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4.我那么爱静姝,怎么会杀她?

    他那充满淫yu的声音,让瑾年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她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自己此时此刻所面临的,是什么样的危险。

    她反抗,可双手几乎没有了反抗的力度,全然被手铐给困住,她的动作大了些,手铐的边缘便磨破了她的皮肤。

    而压在她身上的人,全然兴奋着,就像一只野狼那样,两眼露出绿光,手上扯着她衣服的动作粗*鲁。

    他无尽地在羞辱她。

    瑾年面对这些屈辱,心里产生了自尽的冲动。

    终究,是她太过天真了,竟然会相信这么一个无耻之徒,她为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感到可笑,她还想着和他谈判,而如今,别说谈判了,她连自保都难。

    若是今天她就这样被他侮辱了,她想,她也不想活了……

    瑾年抱了一死的决心,不再挣扎时,李超冲她邪恶笑道,“不动了?这才乖……”

    “……”

    “让爷好好地品尝你,你可真够可口的。”

    话完毕,边又在瑾年的脖颈上亲了两口。

    瑾年躺在岩石上,不动弹,不说话,闭着眼,咬着牙,唯有控制不住的是眼泪,泪珠一个劲儿地往下流动,都快将她身下的尘土染湿。

    “等等,现在先别动她,等孟君樾来了之后,你想怎么玩她都是你的事。”

    就在瑾年绝望之时,一旁的程美兰突然发出声音,制止了李超的行为,李超对她的命令式的话,有些不满,从瑾年身上起来,伸手指着她便粗里粗气地问道,“凭什么听你的?”

    他向来都是当老大,而如今还要被一个娘们使唤,心里自然是各种的不满,程美兰睨了眼蜷缩在地上的瑾年,哼笑了声,“别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交易。”

    “但我可没说过听你的。”

    “你答应过我,要按照我说的计划来实行,你现在要是早一步对她下手,那可就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了。”

    “你不过是想要让孟君樾痛苦么?我直接强了他媳妇,不就能达到目的?”

    “不,你就算要强她,你也得当着他的面。”程美兰又是毒笑了声,让李超听了连声大笑道,“你这娘们,果然,够狠!”

    “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原本处在极度恐慌中的瑾年,在听到他们的话后,尖叫着颤抖声音冲他们喊道。

    “我看,你还是先管好自己吧。”李超蹲下身子,又情不自禁地擒住了瑾年的下巴,这娘们可真够漂亮的,如若不是顾忌着程美兰说的,他早就对她下手了。

    “静姝的死,是不是你们联手干的?”

    瑾年被他擒住了下巴,被迫抬起脸来,喘息不稳,但她依然思绪情绪,她没忘记至今来这里的目的。

    那话说的好,就算死,也要是的瞑目。而现在的她,已经处在凶多吉少的地步了,在不测之前,她定是要知道他们的阴谋不可!

    可,瑾年问的话,却让李超阴阳怪气地哼了声,“唉,这种黑锅,我可不背。”

    “什么意思?”

    “曾静姝可不是我杀的。”

    李超肯定的语气让瑾年心下一震撼,连忙便问道,“那是谁?”

    “……”

    “到底是谁杀了静姝?”

    瑾年侧过左耳,想要将答案听的更清楚些,却被一旁的程美兰所不悦打断,“你和她说这些做什么?”

    “反正她离死也不远了,倒是让她死个明白。”

    “……”

    “静姝到底是怎么死的,你们有什么阴谋?”瑾年听到他们之间的争论,又大声地询问道,李超哼了会声音,却是轻蔑地笑道,“曾静姝那女人,贱蹄子一个,死有余辜。”

    “……”

    李超骂人的话,不怎么好听,瑾年皱眉,却又听程美兰不悦地冲他开口,“你住口!我不许你这样说她!”

    “怎么,你都杀了人了,还不允许我骂两句?”

    “!!!”

    李超这句话给了瑾年的太大的信息,心下的震撼,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

    她之前就是猜到静姝的死多多少少会和程美兰有关系,可她万万没有想到,静姝竟然是程美兰所杀害的?

    既然这样,程美兰为什么却口口声声地要将静姝的事怪罪到她和阿樾的身上,这一切的事情,又该怎么解释?

    瑾年实为想不通,而一旁的曾静姝快要疯狂了,对着李超便大声喊道,“不,不!!静姝不是我的杀的,你住口!你住口!”

    “程美兰,你对曾静姝因爱生恨,杀了就是杀了,如今来反驳,还有什么个意思?你们娘们做事,可真够一点都不果断!”李超继而又笑道,可这么几句话又是让瑾年无法消化,程美兰爱静姝?

    那种爱不是朋友之爱么?

    那么,难道说是——

    瑾年才在心中有了猜测,程美兰几近快要被李超的那话给逼疯,“我不是同性!住口!你给我住口!”

    “你这个疯子!怎么,你还想把我推下去?”

    程美兰说着话的时候,又伸手去推一旁的李超,岩石上有很多小石子,程美兰这么一推,李超便往悬崖边缘滚去,如若不是抓住了一旁的杂草,这会儿,该死掉入大海里了。

    李超心中一怒,从原地上,就站起身,伸手指着程美兰便阴森地笑出声,继而又步步逼近她,“曾静姝就是你给杀的!你喜欢曾静姝,你爱她!只可惜啊,她不是同性!她不喜欢你!所以,你心里变*态,将一切的仇恨都转移到了孟君樾的身上。那天郊外里,你亲手拿着这把刀杀死了曾静姝,还让我给你背黑锅!不就是想要洗脱了罪名伺机对孟君樾复仇么,正好,咱俩目标一致,所以,又联合演了现在这一场戏,怎么这戏的主角都还没到齐,你就想把我给推下悬崖?我告诉你,我死了,你也别想好过!!”

    李超说着,一把就掐住了程美兰的脖子,程美兰几近被他的那些话逼疯,快要处在了疯狂状态之下。

    她再次疯狂地推开了李超,尖叫着道,“住嘴!”

    “我这么爱静姝,我怎么会去杀她?”

    “不是我杀的,不是我,不是我!”程美兰像是发了疯似的重复念着这几句话,“我是爱静姝的!我是爱静姝的……我那么爱她,又怎么可能去杀她,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杀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孟君樾!都怪他,如果没有他,静姝就会爱我了,呵呵呵……”

    一旁的瑾年听着程美兰和李超的这些对话,总算是消化了一些。

    但这样的事情真相,还是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她慢慢地开始整理思绪——程美兰是同性……然后曾静姝不是,所以就对曾静姝因爱生恨,杀了她,继而又将仇恨转移到她和孟君樾的身上。认为曾静姝不爱自己,都是她和孟君樾的错……所以,程美兰这样,是属于极度变*态吗?

    其实,程美兰对曾静姝的感情,从高中就开始了。

    她们是高中用班同学,然后两人都是因为性格问题被班里所孤立的。

    在后来,两人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而程美兰也就在那个时候对曾静姝的感情起了歪念。可偏偏孟君樾的出现,总是阻扰了她的想法。孟君樾在高中时候,一直对曾静姝紧追不舍,可惜曾静姝又因为母亲的事,屡屡拒绝他,最后又在孟老的条件诱*惑下,带着母亲远去了国外。

    那时候,曾静姝的离开不仅对孟君樾来说是个打击,对程美兰来说更是一个打击。

    许是因为孟君樾是和曾静姝唯一有密切联系的人,所以她进了广夏,后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没有曾静姝的消息,程美兰渐渐地发现自己的性取向转移为正常。

    可没有想到五年后,曾静姝竟然又回了国,也没有发现自己的性,再一次偏移。

    她一直以为曾静姝喜欢的人是阿樾,所以为了曾静姝,她一直帮着守住这个男人,以至于后来对瑾年的攻击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但,曾静姝却告诉她,其实心里真正爱着的人是那个继哥哥,冯道翰。

    也就是那个时候,程美兰的思想发生了巨大转变,觉得曾静姝一下可以喜欢这个男人,一下又可以爱上另外一个男人,为什么就不能喜欢她?

    亏自己还为了她守了孟君樾这么多年,不曾让任何一个女人靠近,可为什么她就不能看到自己的付出?

    于是,她将心里埋藏多年的秘密告诉了曾静姝,直接地说出喜爱之意。但曾静姝的反应如她所料的那样,惊讶到不行,甚至对她开始了疏离。

    但,她没有因此就放弃,她想要的东西势必就要得到手。

    如果得不到手的,就要毁掉!

    于是,在曾静姝告诉她,说马上就要跟着冯道翰回纬都的时候,她利用了那个卖画人钱晟昊将曾静姝引到郊区外,生生将其杀害!并且又让李超帮她背了黑锅。

    李超并非那么容易就听她的话,直到她和他说了自己的计划。

    因为她在杀了曾静姝后,并非停止仇恨的想法,她继续将仇恨转移到孟君樾身上,而李超和她一样,对孟家人恨之入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