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吞了一整瓶的……药

    “瑾年,不管你要怎么惩罚我都好,我只希望……”

    希望你不要离开我。

    未出口的话,他在心里默默地说着,他想要乞求她,不要离开自己,但他却又好像失去了资格。

    他难以出口,他怕自己太过自私,发生了这样的事,不管是痛苦还是什么,他都得自己一个人承受,不管她对他做出什么样的宣判,他都应该无欲无悔地却接受。

    曾经有那么一份美好的婚姻摆在他面前,只可惜他自己没有去珍惜。

    怨不得别人。

    哪怕他是被人设计,但他若是能早一步下手为强,或许今日的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让我一个人静静吧。”

    良久的一阵沉默后,瑾年才缓缓地开口。

    现在,她并不想在这里和他纠结什么错什么对,也不想说什么原谅与否的事。

    因为那些,根本就已经失去了意义。

    如果说,她不能过心中的那个坎,那么就永远也不会存在原谅,他们永远都回不了过去。

    “那我送你回家。”孟君樾看着她的侧脸,想说的话,原本到了喉咙处,却又全都憋回到了心底里。

    看着她这样沉默,其实,他宁愿,她骂他,或者打他,那样都比来的现在要好的多。起码,她能够发泄了,起码,她发泄出来,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了。

    她的打骂,也能够减轻他心中的罪孽。

    而她现在的沉默,她的反常,只会让他更为担心,更为沉重。

    他总感觉这样的她,好像已经在给他宣判了一个比死刑还要痛苦的惩罚。

    *********

    回孟宅的一路上,瑾年一言不发,脑袋枕在后边的靠背上,孟君樾多次从后视镜里瞄她,除了看到她那一脸的走神,其余的,他什么都发现不了。

    他多次想要与她交流,可却忘记了开场白。

    直到车子驶入了车库,瑾年握着手杖,从车上下来,孟君樾本是过去扶她,却被她推开了。

    她在抗拒他的触碰。

    而且,表现的很明显。

    瑾年进了孟宅的大厅,管家正好瞧见回来的两人,却为察觉他们之间的异样,只上来询问一句,晚饭已经快要准备好了,因为刚刚瑾年并未给回复,所以他自作主张地将米饭和粥都煮了些。

    瑾年听着管家的话,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却道,“我没有什么胃口,今天不想吃了。”

    “……”

    管家一愣,这会儿才发现瑾年的不对劲,刚刚在电话里,还听她心情挺不错的,怎么才这么一会儿,就成这样了?再瞧到她那失魂落魄的神情,瞬间感觉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会儿,你让人给那碗小米粥上房间吧。”一旁的孟君樾接过话,只是他的这话,让瑾年有些恼,微偏过脸,便有些生气地道了句,“我说了,我不想吃。”

    “……”

    管家很少见到少夫人用这样的语气说话,平常,少夫人都是温温柔柔的,今天是怎么了?难道是这样小两口吵架了?不是这段时间以来,还挺甜蜜的吗?

    瑾年在说完那话后,便倚着手杖上了楼,留在原地的孟君樾与管家对视了一眼,没有再说什么,便跟随着上去。

    “瑾年,不管你想要怎么样,千万都不要和自己怄气。”她今天不吃晚饭,明天就有可能不吃早饭,长此以往,她是要用绝食来惩罚他吗?

    “我不想要怎么样,你出去好吗!我想静静。我饿了,我自然会吃,我还不至于笨到那种程度。”

    瑾年不太想听到他的声音,以前她有多喜欢他的声音,现在就有多厌恶。

    此时此刻,她真的是想要好好地静下来想一想,他们以后该怎么办。

    他们之间的这段婚姻,到底还有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

    站在床边的孟君樾见他如此抗拒自己,便没有在留在房间里惹她心烦,放她一个人静静也是好的。

    他出了门,正打算去书房,口袋里又忽然来了电话,手机上并没有号码显示,但他已经知道是谁,转身,便又去了长廊。

    “怎么样,查出来了吗?”

    “我们已经在海城的郊外发现了李超和他亲近属下的踪迹,大概这两天就能抓住他,不过,这人太过狡猾,我们的把握也不是百分之百。”

    “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一定要抓到他!”孟君樾握紧了手中的手机,如果不能抓住李超,怕是他这辈子都不会心安了。

    这个变*态杀人魔!!

    孟君樾的情绪有些激动,正在要挂机的时候,突然那端的人,又发出声音,“对了,在你走后的隔天,钱晟昊死了。”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不意外地有些震惊。

    “……怎么死的?”

    “法医鉴定为自然死亡,当我们的特别人员在钱晟昊身上发现了一个特别的物件。”

    “什么物件。”

    “一条手帕,……你要过来看看吗?”

    “……等着。”

    孟君樾收了线,便要从孟宅离去。他请了私家侦探帮他调查静姝的事。静姝的死,总让他感觉有太多的疑点,他并不相信只是因为李超的个人复仇,才将她杀死。

    他感觉这里头,有他不知道的阴谋,并且这个阴谋并没有因为静姝的事而停止,现在,此时此刻,还依然在酝酿。

    而凭他一个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去查出这么多事,所以,唯一能够帮他的,只有海城最大最隐秘的私家侦探。

    自然要请这么一家侦探社,他所花费的不仅是财力,还有人力,如果不是沙市的崔熠警官帮他联系到这家侦探社的社长,怕是光靠他的钱还请不动人。而崔熠是他父亲政界上的来往频繁的好友儿子,和孟君樾也算是义气兄弟,不然不会这样冒着生命危险帮他。

    离开孟宅的时候,孟君樾又回眸望了眼紧闭着的房门,他这一去,可能要三两天的功夫。也就意味着他可能要三两天见不到她,怕是她也不想和他碰面吧。

    她现在连一句话都不想和他说。

    他只希望能在这点时间里,她能够想开一些。虽然他知道,要求的她的原谅,并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但他不奢求她的原谅,他奢求她可以不要离开,拿他的一辈子来赎罪过。

    可孟君樾若是知道,他这么一离开,瑾年就会出事,他想,他肯定死都不会走的。

    绝对不会走。

    ********

    躺在床上的瑾年,其实并未睡着。

    她听到关门的声音,听到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她知道那是他离开了,而她也终于可以清净了。

    她本是想要让自己好好想想的,可这思路还没有理清,便开始有些头疼,她在抗拒。

    抗拒想这样令人痛苦的事。

    于是,她强迫着自己去睡觉。

    但,翻来覆去的,又怎么可能睡的着,期间迷迷糊糊地眯了会儿,可好似梦到什么梦魇,令她害怕地就惊醒过来。

    房门被敲响,进来的事送小米粥的佣人。

    小米粥被放在桌上,佣人便离开了。

    粥的味道很浓,很香,快要迷茫了她的气息。明明她已经一个下午没有进食任何东西了,可现在的她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饿。

    明明那小米粥是她最喜欢的食物,可她吃来,却感觉味同嚼蜡。

    所以说,不管是什么东西,如果心情不对,哪怕是山珍海味,也是难吃的。

    瑾年含了几口,终是想让粥的温度,温暖她的唇齿,可心里头的情绪又忽然让她感觉恶心,摸索过一旁的垃圾桶,一阵干呕起来。

    可她能吐的只有刚才入腹的小米粥,再就是苦水了……

    这股恶心,让她腹部持续了好一会儿的抽绪,就在她快要坚持不住地时候,才有所平静下来。

    没有再碰粥,只是摸索着去了床上,她也没有睡下,就这样半靠在床背上,这一靠,便是一整夜。

    她一整夜未睡。

    不是她不让自己睡,而是,她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睡意。

    这样的她,忽然又让她想起那段时间,她在失去孩子,又害怕会失去他,无意之中,她便患上抑郁症。

    那时候的她,很敏感,各种害怕,各种情绪不稳定,时而暴躁,时而又开心,一天之中,总会有各种的心情存在。

    就和现在的她这样,很像、很像。

    瑾年害怕自己又陷入那样恐慌的漩涡里,颤抖着双手一把拉开被子,便去衣柜里寻找她以前常背的包,那里面还有一瓶药,是专门治疗这样情绪不稳定时候的用的。

    那时候,她曾将这药还给卢翊阳,但卢翊阳说这药她已经买过了,付过钱了,不要可以扔掉,无需再还给他。

    当时,她没有扔,只是把药继续放在那只包里,久而久之,她便忘记了那瓶药的存在。

    衣柜被打开,她照着记忆,很快就找到了那只包,拉开拉链,便摸索到了这只药瓶。

    拧开瓶子,便摸索出两粒送服口中。

    她没有喝水,苦涩的药丸,哽咽住她的喉咙,苦涩了她的心尖……

    她以为吃了这个就会没事了,可才没一会儿的时间,她又开始了莫名的紧张,还有不安的心慌,她没有想那么多,又往嘴中服了几粒。

    至于数量是多少,她没有细数,只知道很多,她吞咽的时候,很困难。<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