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给两天时间考虑,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瑾年有些茫然。

    因为她对这些事情向来都是不怎么感兴趣的。

    但,今天听着他的声音,模模糊,像是不怎么对劲。

    “和我有关系的吗?”她试探着问,继而放在腿上的双手被他拉起,晕乎之间,她已经被他抱着,然后落进了他的怀里。

    “那个姓冯的小子买断了两家杂志社的头版,力挺了你。”

    “只是苦于当初他没有留下证据,但他作为证人,和媒体澄清了,你是无辜的。”

    “……”

    瑾年听着他的话,微愣,忽而想到昨天,冯道翰和她指尖的谈话,他说这风波会很快过去。所以说,他买断杂志社,帮了自己?

    可是,他这样做,会不会让静姝心中的仇恨更甚?

    瑾年心下不禁又开始有些担忧。

    但眼前更该让她关心的,还是某人的醋意。

    “你说,他是不是还没对你死心?”

    这话,他是咬着她的耳垂说的,声音低哑又带了些魄力。

    虽然,他知道冯道翰这样做,是为了她好。他也知道这个是由冯道翰出面,事情会有更大的转机,但是,只要一想到别的男人依旧还在窥觊他的妻子,这心里总感觉缠着什么。

    “你幼不幼稚?”瑾年微侧过身子,他连这种干醋都要吃,真是头疼!

    “我这不是担心你,怕你被别人抢走吗?”

    孟君樾忍不住嘟喃,“那小子可真够在意你的。”

    她知道同时买下还成两家最大报社和杂志社的头版要花多少钱吗?虽然那点钱在他们富人眼里没有什么,可是这也会直接影响到各自公司所在的舆论。

    前两天刚静姝那样爆料,可今天又是冯道翰出来澄清,这冯家的冯老先生在病床上还未康愈,家族的内斗虽然已有停歇,可这个事这么一出,定又会有什么内乱。

    可那姓冯的小子却肯为瑾年做这些事,那就说明,他心里依然对瑾年念念不忘。

    这有情敌,他心里自然是不能安心。

    “可是,我对道翰只有朋友之意,不可能再有其他了。”瑾年微垂下头,继而又侧过身子,带着质问的声音寻声道,“难不成,你还不相信我?”

    “我相信。”他在她那白嫩脖颈上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又邪笑道,“不然按照你的性格,若是心里藏着别人,可不会和我做尽那些亲密事。”

    “你!……怎么又这样!”瑾年伸手就拉住他那放在她胸口处的两只咸猪手,这人时不时地就对她不老实。

    “快放手。”

    “没事,这里是咱俩的房间,可没人会进来。”

    “晚餐都快好了,爷爷等着我们下去吃饭呢!”瑾年微皱眉头,一会儿要是让爷爷老人家等久了,那就是他们失礼了。

    可,某人却是无所谓一笑,“嗯,你是说温饱后,再来思淫*欲么?可是我现在还饱着呢。”

    “……别。”

    “……”

    在瑾年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便已经翻身将她压下,哪里还容得了她的反抗?

    这男人,真真是太过霸道了!

    *******

    这厢虽温情满满,但曾静姝那边,可就没那么好过了。

    曾静姝在瞧到两家报纸刊登出来的头版页面的新闻后,不由得火冒三丈,甚至又将办公室弄成狼藉一片。

    最后,依然没有感觉到发泄出来什么。

    一气之下,便握紧了报纸上楼去了冯道翰的办公室。

    她一路直奔,连门外的助理都来不及拦住她,几乎夜没有敲门,便破门而入。

    里头,冯道翰面朝落地窗户站着,这办公室在七十八层,正好能将海城的市中心一览无余,他知道有人闯进来了,甚至带着浓重的情绪。

    但是,他没有转身,而身后的人伴随着心中的怒意,对他低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当着媒体众人的面,打我的脸吗?”曾静姝说着,便将手中的报纸摔在他的办公桌上。

    他们在媒体们面前,是兄妹。

    妹妹才抹黑了人,这厢哥哥便出来澄清,在外人看来,不就像是一场哥哥教育妹妹的闹剧?

    他这样做,她简直就是被啪啪打脸!

    冯道翰在停顿了些时间后,转身,外头的助理畏手畏脚地站在门口,想要解释,“冯先生,不好意思,我没有拦住……”

    “你先出去。”冯道翰沉着声音开口,助理听他这么一说连忙点头,一瞧这场景就不是好惹的,自然先逃为上,出门的时候,还给他们关上了门。

    冯道翰从门口处收回目光,继而转移到面前的人身上。此刻他的平静和曾静姝的冒火俨然成了鲜明的对比。

    “打你脸的人,是你自己。我只是说出实情而已。”

    “……”

    “瑾年本就是无辜的,你何苦要陷害于她。”他淡淡地说着,可内心却泛起一丝波澜。

    “我讨厌她。”曾静姝咬牙,同时又握紧了拳头。

    她其实长得不错,是属于清秀的姑娘,可偏生此刻的仇恨萦绕在脸庞,让人看了不禁心生畏惧。

    女人的仇恨是最让人感到可怕的,就像此时此刻的她。

    “就算讨厌,你也不应该这样做。你这个方式,简直太过让人感到……!”冯道翰本来是想教育她的,可话到最后却又戛然而止了,他那后边未出口的话,其实是怕伤害到她的自尊。

    但不想,曾静姝已经猜到了他想要说的。

    “你是想说恶心吗?”她笑,在瞧到冯道翰有些惊讶的目光后,继而又呵呵笑出了声,“我恶心到你了吗?”

    “……”

    “我告诉你,你越是维护她,我越是要针对她。”

    曾静姝咬牙恨恨,这一刻,更是让仇恨冲昏了头脑。

    她是典型的因爱生恨。

    她嫉妒瑾年,嫉妒自己所爱的男人可以不顾一切地为她付出那么多,她又恨冯道翰,为什么她之前做了那么多,他的目光也不曾有一刻能够停留在她的身上?

    上天,为什么对她如此不公平?

    越是想,心头就越是委屈,越是委屈,也就越恨。

    她也恨自己,为什么要喜欢一个这样不喜欢自己的男人?

    “我都快要不认识你了。”冯道翰在瞧见曾静姝仇恨冒火的目光,有些不可置信地喃喃出声。

    他印象中的她,即使会有小心计,但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

    就像是一个可怕的女鬼。

    “被你逼的。”曾静姝呵呵笑出声,美目朝他望过去的时候,目光却又忍不住带起了一丝眷恋。

    她也不想这样。谁喜欢在自己的爱着人的面前,展现可怕的一面?

    可这一切就这样顺其自然地发生了,要怪就怪他,谁让他不喜欢她。其实,他喜欢谁,都不会让她现在这般仇恨,可为什么他偏偏要喜欢上宋瑾年???

    她和宋瑾年本是朋友,她的朋友很少,而宋瑾年是很少之中让她想要交心的,她把自己喜欢冯道翰的秘密告诉了宋瑾年,可转眼间不到几天功夫,便亲眼见到了冯道翰对宋瑾年的表白。

    那一刻间,她感觉自己被人背叛了!

    她感觉自己失去的不仅仅只是一份爱情,还有一份交心的友情!

    所以,她想要报复,她要报复宋瑾年的背叛!报复她对自己的欺骗,报复她耍着自己玩当猴子那样玩!

    “静姝,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冯道翰微弯下身子,两手放在她的肩膀上,心头不禁痛惜,还有些悔恨,如果他能早一点就和她沟通,是不是,她就不会成现在这样?

    静姝的事,他多多少少都要负点责任。

    她说的没错,她会成这样这样,他有很大的错。

    “你恶心我也好,不认识我也罢。我会有今天,都是你们给逼的。”曾静姝眸光泛红,眼里的泪花已成水雾,但硬是没有流动下来。

    冯道翰轻叹一声,“放手吧,静姝。”

    “为什么要放手?”她笑,反问他的时候,唇角边上带着的笑容如罂粟般又毒又美。

    “这样下去,你早晚会害了自己!”

    “那也是我自己的事!冯道翰,我告诉你,你没有权利来管我。你只是我名义上的哥哥而已!我喜欢做什么,我爱做什么,那是我自己的事,所有事情的后果,我自己会承担,你若是阻止,那就别怪我不客气连你一起报复!”

    “你对瑾年做的这些,就已经等于在惩罚我。”

    “……”

    “你要那么认为,也没关系。”曾静姝又是呵呵笑,不过这次,她已不想和他争论什么,转身就要离开。

    但冯道翰拦住了她,“可你想过你的母亲吗?”

    “……”

    “你知道你这样下去,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吗?你要是出了事,你让你母亲怎么办?”迫不得已,他拿出她所在乎的人来压她。

    但曾静姝在愣怔了会儿后,却是抬眸,拿着泛红的眸子看向他,“从小到大,她的事,我为她承担了太多,现在,我只想要做我自己的事。”

    她说完又要走,瘦弱的背影带着一股凄凉。此刻的曾静姝有些破罐子破摔,而站在她身后的冯道翰却冲着她的背影,沉声道了句,“我们在一起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