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我这辈子对不起过两个人

    “瑾年!……瑾年!……瑾年!瑾年!”

    先反应过来的人,自然是孟君樾,壮硕的肌肉胳膊在她腰上一伸,也不顾上自己背上的伤口,抱着她便冲进了里屋。

    家庭医生闻讯赶来,又是量体温又是量血压,直到确定她只是短暂的体力不支才导致晕厥,站着的孟君樾才算松下一口气。

    大约过了一小时这样,瑾年果真在医生的预料下醒来。

    她睡在主卧中,但房间里有些安静,似乎除了她就没有了人。直到听到步伐声,还有拄着拐杖的声音,让她确认孟老在房里。

    不过,这房间里,就他们两个人,瑾年微愣,想着爷爷应该是有话要和她说。自从她和阿樾要闹离婚以来,孟老都是以为这小两口只是普通的吵吵架,等气消了,就会没事了。毕竟他是过来人,一对夫妻哪里有那么容易离婚的,基本吵架了,都是床头吵,床尾和。

    但他不知道,是发生了这样的事。

    若不是那小子亲口和他承认错误,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中呢。

    现在又看到瑾年这样坚决的态度,想来这个事十有**难以挽回了。

    “爷爷?”瑾年侧过左耳,听到那渐渐近了的步伐声。

    “别起来,别起来,快躺下。”

    见到瑾年要起身,孟老连连过去,扶着她躺下。

    “……”

    “医生刚刚来说了,你有轻微的贫血。而且,这出院不久,元气还没复原呢。所以,这段时间,你都得吃好睡好,把身子给养回去。”

    “其实,我的身子没有那么弱,只是因为……”一年多前的那场车祸,至今都有些影响到她的抵抗力。

    所以,很多时候,只要天气有了什么明显的变化,她的身子也跟着难受,比如说突然的变凉,她便很容易感冒,或者突然的炎热,就像今天这样,一走到烈日下,她就会有眩晕之感。

    虽然这些都是小毛病,但之前的医生也提醒过她,千万要好好地注意,不然小病也会成为大病。

    瑾年说着说着便垂下了头,她并没有和孟老说完那些藏在心里的话,孟老握着拐杖,往床沿边缘坐下,沉默了一会儿,才有些感叹地道,“瑾年啊,我这辈子对不起过两个人……一个是阿樾的奶奶,一个就是你了。”

    “爷爷,您对我挺好的,我和阿樾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大概都是因为缘分。有些事不是您能够控制的,我不怪您。”瑾年并不能听懂孟老话里的深意,只是明白事理地说着。

    从她嫁到孟家开始,爷爷向来都是站在她这边的,只要孟君樾一有什么错,这位老人便为她主持公道,一点也不偏袒。若是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的人,还会以为她才是他的亲孙女呢。

    “……我也不怪阿樾。”

    在上句话完了后,瑾年又沉默了一会儿,才补充了这么一句。

    她和孟君樾走到今天,她谁都不怨。

    她怨的只有这该死的孽缘,为什么要在她的身上发生这样残忍的事?为什么要让她这么地爱上一个人,可又在她那原本美好的婚姻里,扔下一颗炸弹?

    “你可真是个好姑娘。阿樾能够娶到你这样的媳妇,应该是他的福气,可这个不争气的!”孟老握着拐杖的手不住收紧,甚至在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有些气急败坏。

    “爷爷,我没事。或许分开,会让我们变得更成熟,有些问题,我和他都应该冷静下来想想,这样,对我们来说,都是有帮助的。”

    “瑾年,你放心,就算你和那小子不在一起了,你永远都是我们孟家的媳妇,爷爷的手心宝。那些不知名的女人,我是不可能让她们进这个家门的。有我在,她们休想进这个家门!”

    孟老坚定又**的话,让瑾年摇头,“不,爷爷。每个人都有选择幸福的权利,如果阿樾……真的有了喜欢的姑娘,您不可应该阻拦他。我和他成为过去,他应该可以有更好的未来。”

    这话,瑾年才说到中间,声音里便开始哽咽,因为只要一想到他们离婚后,他会喜欢上别的姑娘,做尽那些和她在一起时候的亲密事,她的心脏便酸涩到不行。

    可,她又不得不和他分开,因为,她始终无法过的了心里的那道坎。

    “都怨我,当初,就不应该促你们在一起,如果不是我的这个决定,或许,你能找到更好的。也不用像现在这样委屈。”孟老自责地说着,在他眼里看来,瑾年这孩子太过好了,现在却要他们孟家放手,实在是舍不得啊舍不得。

    “我不委屈,在这里,你和妈还有绘景都待我很好。我爸妈走了,是孟家有让我重新有家的感觉,我很感谢住在这里的这段日子,很感谢你们的照顾。我爸妈如果在天上看到了,也一定会理解的,他们还会感谢您把车祸后的我照顾的这么好,让我走出那端阴影。”

    “他们不恨我,就好了。他们这么一个好好的闺女,却被我那不成器的……”

    “……”

    孟老咽声,大约后边的话,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和瑾年表达,还有那个藏在心里那么久的秘密,他真怕一不小心就说漏了嘴。

    他要保护孟家这么多人的安稳,现在,也只有牺牲她和阿樾的婚姻了。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心里的第三个痛。

    *********************************************************

    孟老离去后,瑾年又迷迷糊糊地睡了一句,可能真的是因为身体不行了,所以,不需要靠什么安眠的药物,她便自动入眠。

    后来,孟君樾进来的时候,她都不曾察觉。

    进来的他,见她睡着,并没有吵醒她,只是在一旁的椅子上静静地坐着,目光围绕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很久很久都不曾离去。

    瑾年睡的有些沉,所以,也感受不到来自他的那强烈视线。

    他的视线如火那样,带着燃燃,又如大海中的浪花朵朵,带着一波又一波的深情。

    他将事情如实告诉爷爷,原本以为依靠爷爷的面子,兴许能够让这小女人改变主意,可哪里想到爷爷从房里出来的一句话,便是让他做好准备,又给律师打了电话,说什么财产分配之类的,几乎要求让自己的孙子净身出户。

    孟君樾听到孟老说这些话的时候,心里便知道,没救了。

    一点儿,机会都没有了。

    而此刻的他坐在这里,静静地看着她,只为珍惜最后那么一点时光吧。

    或许,等以后,他想看她一眼,都会成为奢侈的事了。

    瑾年这一睡直到两个多小时后才转醒,而孟君樾依然还在房中。

    瑾年听到他的动静,这个时候,几乎没有人会进她的房间,除了……他。

    不过,在她猜测着的时候,孟君樾已经唤了声她的名字。

    “你的背……伤口,处理过了吗?”瑾年在应声后,便直接问道。

    说到底,她还是关心着他的。

    毕竟爱过,甚至现在还爱着……

    孟君樾没想到她会这样问他,眼里猛然闪过一丝希翼,就像黑夜中的流星那样,可在看到瑾年面上淡无的表情,他想,她的这关心应该只是顺带的吧。

    这般想着,便点头,简单地发了声,“嗯。”

    “不是我告诉爷爷,我们离婚的事的。”一阵沉默后,瑾年又解释地说着,她怕他会误会。可孟君樾接话的内容,让她有些惊讶,“我知道,因为,是我亲自去告诉他的。”

    “……”

    “我想让爷爷留下你。可,我的想法似乎有些天真了……”

    “……”

    孟君樾自嘲地笑着,瑾年却是无言。

    如果他们之间没有程美兰那道坎,或许,他们可以重新在一起,但有些事发生了就是发生了,她不想自欺欺人。

    她更不想,等以后他们提起这事的时候,又会有什么争执,那样才会更痛苦吧。况且,程美兰还有了孩子,虽然他一直说不同意那个孩子的存在,可若是那孩子,让程美兰偏偏保住了呢?没过多久,来这世上,那个孩子会成为他和她之间的更大的阻拦吧。这些事,都是他们那一预测的。

    所以,现在早点分开,对他们都好。

    哪怕,他们都会痛。

    “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又是彼此之间的一阵沉默,他忽然这样问走神中的瑾年。

    谁都不知道,他在说出这句话之后,心里有多难受。它的另一个含义,便是他和她离婚的事已经成了定局。他在问她离婚后的打算。

    “……我会回宋家生活。”瑾年迟疑了会儿,才回答。

    他没有反驳,倒是笑着赞成,“回去也好,别去那个单身公寓,你一个人,住在那里不安全。”

    “恩,放心吧,宋家会有人照顾好我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