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深夜会见小鲜肉

    这天,孟君樾正好从工地回到公司里,以往来说,他都是直接到办公室的,但今天不知怎么地,有些魂不守舍,竟在电梯上按了第二层。

    在出来的时候,才发现不太对劲。

    不过,想着都已经来这里了,便准备去财务室一趟。

    可他还未到财务室,便将一堆人围在角落里,声音参差不齐,像是在讨论些什么。

    在走到的时候,才听到少夫人那三个字。

    一般叫少夫人的,差不多就是指瑾年。

    “哎,你们说,咱们的少夫人还真和那贺茗风有一腿了吗?”

    孟君樾才走了近些,就听到了有人这么说,只是有一腿那三个字不禁让他蹙眉。他并没有打扰那群人的八卦,只是默默地站在原地,继续往下听。

    “贺茗风……就是那个最近火的要命的大明星么?”

    “那当然,前几天时候,这报纸上就有过他和少夫人的花边新闻了,但是今天直接上了大图,看来狗仔是抓到真实的新闻了!你瞧这图片上,少夫人的侧影多明显,先不说别的,光是她手里拿着的手杖,就足以证明这是她了!”

    一般人,谁会无聊到出门拿什么手杖啊!更何况,正常人家,一般都没有那东西。

    “嘿,听你说的还真是有道理!”

    “不过,这少夫人不是……那个啥,瞎子吗?怎么也在外边乱搞?”

    “谁知道呢,大概有钱人都喜欢玩这样的游戏吧,哪怕是瞎了,心也定不下来,喜欢乱搞。只是,有些可怜我们的大老板了。”

    “可怜什么,说不定,咱们大老板也背着少夫人在外面乱搞呢。”

    不知谁轻哼了这么一句,立马引来一群人的嬉笑。

    “……呵呵呵,好像也对噢。商业联姻的夫妻,哪里真有感情那么好的。”

    办公室里聊上级的八卦,大概是全部上班族的诟病,只是,因为聊的太过开心,都忘记了隔墙有耳这四个字。

    直到财务部的主任从办公室里出来,瞧到他们聚集在一起,沉下声音,便呵斥道,“咳咳,你们在干什么?”

    一群人见是财务主任,连连散开,只是这人群一散开,个别人便注意到了不远处站着的人,正好那主任抬眼也瞧到了,心里不禁有些犯急,连连上前恭敬道,“孟先生,你怎么来了?”

    “安主任,看来,你们财务部的人,都很空闲啊?”

    孟君樾一语双关,当那话的语气是带着十分凌厉的,他这么一出生,整个财务部,几乎鸦雀无声,都像是犯人那样等着他的审问。

    最后,还是主任唯唯诺诺地开了口,“我、我……对不起,是我没有管好他们,我一定会好好教育的……”

    “恩,公司的守则,希望你能够牢记,下次再有这样,你这主任的位置,我可就保不了你了。”

    “……是是是,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主任说着,额头上都快冒出了一层冷汗,好不容易才上了这个位置,如果一下就丢了,那就得不偿失了。

    孟君樾没有再在原地听她长篇大论的保证,转身便要离去,在离去的时候,目光不禁又在地上的那份娱乐报上瞄了一眼,而那上头鲜红大标题很是惹人注意——孟家新晋少夫人深夜会见小鲜肉贺茗风,举止亲密。

    这标题,让他猛然想起,前晚时候,瑾年确实是晚归了,不过,她说,是因为公事。他知道,自从她回宋氏上班之后,时间也变得紧凑起来,原本以往,他回家时候,她都已经在家里睡着了,还会贴心地给他留一盏灯,但是,最近几乎他到家了,她还没到,要么,他们差不多同时到。

    他看她每天都挺累的,便也不想打扰她,她回来晚了,他便让她早点休息。

    这样时间一久,他们之间的夫妻交流也开始渐少。

    如此情况,不禁让他有些担忧,心里甚至打起了警铃。

    ******************************************************

    孟君樾回到孟宅时候,才进大厅,便又是听到二婶周云的声音。

    她的声音,尖酸刻薄,远远地,他便听到了内容,似乎是在讨伐瑾年。

    “瑾年,你可真够厉害的,几天功夫又上娱乐版头条了。”

    周云说这话的时候,瑾年正从楼梯上下来,只是她有些懵,直到周云再次开口,“我听管家说,你这几天都很晚回来,该不会真和报纸上说的那样,去见那个什么贺茗风了吧?”

    “……”

    “瑾年,咱们家规可是很严格的。你可千万别守不住寂寞啊。如果一旦证明报纸上的事是真的,我想就连老爷子也保不了你。”

    “贺茗风是宋氏想要邀请的代言人,我这几天晚归,是因为和他谈合同的事。”瑾年镇定着自己,她讨厌周云将事实扭曲。

    可周云这张名嘴,根本就让瑾年无从招架。

    她才解释完,周云便又继续道,“哟,你还知道狡辩?”

    “……”

    “瑾年,你可真当我们都是傻子啊。贺茗风那样的大牌,需要他亲自出马和你来谈?这大牌的合作项目,可都是公司自己定的,你要谈也得找公司啊。怎么这报纸上面写的,就直接成了你们俩深夜密会了呢!报纸上的照片还挺清晰的,不过,你看不见,连自己被人偷拍了,都不知道呢!”

    周云的话里,不仅说话的语气,就连每一个字眼都是讽刺至极,瑾年忍住冲动,理智地回答她的质疑,“我每次见贺茗风,当时,都有其他人在,并不只有我们两个。还有,我们已经联系过贺茗风的经纪公司,公司方面是说合作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他们需要征求贺茗风自己的意见。而贺茗风这两天正好来海城活动,我去找他,只是希望让代言的事能够更有把握一些。至于报纸上写的什么乱七八糟,我真的不知道。”

    瑾年解释了一连串,却只得到周云一声阴阳怪气,“还挺会装可怜的。”

    “……”

    瑾年不准备和她争论什么,反正她该解释的都已经解释了。其余的,便没什么可说了,她清者自清。

    她准备重新上楼,本是下来用餐的,但现在忽然没了什么心情。

    只是,在她转身时候,身后的周云忽然又喊了声,“哟,阿樾,你回来啦?”

    周云也是才见到不远处的孟君樾,这可又是一个看好戏的机会。

    “这报纸,你看过了吗?瑾年给你的惊喜。”周云说着便将手中的报纸交到孟君樾的手上。

    孟君樾不动声响地接过,却没有对周云说些什么,长腿几步上前,伸手过去便拉住瑾年的手,拉着她上楼。

    “阿樾,你……生气了吗?”

    进了房间,她明显感觉到他大手握着她的小手,力度有些重,像是发怒的预兆。

    只是,他却否认了,“没有。”

    但,瑾年听的出来,这两个字说的有些僵硬。

    “阿樾,虽然我不知道报纸上写了什么内容,但是,我保证,事实真不是和报纸上所写的那样……”

    “因为最近宋氏的业务下滑,所以公司里的几位高层都提议找个代言人,把宋氏所发展的项目宣扬出去。所以,我们就把目标锁定在最近话题最火的人物贺茗风。”

    “但是,我真的不知道,为什么那些记者会这样乱写新闻。”

    瑾年解释的有些着急,她是真的不想因为这样无谓的误会,让他往心里去了。

    不过好在,一会儿过后,他便给了她回复,“我相信你,瑾年。”

    “……”

    他说着,便将她的身子紧紧地抱在了怀里,他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上,带着叹气的声音道出口,“你知道,我害怕什么吗?”

    “……什么?”

    “有一天,你会发现比我更适合你的男人,然后就跑了。”

    他的话,让瑾年有些吃惊,好笑了一声,“怎么可能?”

    “……”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将她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一些,其实他最怕的还是他和程美兰之间的事。他怕什么时候,毫无预兆地,她就知道了,而他却没有任何的准备。

    这些日子,虽然过得平静,可他总是会被梦魇给惊醒。

    每当午夜梦回时候,他都会去找身旁她的身影,如果睁眼看不到她,那他就无法安眠。

    所以说,有时候,人真的不要去做什么错事,特别是做伤害自己最心爱人的事,因为你伤她一分,其实自己痛上三分。

    他,真的好怕会失去她。

    *

    这晚,孟君樾又做了一个梦,而梦境依然和这些天以来,相似。

    只是,他说了梦话,把一旁的瑾年给惊醒了。

    “瑾年……不要离开……不要……不要离开我……”

    “瑾年,我错了……瑾年……我错了……我该死……别离开……别……”他双唇微张,声音不大不小,瑾年才翻转来个身子,便因为他的话给惊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