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未能告诉你的事,终于说出来了

    护士只回答着自己所知道的。

    可瑾年的脸色,在听了她的话后,更为惨白。

    就像一个纸片人那样,毫无生命迹象。

    “孟太太,你也别太伤心了,孩子这种事,其实也是一种缘分,等您养好了身子,说不定孩子又会来了。”

    一旁的护士忍不住劝说,可瑾年只呢喃着那几个字——没有缘分……

    难道,她这辈子都注定和孩子没缘分吗?

    她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为什么,连第二个也要失去……

    为什么,上天要对她这样残忍。

    明明,她没有做什么坏事。

    可,这个孩子,应该是她自己亲自杀死的吧?

    对,她作为一个母亲,竟第二次不知道自己怀了孩子,她可真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难怪,那些宝宝都要离开她……

    大概是不想和她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在一起生活吧?

    瑾年越是想着这些,越是眼泪婆娑,她哭的伤心,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哭过了。

    两个孩子,两个,她都没有保住……

    她真不知道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上天为什么要让她经历如此悲惨的事,她的孩子……她之前一直念着的孩子,终于来临的时候,却被她给误杀了……

    真是太好笑的笑话了!

    瑾年一下哭一下笑,到最后,连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在干些什么。

    直到喉咙梗塞,眼泪用完,她才停止了自己的发疯。而正好这时,门口有声音传来,她听到步伐声,有人进来了。

    进来的人,正是孟君樾。

    孟君樾刚刚是出去接电话,谈的时间有些久,没有想到他回来的时候,她便已经醒了。

    “你怎么坐起来了?快躺回床上,医生说,你这几天都不能起床。”

    他说着,便过来将她扶着躺回床上,却被瑾年阻止了。

    “别闹,乖,听话。”他用最温柔的声音安慰她,瑾年却冷笑了一声,“为什么不能起来?

    “因为……”

    “因为孩子没了,是吗?”她接过他那未完的说的话,声音微哑,语气透着悲凉。

    面对这样的她,他忽然失去了全身上下的勇气。

    “你是不是又打算要和上次那样欺骗我?”

    “瑾年,我,只是不想你太伤心。”

    他在她床头坐下身,伸手就去握住她的双手,可瑾年动了动力,再次将他推开。

    她再一次地抗拒他,偏过头,苦笑着反驳他的话,“伤心么?其实,上次,在你们全都知道孩子没了,我最后一个知道,那样,我才是最伤心的……”

    “……对不起,我,我不是……”

    “不要说对不起,我不想要听到对不起。孩子没了,不是你的错。”她的双眸垂在半空中,脸上的思绪也飘飘忽忽的。

    就算是在知道他和程美兰之间的事后,她也不想要听到他的道歉,不想听他的那声对不起。

    真的,不想听。

    “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受这么多苦,瑾年,真的对不起,我不仅没有保护好你,还让你受了这么多的伤害,我……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去弥补,都无法弥补我的过错……”

    孟君樾第一次这样和一个人说自己的过错,语气认真,态度诚恳,只可惜已感动不了千疮百孔的瑾年。

    “你知道,在我们第一个孩子,没有了的时候,我发生了什么事吗?”

    “……”

    “那时候,我告诉过你,我说要和你说一件事,但是因为我的自尊心,我没有让自己将那件事告诉你。”

    “其实早在那时候,我就已经喜欢你了,我很喜欢你。但你总是和静姝之间扯不清楚,我很难过。被迫入狱的时候,孩子深深被人踢死,你却骗我说孩子还在。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所以才不告诉我事情的真相,可是啊,纸包不住火,我还是知道了。但是,在那事知道之后,你知道我内心忍受了多大的煎熬吗?”

    “……”

    瑾年说着说着又开始呢哽咽了喉咙,本就已经酸涩的难受了,这会儿若不是还有毅力再支撑着,估计,她真没了说下去的勇气。

    但是,今天,这些话,她想,她必须要告诉他。

    她不想在藏在心底里了,不想再自己一个人默默地去承受了。

    “出院的那天,我在护士口中得知了孩子没有的事。但是,你当时还在瞒着我。所以,你每做一件事都是小心翼翼的,那时候,你对我也很好,几乎和静姝断了往来。我知道你是因为怕我在知道孩子没了,会遭受不住打击,所以才会那样小心翼翼地……小心翼翼地爱护我。”

    “而我就贪恋你的那点爱护,没有告诉你,其实,我已经知道孩子没有了的事。但是,那时候,我每天都会很难过,很难过。毕竟,我是母亲,孩子没有了,我不可能会不痛苦,可我身旁却没有诉苦的人。于是,那些痛苦就那样,一天天地积累着,越是积累,我心里就越是难受……”

    “然后,我就得了抑郁症。”

    “……”

    抑郁症那三个字,在孟君樾听来如遭雷击。抢救室里的医生就和他说过,瑾年吞的那些药,就是抗抑郁症的……

    当时的他,还不知道瑾年什么时候有了这样的病,直到现在这样,听她亲口说,他才恍然。

    然而,这一切对他来说,何不是讽刺的?

    他对她到底是忽略了多少,才会到现在才知道,原来她的抑郁症,原来她是因为第一个孩子的离去,原来她是因为他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所以……这一切才会发生。

    孟君樾瞬间通红了眼,他甚至不敢去想,那时候的她到底是承受了什么样的痛苦,才能在他面前表现的和平常那样。

    他真是一个不合格的丈夫。总是想着去爱她,可总是带给她的只有伤害和痛苦。

    “那时候,我不敢告诉你,我换上了抑郁症,是因为我连我自己都不想去承认我竟然是个在精神方面有问题的人。我怕你会瞧不起我……真的,其实,有时候我看起来会无所谓,可是若是在喜欢上了一个人后,我便会去在乎。我真的不想我们之间的感情是因为你的可怜,你的怜悯,才在一起,我也不想我们的婚姻变得那样薄弱。”

    “瑾年,你可真傻,那时候我不就已经和你表明过心迹了吗?我爱你啊,又怎么可能会因为你的这些,而随随便便地就嫌弃你,我在乎的,只有你,难道我在你的眼里,就只有那么肤浅吗?”

    “也是,那时候因为静姝的存在,所以我给你的安全感实在是太少了,瑾年……”孟君樾自责地说着,这些话不知道是说给瑾年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他们之间这段情,瑾年所付出的,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一直以为只要他爱着她就好了,却不想,她同样在爱他,还是用这样令人痛心的方式。

    瑾年听着的他话,唇角微微动了动,像是有了什么知觉那般,他和她说的这些道歉话,她却不知道该怎么去回复。

    难道一声对不起,她就可以回一句没关系吗?

    她做不到啊!真的做不大到!她的心里始终有那道坎存在的。

    “我们的第二个孩子,差不多相当于我亲手杀死的。我不是因为要自杀,我只是情绪不稳定了,有些暴躁,所以,才会重新服用那些药。但是,我吃了一点感觉没有什么效果,所以,在短时间内,我又吃了。到来后,我才是发现,我吃了一整瓶……我慌了,可是却没有用了……”瑾年垂着脑袋,两手不住地摸索着病服的衣角,在停顿了会儿后,终是鼓起勇气道,“阿樾,现在,我们之间的孩子有一个没了……别的女人却有了你的孩子。……阿樾,可能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吧……我们……”

    “不!不要!瑾年,不要!我不要!”孟君樾像是知道了下半句要说话的话,厉声打断。

    瑾年没想到他的态度这样强硬,顿了会儿后,又试图和他讲道理,“有缘无分,在一起也不会幸福的。我已经失去了两个孩子,不想再失去第三个!我更不想失去……做一个母亲的……资格……”

    “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吧。我们真的不适合在一起。”

    “……”

    瑾年说到后来,整个人,都快没了力气,可他依然还在反驳她的话,“瑾年,我这辈子只会要我和你的孩子,别人生的,我不稀罕,我真的不稀罕!瑾年,别那么残忍地斩断我们之间的一切!”

    他说着,伸手再一次紧紧地握住了她的双手,然后乞求似的和她做着保证,“我会尽快让她打掉孩子,我们只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好吗?瑾年,我求你,别推开我,我不想失去你。”

    “……”

    “可那也是你的孩子啊!”瑾年偏过头,浓重的哭腔里对他挤出这么一句酸涩至极的话来。

    “……”

    孟君樾愣怔着,没有回答,她又接着道,“你已经失去两个孩子了,又怎么忍心?”再失去一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