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2.因为你是瑾年啊,所以我无条件相信

    “我虽然眼睛瞎了,但心没瞎!”

    “……”

    瑾年沉着声音,即使看不见,但此刻脸上的表情带着凌厉,让人不敢去忽视。

    曾静姝一时之间竟忘了回手,而瑾年已然离去,不过在出了门口时候,她微侧过身子,又是带起威厉的声音,冲她道——“你以后别想要再来伤害我!这个事,早晚会有水落石头的那一天!”

    话音一落,瑾年便离去了。

    也没有再管还震惊站在原地的人。

    曾静姝一手抚着被打的面颊,一手早已握成了拳头,外面的助理进来的时候,快要被她此刻狰狞的面色给吓了一跳。

    “曾经理,您没事吧?”

    助理有些担心地问,可曾静姝却将桌上的东西全都往地上一挥,“滚!出去!别烦我!”

    瞧着这发疯中的女人,助理心下担忧,但也不敢再说什么,揪着一颗心便小跑出了门外。

    曾静姝双手握拳撑在地上,只是眼中泛红,某些仇恨的东西,在目光里滋滋发芽。

    她嫉恨瑾年,非常、非常。

    *********************************************

    这厢出了办公室的瑾年,还未走两步,一旁拉着小月月的他,便迎上了前。

    这一走近,才发现她双眸通红,泪光在美眸中流转。

    也不知道她们谈话谈了什么,见她这般伤心,他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是伸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大掌里,继而带着她下楼,去了地下车库。

    直到上了车,瑾年也没和身旁的人说半句话。

    “你们说了什么?”孟君樾没有发动车子,握着方向盘的时候,俊脸朝着瑾年望过去,如果他今天不能知道她为什么这样失魂落魄的原因,他都无法安心开车。

    “我在学校的时候没有抄袭别人的作品。”

    瑾年垂下头,两手交叉,一回想起以前的事,心里还有些纠结。

    只是,她的话才刚说完,他便出声,“我相信。”

    “为什么……相信?”

    “因为你是瑾年啊,所以,我无条件地相信。”他轻笑,殊不知这话一下就融入进了瑾年的心底,就像烙印这样印着。以至于到后来,回想起这话的时候,当时感觉有多甜蜜后来就有多撕心裂肺的痛。

    “我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才会让别人怀疑了你。”

    孟君樾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身上,瑾年的手还被他抓在了手心里,这一刻她感觉到了无限的温暖。

    “阿樾……”你真好。

    她叫着他的名字,却害羞说出后面的那三个字。

    其实,听他这么一句信任,已经胜过了千万人的信任,她只需要他了解她就好,因为她在乎的人也只有他。

    “你可以和我说说,你在学校时候的故事。我只知道你现在的,都不知道以前的你是什么样的。”孟君樾微眯眼,他倒是很想知道她以前的那些事,他没有参与其中的她的人生。

    “以前的我,比现在的要活泼一点。”瑾年扬唇,心里还有些在意自己的眼睛。因为看不见了,所以,她很多性格都收敛了,或者说已经被那些苦难给磨平了。

    “我还真想瞧瞧活泼的你,是什么样子的。”

    他开玩笑,瑾年却因他的话,陷入沉思。

    回忆起在纬都时候的那段日子,在那里所发生过的事情,此刻还记忆犹新。

    “那时候,我作为留学生去纬都深造,可是,那是一个很严格的学校,两个月就要上交一次作业,但,我去的第二个月时候,就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

    瑾年缓缓开口,向他道来,孟君樾没有再发出什么声音,就这样隐形成一个倾听者。

    “出事的时候,是在交作业时候的前一天。我放在桌上的画本,不知道怎么地就不见了。下课时候,我明明记得把画本放进了书包,可只是去了趟洗手间,等我回到寝室才发现画本没了……那时候,我很害怕,因为刚进学校时候,老师就说过,如果第一次就审核不通过的学生,将要留级一年,而且还会在档案上留记录。我的梦想是当一个画家呢,要是留了记录,那对我以后的发展,肯定是有影响的。而且,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我怎么赶工都赶不出来。”

    她学的是插画,不是只需要一张画就可以了,那是像续集一样,得有好多张,然后组成一个小画本,那画本,她当时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完成的。

    所以说,一个晚上,根本就速成不了。

    “后来我的室友帮我想了个办法,她让我去别人的手上买,等先过了这关再说。”

    “当时,有一些家庭贫困的留学生为了能够赚学费,除了自己的作业外,还会专门为一些不学无术的富家公子哥做枪手,然后私下交易。那时候,在听到室友那么说,我其实……挺手足无措的。我不知道这种东西,该去谁的手上买,更不知道谁卖这种东西。”

    瑾年说着的时候,不免两手蒙住了自己的双颊,像是又回到了当时的感觉。

    “那后来怎么办呢?”他伸手拉过她的肩膀,将她揽进怀里,似像安慰。

    “后来……依然还是那个室友,她给我找了买家,我花了钱,拿到了买来的画本集,交了作业,然后顺利过了考官的审核。”

    “我以为,这事情就会这样不了了之了。可没想到,在审核结果出来的后一天,有人去和导师举报了我的交易,那时候,我差点被开除学籍。”

    “……”

    “是道翰帮了我。”

    瑾年说起冯道翰,心头又是一阵感激,一旁的孟君樾则微微诧异,不过转念一想,但是的他们是在纬都都互相认识,况且冯道翰还对瑾年心生爱慕,自然是会在这种事情上帮忙的。

    “那时候……他跑遍了学校里,学校周围的垃圾场,帮我找到了属于我的画本。然后又让人查出来,为什么我的画本会被人扔进垃圾箱。”

    “……”

    “其实这一切都是一场局。全是卖我画本的那个人设计出来的。”

    “……”

    孟君樾听着她的话,不由得心里一惊,没想到这人的城府竟会这么深。

    “他是因为家里哥哥病重,想要筹钱,可又无处可寻,然后在我身上动了心思。他和我一样都是海城人,也是同一届去海城留学的学生,他大概是知道我的家世,也知道我能出的起他开的价码。”

    那个人应该挺了解她的家里的情况,才会将目光瞄准在她的身上。

    “我们都不知道这场交易会意外被人举报,如果没有人举报,那个事可能也就那样过去了,但后来被闹发,那个卖我画的人,直接被学校开除学籍了。”

    虽然她没有什么损失,可心里也有了些阴影。自那事之后,她不敢再和人提起有关自己家的事,她怕,因为钱,又会有人将目光瞄准在她身上。所以,她在纬都的那段时间,穿衣打扮也尽是些普通人家姑娘会用的。

    她的隐秘,以至于她回了国了,冯道翰还不知道她的家真正地址,如果不是在宴会上的那场相遇,可能她和冯道翰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

    “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孟君樾在听完瑾年的话,悠悠地总结出了这么一句。

    这次设计图的事,应该也是那个卖画人的哥哥在对瑾年报仇吧。只可惜,阴谋被拆穿,现在也没什么好下场了。

    而通过这事,更让他看清了静姝的真面目。

    这个人,似乎真的不像是他当初所认识的那样,如今这般扭曲事实,利用媒体来蔑侮瑾年。如此行为,实在太过让人感到可怕。

    “只要知道那个卖你画的人,让他出来澄清这个事,这个风波就能过去了。”他伸手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

    瑾年点头,这确实是个好方法。

    只是,她没察觉到身旁的人,眸色有些沉。

    因为据他所知,那个卖画的并不和哥哥居住在一起。

    如果说那个人是静姝联合起来污蔑瑾年的,那么这人海茫茫,怕是又会和前几天寻找他哥哥时候那样,费尽人力物力财力。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事,挖掘三尺也得把人找出来。他不可能让瑾年就受这种白白的委屈。

    ******************************************

    所以在送了瑾年回家之后,孟君樾便又出门忙活起来了。

    在后来接着的两天,几乎都没有回过家,不仅要管公司,还要去走工地,又同时要兼并找人。

    瑾年知道他不回家,是因为忙。他也知道他忙,肯定和自己的事有很大关系,比如说帮她找人,一没想到他会如此奔波,她心里既心疼又有些愧疚,她怎么总是带给他累赘的事情。

    就在设计图风波正旺的第四天,在孟宅家中的瑾年,忽然接到了来自远方的一通电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