恼。

    她怎么就犯花痴了呢!!

    小蹬了两下步伐,便快速跑过去,将手中的钱包递还到她面前,“先生,是你的钱包吧?”

    刚刚就觉得这男人长的高,这个一走近,她忽然发现他更高了,她说话都得仰着头看他。

    “……”

    只是,她的话,对他来说没有什么反应。

    奇怪地,这么仔细一瞧,她竟瞧到他眼里起了一层湿润,心下不禁一阵疑惑,这男人是在哭吗?

    不就是遭遇了小偷,有什么好哭的?莫非她如报纸新闻上所写的那样,好心救人,却遇上碰瓷?

    可不对呀,这个钱包不是还完整的吗?就算想讹她,也没啥理由吧?

    这般想着,便将手中的钱包塞回到他的手中,继而转身就要离去。

    她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可没想惹上什么麻烦。

    只是,她才想走呢,他突然伸手拦住了她,在她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再次到了她面前,“我们曾经见过面吗?”

    “……”

    这声音低哑,深沉,还带了丝丝的婉转,但却又有岁月磨砺的痕迹,虽然很像记忆深处的那个——“他”。可细想之下,又被自己否定。

    转念的时间里,她重新对着眼前的人笑道,“先生,您这招搭讪的方式好像有些老旧了。再说,我可没见过长得像你这样好看的人。”

    她的否认,却让面前的人,有些怀疑,孟君樾竟是再一次询问道,“……我们,真的没有见过面吗?”

    他的眸色恢复了平静,只是对眼前的人有些执着。

    而她却对他伸出了手掌做出发誓的模样,“没有,我敢保证!我要是见过你这么漂亮的男人,那么现在,你肯定是我的男朋友了!”

    “……”

    她和他开着玩笑,长得这般好看的男人,哪个姑娘不想收入囊中啊!!

    “我只是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孟君樾呢喃了声,脑海里不断地回忆起那段日子做梦时候的场景,总是会有那么一张脸出现在他的记忆中,明明每次做梦的时候,他都能记得很清楚,可待隔日醒来的时候,那张脸却又开始变得模糊不清。

    就比如说现在,他努力地回想,但终是没有忆起梦里那张脸的模样。

    他只知道,那张脸,是属于一个女人的。

    就和眼前这个女人的轮廓,很像很像。

    但,他的话,依然遭到了她的否定,“您肯定是认错人了,现在大众化的人可多了去了。”

    “……”

    她这般肯定,又这般坚持,孟君樾没有再多想什么,许是真的是因为自己的梦境太多,所以把现实和梦境搞混了,变得神经质了……

    他从她那清澈小鹿般的双眸中回神,扬了扬手中的钱包,冲她道,“谢谢!”

    “客气客气,我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她拿着对保镖说的话,同样来回应他。

    她今天的举动,真的只是遇见了,所以才想要帮上一把,可没想过自己帮的人,竟然是一个颜值这么高的帅男人。

    长得可真是一眼就有让人枰然心动的本事。

    当然,让她花痴的不仅只是他的外貌,更是因为他的声音。

    他的声音真的和那个被她永久封锁在心里的声音,好像,好像……

    她忽然间便走了神,却又听到不远处有人在唤她的名字,心下着急,为了抓一个小偷,都把同伴给丢下了,这般想着便连连对面前的人道别,“先生,我朋友找我了,我得先走了!”

    她说着,就要转身跑去,但身后的人,冲她喊了声,“哎,你叫什么名字?”

    他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传入她的耳朵,她回眸,瞧着还站在原地上的人,想着这人无害,便没有什么犹豫,对他回声道,“宋瑾年,宋是唐宋元明清的宋。”

    说完,再要跑着离去的时候,又对他礼貌地道了声,“有缘再见!”

    “……”

    瑾年没有发现,站在远处的男人,因为她的名字,愣怔了好一会儿。

    直到回过神的时候,两唇竟微微向上扬起,嘴里细磨着,“宋瑾年?挺好听的名字。”

    孟君樾话音刚落,不远处过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孟先生?”

    “……”

    “嘿,您就是孟君樾先生吧?”

    他点头,继而又听那人抱歉地说道,“我是过来为您接机的小陈,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刚刚肚子犯了难受,所以,没有再第一时间接到您,失礼失礼!”

    “没事,我也没有等多久。”

    “那我先是送您回酒店休息,还是您要直接去见陆先生陆太太?”

    孟君樾稍稍一愣,最后捏了捏眉心,沉下声音,“先回酒店吧,有些累了。”

    “好,您跟我来,车子已经在外边等候了。”

    “……”

    ***************************************

    这厢的瑾年正走到机场的门口,身后突然有人拉住了她,果真是刚刚喊她名字的卢翊阳。

    “瑾年,你刚刚跑去哪了?我才洗了个手回来,就不见了你。”

    卢翊阳的语气有些急,生怕她又会出什么事。

    “没什么,我只是去做了一件好事而已。”瑾年冲他扬起笑脸,红唇处的梨涡浅浅,甚是美。

    瞧着她这样,他也就没心思责怪了,拿过她肩膀上背着的重包,像兄长一样对她语重心长道,“下次可别再乱跑了。”

    “遵命!!”

    她冲他摆了个敬礼模式,眉宇间露出一抹调皮之意。

    带着她上车,卢翊阳从后视镜里,瞧到她心情彼好的状态,心下不禁又有些感叹。

    她能从当初的那副落魄又残破的模样,恢复到如今的状态,实属不易。

    深海里打捞的三个月,一直未见她的踪影。

    就如那句残忍的话所形容的那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后来到了第四个月,警方不再派人出动打捞人。孟家虽然有孟老在掌控,警方不派人,于是自己出动了人员,可哪里想到孟老在第四个月不久,便得到了脑溢血,瘫痪在床。

    孟家两个最有大权的男人都倒下了,当时的孟家快如一盘散沙。

    孟家被很多人分散了势力,自然没有人再去主持打捞寻找瑾年的事。于是那事,就这么被耽搁了半个多月。

    他虽然掌握了一部分宋家的股份,但仅凭他一个人的力量,要发动那么多的人去找寻,自是需要很大的财力。而宋氏的高层们没有一个人同意将宋氏的钱挪动出来,让他去找人。

    大概在金钱面前,一半以上的人都是残忍又残酷的,这也是人的一种本性吧。

    他没有钱去找人,茫茫大海,他一个人,自然是无法寻找。但,他的信念坚定,不管是她是生还是死,他都要找到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