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那个死了丈夫的寡妇

    “怎么一个人坐在这里?”

    瑾年微侧过身子的时候,低沉的声音便落到她耳旁。

    这声音,熟悉。

    她已经知道了是谁。

    “你有心事?”

    瑾年还未开口,对方又问。

    她一愣,摇头。

    “可你的脸上写着有。”他不客气地拆穿她的话。

    “……”

    “和你说话真没意思,好像什么心思都能被你看透似的。”瑾年叹了声气,倒是和身旁的他开起了玩笑。

    “不,我只能看出一个人开心还是不开心,至于心思的内容,我还真看不透,我可不是福尔摩斯。”卢翊阳难得也会讲完笑话话,瑾年微抬起头,却是沉默不语。

    他能从她脸上的微表情里看出些事情,但具体的事情不能够猜透。

    其实,看到瑾年一个人坐在这广场上,他也是无意间站在办公室的窗外看到的。

    防疫站和中心医院相隔不远,而卢翊阳的办公室又是靠近了宁城的中心广场,所以,只要他在窗前一张,几乎广场里的一切都能尽收眼底。

    虽然他站在办公室里,只看见了她的一个后背,也不是十分确定是她,但她身旁的那只小家伙太过引人注意,于是,他就确定是她了。

    本不想下来打招呼,可不知怎么地,脚下的步伐已经比思想快了一步,可能是她的背影触动了他的心弦吧。

    那背影瘦弱,却透着一股别人都走不进她世界的悲凉,而他,竟忍不住地就想要靠近她……

    “你说世界上好人多还是坏人多?”

    在良久的一阵沉默后,瑾年忽然发出声,但这个问题,好像却有些难到了他。

    因为他很久都没有给出答案,就在瑾年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轻声出口,“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好人也没有绝对的坏人。”

    “连孔子都不是圣人,更何况是我们?即使再坏的人,在有些人的眼里也会觉得那是好人,即使再好的人,也会有人觉得不好。坏人会做坏事,那是可能会有因为某些利益的冲突。好人……也会做坏事,那可能是逼不得已。”

    他的话,让瑾年足足顿了好一会儿,然后轻笑道,“你的大道理说的好有道理。”

    “你是不是遇上什么事了?”他猜测着,主动询问,可瑾年只给了两个字——“或许。”

    “……”

    “有一件事不知道该怎么选择。”

    “你倒是可以说来听听。”

    “可我现在已经不是你的病患了。”瑾年轻笑,第一个疗程已经结束,而第二个疗程还没预约呢。

    她其实是在有些抗拒和别人说关于莉姐的事,但心里又有些难受,有些纠结。她不知道该和谁倾述,不知道谁可以帮她做这个选择。

    “作为一个……哥哥的身份,可以不收你的治疗费。”卢翊阳说着的时候,声音里明显顿了一下,哥哥那两个字几乎被他一口带过声,瑾年也没去探寻他的心理的想法,只是自顾自地说着,“我问你一个问题。”

    “……”

    “如果说,有一个人对你很好,可后来却又做了对不起你的事。你已经知道她是坏人,但是又没有证据,你会怎么做?死活揭穿,还是等着她自己露马脚?”

    “你这个问题两面的假设性太多了。我很难帮你选择。”

    他直言,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她发生了事,所以无法提出建议。

    “……是么?”瑾年轻声反问着,脸上明显带着茫然,而他又开口,“不过,如果是我,那我会要先知道原因,为什么那个一直对自己那么好的人,要最对不起你的事,原因究竟是什么?”

    他的这话,似乎让瑾年心里有些明亮,有些欣喜地笑道,“你好像说的挺对的。”

    “……”

    卢翊阳见到她唇角边两个淡淡的梨涡,不由得心尖一颤。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见到她的笑容,他心里的感觉就像是在冰雪天里有一只火炉,暖暖的,很温馨。

    他想,这大概是作为一个哥哥对妹妹的爱护心理吧。

    “你去哪儿?”

    在他走神的时候,瑾年已经从位置上起身,他忙不迭地跟着起身,问出来的话带起一丝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关心。

    “我要去找人了。”瑾年没有隐藏心理的想法,他启发了她。

    “我要去问出原因。”

    “……你要去哪里找?”看着她还有些怅然若失的模样,他显然有些放心不下。

    “海城的北外郊区。”

    “……”

    *************

    最终,瑾年坐上了卢翊阳的车子,前往了莉姐的老家。

    虽然,她只知道莉姐的老家是在海城北外郊区的一个小镇里,但据她所知,那个小镇里的人并不多,只要一打听乡邻,就一定能知道她家里的住址。

    况且莉姐家的孙子才在学校里发生这么大的事,定是在整个镇里都传开了。

    瑾年这般想着,心头的想法更是笃定。

    然一旁的卢翊阳却没有多询问一句她。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他只是充当了一个普通司机,将她安全地送到了郊外的小镇上。

    又带着她去找人。

    “你好,请问一下这个镇上,有一个叫王莉的人吗?”

    卢翊阳看到一个挑着扁担的中年妇人,正往他们这边过来,他便出口拦住了人。

    中年妇人听到他的话,停住了步伐,对他口中的名字倒有些许陌生——“王莉?”

    “恩,女的,大概五十岁这样的年纪。”

    瑾年解释着,中年妇人过了会儿,恍然道,“噢,你是说大河村边的王莉啊!认识!认识!不过,听村里人说她很早之前就去大户人家当管家了,她一年回来的次数还不到五个指头,你们这会儿找她,估计,是找不到人咯。”

    瑾年眉头微蹙,一旁的卢翊阳接过话“没事,您只需要将她的家的地址告诉我们就行了。”

    中年妇人见他们打扮华丽一看就是城市里过来的人,倒有些犹豫开口。

    “我们只是找她有点事,并没有什么恶意。”卢翊阳一眼就看穿了妇人的心理,好脾气地解释。

    中年妇人寻思着便给他指示了方向,“喏……沿着这条小河一直往前走,到尽头的时候拐个弯,看到一条大河,再过两三户人家,便是她家了。”

    卢翊阳寻着她指示的方向,寻目望过去,果真在尽头看到一条稍大点的河流,道了声谢,便要带着瑾年往前走去。

    而身后的妇人刚挑起扁担,不远处的邻里便过来八卦,“他们找谁啊?”

    “那个死了丈夫的寡妇,王莉。”妇人声音里带了一丝不屑,明显是嗤之以鼻的意思。

    “最近怎么又这么多来找她?”

    “谁知道呢!这一家子人,都是不让人省心的。”

    “……”

    瑾年越走越远,也就没有再听到那妇人和邻里之间的讨论声。

    瑾年寻思着,她感觉的出来,莉姐是个有故事的人。

    但她只知道莉姐很年轻的时候就在孟宅了,至于其他,便几乎无从所知了,刚刚又意外听到说她的丈夫早已逝世。

    她忽然想到卢翊阳说过的话,好人会做坏事,往往是因为迫不得已。

    而在她眼里,在她心里,莉姐都是属于一个好人。

    瑾年想着这些的时候,卢翊阳已经将她带到了一座黄泥屋的老房下,只是那门口的大门紧闭,好在着老房有隔壁的邻居,正好人正在洗着衣服。

    双唇一抿,便兀自向前询问,“请问一个叫王莉的女人住在这里吗?”

    洗衣服中的女人抬头,见是乡外来的城里人,不禁反问,“你找她有事吗?”

    “我们是她的朋友,有点事想要找她询问。”

    “但是,她现在已经出门了。”

    “去哪儿?”

    “她去……”女人正准备说着,却话到一半停下,因外她的视线已经望见十米开外往这边过来的人,伸手便指着过去,“唉,那不就是王莉么?”

    “王莉,你家里来客人了!”女人高喊了一声,瑾年侧过左耳,呢喃了一声,“莉姐?”

    可,她还未准确莉姐所在的真正方向,洗衣中的女人忽然又道了一声,“唉,王莉怎么跑了?”

    王莉在看清瑾年的时候,手里拿着的菜篮子慌乱滑落在地上,也顾忌不了去拾菜,疯一般地就逃走。

    可她一个老妇人哪里跑的过卢翊阳,再又加上她腿还瘸着,这跑起路来更是困难。

    而且她这跑着的地方是乡村公路,虽然路上几乎没有四个轮子的车子,但摩托车倒是时不时地就经过一辆,就在她转弯的时刻,正好一辆摩托往这边冲过来。

    卢翊阳伸手想要拉住人,可,已经来不及了,那摩托的速度太快,他就这样眼睁睁地见他们撞上……

    还留在原地的瑾年,敏锐听到那一声巨响,几乎是摩托轮胎摩擦着地面的声音,很刺人的耳膜。

    这声音,让她心跳一窒。

    而一旁洗着衣服的女人站起身,惊呼了一声,“哎呀,不得了了!王莉被摩托车撞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