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我愿意被你骗,只要不要知道

    孟君樾死死地愣在原地,他不敢去听,甚至连目光都不敢往门外瞧去。

    那条门缝,不大不小,正好将瑾年穿着的长裙一角透露办公室里站着人的视角里。

    那裙角处还沾着一块油脂,是他刚吃饭的时候,不小心将菜落在她裙子上的。

    前一刻的他们有多亲密,现在的他们就有多讽刺。

    瑾年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口,她没有去推开门,只是静静地站着,这一刻,她多希望自己所听到那些都只是幻听而已,或者只是在做梦。

    但她手中拉着的小月月已经拉着她要往里头走去了,她还是没有动,直到孟君樾在回过神的时候,一把将办公室门拉开。

    自然,他的视线里,全是她,他的瞳孔里倒映着面前的人,那么失魂落魄的神情,一一都落在了他的眼底。

    “……瑾年,你怎么回来了?”

    还是,他先发出了声,但,几乎所有人都能听得出来他声音里所带着的那抹颤抖。

    他终于知道,该来的,总会来,该发生的,不可避免。

    为了弥补一个谎言,他对她撒了太多的谎,此刻,他已经不想再对她隐瞒什么,沉默着,等她的发落。

    但,她并没有他想象中的歇斯底里,而是平静地对他笑道,“你手机关机了,我只是回来问你,晚饭是喝粥还是……吃米饭。”

    话音落下的那一刻,瑾年只感觉到这话说的不知是在讽刺他,还是在讽刺自己。

    而眸里蕴藏的泪珠早已经夺眶而出。她还是不争气地哭了,哪怕极力想要掩饰,但依然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瞧到她这样,他知道,他和程美兰之间的谈话,她应该基本都是听到了,就算是有遗漏的,那也没差了。

    站在瑾年身旁的小月月像是已经感受到主人的情绪朝着孟君樾又是一阵汪汪叫,带着讨伐式那样,直到瑾年扯了扯手中的绳子,小月月才止住了叫声。

    孟君樾一下看狗一下看她,这个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甚至忘记了第一时间的解释,而到瑾年再次开口——“我没想到,我会听到你们说这些,谢谢你们,让我还不算太晚地知道这个真相……”

    她说完,便转身,小月月很是机灵地领着她转身,似乎连这小家伙都看出苗头,不大想理爸爸了。

    孟君樾瞧着她的背影,站在原地,一阵愣怔。在反应回来,终是快步上前,拦住了她。

    瑾年无法再走上前,便停留在原地,听他说话。

    她没有扼杀他解释的权利,但他却又迟迟不解释。

    她等的有些不耐烦,在耐心快要消失的时候,他才道,“瑾年,我们谈谈。”

    “……”

    简单的几个字,让瑾年顿了一会儿,但是,她并未拒绝,而是点头回复道,“好,我们淡淡。”

    他们是该好好谈谈,虽然在知道这个事后,她觉得万般诧异,甚至到现在都还有些未回过神。但这其中,有很多让她未想通的地方,他有权利和她解释些什么。

    不管以后,他们会是什么样的状态,此刻,她还是想要听他的解释。

    ********

    孟君樾开车带着瑾年去了广厦附近的海边,那里的风微凉,正适合他们谈话。

    “我们之间曾经有发生过什么矛盾,让你对我不满?”

    他们在沙滩上坐下,一阵沉默后,瑾年先这样开了口。

    孟君樾无言,他有些不懂她的意思,直到她再次开口解释,“还是,你觉得我配不上你,所以,你才要去外边找别的……女人。”

    瑾年在说到女人那两个字的时候,音色中顿了一会儿,很是哽咽。

    “……”

    “亦或者是,富家的公子哥都是这样一幅德行?”

    有钱的男人,都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外面彩旗飘飘,里面红旗不倒?

    “不是的,瑾年。我们之间没有矛盾,我也没有不满意你,我觉得你已经是完美了,我喜欢的,爱着的就是这样的你,真的,我没有骗你。”

    “不要再说没有骗我这四个字,你已经骗了我了。”瑾年依旧哽咽着声音打断他的话,思绪里很混乱,眼眶里也充盈着泪水,她想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但好些困难。

    她在想,上天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让她面对这样的残酷的真相?

    “想想之前……你和我撒的那些谎言。你之前一直那么紧张我,是因为这个事情吧?你怕会败露,对吗?我相信你爱过我,也相信你到现在还爱着我,但,你始终还是没有抗拒的了外面的诱*惑……你的演技挺好的,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察觉出来,如果不是今天的阴差阳错,你还是会一直打算欺骗我对吗?”

    她想到他这段时间以来的失眠,她以为他真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可却不想,会是因为这样的事情。好讽刺,真的好讽刺!!

    瑾年心头,既酸涩又委屈,孟君樾看着她哭的梨花带雨,可为她擦泪的勇气,已然消失,这种时候,他不知道他的道歉会不会惹得她更心烦,他甚至不知道该和她说些什么。

    他不想她哭了,可他又找不出来安慰她的话。

    他真坏,每次都让她这么伤心,而今天,该是让她最伤心的时候了。

    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过错!!

    “你曾经问过我那个话题,你说……如果一不小心出轨了,我会怎么样?是不是那时候,你已经在打探我的底线了?我回答过你,最好做到最保密,如果一不小心被我发现,那我就……其实,但是我也不知道后面那半句的答案是什么。因为,我相信你,我相信那一天永远都不会来临……”

    可现在这样现实地发生了,她却没有精力去思考那个问题了。

    “能告诉我,你和她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吗?”在彼此之间又是一阵沉默后,瑾年开口问道。

    孟君樾鼓起勇气,转眸看向她,放在大腿上的双手几乎握成了拳头,“我和她,只是一个晚上的意外。”

    真的是意外。

    “那时候在纬都,我有一个晚上没有回答,就是冯道翰约我去喝酒的安格晚上。那天,我们都喝醉了,是他聘请来的司机将我送回了酒店,我以为司机会将我送上房间,可在进了酒店门口后,不知怎么回事,程美兰出现在了酒店门口,那个司机将她错认为了你,以为她是我的老婆,于是就把我交到了她的手上。”

    后来,他也找那个司机确认过,那个司机脑子有些糊涂,只是回了他一句,送他回酒店的时候,有一个漂亮的女人说认识他,还说是什么老婆之类的话,就将他交到那个女人身上了。

    自然,这其中有蹊跷,他没有戳穿,是因为,他在戳穿程美兰的时候,他发现了一个更大的秘密,他并不想要打草惊蛇。

    再说,他当时就算是戳穿了,也没有什么用,因为那晚的他,他确实是在程美兰房间里度过的,至于到底其中发生了什么,他也记不清了。况且,仅凭司机的几句话,戳穿程美兰的谎言,说那晚是她故意制造出来的阴谋,这样的话,似乎证据不够,反而还会让他出在下风。

    所以,这段时间,他一直在搜罗他所发现的那个更大秘密的一些证据,还差一点就能成功了,但瑾年却提前知道了他程美兰发生的事。

    他瞒着她,其实还是为了她着想,因为这并不是一桩简单的意外出*轨一ye情,他已经感觉到里头所酝酿着的更大阴谋。

    这个阴谋,不仅和程美兰脱不了干系,还有和静姝的死也有关联……

    “因为喝醉了,所以,你就连谁都分不清了吗?”瑾年好笑地说着,不知道是在嘲笑他用这样烂的理由,还是嘲笑自己竟然还会不由自主地去相信。

    “当时,我喝的太多……真的喝醉了,稀里糊涂的,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我一直想着的人,都是你,瑾年……你还愿意相信我说的这些话吗?”

    最后那句询问,他几乎是鼓着勇气说的。他不知道,他还能不能从她哪里得到原谅,但,瑾年抿着唇,不说话。

    “……”

    他又继续和她坦白,“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要背叛你,或者去背叛我们之间的婚姻。我很爱你,真的,瑾年,不想失去你。”

    “可你……为什么要对我撒谎呢?”

    “……”

    “既然撒了谎,又为什么要被我知道呢?”

    “阿樾,你知道吗?我宁愿我这辈子都不曾知道我们的婚姻中有这个污点存在!!”

    瑾年喊出来的污点那两个字,重重地敲击在他的心尖上。

    她再一次崩溃地哭了,嘴里默默地发出似有若无的声音,“我宁愿,我这辈子都不知道……”

    只要不知道,她现在就不会这么痛苦,她愿意被他骗,只要不要知道……

    ****************

    宝贝们,四更啦【今日一万二更新结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