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9.出`轨了有本事就别让我知道

    瑾年在纬都所上的大学,是纬都市里最好的一座学府。

    那时候,父母到疼她,在教育方面所花的钱,也不少。

    在她和他们提出要出国深造的时候,爸爸便给她选了这一所学校。

    学校很大,师源几乎都是顶尖的人物,要么是一些退休的名人。

    犹记得刚来这里的时候,她还兴奋了好久,大概是因为这辈子没怎么出过远门,亦或者是她终于能够实现自己的理想。

    现在重新回到这里,瑾年还能感受到当初来这里时候的那种心情。

    “那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东湖了,阿樾,这里是不是绿柳茵茵,很美啊?”

    瑾年站在湖边,面带微笑。

    是她要求他带她来这里走走的,在她印象中,校园里最美的地方,就是这片东湖了。记得那时候,她常常会和静姝聚在这里。

    往事的事,回想起来还那么清晰,虽然她并未能够看见什么,虽然静姝已经和她天人永隔。

    “是很美。站在这里仿佛心情都能变好了。”

    孟君樾在后来,才回答上她的话,刚刚他看着湖面上的那两子交颈天鹅有些走神了。

    那么恩爱,那么幸福,不就是他所一直想着的吗?

    可是,现在的他,感觉幸福好像能从指尖溜走似的。

    孟君樾想着这些,再一次走神了,就连瑾年喊他,他都回不了神。

    “阿樾,你今天是怎么了?”她微皱眉,明显地感受到他今天的怪异。

    转念寻思一想,又着急地问道,“感冒严重了吗?我让你吃的感冒药,你吃了没?”

    她这般关心自己,孟君樾心头只有慢慢的愧疚,甚至连喉咙里都起了一丝梗塞,最后才平复了一下,回答她的问题,“吃了。”

    “……那你是不是因为昨晚没睡好,所以,今天有些累着了?”瑾年只是单纯地有些担忧,她想着自己一心想要来校园走走,但却未顾及到他的身体。

    而孟君樾在一听她提昨晚的事,一根神经便紧绷起来。

    待镇定下来的时候,才换上平常的语气,“没事,我带你四处走走吧。”

    他说着,便伸手将她揽进了怀中,此刻的风,并不太凉爽,只是微风阵阵,但那对于瑾年来说已经够了。

    而且,有他在身边,她会觉得夏季再怎么炎热,也是凉爽的,冬天再什么寒暑也是温暖的。

    对她来说,他就是幸福。

    瑾年跟随着他的步伐走,他腿长却又故意走的慢,为的就是适应她,这种小细节的事情,每一次都能让她感动很久。

    在东湖延边转了一圈,原本阴天的天气,突然来了太阳,不过是夕阳,那光稍稍的热,想来是夏天真正地要到了。

    “今天的夕阳,好美。”

    他带着她在草坪处站定,眸光瞧到不远处的夕阳时候,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那金灿灿的光正好落在她的脸上,仿佛披上了一层金色的纱。

    她这张漂亮的脸蛋,那么柔和那么吸引人,就像是他填补了他心中的那道口子一样。

    “如果能每天都和你看夕阳就好了。”

    “你今天,好像……有点感性。”

    瑾年笑着评论,以往的他,可是不太会和她说这些话的。

    “可能有感而发了吧。”他轻声回应了句,正准备带着她离去,不远处却过来一对吵架的情侣,他们吵架的声音不大不小,哪怕已经在控制了,可还是让他们听了个真切。

    原本别人吵架,他们也没什么八卦心思。只是女方的那一句话,蓦地,让孟君樾停下了步伐。

    “你都和别的女人上床了,你还说,你没有背叛我?那些照片都已经发到我的邮箱里了,铁证如山,你还要狡辩什么!?”

    “darlin,这绝对是一个误会。我真的没有想过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我、我全部都是被动的,真的,darlin,你要相信我,我还是爱着你的,我的心一直都是属于你。”

    “别说那些话了!你已经背叛了我们之间的感情,我们就这样吧,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为什么不肯原谅我?”男人从刚开始的试图解释,到后来变得有些绝望乞求。

    而他的女友,态度却是绝对地坚决,“犯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我不想再给自己第二次受伤的机会!”

    “……”

    孟君樾带着瑾年离去的时候,脑海里还能会想起那个女人脸上的表情。他看得出来,那个女人是喜欢她的男朋友的,从那丝倔强便能出卖她的心里了。

    只是因为不想受伤,害怕受伤,所以才坚决选择分手。

    刚刚那情侣之间所争吵的事,其实可以完全地套用在他的身上,这般想着,忽然便对已经在副驾驶上坐好的她问道,“瑾年,你要是那个女的,你会怎么办?”

    瑾年被他的问话,弄的好久都回不了神,她还专门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那对情侣,才明白过来他的问题。

    只是,这个问题,有些敏感,而且又是来的如此突然……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甚至有些措手不及。

    “你的意思是,你会出*轨吗?”在过了一会儿后,她忽而这样对他反问。

    “假许?”

    “为什么要有假许?”

    瑾年正经起来,感觉这个问题开始变得有些严肃,“你的心,还没有真正地安定下来吗?”

    “不是,我的心已经安定下来了,我喜欢的只有你,但是,……但是……如果、如果说……如果有什么意外呢?……”

    孟君樾解释的有些乱,以往那个镇定的他,似乎没了踪影儿。

    倒是瑾年,思绪比他清晰了许多,她在心里开始慢慢分析他突然来的不正常,“比如……?”

    “比如说,非本人的自愿的意外,是因为巧合而犯了错误。”

    “今天的你,真的很奇怪。”他的理解,让她总结出了这么一句话。

    “你真的犯了什么错事了吗?”

    瑾年又拿早上的事,来问他,这是她今天第二遍这样问他了。

    孟君樾在迟疑了一会儿后,最终否认道。“……没有。”

    他的否认,让她心头吊着的石头,稍稍放下,继而开始回答他的问题,“假许,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就不要让我知道,一定要做好保密工作。最好让我傻傻地一直相信没有那种事情发生过。但,若是,让我一不小心地就发现了,那我就会……”

    瑾年话还未完,却停住了。

    而身旁的他,越发紧张,“你会怎么样?”

    “……”

    瑾年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反问了一句,“不过,你会出轨吗?”

    “……”

    他沉默,她也就没有再说话,她在等候他答案。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爱上别的女人,除了你。”

    他的回答有些模凌两可,却是让瑾年有些心花怒放,其实她很容易满足的,哪怕他一句小小的话,有时候都会让她暖心很久。

    她顺着他的手掌,两手几乎去抱住了他的胳膊,声音也开始变得黏糊起来,“那就别说那些假设性的话题了,多烦事。我知道你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的,这就够了。”

    “……”

    孟君樾垂眸的时候,正好看到她脸上那幸福的笑容,真恨不得将她此刻的幸福定格下来。他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事了。不过,现在,此时此刻,他只想要拥有她。

    望着瑾年那漂亮的脸庞,他心头阵阵颤动,伸手一把就将她搂进了怀中。

    他的动作太过迅速,瑾年都还没来记得反应过来,只知道她地后脑勺已经被他的掌心捧住,他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那么霸道,那么汹涌,仿佛要将她吞噬。

    “阿樾……”她在他的亲吻中,好不容易得以喘息上一口气,她不知道他这么突然是怎么了,可她还未说上话的时候,他已经再次铺天盖地地吻上来。

    他边亲着,又边去解开她胸前的扣子,瑾年不是感觉不到,两手抵在他的胸膛,有些发颤,她稍稍地拒绝,想要提醒他,他们还在车里,可她的拒绝,却得来他更多的疯狂。

    ************************

    你们说,男主无能,那是因为他还没蜕变成功

    阿樾本就不完美,说到底,他只是一个优秀的工程师而已,他可以建筑很漂亮的房子,很优秀的建筑物,可是对待感情,他是个新手,并不是那样可以手到擒来。

    他虽然生在这样的豪门家庭,但家里的成员就只有那么几个,几乎全家人都偏爱他,除了个别。他并没有经历过那么多豪门里的尔虞我诈。

    他是没有什么心计,所以在你们眼里看来,就成了蠢。

    这个文不是那么华丽,反而有些接地气,文中的人物大都是不完美,不那么强大,所有有的亲会接受不了。

    哎,不管怎么样,奇葩都会一直继续写下去的,直到这本书真正完结。这是我喜欢的故事,所以,不会随便弃文。至于不想再看下去的亲,奇葩也理解,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喜好,一本再好看的书也有不喜欢它的人,一本再难看的书,也有欢迎者。奇葩愿意为那些想看的亲写下去。不想看的亲亲们,奇葩只能在这里感谢你们曾经陪着奇葩走过的那些时光,真的很感谢,么么哒,咱们好聚好散,希望能下本文的时候,还能得到你们的青睐,奇葩会努力的,再次感谢,再次么么哒(* ̄3)(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