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你是他第一个真正喜欢上的女孩子

    “我不会要她的孩子,只要不是你生的,我就不会要,绝对不会。”

    “那是你的亲孩子。”她哽着声音,和他强调这个事实。

    “不管是亲还是不亲,我都不会要。”

    “可不管要还是不要哦,这个孩子那已经存在过了,就像我心口上的那道……疤痕,永远都消除不了了。”

    “……”

    瑾年的态度如此坚决,孟君樾根本就招架不过来。在他的人生中,几乎没有什么难题。可她的出现,就是他需用用一辈子去化解的难题。

    但是现在这个难题要抛弃他了,他心里只有感觉空落落的。

    “你想要我怎么做,才能……不离开我?”

    “你不能让时间重来,我永远不可能会忘记。阿樾,我跨不过那道坎,所以,我们离婚吧。我分开,至少,我可以安静安静。”

    “……”

    她,依然还是说出了那句话,要离开他的话,那么残忍的话。

    孟君樾再次红了眼,眼中血丝恐怖,咬牙拒绝她的提议,“总之,我不会同意离婚。”

    “别任性了。……到时候,自有律师来帮我们解决。”瑾年无所谓地轻笑一声,可那笑声音却透着可悲。

    “……”

    “真的,非要走到这一步不可吗?”

    “我不知道,但,我现在只想静静,我们分开一段时间,这样,我才能够静下来。”

    “我同意我们分开,但至少先不要离婚好吗?”他做着退步,恳求着地询问她。

    但,她却有些狠心——“如果还有那个关系存在的话,我恐怕也不能静下来。”

    “……”

    “你真的能放的下吗?”他问,虽是平常语气,但其中的波涛浪涌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有些事,放不下也得放,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再这么痛苦了。”

    “……好,我知道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道出这么一句话来,垂在身侧的双手几近握成了拳头,继而往门外走去。

    瑾年听到关门声,知道是他离开了……

    但,他同意了她的话,她不是应该高兴吗?

    可为什么,她的眼睛却像未关紧的水龙头,总是一个劲地,不停地往下流眼泪呢?

    ******

    瑾年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星期,直到医生说可以让她回家疗养,孟君樾才将她带回去。

    而他们之前谈过的离婚,在这七天以来,他从未和她提起。直到出院那天,他和她简略地说了句,说要看到她的身体全部都疗养好了,他才会放手。

    意思是,从出院,她还起码要在孟宅里呆半个月,他才能履行他之前的承诺。

    她知道,他的脾气向来是倔,他能和她这样商量,应该是退了一步了,如果她在逼近,估摸他更加不会放手吧。

    而且出了孟家,也只能会宋宅,但那里叔伯们出入频繁,再说她才刚流*产,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应对那些麻烦的人。

    在孟宅里,起码还有人会照应她。

    即使婚姻失败了,她不想把自己的身子也搞垮。医生说过,在这半个月里,她得好好地养身子,如果身子养不好,以后再孕,便会很困难。即使,她不知道和他离婚后,她会不会再嫁人,会不会再爱上别的男人,但她起码不想失去在做母亲的机会。

    瑾年出事的这些天,正好凌溶月在家。在瑾年会孟宅疗养的时候,她非常抵制孟君樾的靠近,所以,他只能拜托自己的母亲多去照顾自己的妻子。

    毕竟佣人,总是不那么上心的。况且,凌溶月时不时地会在瑾年面前说些好话,她虽然一开始的不满瑾年的身份,但这些日子相处向来,倒是觉得这个儿媳妇还算不错。而现在,他们两口子又要闹离婚,理由那么大,过错方还在自己的儿子,她这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同为女人,她倒是同情瑾年。哪个女人会喜欢自己的丈夫在外边有别人,她不喜欢,相信瑾年也厌恶至极。可这个男人,偏巧又是自己的儿子,她训斥过,但若是她的训斥能够挽回这一切的话,她倒是多训斥些,可瞧着儿媳妇的样子,是铁了心要离婚了。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多关心瑾年,希望能用真心感化瑾年,让瑾年不舍得离开这里。

    所以,很多照顾瑾年的事,凌溶月都是亲力亲为。

    这天的下午,夏日午后的阳光越来越毒辣了,瑾年坐在房间里,因为流*产的缘故,她不能吹冷气,最多只是那把扇子在扇几下。

    但她时常都坐在房间里发呆,几乎都感觉不到冷。

    凌溶月端着滋补汤上来的时候,又瞧到她一个人独自坐在窗台上,目光没有焦距且呆滞,她在静静地走神。

    她的背影很瘦,哪怕这段日子以来,她一直让人给瑾年做营养餐,每天下午也都有喝滋补汤,可瑾年非但没胖,竟又比往常瘦了些。

    想着,这可能正是心病的原因吧。

    若是这闺女,是她家的,怕是她也该恨死这孟家了。

    “瑾年,来,喝汤了。”

    凌溶月将汤放在桌子上,冲着坐在窗台上的人,喊了声。

    瑾年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拿过一旁的手杖从原地上站起身子,继而走着过去,她可能因为心不在焉,好几次都没摸准椅子的位置,最后还是凌溶月扶着她坐下。

    “今天的汤是甜汤,有你最喜欢吃的桂圆,这桂圆是刚新鲜买的,你快尝尝,味道不错。”

    凌溶月边说着,便将盛好的甜汤放到她面前,又将一旁的勺子交付她的掌心中。

    瑾年虽没有什么胃口,但依然还是舀了一勺,抿了一口。

    甜汤的滋味很好,甜甜的味道从她的舌尖,蔓延到她的整个口腔,就像恋爱的味道那样。

    “谢谢妈。”

    “客气什么,我们都是一家人。”

    一家人那两个字让瑾年一愣,心头不免又泛起一丝酸涩。

    很快,她们就应该不是一家人了。

    “……”

    但凌溶月像是没有看出瑾年脸上的僵硬神色,继续笑着对她说道,“你嫁给阿樾后,我就拿你和绘景那样看待,亲闺女。”

    “……”

    “我知道阿樾犯了所有男人都有可能犯的错误。同作为女人,我很同情你,我也很想为你讨伐那个让你伤心成这样的男人,我也确实这样做了。但是,作为母亲,这个儿子再不争气,可还是我的孩子……他在外面犯了错,几乎不需要我去道歉,他很聪明,他会自己想办法解决。但是,这一次,他可能是真的因为没有办法了……所以,才会求着我,好好照顾你,求我在你面前,为他说说好话。作为他的母亲,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那么无助,那么可怜……瑾年,我知道我说这些,我说再多,你可能都不会改变主意,但是,有些话,我还是想和你说说,希望你真的能不能看在我的面上,饶他一回,这是我的不情之请。”

    “……”

    凌溶月说着说着,喉咙不知不觉中哽咽,瑾年听着她的这些话,何尝不是眸中泛泪,这是一个令人伤心的话题,可凌溶月又不得不去提起。

    她一直以来,对这儿子还有女儿都是亏欠的。在他们很小时的时候,她就跟着丈夫,整天在外面忙碌,几乎她的生活中心都是围绕着丈夫转,这么多年过去了,两孩子都长大成人了,可她几乎对这两姐弟没有付出过什么照顾。

    现在,有个机会在面前,她只想要为儿子努力一把。

    “阿樾,他其实是一个挺死心眼的孩子,他和那些豪门家的公子哥并不一样,不花钱,不乱情,也不会整天想东想西。在没有遇见你之前,他几乎都没有谈过一个好好的恋爱。那时候,虽然他心里有曾静姝,但是,我是他的母亲,我虽然不是每天都和他生活在一起,可母子连心,我能够非常肯定有非常负责任地和你说,他没有和曾静姝在一起过。所以你差不多是他的第一个真正喜欢上并且爱上的女孩子,他的性子就是那种一旦爱上,就非常执着的人……不然,他现在就不会那么着急。正是因为在乎,他才会对你表现的那么不知所措。你们的事,我虽然只是听他三言两语地说过,但我相信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会。”

    “他绝对不是一个会随意背叛婚姻的孩子,瑾年,你愿意和我一样去相信他吗?”凌溶月说着的时候,伸过手去拉住了瑾年的手背。

    瑾年眼里泪光闪烁,鼻尖也酸酸的,可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这个问题。

    “……”

    “他需要我们的信任。”

    凌溶月再次说着,她的语气虽淡,但在瑾年听来,有些逼人。她不知道该怎么回复,才能不伤害人。甚至,在听了凌溶月说这些,她自己都开始有些摇摆不定了……

    就在瑾年难以两全的时候,房门突然被人敲响,管家急匆匆地进门来,小声地对凌溶月出声,“不好了,大太太,楼下少爷出事了!”

    ****

    宝贝们,四更啦【今日一万二更新结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