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杀害她的凶手居然是……!

    这个男人大概是她这辈子见过最温柔的男人。

    说话的时候,会微微扬起唇角,声音有些低沉,可又是那样的温柔。

    眼神虽淡淡,可又会让她感觉到一抹温暖。

    她知道这个男人一直拿她当妹妹那样看待。其实,她应该庆幸的,遇上这样一个不排斥她到来的哥哥。

    若是其他的豪门,应该会对她百般厌恶吧。

    毕竟在有钱人的家庭里,多一个人便意味着会被多分割一份家产,很多人在利益面前都是丑陋的。

    但,他还不是。

    他不仅对她好,对她的母亲也很有礼貌。

    他在用行动和她们表示,欢迎她们的到来。

    在海城的那十七年,她几乎都是在粗*暴中度过的,她的父亲虽然对她好,可是常年在外地工作,而她的母亲因为赌博,到处欠债,那些讨债的人,没有一个不凶悍,甚至还会打人。

    虽然,在后来她遇上了总是帮助她的孟君樾,可是在面对冯道翰的时候,她还是更喜欢这个温玉一样的男人。

    于是,就那样顺其自然地,她渐渐地放下对孟君樾那种小女孩面对大英雄的喜欢,而对冯道翰的感情,转换成了无尽的爱意。

    这份爱,她藏在了心里很久很久,一直都没有机会表达。

    她怕她说了,他们之间可能连普通的兄妹都做不成,所以,那感情就这样一直的挤压着。

    直到后来,遇上了瑾年。

    那时候的瑾年挺活泼,而她的性格却有些闷,但是每次和她在一起,她们之间的话题总能凑合在一起。可能是因为她们有共同喜欢的东西吧。

    就是画画。

    她父亲其实也是个工程师,和瑾年的父亲一样,海城是工程师的摇篮。但是瑾年喜欢的却是动漫插画,而她却因为冯道翰是因为这门专业的副教授,竟也爱屋及乌地喜欢上了。

    所以,为了听冯道翰讲的课,她和瑾年时常会碰面上,这一来二去,便各自熟悉了。

    瑾年的外向带动了她,本来,她在纬都也没有什么朋友,正好宋瑾年不仅和她是同胞又是同乡,所以,在不久之后,她们便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她告诉了瑾年藏在心底里的秘密,甚至将喜欢冯道翰的心情也会时不时地告诉她。

    那时候,她唯一能够分享的人,就是瑾年了。

    可她不曾想,瑾年会抢走她心爱的人。

    不,理智一点说,应该是她心心念念着的冯道翰,喜欢着的人,却是宋瑾年。

    甚至还当着她的面,和宋瑾年告白。

    她知道,冯道翰不可能会不知道她对他的心思,毕竟他是一个那么聪明的人,只可惜,他用错了方式,他以为,这样做,就能断了她的想念。

    其实不然。

    在亲眼见到他对宋瑾年说喜欢的时候,她的思想里便发生了巨大的变大,她认为,宋瑾年背叛了她,背叛了她付出的信任,还背叛了她们之间的友情。

    所以,在后来,瑾年回国在和纬都断了联系的那段时间,她派人去了解,也打听过,她知道瑾年出了车祸,可是她并没有告诉冯道翰,她想借用这次机会,让冯道翰和宋瑾年之间彻底断了。

    可是,让她没有料到的,却是冯道翰的坚持。

    他一直坚信,宋瑾年肯定是在世界上的某一个角落,所以,他就那么坚持地回了国,甚至不顾任何人的劝告。

    回了国的他们,真如她原先所预想的那样,他很快就找到瑾年,找到了那份一直以来的挂念。

    可是,那时候的宋瑾年,却已经嫁为了人妇。

    她以为,冯道翰在知道宋瑾年结婚后,就会放弃,却不想,他不仅没有放弃,而是将一直积累着的喜欢变成了在心里的默默守候。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会这样坚持,他这样的坚持更是让她在心里对宋瑾年痛恨了几分。所以,她又利用了孟君樾想要报复宋瑾年,因为那时候,她已经知道瑾年的心里的喜欢的对象,她一直不停地给孟君樾希望,不过是想让瑾年跟着她一样痛苦,可是,她没有想到,她的从中作梗,竟然会让他们,彼此之间心生喜欢。

    而她在失去了冯道翰后,又失去孟君樾,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而心里对瑾年的怨念便也更深了。

    她总是不断地做出伤害瑾年的事,她以为这样,她就能得到满足的报复快感,可在每一次做了坏事之后,她心里不仅没有轻松,反而罪孽越发地反噬她的心情。

    她一边报复,一边痛苦。

    以为就会这样过一生了,没想到冯道翰会对她松了口,竟然说要娶她。

    她刚听到的时候是愤怒,因为他这么做,根本目的是为了宋瑾年,他一点儿也不喜欢她。但是,后来想想,她一直以来的愿望不就是嫁给他吗?

    不管怎么样都好,只要他能娶她,她能成为他的妻子,她便是心满意足了。

    而且,感情这种东西,可以慢慢培养,等他们回了纬都,再也没有谁可以打扰到他们。

    所以,她同意了他的提议。

    而在那之前,她只想要为自己最后犯下的一件错事,找到一个弥补的方法。所以,她去找了之前在纬都时候,卖画给瑾年的那个人。

    前些日子的时候,她便已经收买了他。而那人的哥哥因为宋瑾年而进了牢狱,所以他同意她提议的一切,他们商量好准备给宋瑾年来个四面夹击的。

    在她发布那则诽谤宋瑾年的访谈录之前,她让他先去躲起来。

    因为她知道,如果他不躲,一定会很快被孟君樾或者冯道翰找到。她既然已经做好了诬陷到底的准备,所以,这些事一直都想的很周到。

    而当冯道翰提出以结婚为条件让她放过瑾年的时候,她却又找不到当初的那人。明明说好他们之间不能断了联系的,但是那人却又一直不肯接她的电话。

    所以,在她离开了冯家后,她通过了各种方式去寻找,当真联系上那人的时候,她没有再犹豫什么,立马前去赴面,可也就偏偏这么巧,赴面的那个晚上,她出了事。

    她被人砍了。

    直到现在,她也不知道,是对她痛此下手……

    幸福原本离她那么近,那么近了,可上天却又突然丢给了她一个磨难。

    没有了生命,她还怎么去爱他?

    难道,这真的是因为她做了太多的坏事,所以,上天丢给她的报应吗?

    她好不甘心的,眼角流动的泪水,即使再悔恨,也续弦不了她的生命。

    这一次,她是真的感觉自己快要不行了,原本放在他温暖掌心里的手,变得越发渐冷,明明外边是烈日当空,可是,她为什么感觉自己像是处在冰雪极冷之地?

    **********

    “你是在什么时候接到曾静姝电话的时候,她在电话里和你说了些什么,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吗?”

    “……”

    这厢的孟君樾依然还在派出所里,警察快审问了他两个多小时,几乎将每一个细节都给问了,他也没有什么隐瞒,全部都一一地仔细如实回答。

    审问他的警察,来来回回,差不多换了三四个,直到没有什么可问的,才让他离开审问室。

    出了审问室,他没有直接离去,而是找到了相熟的人,先弄清楚了这个事的情况。

    刚刚在审问室里,到处有监控,有些话即便是他问了也不会有答案,这会儿正好这里有相熟之人,在找到人后,便直接对他直言,“静姝的事,有什么情况吗?现在能知道是谁干的了吗?”

    孟君樾问的直接,被提问的人知道他是一定要知道答案,便没有和他绕弯子,直接将最重要的情况告知于他,“我们在现场,在犯罪嫌疑人的作案工具上,发现了李超的指纹痕迹。”

    “李超?”孟君樾眉头一皱,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

    “这个李超,是不是就是那个赌场里的老大?”

    那些手下都称李超为一声超哥,但——

    “他不是已经被判刑了吗?”

    孟君樾说这话的时候,眉间褶皱更深,上次在他出了事之后,那个叫超哥的就已经被抓住了,怎么现在又会出来作案?

    “他在同伙的帮助下越狱了。”回答他的声音,带了些许无奈,叹了声气,又猜测地和他道,“可能,他这次越狱就是来找你和曾静姝报仇的。”

    “那现在抓到了人没?”

    “暂时……还没。不过,我们已经得到了可靠的消息,这两天他在海城活动,估计,马上就能抓到他了。”

    “……”

    “这次抓到了人,一定不会在像上次那样疏忽了。”

    警官的话,并没有让孟君樾有多少的放心,那个超哥是个定时炸弹,若是那天又越狱了,那么接下来,伤害的人将会是谁?

    瑾年还是他?

    那个结果,他不敢想象。

    “这次,那李超估计要被判死刑。”警官猜测地说。

    孟君樾顿了顿声音,忽而又问道,“那那个卖画的呢?”

    曾静姝是因为去找那个卖画的人而出了意外,那么这件事和那个卖画的人没有任何一点关系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