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认识她时候,她就喜欢你了,估计更早

    海城的初夏最喜欢下雨了。

    湿漉漉的天气会让人感到几许烦躁,特别是在出门的时候。

    瑾年从车上下来到咖啡馆里,不过才几步路程,可肩头已经被豆大的雨珠给淋湿了。

    她来咖啡馆是赴约的。

    而赴约的人,是打来那通电话的人,也是从远方回来的人——冯道翰。

    瑾年才带着小月月到咖啡馆门口的时候,坐在窗户旁的冯道翰已经阔步过来,这边的咖啡馆因为不许宠物进入,瑾年只好将小月月暂时交给服务生。

    “一直往前走就到了。”冯道翰给瑾年作了指示,哪怕在见到她的时候,他很想拥上前去抱抱她,但硬是忍住了,就连扶着她手臂的时候,动作也是绅士至极。

    “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待落座,瑾年便冲着空气道,她不知道他具体在什么位置,所以只能仰头对着空气。

    “家族里的事情已经基本稳定下来了。”冯道翰并未坐下身,而是服务生手里要了块干毛巾,对着瑾年的头发便轻轻擦拭。

    瑾年反应过来,下意思地从他的手中摸索过毛巾,有些尴尬,又试着转移了话题,“我就知道你很有能力。”

    她轻笑,冯道翰手中动作一顿,却没有说什么,转身朝她对面的位置坐下。

    他不说话,瑾年只好自己又找了话题,“我听说,你结婚了?”

    这个事,还是上次时候,她从曾静姝的口里听来的,因为被他结婚的事刺激到,曾静姝对她的怨恨又加深了些,更是将目光转移到了孟君樾的身上。

    “……没有。”

    只是,冯道翰在停顿了几秒后,对瑾年否认了。

    “……”

    “是有过一个不错的对象,但,好像不适合我。”他说着,身子不禁往后仰,倚在身后的软靠上。眉间的神情带起一丝复杂。一想起这半年多来在纬都发生的事,心头不禁又有些感叹。

    之前与他联姻的那个对象,很好,很优秀,不管是外貌还是家世亦或者学历都是上上者,只可惜他没感觉,不来电。在后来,家族的事业又有了起色,他果断地拒绝了那门联姻。

    虽然,他是想过用这样的方式忘掉瑾年,可是他还是不想就这样将就,宁愿一个人默默地等着,也总比和别人的女人假装做戏来的要好。

    “总会找到合适的。”瑾年低头喝了口凉水,缓缓出声。

    他们之间似乎不适合说这样的话题,总会让她感觉到有那么一点的尴尬。

    “瑾年,你瘦了点。”

    他似乎是看穿了她的心理,主动转移了话题。

    “真的吗?我还觉得我胖了呢,最近都不怎么出门,一天到晚除了吃还是吃。”

    瑾年两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蛋,虽然触感和从前一样,但是总是怕自己会一不小心就发胖了。<,女孩子都喜欢苗条的。”<,是在纬都时候,瑾年在学校里对他的称呼,翻译成中文,就是冯教授。

    那时候,他和她是师生关系,可即使这样,他还是喜欢上了这个学生。

    他喜欢她的天真,喜欢她的自然,喜欢她的不做作,喜欢她爱做敢当,他以为只要自己放下师生观念,主动去追求,她这辈子就能成为他的妻子,可,时间对了,缘分,却还差了那么一点。

    明明是他先遇上了她,也是他先对她展开了追求,可到最后,偏偏因为那么一场该死的意外,她成了别的男人的妻子。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最悔恨的事了。

    “你、们过的还好吗?”

    冯道翰本想问她,可出口的话还是犹豫了一下,变成了他们。

    他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只但单独问候她,因为她已经成了别的男人的所属。

    瑾年愣怔,回过神的时候,红唇微扬,然后冲他笑道,“他对我还挺好的。”

    “挺好就好。看到你幸福,我也觉得开心了。”他望见她的笑容,带着真实的甜蜜。看到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是真的开心,他也就放心了。

    “……”

    “静姝的访谈,我看了,那个画家的事,我也知道了。”在又是一阵沉默后,他忽然这样对她开口。没有询问什么,像是已经已经非常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那样,甚至还又对她说道——“因为我,总是让她伤害到你,我很抱歉。”

    冯道翰嘴里的她指谁,瑾年不是听不出来,一愣,随即连声否定道,“这个不是你的错,……静姝,可能思想过激了。”

    这一刻,她并不想在冯道翰面前说一些关于曾静姝不好的话,因为那不是她的作风。

    如果针对一个人是要靠在背后的指指点点,制造闲言碎语,那就太过令人恶心了。

    “你放心吧,我会劝她的。这个事,一定能很快解决的。”冯道翰双手握拳,对瑾年做着保证,而与此同时,脑海里忽然闪现过些什么。

    瑾年并没有听出他的话外音,甚至与他说起曾静姝对他的感情。哪怕曾静姝伤她次次,但这一刻,她想抛弃那些纠葛,好好地和冯道翰谈谈关于曾静姝对他的感情。。

    “道翰,其实,静姝对你……是真心的。……我能看的出来,她很喜欢你。从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已经喜欢你了,估计很早的时间,她就已经……”

    “我知道。”

    瑾年话还未说完,就被冯道翰打断。她愣住,以为冯道翰一直被蒙在鼓里,却不想他竟然一直都明白曾静姝对他的感情?

    “……其实,我在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但是,感情这种事很难将就……”

    从静姝的母亲嫁给他的父亲开始,静姝救随着她的母亲进门冯家。他并不反对父亲的再娶,反而觉得人老了,能有个老伴陪在身边一起过,挺好的。

    他能看的出来父亲一个人的孤独。

    而且,他那死去的母亲也一定希望父亲能够找个伴儿。

    所以,他没有排斥曾静姝的到来,甚至拿她像亲妹妹那样对待。

    可却不曾想,静姝对他一天天的依赖,会成为另外一种男女之意,当这感情随着日子的深远久,他才发现她早已无法自拔,哪怕他拒绝多次,也无法拒绝掉她的心意。

    所以,他能做的,就只有是疏离。

    可是,他的疏离,却让曾静姝心里的执念更深,而他对瑾年爱慕,更是成了曾静姝嫉妒的源头,甚至让她像变了个人似的。

    不管是对瑾年,还是对曾静姝,他心里始终都有愧疚。

    如果没有他,瑾年现在根本就无须和曾静姝周旋,也不会受到那么多的伤害。

    如果他当初在发现曾静姝对自己的心思时候,他就做到远远地远离,也不会让她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而现在,此时此刻,他千里迢迢地从纬都赶回来,坐在这里,面对着瑾年,他已经做出了一个决定。

    “既然将就不了,那就别勉强。你一定会找到一个可以让你觉得不用将就,就能很幸福的姑娘。”瑾年从他的话里听出些许无奈,他可能真的是因为不喜欢静姝吧,不然不会用现在这样的语气。

    既然不能真正的喜欢,那就不需去勉强,不然到时候,痛苦的,还是勉强在一起的人。

    “我已经找到了,只是下手晚了一步。”冯道翰竟和他开起玩笑。

    瑾年却沉默不语。

    她听懂了他那话里的意思,他说的找到应该就是指她。

    可现在的她,根本就是无以为报。

    “如果,我找到幸福了,肯定会第一个告诉你的。傻瓜,别闷闷不乐了,我的幸福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关系。”

    “……”

    冯道翰看出她心中的忧虑,不禁笑着安慰她。

    只是后来,瑾年却不知道该和他说些什么好,面对一个自己曾经伤害过的男人,不管怎么样,心里都是带着愧疚的。

    一旦有了愧疚,就连面对,都会变得很困难呢。

    这就是瑾年此时此刻坐在咖啡馆里,面对冯道翰时候的感想。

    ********

    咖啡馆里的短暂相聚后,冯道翰便将瑾年送回了孟宅。

    冯道翰没有在对她说什么令她感到困扰的话,而是安慰她不要担心设计图的事,他说,他会帮她找到造谣者,还她一个公道。

    瑾年默然,但心里是感谢他的。只感觉他对她太过好了,其实,他完全可以不管她的事,但……

    冯道翰是不可能做到不管的。

    在隔天的时候,就给财经报还有娱乐杂志扔下了烟弹。

    “有人今天同时上了财经报还有娱乐报的头条。”

    瑾年正坐在飘窗上,孟君樾从门口进来的时候,手里还同时拿着两份报纸。

    继而在身子靠近瑾年的时候,随手将手里的报纸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许是因为窗外有风,桌上的报纸被吹的哗啦响。

    “你不想知道是谁上了这两家最大的媒体,头条吗?”他明知道她想问,偏偏又给她卖了一个关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