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6.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情不移,爱不变

    悬崖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那海的颜色,深蓝深蓝,连着天空的边际,海天相接。

    瑾年只听到耳边一声噗通,她便沉入了水中。

    海水密集,一波接着一波压着她的身体,还有她的呼吸。

    她的嘴被胶布黏住,她的双手还带着手铐,在海里睁眼的那一刻,她仿佛看到了大海的波光……

    她似乎能够看见了,就在生死边缘的那一刹那。

    但拉着她的人,一直在抓着她的脚踝,不停地拉着她一起往下沉。

    她没有力气反抗,根本也不会游泳,她挣扎着,可没一会儿就失了全身的力气。

    她感受不到生命的气息,好像有死神在迎接她。

    她再次看到了父母的身影。

    他们,在天堂,笑的那么开心……

    她多想和他们在一起,放弃这一年多来所发生的一切一切,她不想再要如此复杂又累的生活了,她的爱情,也不想要了,她只想做回父母怀中的孩子,只想和之前那样,天真,单纯,做着她想做的事。

    所以,她放弃了挣扎,随着海浪的波动,一下一下地沉入最海底……

    **********

    而悬崖上的孟君樾,在看到瑾年被李超拉着跳崖时候,几乎双眸泛红,像是失去了整个世界那样。

    他疯狂了,真的疯狂了。

    他的内心也崩溃了!!

    两手紧握着岩石,手背上的青筋直暴,那一刻他内心的冲动,谁也不能阻拦他。

    可一旁的程美兰却又是像疯子那样笑出声,“呵呵呵呵……原来,你们之间的爱情也不过是如此廉价,不过是一出戏而已。你居然就相信了!呵呵呵……愚蠢的人!”

    “怎么样?现在痛苦了吧?”

    程美兰自行解开了手中的绳子,疯言疯语地到孟君樾身边,脸上的笑意满是嘲笑还有恶毒。

    孟君樾将大海的目光转移到她身上,唇角动了动,有些不想理会她,可又冲她轻吐了句,“我知道你在演戏。”

    他陪着她演,不过是想揪出她手上杀害静姝的证据,可哪里会想到,会赔上他的瑾年!!

    “你喜欢的人,从头到尾都不是我!你喜欢的人是静姝!你接近我,设计我,一切都是因为静姝!”

    “你怎么、怎么……怎么会知道!?”曾静姝心情波动起伏彼大,在听到孟君樾的话后,两眼露出恐慌。

    她之前就因为同性的事,被人发现过,所以在大学里有很多人都拿怪异的眼光看她,不禁遭到过歧视,甚至还被人殴打,而这会儿有这样被孟君樾直接戳穿,心头一惊,思想里又回忆起那端天天被人歧视的记忆。

    心里害怕至极,两手捂着自己的脑袋便冲他疯狂地喊道,“我不是同性!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同性,不要打我……我不是同性……我不是……不要打我……求求你们了,不要打我……我没有杀掉静姝,我没有,我没有……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不是我,不是我……我爱静姝,我不会杀她的……我不会……不会……”

    程美兰像一个疯子一样,疯言疯语地说着这些事。

    站在悬崖边上的孟君樾看着她这样,也跟着她笑,声音里却带着这辈子都没有过的凄凉,“我看了静姝的日记本,上面写着她的心情日记。其中一页,她记下了你和她表白时候,她当时的心情……”

    “程美兰,你对静姝因爱生恨,将她残忍杀害不够,现在又赔上了我的瑾年,你说,你是不是该死?!”

    说到后来,站在悬崖边上的男人如一头暴怒中的狮子,长腿一迈,瞬间之中便朝着程美兰靠近,继而一手掐住了她的脖子,力道之狠,还带着满腔的恨意已经怒意。

    “你做出的这些事,真是够令人感到恶心的!!”

    他瞠目圆瞪,话里的语气,有着足够的危险。似乎只要一秒钟的时间,他便能将眼前的女人给掐死。

    程美兰在他手中如一只蚂蚁那样渺小。

    但,她却无所畏惧,被他掐着也不反抗,倒像是已经无所谓了那样。

    最终那一刻,他还是放开了,垂在身侧的两手紧紧地握成拳头。

    “咳咳咳……咳咳咳……”摔在岩石上的程美兰如残破至极,猛烈地咳嗽了几声,又望向孟君樾,眼里却带着变态而又嗜血的笑意,“你杀了我,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这样,我反而还会觉得开心一点!!哈哈哈……静姝走了,我也想走,你为什么不杀我?你就是没本事……哈哈哈……”

    “你!”

    “我不会杀你,自有法律会处置你!”

    看着她这样发疯的样子,他一怒,可终是压制住了脾气,他不想和她再多说一句,对她冷冷地丢下这么一句,便往悬崖最边上走去。

    视线往下是深不见底的大海,瑾年掉下去的时候,他还见海面上微波粼粼,可现在,才过了这么点时间,海面竟恢复了平静。

    他知道,瑾年在下面一定很孤单,所以,他要去找她,然后陪她一辈子……

    他这辈子爱过,付出过那么多的人,只有她。如果她都不在这个世上,那他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黄泉路上,他也要永远陪伴她。

    念头闪过的那一瞬间,身子已经从悬崖上坠落。

    程美兰是看着他往下跳的,落崖坠海的时间不过几秒,海面上再一次激荡起无数浪花,沉入海底的那一刻,孟君樾心里想的只有那么一句话——若是问他爱瑾年有多深,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他对她,永远都是情不移,爱不变……

    *******

    “死了?都死了……哈哈哈……都死了哈哈哈哈……真是太完美了!”

    在悬崖边上的程美兰再一次疯狂了,她几近成了疯子,警察在山崖下围攻上来的时候,程美兰一个人在悬崖边上疯狂地笑着,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笑,完全和疯子没有什么两样。

    “投降吧,你已经无路可退了!!”

    带头的警察冲着程美兰喊道,可她依然没有什么畏惧,伸手这着一群围着她的警察,又是疯狂地笑,“你、你们!都该死!都该死!哈哈哈哈……都死了……都死了……哈哈哈……都该死!该死!!”

    程美兰这样疯,围着她的警察,只好缓慢靠近,可就在快要接近她的时候,程美兰突然从怀里掏出一直藏着的手枪,对着自己的太阳穴便是狠狠一枪。

    她自尽而亡……

    离去的时候,没有说上一句遗言,可脸上的表情,依然和刚才那样笑着。

    死了,都死了,那么她也该走了……

    *********

    孟君樾和宋瑾年的双双沉海,让孟家从此乱成一团,打捞工作了整整进行了三个月,也找寻不到瑾年的身影。

    虽然事发的那晚,就已经将孟君樾救上来,经送医院抢救后,命是保住了,但却被医生判定为处在了去皮质状态,也就是人们口中通俗的说法——植物人。

    瑾年当初赴约李超时候,随身带了录音笔,原本是想给留一手,却没有想到,录音笔留了下来,人去没。在她被李超带着跳崖时候,夹在袖口里的录音笔,留在悬崖处,被警方发现捡回,很快就破了案,可犯案的人都已经自杀了,甚至还带上了两个人质。

    破不破案,对孟老来说,已经无所谓了,两个都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几乎是在一夜的时间,白了头。

    越是想着过往的事,心里越是难以承受,在事发后的几个月时间里,孟老因来自外界还有心理的各种压力,突发脑溢血。

    虽然抢救及时,可最终还是成了瘫痪,得整日躺在床上度日。

    孟家顶梁柱的两个男人,一下都躺在了床上,这对孟家来说,又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孟辉志无法放下自己本身从政的工作,而且,他对建筑的事,也并非精通,最后,还是由孟家老二,孟天佑出来重新掌控孟家大局。

    孟家虽不如以往那样风光,可到底还稳住了局势。

    但,自此之后,孟家这一大家族戏剧性所发生的事,终是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八卦。

    那时候的海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那位海城里最优秀的工程师,因为一场事故,将光辉定格在了二十七岁。

    一些喜欢他建筑的崇拜者,时而会带着花去医院探望,可那些花都快塞满了整个病房,也无人能够唤醒他。

    因为他的相貌俊美,睡着的模样比女孩子还要安静,还要美。

    所以,海城里,又开始谣传了一段佳话。

    这是一个睡美人,在等着属于他的公主,将他吻醒。

    他之所以一直未醒,那是因为他的公主还未到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上部完】

    喜欢看悲剧的亲,结局大概就是这样了<b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