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1.既然这是你想要的,如你所愿

    程美兰是在手术后一个小时转醒的,孟君樾还沉浸在医生说的话里。

    他恨自己怎么那么大意,在她说自己怀孕的时候,他早该让她拿出医院里的证明的……

    眼角的余光瞥到还坐在长椅上的瑾年,想要过和她说些话,可转念间,竟脑海里空白一片。倒是瑾年先从椅子上起身,她让卢翊阳带着她走到病房门口。

    “瑾年……”孟君樾提起勇起唤了声她的名字,瑾年握紧了手杖,却是沉着声音道,“先让我进去和她说两句话,你再进来。”

    语毕,她便伸手推门进入。

    程美兰躺在床上已经清醒了,在看到从门口进来的瑾年,再又瞧到她脸上失落的神色,不禁有些得意,“阿樾已经知道我没怀孕了,是么?”

    即使刚被抢救完,即使说出来的话很虚弱,但她依然一副无所畏惧的状态,瑾年有些搞不懂这样的她。没有任何的慌张,倒像是在和她故意挑衅。

    瑾年愣了一下,才后反应过来,“难道说,今天的这一切,不过是你在我们面前演的好戏?”

    “……挺聪明的。”

    程美兰轻吐出来的话,让她紧皱起眉头,“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既然敢将没有怀上孩子的秘密告诉你,那么,我就有把握阿樾在知道后,依旧不会把我推开。”

    “所以,你就联合了李超?”

    “……”

    “你知不知道他是杀人犯,是他杀了静姝!!他在报仇,他利用你在为他的弟弟报仇,你要是再这样执迷不悟,早晚,你也会死在他的刀下!”

    “死?无所谓了。我只是要你们都痛苦,和我一样痛苦!是你们害死了静姝,所以,你们都得陪她下葬!”

    “……你简直毒到无可救药。”在最后,瑾年总结出这么一句话来。

    可程美兰并没有对她说的话有任何反省,只是笑,得逞地笑。

    “如果我和阿樾离婚,你可以放过他吗?”

    不知过了多久,瑾年提出这句话来,准备和她谈判。程美兰沉默了会儿,带着怨毒的目光在瑾年脸上流连片刻,继而笑道,“只要他痛苦了,我或许就会放过了……呵呵呵……”

    “……”

    **********

    “她已经醒了,神志清醒。”瑾年从病房里出来的时候,正好听到孟君樾的声音,在他开口之前,便自个地先说到。

    孟君樾倒是一点儿都不担心里头的人,他所关心的,只有她。

    可她接下来的话,让他感到绝望。

    “既然程美兰没事了,那我们就先去办手续吧,正好现在,时间还没到四点,民政局还没下班。”

    “……为什么?”他皱起眉头,不可置信地问。

    程美兰根本没有怀上他的孩子,为什么她还要坚持和他离婚?

    他想不懂,她为何要这样!!

    但瑾年却是淡淡地回了他一句,“之前不是已经说好了的么?今天办手续。”

    “可是,她没有怀我的孩子……”

    “那些都不是理由,我心意已决。”瑾年打断他的话,面上表情坚定。

    孟君樾愣怔了好久,才颤抖着音色,对她发出声,“……好,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么就,如你所愿。”

    他松口的时候,瑾年垂下了头,怕是不想让他看到她眼中的泛红,还有眼眶中的湿润……

    瑾年转身就要寻着电梯而去,站在身后的卢翊阳突然上来拉住了她的身子,“他在说气话,你也陪着他一起疯?而且现在,这些事……”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

    卢翊阳还未说的话,便被瑾年冷冷地打断。

    她的意思很明显,这是她和孟君樾之间的事,请他不要过多地插手。

    听着她这样说,他便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话了。

    *******

    从医院去民政局,大约半个小时的路程,瑾年没有坐孟君樾的车,从提出离婚后,她一直再和他疏远关系,连这么短短的一段路程,她都没和他同行。

    待走进民政局时候,小月月被保安拦在了外面,瑾年只好自己走,可才没走两步便被地上的阶梯绊了一跤,好在一旁的孟君樾扶住了她。

    继而他伸手静静地拉过她的手,几乎是与她十指相扣,里头的工作人员还以为他们是来领结婚证的,给他们指示窗口,但被孟君樾否认了,“我们来办离婚手续。”

    “……”

    他这话一出口,让人足足愣怔了一刻之久,才将他们带去办理离婚手续的地方。

    保安带着他们进办公室便离去了,离去的时候,又回眸望了眼他们的背影,想到,这年头办离婚手续,不吵架,还手拉手,真是活的久了,什么都能看的到。

    “你们都想好了吗?”

    坐在位置上的时候,工作人员分别给了他们一张单子,在他们要签字的时候,又慎重地问了这么一句。

    “想好了。”瑾年没有犹豫地回答,继而又听到一旁的人,带着有些怄气的声音开口,“恩,性格不合,协议离婚。”

    “好,那我可就盖章了。”

    “……”

    瑾年似乎能听到盖章的声音,继而很快两本离婚证到他们面前。

    她接过手的时候,甚至能够感受到那证件还发烫着,如熊熊火灼烧了她的心口。

    ******

    出了民政局,瑾年缓缓走到门口,保安将小月月重新交还到她手上。孟君樾站在她身后,一瞬不瞬地看着她的背影儿。

    他本想上前,可在他上前之前,不远处的卢翊阳已经过来,带走了她。

    看着他们要上车而去的背影,让站在原地的他,不觉握紧了拳头,终是没有忍住,长步一迈,跑着便上前去拦住她。

    “你说,在宋家会有人照顾好你,就是他吗?”

    他的声音有些急,又有些气,瑾年被他拦在原地愣了一会儿,才回答道,“他是我哥哥,他照顾我,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

    “而且,我现在已经和你没什么关系了,不管谁照顾我,都应该不管你的事吧?”

    孟君樾看着她,听到她说的这话,身子微颤抖,双眸也泛红起来,“……好一个不管我的事。”

    “原来,你早就已经想好退路了。”

    “……你要那么理解就那么理解吧。”瑾年并不打算和他争论那么多,既然他要误会就误会去吧,反正没有的事,她无愧于心。

    “……”

    孟君樾气急,真想砸开她的脑袋,看看她想的都是些什么,可她接下来的两个字,又让是让他心底一凉。

    “再见。”瑾年淡淡地和他告别,继而便上了卢翊阳的车子。

    孟君樾好一会儿没有反应过来,站在原地,如那天看她回宋家时候心情一样,他心里难受,可又不知该如何发泄。

    ***********

    “你为什么不和他说,那天晚上的事,都是程美兰设计出来的?就连今天的突发意外,我怀疑也和她有关。”

    在车子开了一半路程后,卢翊阳从后视镜里看到双眸通红的瑾年,几番隐忍,终是朝她询问出口。但瑾年回答他的话,又是让他一愣。

    “不用怀疑了,就是她故意做戏给我们看的。”

    “她既然告诉了我那么多事,那么,她一定想好了退路。她说,她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给静姝报仇,她已经认定了静姝的死都是我和阿樾给害的。”

    “……所以说,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她弄出来的阴谋?那么那个李超呢?曾静姝被杀的现场,警方不是说有李超的指纹么?不也说凶手是李超么?她怎么能怪到你和阿樾身上?”卢翊阳握紧了方向盘,如果此刻不在开车,他许会有些激动。

    “静姝出事的时候,给阿樾打过电话,阿樾当时没有去找她,那天晚上,她就被人砍刀了……所以,程美兰把所有的错都怪在了我和阿樾身上。她想让我和阿樾都痛苦,为静姝的死,付出代价。”

    “她不可能不会知道李超是真正凶手,为什么还要和李超联手?你不觉得奇怪么?”卢翊阳稍稍冷静下来,便对这个事,开始分析,感觉各种缘由都有些牵强,甚至是有疑点。

    瑾年听他这么一说,脑海里忽然闪过些什么。

    李超因为当年弟弟的事,一直对孟家还有静姝母女耿耿于怀。而如今,先是杀害了静姝,接着又对阿樾下手……程美兰既然是静姝那么好的朋友,不可能这些事不知道。

    按照常理来说,她应该十分恨李超才对,怎么又会反过来和他联手呢?

    这些的疑点,忽然让瑾年十分地想不明白。

    而一旁的卢翊阳又开口了,“其实你大可以将这些事说给他听,你们也不需要走到离婚的地步。”

    卢翊阳口中的他,自然是指孟君樾,只是瑾年两手摩挲着,像是心里在挣扎着什么过了一会儿才说道,“如果不离婚,程美兰就会找机会伤害他,你也看到今天发生的事了,她说只有我们离婚,才能让我们痛苦,这样,她许会放手。”

    “……”

    “我,不想让他受伤害。”

    她只是换个方式爱他而已。

    “而且,我和他离婚,兴许就能放松程美兰的警惕,有些事,调查起来会更加方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