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6.他的瑾年能够看见了吗?

    “我来送他上去吧。麻烦你送他回来了。”

    司机听对方这般善解人意,立马就丢下了手中的累赘。

    临走时候,还转过身,连连笑着对她道,“下次有活,还可以再找我。”

    话音一落,司机便离了去,而孟君樾却被人扶上了电梯,他住的地方是在十八层,因为酒喝的有些多,胸口又闷,呆在这密闭的电梯里,不免有些难受。

    “这是在哪?到家了吗?”

    他微张眸,长睫跳动着,偏生看不清眼前抱着他的人。

    “马上就到了。”

    一声回应,让他放松下来,他以为怀中的人是瑾年,可转念又觉得声音好像有些不对,只是他这醉醺醺的,脑袋里的思绪也非常的混沌。

    判断了一会儿,也没判断出来什么是什么。想着这个世界上能这样抱着他的人,除了瑾年还能有谁呢?

    这般想着,便低头对着怀中的人亲昵了一句,“瑾年,我想你了。”

    “……”

    怀中的人还未有所回应,电梯叮地一下响动了,随即开了门。

    他被人带着出了门外。

    不免有些奇怪,他的瑾年能够看见了吗?怎么感觉还是她带着他走呢?而且步伐还是这样快……

    “瑾年……”

    孟君樾忍不住从唇边逸出声音,可拉着她的人,却没有回答他,直到他被她带着走进房。

    他全然都没有注意到房牌号。

    也全然没有发现自己所进的房间是在他和瑾年的对面房间。

    而那间房的主人,正是——程美兰。

    程美兰像是有预谋似的将他带回房,在见到他那半醉半梦的神情,红唇一勾,拉着他就去了卧室里的大床上……

    *******

    这厢的瑾年在孟君樾离去后,便自个先上了床休息。

    她以为躺着躺着,就能睡着了。可是越是想着静姝的事,心情越发沉闷,到最后躺的烦了,索性从床上起了身子,拿过一旁的手杖去了窗口前。

    微开了窗户,一丝丝沁人的凉风从外边进来,好似能够吹散一些她心头的烦恼。

    对静姝的事情,她心里一直挺愧疚的,今天又面对那样伤心至极的静姝母亲,有那么一刻,她后悔莫及。

    可这世界上唯独没有的就是后悔药,不管她再怎么想,再怎么假设,静姝都活不过来了。

    她也不知道能为她做些什么,如果以后有机会,她大概会经常来探望静姝母亲,毕竟那个女人在她印象里,是个好女人,虽然那时候的她并不知道过往那么多不好的事情。

    但她知道静姝母亲是真心爱着静姝的,静姝死前的最大挂念,应该也就是自己的母亲了吧。

    瑾年坐在窗台前,关于静姝的事,又是想了好一会儿。待转念回来之时,才猛然察觉到孟君樾出门很久了,她虽然没有限制他回来的时间,但是,总不能彻夜不归吧。

    这般想着,边去摸索床头的手机,上头有个按键,只要她一按,就能和她播报时间点,当手机里头的机械女音报出凌晨两点半时,她毫不犹豫地就按了1。

    1是快捷键,只要按下这个键,就能立马通话孟君樾的手机。

    这个键还是他之前专门为她弄的。

    他说,为了她,他会二十四小时都开机。但,今天不免让她有些失望,因为她拨过去的时候,那头却传来机械声音,“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henumberyoudialedispoweroff。对不起,您……”

    居然关机了?

    瑾年失望又有些惊讶,莫非他和道翰玩的太疯了吗?

    还是说打架了?

    有时候的某人倒是挺幼稚的。

    瑾年一瞬间,心头又起了各种担心,最后摸索出来冯道翰的电话,没有犹豫,便拨打了过去,只是,那头传达过来的声音,依旧是机械化,“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候再拨。ednow。pleaseredaillater。对不起,您拨打的……”

    一个关机,一个不接电话。

    这两个男人,倒是有默契。

    瑾年握着手机,在沙发上发呆了一会儿,原本不想去理会,但在准备休息前,又给两人同时打了两遍。

    但,都同第一次那样的结果,不免让她有些失望。

    最后,瞌睡袭来,她没再顾他们,自个先回了被窝,睡前时候,脑海里的思绪清晰,她等着明天,再去收拾那个彻夜不归的酒鬼。

    **********

    瑾年以为自己在天亮醒来时候,伸手就能摸到身旁回来的人了。

    可是,没有。

    他,还真是一整晚没归。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真和冯道翰呆了一个晚上。不禁有些疑惑,原本针锋相对的两个人,什么时候,在一夜之间,有那么多话题可聊了?

    还是说,两个酒鬼窝在一起睡了。

    瑾年秉着这个想法,又迷迷糊糊地入睡。待再次转眼醒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早晨爸点。

    而孟君樾,依然未归。

    这会儿,她没了什么睡意,从床上起了身子,穿好衣服,甚至都没工夫去洗漱,拿过手机再次给未归的人打了电话。

    这次,电话,没有再播报未关机。

    但,让她失落的是,无人接听。

    ********

    “不接吗?她的电话。”

    这厢的程美兰看着落在床上的手机,一直响个不停,挑了眉望向站在床尾的人。

    孟君樾虽已经穿戴整齐,可在床上被窝里头的人,却是不着一物。

    房间里四处散落着的私*密衣物,很明显,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疯狂又不可原谅的事。

    他是在瑾年来电话前的半小时醒来的,那时候醒来的他,正在程美兰的床上,而程美兰就睡在他的臂弯里……

    那会的他同此刻的程美兰这样,不着一物……

    孟君樾望着一直不停震动着的手机,眸子渐渐猩红,索性将手机按黑,忽视了瑾年的来电。

    “没想到,你居然会挂她的电话。”

    依然还在被窝中的程美兰,不由得笑出声,漂亮的脸蛋上尽显讽刺。

    她像个没事人一样,好笑地看着面前男人的笑话。

    孟君樾没有理会她的嘲笑,在一阵沉默后,冷静地冲她道了句,“你辞职吧。”

    “为什么?”

    “我不想让瑾年知道,我们昨晚所发生的事。”

    “……”

    “……呵呵。”

    程美兰在听了他的话,停了一会儿,却是笑出声。她的笑声里依旧有些嘲讽。

    “你可真搞笑,错不在我,凭什么要我作出牺牲?昨晚明明是你喝醉了酒,抱着我不放的。我好心将你送回房间,可你还未进门,就将我推回了我的房间,并且,强*暴了我……我都没说要告你,你居然先下手为强地让我辞职?”

    程美兰每说一句,便裹着被子靠近他。

    这一刻的孟君樾,感觉自己的脑海里的思绪快要炸开,他真是痛恨自己,怎么就会这样稀里糊涂地和她发生了关系!!!

    明明他记得昨晚自己抱着的人是瑾年,为什么醒来之后,睡在他身旁的人,却变成了她???

    好诡异的事,却又无道理可循,而且还是这般残忍地发生。

    “我会给你推荐到比广厦待遇更好的公司,我也可以……给你钱。”孟君樾不和她争辩昨晚谁对谁错,现在他只想要立马解决这个麻烦。

    既然错误发生了,就必须要斩草除根,不管程美兰有多委屈,他都不可能将她再留在自己身边,不然纸,早晚会保不住火。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知道,难保程美兰回去到公司的时候,会不会告诉同事。

    “……”

    “你想要多少钱就多少,开个价,我不会吝啬。”

    他没见她回答,又拿出了诱*惑人的条件,像程美兰这样打拼的人,最渴望的,无非就是钱,和地位了。

    他知道他这样做,或许是有些伤人,但是,为了瑾年,他不得不这样做。

    他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婚姻和爱情,如果程美兰的事不幸被瑾年知道了,大概他也就玩完了。

    他不想失去瑾年,也不能失去她。

    孟君樾此刻脑子里想的都是这些,但是,眼前的人却又是对他呵呵笑出了声。

    “……”

    “难道你们男人犯了错,就只知道会拿钱解决吗?”程美兰这会儿已经裹着被子从床上起身,可她这模凌两可的话,有些惹怒了他。

    “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孟君樾向前,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肩膀,力度很重,让程美兰疼的皱起了眉,可她没有喊出声,而是对他笑,“你放心吧,昨晚的事,我不会告诉她的,我也绝对不会和公司里的任何一个人多透露一句。总之,昨晚的事,只有你我知道。”

    “……”

    程美兰说完前一句,下一句又是无比坚定地和他表明立场,“但是,我也不会在广厦辞职。”<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