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3.这般嫩,这般水,可真真好玩!

    “孟太太?”

    电话那端问候她的人,是个男人的声音,那音色粗广,还带着痞子气。

    瑾年握着手机一紧,这个声音,她并不陌生。

    之前时候,她听到过。

    回想起,那晚阿樾送她回公寓时候遭遇的事,那两个混混,无情地捅伤了阿樾,那个恐怖的夜晚……哪怕事情发生已经过来了半年多,但她至今不会忘记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一切,自然也不会忘记那晚,那两个混混说话的声音。

    而现在,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就和那天晚上相吻合么?合么?

    “你是李超?”瑾年镇定了自己,询问了那端的人。

    那端的人,嬉笑了会儿,便回答道,“你还真是聪明啊,孟太太。”

    果然,如她猜想的那样。

    “你打来电话不会只是来夸奖我的吧?”

    “我想和你谈笔交易。”

    李超的话,让瑾年蹙起眉头,她正想找他,没见到他却自己找上门,而且这话还如此的让人深思。

    “什么交易?”

    “电话里不好说,需要你亲自过来一趟。”

    “你什么都不说,万一,你交易的东西,我不感兴趣,怎么办?”瑾年并未轻易就答应,直到听到他的回复——“呵呵呵……你放心好了,绝对感兴趣,你不是一直在查曾静姝的真正死因吗?”

    “……你知道这个事的内幕?”瑾年心下一紧,这些日子一来,她正是和卢翊阳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个事,虽然也找了一些侦探社里的朋友,但很久久都未果。

    而如今,这个李超竟然能够知道她的一举一动,可想而知,他在海城的眼线是有多厉害,哪怕被警方全力击捕,但依然还是行动自如。

    瑾年想,这个李超一定还和谁有什么联系,不然怎么会有如此神通的本事,不仅把她的动向了如指掌,现在竟还主动联系她谈交易。

    她不免又再次想到程美兰,可转念一想,程美兰再有本事,也不至于有这么多的人脉。就在瑾年走神的时候,电话那端的人又开口了,“都和你说了,电话里不方便详谈。”

    李超有些不耐烦,瑾年没有再犹豫,同意了他的话,“那好,你把地点告诉我。”

    “不用那么麻烦,你现在是在宋氏对吧?”

    李超的话,再次让瑾年愣怔——“嗯。”

    “你下楼来,过一条街,到第二个路口的位置,那里自然又会有人来接你。”

    “……”

    “不过,你可别给我耍花招,若是你提前将我的这通电话告知与他人,或者警察的话,我想,我也不知道我会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

    “你放心吧,我单独赴约,不会报警。但倘若,你和我耍花招,那我也会留一手。”

    瑾年也同样与他警告,李超却又笑了,“聪明,就喜欢和你这样人做交易。”

    “……”

    “快出来吧,我的人已经在等着你了。”

    “……”

    李超如此笃定的话,又是让瑾年心下一惊。

    此人难道早就已经断定她回去赴约了吗?

    ******

    瑾年没有想太多,摸索过一旁的手杖,带着小月月一起走出办公室门。

    她还未到电梯门口,便听到后边的安律师叫住了她,“大小姐,您这是要去哪?”

    “我有急事出去一趟。”

    “……”

    瑾年说完便要离去,走了两步,又顿下了步伐,寻思了一会儿才道,“安律师,如果我在今天晚上还没有回来的话,那你帮我把这个手机交给卢翊阳……”

    “……”

    瑾年说完,安律师都还未反应过来,不过她没有透露太多。刚刚李超在电话里警告过她,如果一旦将他的事让第三个人知道,她怕是安律师会有什么威胁。

    毕竟敌人在暗,她在明,很多事都会有个万一,可能在这宋氏里就会有什么眼线。

    她不想害了无辜的人。但同时也要留一手。

    手机里面,有她的录音,刚刚李超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便按下了录音键,如果她到晚上时候,都不能回来,那她该死凶多吉少了。

    她也不想抱着赴死的心态,可她必须要去会一会李超。在这种惶惶不安的状态下生活,倒不如知道一切的事,让她来的痛快,她只想要知道她所猜测的那些事的真相。

    **************************************

    不知不觉中,小月月已经带着瑾年到了和李超所约定好的路口,她在原地上才站了几分钟,很快便有人上前和他低声招呼,“你就是孟太太?”

    瑾年一愣,便回答道,“是的。”

    “那请上车吧。”对方简略地和她说着,瑾年便要带着小月月摸索上去,可又被对方阻止了,“我们老大说了,只许你一个人赴约,狗也不许带。”

    “那我的狗怎么办?”

    “既然是导盲犬,那么自己有能力跑回家的吧?”

    “……”

    对方语气坚定,瑾年也不想与他争论,她知道最后的结果定是不是如她所愿的。着吧想着,便蹲下了身子,抱着小月月的脑袋说了声,“小月月,听妈妈的话,自己先回家好不好?”

    可这小家伙明显不情愿,冲着她就叫了声,“汪汪汪……”

    仿佛是让她别上车。

    但瑾年没有听懂它的意思,依旧安慰着它,“小月月别闹,乖,自己回家去。”

    “汪汪汪……”

    小月月不停地叫唤,瑾年没法子,只好狠下心来,直接不理会它。

    “我们上车吧,它自己会回家的。”

    说着,对方便带了瑾年上车,小月月咬住了瑾年的裙子一角,可最后还是被人扯了下来。

    车子发动油门,很快,便驶离了原地,可车子后边,那叫声一直不停——“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瑾年光是听着,便有些心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没听到那声音,可她的眼眶已然湿润,希望她这趟的赴约能够平安无事吧……

    她在心里默默祈祷,很快车子便到达了目的地,然后被人推下车。

    她摸索着走了两步,却感觉到有人一股风地到她面前,继而拿着手铐瞬间就捆住了她的双手。

    瑾年能够感受到困住她双手是什么东西,心里一阵不安,害怕地叫道,“你干什么?为什么把我的手绑住了?”

    “这是我们这里的规矩,想要见老大,就必须这样,省得你给我们耍花招。”

    “我都看不见了,我能耍什么花招,而且,你们绑了我的手,这让我怎么走路?没有手杖,我根本就走不了路。”瑾年试图和他们讲道理,可他们却自有法子回应,“放心吧,我会带你上去的。”

    “上去?去哪?”

    “老大在山崖上等你。”

    “……”

    很快,瑾年被他们其中之一的人,拖上山口,继而她听到海风呼啸的声音,哪怕在这样的夏季,可那海风的声音却让她冷的哆嗦。

    她大概能够想象自己所在的地方,她被人带上山,她脚下的石头子很多,可能真是被人带到了悬崖边缘,而悬崖下边应该就是海……

    她时不时地就能听到海风的呼啸。

    处在这样险峻的位置,若是一不小心就有可能会葬身于悬崖下边的大海里。

    难怪警方找不到李超,如此偏僻的地理位置,大概很难搜索吧。

    瑾年越是想着这些,心情也开始变得紧张起来。

    带她上来的人,很快就离去了,除了大海的呼啸声,她没有再听到别的声音,直到有步伐声过来,渐行渐近。

    “你可真够天真的,你以为你离婚了,我就真的会放过你们了吗?”

    讽刺又嘲笑的声音忽然在瑾年的耳旁响起,瑾年心里猛地一震,——程美兰?

    “你怎么会在这里?李超呢?”

    瑾年微垂着头,又侧过耳想要仔细地去听对面的声音,可除了听到程美兰的笑声,便无其他了。

    “是你假扮了李超,给我打的电话?”

    “你的想象力,可真够吩咐的。”程美兰呵笑了一声,而不远处过来的人,冲着瑾年便笑道,“小美人,你是在找我吗?”

    “……”

    “正好,我也挺想你的。”李超几步向前,伸手便擒住了瑾年的面颊,瑾年极力反抗,“放开你的手。”

    “哟,还挺凶。”

    “你说要和我谈交易,这个就是你的态度吗?”

    其实,她早就该想到这笔交易不是那么容易,而现在,这根本就是一个坑,李超早就和程美兰联手了,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和你一个瞎子谈交易没什么意思,倒是做来的比较好玩。”李超话中有话,说着,便去拉开瑾年的衣领口子。这个女人,从半年前见到她时候,他心里就痒痒了,这会儿,正好自个送上门来,满足他的兽*性。

    “你松手,你放开,流*氓!”

    “我本来就是流*氓,孟君樾的老婆这般嫩,这般水,可真真是好玩着!”李超说着,两眼露出无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