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我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孩子

    她只想要让自己尽快地睡着,她只是想要靠这些药物帮助她。

    哪怕有那么一刻的迷失,也是好的。

    起码,她就可以不用像现在这样处在不知所措的痛苦当中了。

    瑾年秉着这个想法,不知何时将那药瓶中的药丸全都吞入腹中,待回起理智的时候,她才猛然发现自己干了什么事。

    手中拿着那个瓶子,不断摇晃了几下,却没有发现药丸在瓶中滚动的声音,也就是说,她全部都给吃了……

    吃了……

    这么多药,她一口气全都给服用了……她会死吗?

    忽地,心下,有些害怕起来。

    哆嗦着双手,颤抖着双唇,这一刻,她竟忘记了自己要干什么。

    直到胃中又是一阵恶性泛滥,她几乎是连滚带爬地去了卫生间,抱着马桶便是一阵翻江倒海,全是苦水,苦涩的她要命,双眸已控制不住地留下两行清泪。

    从卫生间里出来后,她感觉自己全身都乏力,整个人像是失了魂魄那样难受。

    她抓过床头的手机,摸索着上边的键盘,给一个人通了电话。

    那端很快便接起。

    “瑾年?”

    瑾年未说话,那端的人先开了口。

    “你怎么了?”

    久久未听到她发出声音,倒是听到她那沉重的呼吸声,那端的人变得有些着急,“瑾年,你说话,发生什么事了?”

    “卢医生,你之前给我的开的那个看抑郁症的药……如果,我一口气全部都服用了,会出现什么反应?”

    良久,瑾年才出声了这么一句,她额间冒着豆大的汗,很痛苦,可她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痛苦……

    这种找不准的感觉,让她心烦透了。

    而那端的卢翊阳在听到她的话后,有些不可置信,甚至发出颤音地问,“你、你……全部都一口气地服用了?”

    犹记得,那时候,她说她已经不需要那些药物了,她说她已经治愈好了抑郁症,所以把那些还未服用完的药还给他,但是,当时的他,没有收……

    卢翊阳越是想起那时候的场景,这会儿心里头便不能够心安。

    “……”

    “瑾年,你是不是你干了什么傻事?”

    “……你,你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皱起眉头,这么突然的一通电话,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上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好好的,可为什么才过了这么点时间,又……

    忽地,他在想,是不是她的抑郁症又犯了?

    虽然她已经治好过,但若是思想一不小心走偏轨,那么那病就会很容易再犯,显然,电话那端的瑾年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此刻,他更关心的还是——“瑾年,你可别做傻事,那些东西不能乱碰!不管发什么什么事,你都必须冷静一点,你要想想其他美好的事情……”

    卢翊阳有些激动地劝告,他已经从办公桌上起身,这一刻,恨不得飞去她的身边,可瑾年依旧是处在自我的状态之下——“快点告诉我,全部都吃了,是不是会……死?”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她竟还有些畏惧死亡。

    卢翊阳以为她还未服用,便拖延着时间告诉她,“如果一口气全都吃了,你会出现幻觉,但你眼睛看不见。你就很有可能会沉睡,而且还会接连不断地出现梦境,如果一不下心触动了神经,你可能这辈子都醒不过来。”

    他和她说着最坏的结果,但瑾年却是异常欣喜,“只要能沉睡,那就太好了……”

    “……”

    她说完便要挂电话,可腹部上一阵抽绪疼痛让她掌心中的手机瞬间落在了地板上,继而整个人都倒在了地上。

    她已经痛晕了过去,双`腿间横流出来的那道鲜明热血,几乎染红了她的半条裤子……

    *********

    “怎么样?怎么样?瑾年怎么样了?”

    孟君樾在接到消息的时候,他还在侦探社里查询消息,哪里会知道一接电话,就是这样的噩耗。

    他开车去医院的时候,几乎整个人都颤抖着,连闯了红灯,他都不知道。

    那时候,他差点车祸,如若不是想着瑾年,他大概已经没命到医院里了。

    “我问你,瑾年,到底怎么样了!?”

    医院的长廊外头站着管家和卢翊阳,但他们似乎都不愿意告诉他残忍的事实。

    孟君樾转身就要去看抢救室,他甚至疯狂地要去砸抢救室的门,只是被卢翊阳阻止了。

    “刚刚医生出来过一次,他说,……”

    “说什么?他到底说了什么?”孟君樾红着眼,两手紧紧地抓着卢翊阳,这一刻,他只想要知道在里面的女人,平安与否。

    “孩子没保住。”

    几下沉默后,卢翊阳才缓缓出口。

    “至于……大人,还得看情况,虽然已经给她洗了胃,但情况依然还是有些严重。”

    “……”

    孟君越面露不可置信,他竟然,连瑾年什么时候有了孩子都不知道……他们之间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了,现在,竟又是第二个……

    他不敢接受这样的现实,真的,不敢接受……

    “你和瑾年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卢翊阳微皱眉,看着这样的他,似乎是第一次见到他这样的状态,满脸的悲伤,满眼的血丝红色,就像经历了不可言说的大难。

    “……都是我的错,我犯的罪,惩罚却落在了瑾年的身上……我该死!我有罪!”孟君樾两手捧着自己的头,一路后退直到后背抵上身后的墙壁。

    他抑制不住地哭出来,长这么大,从未这样这样痛苦过,也从未这样哭泣过,他难受,心脏绞着痛。

    他多想这一切只是梦境,多想这一切都不是现实。

    可当抢救室的大门开启,他不得不去面对这一切,不得不去看躺在病床上虚弱到苍白色的瑾年……

    “医生,医生,医生……她怎么样?她怎么样了……”

    “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病人曾经有过抑郁病史,等她醒来之后,希望你们能好好地开导她,尽量让她保持一个轻松的乐观状态。”

    “……抑郁病史……?”孟君樾有些不相信地反问,他从未知道在瑾年身上,有这样的事存在……是因为他关心她太少吗?所以,她有这个病,他竟然都一无所知?

    “这种是属于心病,只有家人的支持,家人的鼓励,才能让她脱离出阴影。还有,下次可千万要看牢她了,那些药,一口气服用这么多,伤害很大,这次没了孩子,下次就有可能永远都怀不上孩子,希望你们能够重视起来。”医生握紧了手中的病例,很严肃地警告,孟君樾在听到那句永远都怀不上孩子的话,整个人像是被卷入了黑暗无底洞的漩涡。

    他都忘记了是怎么回答医生的话的,只是失魂落魄地走进瑾年的病房,等待着她的醒来……

    *********

    瑾年几乎沉睡了一天一夜,待睁开眼的时候,外边的天色已经近了清晨。

    她只感觉到自己全身都酸软着,没有什么力气,最难受的还是腹部,空空的,小`腹部却又有些胀痛。她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可周遭的药水味儿已经让她明白过来,她此刻应该是在医院的病房里。

    回想起昏睡之前,她服用了过量的药剂,然后肚子很疼……

    她应该是被孟家的佣人发现了,所以才被送到这里来的吧。

    可她总感觉自己像缺失了什么东西,心里空落落的,好些没底。

    直到她听到门外传来护士的声音,那病房门虚掩着,瑾年正好能听到房门外的说话声。

    “嘿,你今天负责17床啊?”

    “我听说,17床是豪门家的太太呢。”

    “你的消息怎么这么灵通?是孟家的新晋少夫人。”负责17床的护士,准确地给回了声,却引得问的人,一声兴奋地叫,“还真被我给猜对了!我也好想嫁入豪门啊。”

    “醒醒吧,丫头!豪门有什么好?你瞧那17床睡着的豪门太太,到现在都没醒呢!估计就是因为在豪门里压力太大,嫁进门一年多,可至今没有孩子,所以才选择了吞药自杀吧。现在好了,竟连自己什么时候有了孩子都不知道,现在这么一吞药,孩子却没了,哎……你说这人,真是何苦呢?”

    “嫁入豪门,各有各的好吧。有光芒万丈,也有心酸苦水。”

    “不说了,我进去给17床量体温,不知有没有醒呢!”

    “……”

    说话的护士,一边拿着体温计,一边推开门,在瞧到从床上坐起身的人,不由得吓了一跳。

    毕竟才刚刚在人背后说过背后话,这……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听到。

    “孟太太,您醒啦?来量一下体温吧。”

    护士说着,便将手中的体温计递到瑾年的手中。

    瑾年脸上的表情苍白到可怕,双唇也几近无血色,过了一会儿,她才双手捂着自己的肚子,低哑着声音问道,“我的孩子……没有了吗?”

    “……医生说,因为您所服用的那些药,药剂过量,导致了胎儿的不稳定。而且您怀孕还不到半个月,这是最胎儿最危险的时候,如果一不小心,就会导致流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