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说这话的人,其实是静姝的母亲。

    这个哪怕已经上了五十的女人,依旧徐娘半老。

    只是原本温柔的声音,此刻变得有些沧桑。

    瑾年垂在身侧的手,不由得握紧,倒是一旁的孟君樾接过了话,“静姝是因为出了意外。”

    “什么意外?是不是当初那波人搞的事?”她有些激动,多年前的事,始终是她的心坎。虽然那李超已经被逐出了境外,可海城肯定还有他的势力,她怕就怕那些势力会报复在女儿的身上。

    之前静姝说要回国,又是回到海城,她是坚决反对的,可是这女儿就是那么拗,非要跟着冯道翰回去。

    现在好了,这么一回国,竟连命都给丢了。

    想来这一切,都是她的造的孽,可现在全都报复在了自己女儿的身上。她的罪,简直不可饶恕!!

    “……”

    “你们不要骗我,请告诉我事实,好吗?”没见他们回答,她又乞求着他们,想要知道静姝的真正死因。

    她的声音那么悲凉,让瑾年听了,心头如被巨石压住。

    瑾年想,应该谁都没有告诉静姝母亲,真正的死因。她知道,不告诉实情,一定也是静姝死前的心愿,但,这一刻,她忽然又有写冲动。

    而就在她的冲动来临之前,不远处过来的冯道翰挡住了他们的为难,“静姝真的是因为出了车祸。阿姨,我没有看好静姝,我对不起她,也对不起您。您要怪就我怪我吧,我带她去了海城,却没有将完好的她,给您带回来,阿姨,我不对您……”

    冯道翰的道歉并没有她心里好受一些,瑾年只听到那一声悲呛的哭喊——“……不,我的静姝……”

    话音还未落,女人便因激动而昏倒在了地上。

    “阿姨,阿姨……”

    呼叫的声音此起彼伏,瑾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觉一阵心乱,直到一旁的孟君樾和她解释了,她才明白过来。

    她想,能够治愈静姝母亲的,现在也许只剩下时间了。

    静姝母亲被人送回了大宅里,但静姝的葬礼依旧照常举行。

    只是,天空中小雨越下越大,从绵绵雨到后来成了豆大的雨珠,哪怕孟君樾将伞几乎移到她的身上,她的肩头依然避免不了被雨珠淋到湿润。

    *

    葬礼结束的时候,冯道翰一个人在墓前又是站了许久。

    瑾年也没有离开,只是陪着他一起,这样的场景让她不禁想到父母去世时候那会儿。那时候,她一个人,很孤独很孤独。

    现在,她只想尽自己最后的力量,陪陪他们。

    在后来天色快要进入暮霭时候,孟君樾带着怀中的她上前,走近那个淋的湿透的男人身旁,沉着声音提醒他,“回去吧,别真淋的病了。她也不想见到你现在这样。”

    冯道翰有些许的理智,回眸望了他一眼,终是点头。

    而在离开的时候,不禁又回眸望了一眼,静姝的墓碑上,赫然写着爱妻二字。

    他答应过,要娶她,就一定不会食言,哪怕她走了,他也会给她名分。

    即使,这个名分和她的生命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但,他想,如果静姝知道的话,一定会是开心的。

    他的父亲也不是迂回之人,在他和父亲禀明他和静姝之间的事之后,便同意他用这样的方式安葬静姝,并且将她的名字注册到家族史中,不是以继女的身份,而是以冯道翰之妻的身份。

    *******

    孟君樾带着瑾年回了酒店,他帮她换上干净衣物后,一旁放着的手机,突然又来了电。

    一看号码,有些陌生。

    “出来喝两杯,也可以带着瑾年。”

    他才接起,那端的人,便带着有些醉熏的酒意说道。他知道是谁,没有拒绝,只是问了个地址。

    “你要出门吗?”

    瑾年已经听到了他的话,不禁询问。

    孟君樾一边拿过大衣套上,一边回眸冲她道,“冯家那小子约我出去。你要一起吗?”

    瑾年微愣,随即摇头,“不了,他现在心情一定不好受,你……多安慰他。”有时候男人之间的对话,她一个女人插在其中,并不能那么畅快,所以,这种时候,她想要给他们空间。

    而他听到她说的那声安慰,不由得笑出声,“唉,有时候想想,我可真伟大,竟还有安慰情敌的时候。”

    “你是不是该颁给我一个大方情敌奖?”

    “少贫嘴了。”

    瑾年伸手摸索着就要将他推开,可在下一秒,她的两手便被他抓在了手心中。

    “我这么听话,你真的不给我什么奖励吗?”

    他说着,翻身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他的动作太猛,以至于瑾年喘息连连,可她这喘息在他听来,是极具you惑力的。

    “你压疼我了。”她娇声,他却笑,“这样就压疼?那一会儿等我回来,再做些别的事,你岂不是更疼?”

    “……”

    他的这理论,简直让她无言。

    “瑾年,你好美,恨不得现在就将你给拆穿入腹了。”

    “……”

    孟君樾忽然有些怨念,这冯道翰什么时候约他喝酒不好,偏偏要在这个时候。完全就是占用了他们夫妻之间的恩爱时间。

    但一想到冯家小子现在的状况,还是有那么一点让人同情的。

    于是,在猛亲了瑾年几口后,他才从她身上起了身。

    在离去之时,瑾年只对他说了句路上注意安全后,便再没有别的话了。她没有限定他回来的时间。这种时候,她想要给他和冯道翰一些时间。

    *****

    孟君樾下了楼,冯道翰派来的司机已经在等候了,去了约定好的酒吧,才进包厢,便看到冯道翰一个坐在酒吧的吧台上。

    孤零零的身影,还真是如书中所说的那样几多愁。

    “哟,喝的还挺多的啊?”他走上前,眼角的余光正好瞄到吧台上放着空酒瓶子,不禁陶侃。

    冯道翰回眸望了他一眼,眼皮底下的那双眸子有些慵懒,伸手朝他示意,“你来了。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如此颓废的状态,以前可都是衣冠整整,风度翩翩的模样。”孟君樾挑了张软椅,漫不经心地坐下,而身旁的人已经给他递过来了调好的酒,“喝吗?”

    他接过,抿了口,却是笑道,“我的酒量挺好,可以来点烈的。”

    “你喜欢烈的?”

    “你这不是专门给我弄了个司机么?”就算喝醉了,也不用他亲自驾车。

    “你就不怕瑾年生气吗?”

    “她是小绵羊,可不是母老虎。”

    自从他们表明心意后,几乎就没怎么吵过架,每天的感情都好的要死,甜甜蜜蜜的,简直比蜂蜜还要美上几倍。

    “……”

    “我可是把……最心爱的瑾年交给你了,你可一定要好好地、好好地对待她!”冯道翰说这话的时候,不禁打了个酒嗝。他喝的有些醉醺了,思想也有些混沌,说起瑾年,不由得想起他们以往在纬都时候的快乐时光。

    那些时光,是他这辈子最想要珍藏的回忆。

    可是,就只差了那么一点,那么一点点……他和瑾年就是那么一个阴差阳错才导致了分开,“你知道吗,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些喜欢过一个女人,瑾年是我至今喜欢上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

    “但,不会是最后一个。你和她之间已经没机会了。”意外地,孟君樾接上了他的话,继而眉角稍稍向上扬起,黑眸望向他的时候带了几分凌厉,“你觉得,在我面前说这些,合适吗?”

    “合适。我这不是在提醒你,还有我这么一个强劲的劲敌么?你可千万不要忽视了。”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他沉着声音说完,便一口猛灌了手中的调酒,这酒刚刚不觉得烈,现在这么一喝,忽然觉得后劲十足啊。

    当然,更让他懊恼的还是冯道翰的这话。怎么都让他有些危机感。

    两男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搭着,时而说到静姝,时而谈到瑾年,静姝的话题总是会让他们沉默几分,而瑾年又会让他们几分争执。虽然,现在冯道翰已经对瑾年放下了,可不管怎么说,曾经也是他的情敌,他这心还是吊着。

    他们之间的性格还真是有些像,若没有这两个女人,或许应该可以成为好兄弟。

    以至于,后来,两人几乎都是酩酊大醉。

    互相搀扶着除了酒吧,外头两个司机早已在等候,瞧着他们出来,便各自向前,将他们分开,然后扶上车走人。

    孟君樾到达酒店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到了凌晨。

    他歪在副驾驶上沉睡,一旁的司机不禁有些为难,这么一个人高马大的人,要扶下来,还是有些吃力的。

    不过,在他们进了酒店后,司机正要和前台询问他所住的门牌号,忽而身后叫住了他。

    “嘿,谢谢你送他回来。”

    司机转身,便见一漂亮姑娘和他打招呼,瞧着样子,像是和他手中搀扶着的男人熟悉。

    “你是?”司机为保确定,还是询问了声,只是对方在愣了会儿后,却是笑着道,“我是他的妻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