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这一亲亲,忽然让他来了感觉

    瑾年惊呼了一声。

    而整个身子已经被他抱进了怀中。

    接着,她听到他上楼的步伐,这男人正抱着她回房间。

    虽然她知道可能会被其他人看到他们这样亲密的举动,但,她太累了,没有挣扎只是安安静静地待在他的怀里,直到他进屋,将她放在柔软的大床上。

    “今天是哪个护花使者把你给送回家的?”

    瑾年才在床上躺好姿势,便听他这样问,不禁顿了下,才回答,“卢翊阳。”

    “你……和他出去晃荡了?去哪儿晃荡了?”虽然刚才他已经认出了卢翊阳的车子,但,他还是想知道她和卢翊阳出门是做什么事去了。

    这个时候,他承认自己有那么点小气。就是不想她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哪怕男人是她有血缘的哥哥,可在他眼里看来,这个哥哥和平时的兄妹有些不太一样。

    所以,他心里有个小心眼,但也不会把心思告诉她,这不还是怕她会笑话自己么?

    “别告诉我,你们出去晃荡是为了培养兄妹感情。”久没听到她的回答,他嘀咕了声。

    瑾年似乎能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些酸意,不觉一阵好笑,便简单和他道来,“我今天去看莉姐了,她出了点意外,被车子撞到了双腿,怕是以后都不能好好走路了。她已经和我辞职,说以后不回来干事了。”

    瑾年并如实没有和他说关于莉姐的那些事,她知道莉姐在他心中的地位其实也不小。莉姐在孟家二十多年,定是看着他长大的,很多时候,他和自己一样,都没将莉姐当成外人,当成佣人。

    所以,她不说那些莉姐的那些事,也是不想让他伤心,不想让他感到心寒。

    这些难受的事,让她一个人默默承受也好。而且,他还那么忙,她更是不想拿这些事去烦他了。

    再说,莉姐这辈子都不会再出现孟宅里了,也再也没可能和他们见面了,她也就得过且过吧。即使心里还有些委屈,可一想到以往那些温馨的场面,她还是硬不下心肠将莉姐送到局子里。

    她自己待过那里,那滋味自然是不好受。而且莉姐还这么一大把年纪,腿脚又不方便,她也不想太过狠心。

    其实,卢翊阳那话说的对,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与坏人,再坏的人,也有好的一面。大概莉姐的好,就是过了十多年还不忘对周云报恩,而她的坏,就是这样不顾一切地伤害瑾年。

    这世界上的事,总是有两面性,瑾年也不像再去追究什么,只希望以后的日子能够平平安安的,不要再来什么了。

    “莉姐的年纪其实也已经可以到了退休时候了。”孟君樾听着她的话,沉默了会,才这样说,继而瞧了眼在走神中的人,提议了一声,“改天那我让人再给你找个贴心年轻点的老妈子。”

    “不用了。我现在很多事,差不多都能够自理了。”瑾年回过神来,拒绝。

    她对这个孟宅已经熟悉,对周围的环境也已经熟悉,所以不需要人来特别照顾她。

    “你很厉害嘛~”他笑,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下颚,动作和话语都带起一丝戏谑。

    他像是在调xi她。

    瑾年没有抗拒,他调xi他的,她正经说着自己,“我总不能一辈子都让人照顾。”

    “没事,咱有钱。”请个佣人来专门照顾她,根本就是个小到不能再小的事情。

    “有钱也不是这样用的。”

    瑾年嘟喃了一声,其实她并不太喜欢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感觉,那样太过依赖人,一点都不好。

    而且,她也不想再去接触什么陌生人。

    小迪的事本来就给了她阴影,现在又来莉姐,还真是让她有些身心疲倦。

    “他们都说懂的省钱的女人是好女人,现在看来不错嘛。”孟君樾挑眉,俊脸上的笑意很是邪魅。

    不过这声明着的夸赞倒是让瑾年心里一阵心花怒放。

    大概女人都喜欢听好听的话的,她也不例外。

    “唉,别岔开话题。你去找莉姐,那卢翊阳又是怎么回事?”他突然回归了话题,话说到后边的时候,语气竟带了一丝严肃。

    “我们只是偶遇了,然后他当了我的司机。”

    瑾年如实说着,可他却有些不相信。

    “偶遇?”

    这么巧的事?

    按照他的理解,那个卢翊阳工作的地方和瑾年所需要活动的场所,应该相差十万八千里吧……

    “你出门的时候,刘司机没送你吗?”

    “我去了个地方,就让刘司机先回来了。”瑾年也没有排斥他的追根究底,不过这次在他开口之前,她又先出了声,“孟先生,请问你这是在查岗吗?”

    查岗那两个字让他噗嗤笑出了口,若是放在以前,他可没想过自己会干这样讨人厌的事,但现在,他一个接一个地问她问题,这不是查岗是什么?

    “你觉得像是吗?”他反问一句。

    她肯定点头,“很像。”

    “那当然,我可得把你给看好了,不然什么时候你被人给拐走了,我都不知道。”他没有否认,而是和她霸道地宣誓自己的所有权。

    每当他这样霸气说话的时候,瑾年似乎都能在脑海里面想象出他的模样,那一定会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虽然,她只在某一瞬间看到过他的背影。

    至于正面,她只瞧到一个模糊的轮廓。至于其他的,她都是靠想象来完成对他的构想……

    “不过,我都这样了,谁还会那么稀罕啊。”瑾年忽然有些失落,对如今失明的自己,她总少了些自信。

    “话可不能这么说,谁让你长得像朵花似的,那些男的,可都是下半身的动物,瞧你这朵花这么漂亮,什么时候把你给采了都不知道。”

    “……”

    他这……话,下本身的动物……这……不是应该贴切地形容他吗?

    瑾年好笑,“我身边没什么异性朋友。”

    “前些时候那姓冯的小子不是正追的紧么?”孟君樾不意外地开口,语气里竟是一阵酸溜溜。

    他可花了些功夫才把人给赶走的。可是,他最近又听说,那小子因为工程的事,要回来和他签新合同。

    这一来一去的,他怕又会弄出什么劳什子。

    对待情敌,他向来是要斩草除根的。

    瑾年也不想他会说到冯道翰,对待某些事,他总是会有那么一点的幼稚,不过,她适时地转移了话题——“设计图的事,现在有什么进展吗?”

    这个事情,一直都挂在她的心头。

    “已经找到那人了,明天开一场澄清发布会,就万事大吉了。”他轻松地说着,瑾年抿着唇,寻思道,“那人真的是为了讹钱吗?”

    “……是的吧。”

    原本瑾年的那幅设计图,他是交给讹钱人的师傅修的,谁知道那师傅给了徒弟,接着那徒弟见钱眼开,硬是说这图是自己画。那徒弟以为这事只要捅到媒体那里,一旦弄大了事情,广厦就会拿钱来息事宁人。

    但让人都没想到的是,这次孟君樾并没有这样做。

    这次的他,非常坚定,硬是没出一分钱,力求还原事情真相,只为给瑾年一个公平。而且,现在警方也介入了,那个讹钱的人自然没什么好果子吃了。

    只是,这件事虽看着马上就可以解决。但又有些让人想不通的地方,就比如说,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画家竟能牵动如此大的媒体群众舆论,是不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他动用了大量的人力财力才将这事弄出个所以然来。他甚至想,这背后是不是有人在捣乱?

    像是故意要弄这么一场闹剧,而目的呢——是针对孟家,还是单独针对瑾年?

    这个幕后的人这样做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为了什么……

    孟君樾陷入沉思,一旁的瑾年低哑着声音忽而感叹道,“你说这世界上的坏人,为什么总是要做坏事呢?”

    为什么坏人总是会层出不穷?而且各个都是出现在她身边……

    “都说是坏人了,难不成还做好事吗?”他笑,她的逻辑让他忍俊不禁。

    瑾年回过神,双唇一嘟,跟随着他轻笑道——“也对。”

    “这次的事,让你受委屈了。”

    如果不是他粗心大意,也不至于会出这样的事情来。

    “没事,这不马上就要解决了吗?”瑾年大方地摇头。

    有他在,她很安心啊,她知道他早晚都会帮她查明真相,帮她解决的,所以,她一点也不担心。

    倒是有些怕他会因为她的事,而在公司里受到非议。

    “瑾年,好老婆。”他低下头来,有些黏糊地对着她耳旁道了声。

    “……”

    “你干嘛?”

    瑾年感到脖颈上的一阵湿润,想着这男人又开始对他不老实了。

    可不老实就不老实吧,他偏偏还嘚瑟,“就亲一下。”

    “……”

    “喂,你都亲了好多下了!”

    她虽是表面上抗拒,却也笑出声来。而他更是进一步大胆地要求,“我们是不是该别的地方也亲亲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