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你要打他的话,连我一起打吧

    出事了那三个字,如雷电那样在凌溶月的心里狠狠一击。

    她不知道又出什么事,这一拨接着一拨的事,真是让她无法再心安。

    凌溶愣怔着的时候,管家又急着开口,“老太爷已经知道少爷和少夫人要离婚的真正原因了,现在少爷正跪在前院里,老太爷很发火,说要动用什么家法,您快下楼去看看吧!”

    管家一阵忧心忡忡,他是冒着被老太爷开除的危险才跑上来通报的。

    这阿樾少爷好歹是他从小看着长大,就像是自己的亲生的那般,而现在竟然要接受那么残酷的惩罚,他光是看着就心痛啊。

    凌溶月被管家这么一说,双腿几近软了,回眸望了眼还坐在椅子上的瑾年,又安慰了她一声,“瑾年,你在这好好吃着,我先下去一趟。”

    凌溶月以为瑾年并未听到刚刚管家说的那些话,这个事,虽然她知道瑾年应该最有劝服老太爷的力度,但,这个时候,她并不想让瑾年参与进来。

    在话音落下后,凌溶月便着急地跟着管家跑下楼。

    而他们都没有注意到坐在椅子上的瑾年后背一震,脸上表现出慌张,她努力地让自己去忽视,可还是无法忽视管家的那些话,最终,摸索过一旁的手杖,走下楼。

    她本是和孟君樾都说好,不将他们离婚的事还有离婚的原因告诉孟老。怕就怕这个老人会承受不住打击。而且,若是被孟老知道了,大概他会从中阻扰,他们根本就无法那样简单地就离婚。

    但她不知道是谁告诉爷爷的。

    不过,她大概永远不会知道,这件事是孟君樾主动去告诉的。他有私心,哪怕会被爷爷狠狠地揍一顿,他也不想要和她离婚。

    尽管瑾年的态度那样坚定……

    瑾年才到一楼的大厅,便听到前院里,孟老的呵斥声了,声音即使苍老,可也是力度至极,很是威严。

    能够想象,年前时候的他,应该是多么的英姿飒爽。

    “我们孟家的男人,从不做对不起妻子的事,既然,你做错了事,就要必须要接受惩罚!”

    烈日下,孟老一手拿着五十来公分的粗棍子,而棍子的方向正是朝着跪着的孟君樾,很显然,这就是孟家的家法。

    这个家法,还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平时几乎不会动用。孟老在面对家人时候,其实挺和蔼,这还是凌溶月嫁入这个家以来,第一次见到孟家的家法。

    而这家法却用在了她的儿子身上。

    她这个做母亲的,哪里能够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

    “爸,阿樾不是故意的犯错的!他一定是有苦衷,或许是被人陷害了……爸,我求您,我求您就饶过他一次吧。”凌溶月跑到烈日下,满腔的哭声,还有你乞求。

    这儿子,是她的宝贝啊,她舍不得打,舍不得骂,可如今却要面对那样的粗棍,她不敢想,那一棍下去,会不会要人命……

    “您就算不拿棍子打他,可他在这烈日下跪了这么久,也该吃不住了。”原本呆在花坛里的管家,也忍不住过来帮着一起求情。

    这才是初夏的日子,可不知道怎么地,今天的午后格外炎热,地面被太阳晒的好像能够烤熟一个鸡蛋,而阿樾少爷光着膀子跪在滚烫又粗粝的地面上,定是不好受。

    “孟家的男人可没有那么弱!”孟老回眸呵斥了声管家。

    管家听他这么一说,便闭嘴了,他知道老太爷在提醒他,不要多管闲事,这些事不是他一个管家可以管的。

    “妈,我没事,你起来,我愿意接受爷爷的家法,是我做错了事,是我对不起瑾年,我可以承受爷爷的棍子,您别再跪了,别再让我心里受罪了。”一旁跪着的孟君樾拉着母亲起身,这些事,都是他一个人惹出来的,他真不需要母亲替他来承担。

    凌溶月本是想用自己来威胁孟老,但是在听到自家儿子的那最后一句话,她终是从地上起了来。

    两手蒙着嘴,哭泣不止,还是一旁的管家将她拉向了一边。

    场面本就乱了,可偏生周云又要出来作怪。

    周云一听说老爷子要棍打孟君樾,心下就来了看好戏的劲儿,连忙就从东楼赶过来,只为瞧上这精彩的一幕,顺便还不忘火上浇油。

    “哟,大嫂,你这样请求,爸是不会听的。谁让你平常就对阿樾疏于管教,现在阿樾在外边做错了事,你不让爸好好教训他,你还和爸求情,未免太说不过去了吧?”周云的脸上完全一副显示着不够添乱,还想再乱的表情,惹得凌溶月心头一阵窝火,咬牙,带着些许生气,冲她道,“二妹,我平时和你没有什么恩怨,何苦现在来添油加醋?”

    跪在那里的可是她的宝贝儿子,偏生周云你还要来侵犯,简直是在她面前拉仇恨。

    “我这是作为旁观者,客观地说上两句而已,你要是不愿意听,那就也罢。”周云幽幽地道了句,全然好好戏。

    凌溶月伸手往她面前一指,“你!……”

    良好的家教素颜没有让她对周云骂出脏话,但此刻的她,心里头,也是相当的气氛了,但在不远的孟老已经回头冲着她们,严肃地喊了声,“你们都给我闭嘴,要吵,外边儿吵去!”

    “爸,我们不说话了,您慢慢教育您的宝贝孙子吧。”周云又是幽幽地吐出声,那出口的话,恨不得让凌溶月上前去掐她几分。

    可最后残留的理智终是没让凌溶月出手,因为前方孟老手中的棍子已经吸住了她的目光。

    “我让你不好好对瑾年,让你在外面花天酒地,让你不懂得作为一男人,真正该有的责任!我们孟家可没有你这样不听话的孩子!”孟老咬着牙,几乎一口气四棍朝着孟君樾的后背下去。

    每说一句,便是一棍,狠又快。

    力度之重,大概只有孟君樾自己能够体会了。

    到底是皮肉之躯,他本就已经在烈日下跪了一个多小时,现在又这么重重地挨了四棍,终是有些受不住,整个人趴在地上,唇上又泛紫,属一副病态之色。

    在大厅门口的瑾年,不是听不到那棍子落在皮肉上的声音。

    那些声音就像炸弹那样刺激着她的耳膜,她受不住,不想再听,可也不想那人再接受这样的惩罚。

    于是,握紧了手中的手杖,便摸索着小跑到前院中,她不知道孟君樾所在的具体位置,只是冲着空中便喊道,“爷爷,不要打了!”

    她的声音在这严肃的气氛里,显得格外突兀,孟老本是再要下去的棍子,因为她的突然出现,而止住。

    “瑾年,你怎么下来了?管家,快带少夫人回房去休息!”孟老没想到会在转身的时候,看到已经从房里下来的人,连声便吆喝着管家。

    只是,瑾年拒绝了,她根据着孟老刚才的声音,判断出来了他们大约的位置,握着手杖,几步摸索着向前,几乎没有多余的思考,对着孟老便跪下了身子,滚烫又粗粝的大地让她的膝盖好一阵难受。

    几乎所有的人都对她的行为震撼到,就连跪在她身旁的孟君樾也因为她的跪下而愣怔。

    瑾年不知道别人眼里看她的目光是怎么样的,她只是照着自己的心,冲孟老说道,“爷爷,如果您非要打他的话,就连我也一起打吧!”

    “瑾、瑾年……你这傻孩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快起来,快起来……”孟老丢下手中的棍子,便要去扶瑾年,可她却拒绝了。

    她依然跪在地上,身板挺直,和孟老坦白地说着她这些天来一直都在考虑的话。

    “爷爷,是我要和他离婚的!我们离婚的事,是我们两个人自己决定的,有些事没有绝对的对与错,缘分使然……我和阿樾……可能真的是因为……没有缘分!强扭的瓜不甜,所以,我们都想重新选择一次,我们分开一段时间,互相冷静冷静,也是好的……”

    “……”

    “爷爷,您要是真的气不过,您就连我也一起打吧,离婚是两个人的事,或许有些错,我也应该承担……”

    “瑾年,我、我怎么可能会打你,快起来……快起来!”孟老说着便再次要去扶起她,面对这样的姑娘,哪怕他在商场上雷厉风行,可现在,他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

    不过面对孟老的相扶,瑾年再次拒绝了,“爷爷,我不起来,除非,您不打阿樾了……”

    “……”

    孟老一顿,随之便答应她,“好好好,我不打他了,我不打他了,我也不管他了。我让他自个反思去。来来来,你赶快起来,你这才刚刚出院,怎可跪地……以后,去了地下,我真是没脸见你的父母。”

    孟老见着这般倔强的她,没差老泪纵横。

    瑾年是听到他的答应才起身的,可就在那一秒双腿一软,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