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7.转眼就是一生,转身就是一世

    四年后。

    海城,广厦。

    在广厦最高层的办公室里,外头夏日炎炎,但办公室里的冷气却很足。

    甚至让站着汇报情的男人感到一丝阴冷,哪怕身上还着着西装革履。

    “老板,大致的情况就是这样了。但是,这次和闻家合作的大工程,我觉得咱们有必要请人做一个宣传图。”

    “而且,这个也不是我一个的想法,经过几位高层们的决议,他们都认为,有个宣传图设计我们的形象,更能凸显出咱们广厦的名声……”

    林助理巴拉巴拉讲了一堆,却不见背对着他坐着的男人有什么反应。

    这老板自从四年前那一场事故后,就在医院里躺了两年多,后来因为各个方面的因素,最后导致连呼吸都困难,医生已经给下了一张病危通知书,如果抢救不回来,结果很可能就是——死亡。

    就在大家都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却在那场抢救中,醒了!

    不仅从手术台上醒来,甚至在经过半年多的调休,竟恢复的和往常无异。而又在隔年后,重回了广厦,从孟天佑的手中重新拿回了孟家的执掌大权。

    如今的孟家,在孟君樾的手上,风生水起。不管是权势还是财力都比四年前来的更猛更火,孟家在海城首富的地位,无人能够动摇。

    而且,现在的孟君樾在海城的名望早已经超过了他的爷爷,孟老。

    大约海城里的人,提起孟家,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孟君樾。

    所以,孟君樾这三个字,在海城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就是海城业界人眼中的神。

    而让人唯一遗憾的事,是孟老在四年前因脑溢血瘫痪的事,如今依然还是那个样。

    许是因为年事已高,所以,很多事都已经力不从心了。

    但,孟家能够现在,大概是因为上天的怜悯了。

    “老板……?”

    林助理久久没见到背对着他坐着的人有什么反应,心惊胆战地大着胆子提醒了声。

    忘了说,四年后和四年前的老板,虽然相貌没有改变,可性情着实让人捉摸不透,在工作的处理方式上,狠厉又决绝。

    从他回来广厦开始,几乎对底下的员工是换了一批血,大都采用了新人,想来,这是谨慎的方式吧,毕竟老板离开了广厦近三年,很多都已经不是曾经在他底下从事的那些人了,有的就算是在他底下从事过,但心已变,所以,几乎对他有二心的人,他一个月没留。

    广厦变得强大的同时,也被背后多数人议论。

    意思大都再说管理者的方式太过狠厉,可不管外界议论再大,广厦就如不倒的一座永远不倒的江山那样存在,又是掌控在孟君樾的手中。

    他采用新人,其实很简单的目的,在培养新一批的属于他自己的人。

    林助理算是在广厦工作算久的员工了,孟君樾在医院躺着的时候,他曾跟过孟天佑一段时间,但很快孟天佑就将他降职了,直到孟君樾重新回广厦,他才再次升为总裁助理。

    不过,现在的他,也有些摸不清总裁的性情了,所以,此刻站在这辉煌的办公室里,汇报着工作内容时候,整个人的心情都变得有些忐忑。唯独怕自己说错了一个字,就遭遇辞退。

    毕竟,广厦里和他工作这么久的员工已经少之又少了,据他观察,大概孟君樾有将广厦全部换新的趋势。

    还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为特例呢。

    “宣传图这种小事,为什么还要和我汇报?你无法拿定主意吗?”

    就在林助理走神的时候,原本坐在软皮椅上的男人突然转动着椅子回过身,朝站在办公桌面前的人抬眸睨了眼。

    林助理正好接收到自家老板凌厉的眼神,心下又是一阵忐忑不安。

    “老、老板,事情其实是这样的,咱们广厦这次和闻家合作的工程算是近两年来最大的一个工程了,所以,很多高层都参与了此事,他们都有投资,所以,为了大家的利益着想,他们一致想要请名人设计师为咱们广厦做宣传……但,但……”

    “但什么?林助理,你什么时候说话吞吞吐吐了?”两句反问,其中的力度大概只有林助理能够听的出来。

    老板这是在发威的预兆呢!

    “这个叫alice的设计师不太好请,我们之间有派人去提过合作申请,但都没有成功……”

    “既然没有成功,你们就不会换人吗?”孟君樾说出这话的时候,已然有些不耐烦。

    林助理不是感受不到自家老板的情绪,可他作为一个传话者,就算是被判死刑,也得把话给传到位,这般想着,又继续说道,“可百分之六十的高层,都投票给了这个设计师。他们都认为以alice的知名度,可以将我们工程的宣传效果达到最大限度。但alice这个设计师向来神秘,又从未在大众面前露面过。我们暂时只知道,她所属公司是宁城的最大杂志社【轻】,她是【轻】的员工。而【轻】现在的老板正是田婉田小姐,您不是认识田小姐的么?所以,我的意思是能否靠您和田小姐之间的关系,去请alice和我们广厦合作。”

    “你们的计划还真是完美啊,是打算让我亲自去请?那么,我请你们来广厦是吃白饭来的么?”

    “那些高层竟会惹出些事端来!你回去告诉他们,一个好的建筑,不需要任何宣传,也一样能够吸金!你让他们别把心思放在这种花里胡哨的地方,多去关注关注工程的进展才是真的!”

    “是是是,老板,我知道了。我这就去和他们说。”林助理连声应答着,总之,他只是来传话的,话到位了,他的任务也完成了,至于结果怎么样,那都是老板的决定了。

    而且,现在看着老板这似要发火的模样,他自然还是先撤退比较好。

    可这他还未踏出办公室门口,便被身后的人突然喊住,“……等等。”

    “你刚刚说什么?”

    “老板,我没说什么。”林助理回神,连连否认,妈呀,难道老板知道他刚刚在心里想的事吗?

    难道老板懂得腹语?

    林助理心脏跳动都快快了一个节拍,直到又听孟君樾问道,“你刚刚说那个设计师叫什么?”

    “alice。a、l、i、c、e……”林助理松了一口,又将alice的每一个字母都给拼了一遍,却见孟君樾有些走神,便又试探地询问,“老板,您认识这个设计师么?”

    他还以为老板认识呢,毕竟老板这么神通广大,可哪里想到——

    “这个人是男的还是女的?”

    孟君樾的问题,让林助理一愣,寻思了会儿才回答道,“外界传是男的,可又有的人说是女的,至今都未能确定性别,她被【轻】保护的太神秘了,好像连领奖的时候,都是助理帮她上台领的。”

    “……”

    “alice……”孟君樾又细细念了一遍这个英文名。

    他总感觉对这个名字并非陌生,记忆深处,好像有个女人对他说过,说那是她的画名,就叫alice……

    那女人的声音,很温和,很好听。

    脑海里无数次地闪过一些画面,可待想要集中的时候,却又想不回来。

    “老板,如果没事的话,那我就……先出去了。”林助理瞧着自家老板又走神了,准备打声招呼后就溜人,可在要离去的时候,又被孟君樾叫住,“等等,你去给我订一张海城的机票。”

    “……”

    这话一出,着实是让林助理愣了好久,果真是性情大变呢!

    前一刻还那么激烈反对,下一秒,竟又松口?

    老板这是更年期到了吗?

    林助理心里边腹语着,便又问道,“您需要什么时候的?”

    “今天。”

    这么快的时间,又是让林助理愣住,最后见孟君樾将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连连反应过来,说了声好,便出去准备了。

    ******

    孟君樾是个行动派,上午订了机票,中午就出发去了宁城。

    到宁城的时候,时间已是下午近黄昏状态了。

    他也不知道这次的自己,想法为什么会那么冲动,就因为那么一个名字,就因为感觉似曾相识,所以,他就来了,来到这座不算陌生的城市。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的做法是不是正确的,来这里,只为找到藏在脑海深处里,那些零碎的片段。

    他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可有时候不管他怎么样想都想不到,甚至,想到头疼剧烈,他也无法找回他想要的东西。

    他不知道,这个宁城,能不能帮助他。

    在下了飞机后,助理本是给他安排好了人接机,但他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人来。机场里下机的人很多,熙熙朗朗的人群,他被人挤到一旁,感觉口袋一空,猛然发现他的钱包被人偷了!

    正寻目望去,果真看到有人抓着他的钱包就跑,他正要喊人,却人早了他一步喊出声——“小偷,站住!!”<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