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4.参汤太补,完全控制不了

    程美兰出口的话,很没有礼貌。

    瑾年本不想去理会,但是,她似乎并不打算住口。

    “你看你付出这么多,可你到头来,可能连自己都不知道,最后能够得到的,是什么!”

    “……”

    “是真心的?还是假意,亦或者一些虚伪的东西。”

    程美兰一字一句,讲的很清晰,只是她的这些话,让瑾年皱眉,她没有明白是什么意思,转而便直接问出口,“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想要告诉我什么?”在程美兰开口之前,瑾年又这般问道,她总感觉这女人是在和她暗示些什么。虽然,她并未能够察觉的出来。

    “我只想说,和他在一起,到最后,你可能会落的跟静姝一个下场。”

    “为什么?”

    “因为……你爱着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爱你。”

    根本就不爱你这几个字,触动了瑾年的心弦,她很快被惹怒,然后带着质问的语气问她,“……凭什么这么说!!”

    “就凭我跟在他身边多年,他喜欢什么样的,我会不知道么?他和你在一起不过只是为了应付家里。你以为他对你哄几句,就是爱情了吗?”

    “那么,你以为,你在这里挑拨离间就有作用了吗?”瑾年冷笑,她算是听出来了,程美兰现在和她说的这些,其实,就是在与她挑拨她和孟君樾之间的关系。

    这女人!!静姝都已经走了,为什么她还是不肯放过自己,如此执着地想要破坏她和阿樾之间的感情呢?

    她这样做,最后能得到什么吗?

    瑾年想不通,不过也非常确定地和她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我不会相信你说的话的,我告诉你,我和阿樾之间的感情很好,不管你这个旁人怎么说,都可能破坏我们。”

    “是么?那我们就拭目以待吧,早晚,你会为今天说过的话,而后悔的!”程美兰笑,只是唇角处却带着一抹阴森之意。

    她的声音,让瑾年感到些许的毛骨悚然,只觉面前的女人,让人感到有些可怕。她不再打算和程美兰说些什么,门外便进来了人,“你怎么在这里?”

    清冷的声音,带着十足的压迫之感。

    瑾年听的出来,进办公室的人,是孟君樾。

    她还未说话,程美兰便先发出了声,“阿樾,我是来给你送文件的。”

    程美兰里头充分,却没有讨到任何好处,“送文件这种事交给助理就可以了。”

    他已经将很多事物都转交给了助理,只是这程美兰总是三天两头地找机会接近她,如若不是怕她会在瑾年面前抖露事情,他早就将她辞职了。

    “……”

    “还有,以后,在公司里记得叫我孟先生。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广厦的员工没有一点礼仪之本。”

    程美兰没反应过来,他的语气那么不友善,不仅是程美兰,就连瑾年,都有些诧异。

    “……”

    可最后,程美兰还是恭敬地朝他弯身点头,“是,孟先生。”

    “出去吧,要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就不要进来。”

    “……”

    孟君樾下了命令,程美兰便出门而去。

    瑾年直到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有些疑惑地问不远处站立着的男人,“阿樾,你……怎么了?”

    “什么怎么了?”他并未知道她口中的意思,走过来,搂着她一并在沙发上坐下。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和你手下的人发火,你今天对程秘书好凶啊!”

    “吓着你了吗?”

    “有点……”异常。

    瑾年点头,却未将后边的二字告之于他。

    “可能是昨晚没怎么睡好吧,所以就有点脾气了,下次,我会尽量避免你在场的时候。”

    “……”

    他模凌两可的解释,瑾年便也就不再深究,催着他便去用餐,“你快点去吃饭吧,不然饭菜就该冷了。”

    她推搡着,他终是往桌子过去,只是在打开饭盒的时候,看到里头一粒粒红色的东西不免有些嫌弃,“怎么今天还是有枸杞啊?”

    微抿着唇,他对这东西真心是不太感冒,大概是女人才食用的吧。

    “枸杞是有助于睡眠的,你在工作上这么累,吃了枸杞更能睡好觉。”瑾年没有和他提他晚上失眠的事,她其实是怕会伤害到他的自尊心。

    “……既然是你亲自送来的,再难吃,我也会吃完的。”

    在一阵纠结之后,他终是欢喜地坐下吃饭,而在沙发上的瑾年又出声提醒他,“还有那个参汤是妈让我给你一并拿来的。”

    “这个又是补什么的?”孟君樾说着便朝一旁的保温杯望过去,打开杯盖,里头药味儿扑面而来、

    “妈说……是补身子用的……”瑾年犹犹豫豫地解释着,可脸色却是泛红。

    犹记得,在出门时候,婆婆凌溶月将人参汤让她一并带来的时候,和她说的那些话。句句在耳边萦绕,不管怎么说,她都有些不好意思呢。

    “你不过来一起吃点吗?”只是孟君樾并未注意到她的脸红,只是看着眼前满满的饭菜,有些犯难,他还真吃不了那么多呢。

    “我已经……吃过了。”

    瑾年依然低着头回答,大概情绪还沉浸在那杯参汤里。

    不过这会儿,他总算是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

    “你怎么了?”

    他从位置上过来,不下心碰上了她的面颊,惊讶到,“你的脸,怎么这么烫?”

    瑾年动了动身子,离他远了些,继续传达婆婆的话,“妈说了,让你把参汤全都给喝掉,不准浪费。”

    “这么多全喝了,是要我七窍流血而亡吗?”

    “……”

    孟君樾呵呵开起玩笑,瑾年小声呢喃了一句,“妈说,那个很补的……”

    她这脸红的表情,几乎是让他瞬间了然,唇角扬起,笑道,“瑾年,我那方面需不需要补,难道你还不知道吗?”

    “……”

    他话里的深意,她自然是懂。于是,脸色更红。

    他知道自个儿媳妇脸皮薄,便没有再和她继续这话题,反倒是拉着她,“再去陪我吃点,我一个人吃,多无聊。”

    他说着,便拉着她去了办公桌,伸手便将饭碗放到她面前,又给她递了双筷子,顺带还给她盛了碗参汤,只是被瑾年拒绝了。她出门的时候,婆婆特意吩咐过,这东西只能他喝,好像里头还掺杂了什么属于男人的药物。

    孟君樾见她拒绝,心下忽地了然,也没有再要求她喝。

    不过这参汤说补,还真是补啊。

    他这饭后,才用了不久,便感觉到全身都热,甚至还有种口干舌燥,而在瞧到一旁的瑾年后,心里头某些念头更是急剧激烈起来。

    但是,这是在办公室,虽然没有人会进来,可他知道瑾年向来是保守,在这地方让他抒发他的情感,未免会愿意。

    只,他真是有些忍受不住啊!!

    这怪来怪去,都得怨他的母亲,那种东西怎么能让他在种时候喝,难道不知道她的儿子会不顾场合就发禽*兽吗?

    “瑾年……”

    在喉结又是一阵吞咽的时候,他叫了声她的名字。

    瑾年微愣,全然不知道此刻的他是一副什么样的个状态,只知道他的声音有些奇怪。

    怎么感觉带了些旖旎的味道?

    “怎么了?”

    她微侧过耳,想要听他说话,可是,在下一秒时候,他的手已经抓住了的两只胳膊。

    天转地旋之间,她被他压在了沙发上。

    这突来的画面,让她着实好一会儿都未反应过来,直到他的唇贴上了她的脖颈。

    “阿樾……”

    瑾年颤抖着声音去推他,这人怎么在这种时候,都要和她这个那啥啦!

    这里可是办公室呀!要是有人进来,那该怎么办!?

    瑾年心里各种担忧,当然,她也不敢大力地去推他,犹记得上次,她在车厢里推开他的时候,他那么受伤,那么难受。

    她心里也不是滋味。

    其实,她并不是抗拒他的爱*抚,但是这个场合,太过让她觉得刺激了!!

    “一会儿会有人进来的。”她小声地提醒他,他却转而去拉开她胸前的拉链,几乎一拉到底。

    她胸前的画面美好,几乎全部都展现在他眼前,他瞧了一会儿,才冲她笑道,“我的办公室,哪个人有那么大胆子敢进来?”

    “……”

    “可是,万一不小心被人看到……怎么办?”

    “看到就看到,难道还不允许我们亲昵了?”

    “你!……你怎么就那么不知羞耻呢!!”瑾年蹙眉,伸手,握成拳头就在他的胸膛上垂了两下,只可惜,她这拳头,对他来说,可没有什么力气。

    “瑾年,那参汤实在是太补了,下次要给我吃的时候,记得在家里,不然,我会不顾任何场合地……要你!”

    “别说了,”瑾年听着他的这话,两颊瞬间含羞,摸索着伸手去捂住了他的双唇。

    这男人尽是说些让人害羞的话。

    只是,他的想法却很简单,她不让他说,那他便做呗!

    可,他这都才提起裤子,忽而瑾年感觉到胸口处一热,那热并非是他的亲吻,而是……<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