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这辈子唯一没做错的,就是爱你

    而里头的曾静姝带着氧气罩,在见到冯道翰,没一会后,便整个眼眶都溢满了泪水。

    她伸着手有些困难地对他示意,让他为自己摘下氧气罩,因为,有些话,她想要对他说。

    “是不是很疼?”冯道翰看着她那布满纱布的全身,上头鲜血点点,就连他看了都不忍直视。

    他记得她最怕的就是疼了。

    那时候,她和她母亲赶来冯家,可因为不熟悉冯家的地形,在地上摔了一个跟头,膝盖破了,她便眼泪婆娑了。

    而如今,二十多刀,那些刀口子在她一个弱女子身上,哪能不疼?

    别说是她了,就连他一个大男人也该受不住。

    “你……坐下。坐……我旁边……”

    曾静姝有些困难地对他发出声音,她其实是想让他抱抱自己,但是一想到她浑身上下的血,又怕会脏了他的手……

    冯道翰迟疑了一会儿,才拉过一旁的凳子,靠近她身边,他确实也要离的近些,不然她那有气无力说的话,他会听不清。

    “静姝,你知道,是谁伤了你吗?”在瞧了她一阵后,他才理智地出声,这时候不管再怎么自责都已经挽回不来,唯一能做的就是帮她申鸣冤屈。

    “……”

    只是,曾静姝在顿了一会儿,却摇头,而那盈满的泪水快速从眼角处滑落。

    她那张原本漂亮的脸蛋,此刻尽显狼狈后的沧桑。

    冯道翰心尖一动,伸手就去握住了她微凉的指尖,“不要害怕。把伤害你的人,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抓到凶手的。”

    这样对她痛下杀手的凶手,实在是太过可恶了些,到底是什么样的冤仇,会让人做这样丧心病狂的事。曾静姝怎么说,也才二十开头的年纪,那么小,却要承受这样的折磨。

    冯道翰越是想,心里头便越是难受的紧。

    而曾静姝在动了动唯一完好的嘴唇后,才断断续续地开口——“那是一个好黑的晚上……就是昨天的晚上。我、我通过人,联系到了……那个、曾经卖画给……瑾年的人……有人在电话里约我到了海城的郊区,可是,我、我一直都不见人影儿,后来,我在四周转了一圈,然后……然后就、就……就发现好像有人……在跟踪我……我感到很害怕,我感到有危险……但是,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后来……不知道从哪里过来的人……突然,在后面,把我的、把我的眼睛蒙住了……然后、然后……就拿了刀子捅我……我、我、我当时根本就看不见……也没人来救我……”

    “那个捅你的人,是男的还是女的?”冯道翰握紧了拳头,打断她的话,只觉这伤她的人,实在太过让人心寒。

    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心狠手辣的人?

    “我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不知道是男的还是女的……只觉得,他好狠,像下了狠心那样,要把我给砍死……不管……我怎么求饶……都没有用……咳咳咳……”

    曾静姝说完,艰难地咳嗽了几声,此刻的她,就连咳嗽都成了一种疼痛的折磨,她的身上任何一个地方,每动一下,便能让伤口处出血,冯道翰,是看着她腹部上渐渐血染纱布……心下一疼,从椅子上起身,直接在床头跪下了身子,更是贴近了她道歉,“对不起,静姝……是我疏忽了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他已经说过要娶她,可是,他却又用冷落的方式在报复她。

    直到她变成现在这样,他才有悔过之意,这样的他,又和那些坏人有什么区别?

    冯道翰啊冯道翰,你真是太失败了!!

    冯道翰在心里一万个地自责自己,曾静姝躺在床上,眼泪婆娑,又是对他摇头,“不……要……自……责……”

    “可能……是上天在惩罚我……我、这辈子……做的坏事太多了,所以,……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眼看的幸福就要到手,再有这么一点时间,她就能跟着他一起回纬都了,他说过要娶她的,他说过要试着去爱她的……可是,当多年来的愿望实现了,她却即将要失去了生命。

    她好不甘心。

    但,现实就是这样残酷。

    “不,静姝,你不会就这样走的,我还没有娶你,你甘心就这样离开吗?”

    冯道翰握紧了她的手,混血的蓝眸子竟成了红色,曾静姝就这样静静地望着他,好久好久,像是为了攒够说话的力气,才撑起力气摇头冲他笑,“我不、我不甘心,一千个……不甘心,一万个……不甘心……但是,没有用……道翰,虽然,我这辈子做过很多错失……坏事……但是,我、这辈子、唯一、没有做错的、就是……爱你。”

    “终于能够……大大方方地对你说出这句话了……”曾静姝忽而笑容又比刚才那个变大了些,像是了了一桩很大的心事那样。

    “冯道翰,我爱你……爱了你好久、好久了……现在,终于能……堂堂正正地……和你说出来了,我好开心啊……”

    曾静姝说完后,又是笑,笑着静静地望他。

    以前一直没有机会说,后来,又因为他喜欢上了瑾年,所以这句话,她一直都埋藏在心底里。

    在他喜欢上了瑾年后,她的思想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甚至有时候对他的爱会转移成恨,可是,不管她再怎么坏,她心里始终是想着他念着他的。

    如果说,孟君樾是她碧玉年华里的大英雄,那么冯道翰就是她一辈子都难以忘怀的陪伴。

    犹记得在父亲还没去世的时候,她跳级上了高三,那时候正好和孟君樾同班,她也是在那个时候认识孟君樾的。

    高三的时候,班上几乎没有人理她,大概是因为她整天都沉闷在学习,不爱交流,所以没有人喜欢和她在一起玩,她的同伴只有一个和她一样整天沉浸在书中的程美兰,可是,她们两个却都是被班里孤立的,大概是因为总受到老师的赏识,又不爱交友,所以在别人眼里看来她们都比较孤冷,就没有人愿意亲近她们了。

    没有朋友,她们两个就成了无话不说的朋友。

    程美兰是她在班里的唯一一个女性朋友,至于其他的,变没了,若说真的要有,那就是有一个总有事没事就找她搭话的人,孟君樾。

    她不是看不出来,那时候孟君樾总是找机会和她说这说那,是对她有意思。

    但是,当时的她根本就无心谈感情,她只想要好好的考上一个大学,然后有出息地干一番事业。她很需要钱,一大笔,很多很多的那种。

    因为她的母亲欠下了太多的赌债。

    她需要靠自己去打拼,去填补那笔赌债,她不想再过着整天被追债人讨伐的生活,所以,她唯一能够努力的就是好好读书,好好上学,然后考个能够让她变得有出息的学校。

    但是,这个想法,还未等她努力去实现,家中的父亲就在外地的工地上出了事。

    死了,就像是泡沫那样消失在这个世界里。

    她难过,沉*沦,可她的母亲依旧奢赌,甚至将父亲工地上赔回来的钱都拿去赌场赌了个精光。

    钱全都输精光的时候,父亲当时还未来得及下葬,遗体就这样被搁置在殡仪馆里。那时候的她根本还未成*年,不知道该从哪里可以借钱帮父亲下葬,而家里的那些亲戚,早就已经远离了他们,不可能再借钱给她,哪怕她的借钱的理由是为给父亲下葬……

    那种痛苦而又孤苦无依的滋味,至今想来依旧还是难以相忘。

    但,也就是在那时候,孟君樾帮了她。

    他在心里,真真如英雄那样地存在,她很感激,很感激,真的很感激……

    她对他,有一种崇拜,就像小女生面对大英雄那样的心情,就在她以为那种心情就是爱情的时候,孟君樾的爷爷,孟老突然提出了让她带着母亲去国外。

    因为阿樾因为她,差点在赌场丢了性命……

    她能够理解孟老的做法,无非就是想让孟君樾和她们母女彻底撇清关系。

    她答应了,为了母亲,她答应放弃那段青涩的感情。

    可她不知道,她的理解,会让孟君樾苦苦找寻了五年之久。

    而那五年,她和母亲却在冯家安了家,她带着母亲去纬都定居的时候,母亲认识了冯家的主人。

    那是一个早年就死了妻子却一直未娶的男人。

    很有钱,很深情,却又单身。

    但只因为她母亲貌似他那死去的妻子,所以便娶了她的母亲。

    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就这么一段感情的发展,竟会让她那一直奢赌的母亲戒了赌,她在心底里感谢这个姓冯的男人。

    她和母亲一起住进了冯家,她知道这个继父已经有一个儿子,比她大了些年纪,本想,她在冯家里只想做一个相安无事的寄住外人。

    却不曾想,她会喜欢上这个和自己名义上是哥哥,血缘上却毫无关系的男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