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拥有这个好丈夫,是她这辈子的幸运

    “半夜?”

    瑾年微蹙眉,这个词,对她来说太过敏感了。

    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些事,此刻一回想,全都涌入脑海中。那些可怕的痛苦,就像会要人命似的……

    “我瞧你睡的熟,就没有叫醒你了。”再快到凌晨时候,他又去了一趟公司,这休息一整晚的休息不过也才只有三两个小时而已。

    孟君樾解释着,却见瑾年皱着眉头,不知她这是怎么了。

    “你昨晚回来的时候,我是睡在床上的吗?”

    瑾年莫名来的问话,让他一顿,“……是的。”

    昨晚他进门,便看到她躺在床上的正中央,她的睡相向来都好,一般都会睡在边缘一些,那是为了给她腾位置,昨晚,确实是让他感觉有那么一丝的诧异,但,他也没有多想什么。

    而瑾年心里此刻想的是,昨晚上,她记得明明自己是下了床,然后后脑被人按下了墙壁上,莫非说那人将昏迷地上的她,还移动到床上?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劲吗?”

    “我、我……”

    瑾年想说的话欲言又止,她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和他解释,直接说昨晚有人进房间那抱枕要将她闷死吗?

    在大宅里发生这样的事,应该是没有人会相信的吧?

    他一定会说是她自己做梦了。

    虽然瑾年也愿意相信昨晚半夜所发生的那一切不过是一个梦,但,后脑的疼不断地提醒她,那不是梦!

    是真的,真的有人想要害她,就在这座大宅里!

    “你到底怎么了?还有什么事,是不能让我知道的吗?”

    “……”

    不是不愿让他知道,而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瑾年默声不响的时候,管家拿着手机到餐厅里来。

    “少爷,您的来电。”

    孟君樾伸手接过,听着那端人说的事,嗯了几声,便挂了电话。

    “公司里有点急事,我要赶回去一趟,你乖乖把这些吃完。”

    他说着,便将夹了些有营养的菜到她的碗里,正要起身,却听瑾年担忧地问,“是不是……因为我的事?”

    他心思一顿,随即安慰她,“别多想。那个事与你无关。要怪也就怪我,把你的图拿去叫人修了,但是,没想到他的徒弟却见钱眼开,给我们来了这么一招,半夜给各个报社发了信息,说图是他画,想来这人也是为了讹钱。不过,我们现在已经有线索,马上就能找到藏起来的人了。只要让他出面澄清了,一切事情都会没了。”

    “我总是给你带来麻烦。”

    瑾年听着他说的,虽然他说的简单,但是她知道,他一定是花了很多精力吧,不然,怎么可能连睡觉的时间都被剥夺了呢?

    “傻瓜,说什么傻话呢!”

    “以后不许你说这样的傻话了,就算你给我带来麻烦,但那对我来说,都是甜蜜的麻烦,我愿意为你去解决这些所有的事。”

    他说着的时候,已经绕过餐桌走向她身旁,弯下身子就在她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轻轻柔柔的,就像是许下一辈子的承诺那样。

    瑾年好希望,这一刻能够久一点,但,他始终要离开,为解决她身上的这些麻烦不得不去奔波。

    这辈子能有这么一个对她好的丈夫,大概也是她的幸运了。

    ********

    下午时分,瑾年在躺椅上一觉醒来,窝在角落里的小月月便蹦跶着四腿跑过来,拿着它那毛茸茸的脑袋磨蹭着她的腿肚,似撒娇的动作,很是亲昵。

    她也极其喜爱这个小家伙,这小家伙总是在关键时刻救她,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呢。

    “少夫人,小月月的疫苗时间已经到了,我要带小月月出门去了。”

    瑾年才和小家伙磨蹭了一会儿,管家便从楼下上来,如是说。

    “疫苗时间又到了?”

    瑾年微顿,感觉离上次的时间还没过多久。

    “因为特殊原因,小月月今年要打三次。”管家毕恭毕敬地回答,让瑾年脑海里突然闪现过一丝念头。

    “那就迟一天去吧,我忽然想到一会儿要出门办点事,要带小月月一起。”她说着便起身,管家有些来不及反应,待回过神的时候,瑾年已经拿着手杖摸索着出了房门。

    带瑾年出门的司机,依然是老刘,在听到她要去的目的地时候,握着方向盘的手不禁一顿。

    “少夫人,您去防疫站,有什么事么?”老刘便移动着手中的方向盘,边问。

    瑾年启了启唇,轻声回答,“只是去找一个人。”

    “……”

    ***********

    到了防疫站,瑾年下了车,却没让刘司机跟随,反倒是找了个借口,让他先离了去。

    她来这里,正是为了调查关于昨晚的事,但又不想让别人知道。毕竟人多眼杂,太多人知道了,事情就会变的复杂,她连孟君樾都没告诉,不是不告诉,只是他那么忙,又是为了自己的事在奔波,她哪里忍心又将昨晚的事告知于他。

    这个事,她只想自己暗自地调查。

    “请问有个叫王莉的人来着打过疫苗吗?她的腿被狗咬了,大概五十岁的年纪,麻烦帮我查询一下,可以吗?”

    瑾年到了疫苗窗口,微侧过左耳,询问着里头的工作人员。

    而那王莉,正是莉姐的全名。

    只是,瑾年的话音才落下,里头的人便回了句,“不好意思,这里并没有登记这个人。”

    “那请问,若是被狗狗咬了,除了到防疫站打狂犬疫苗之外,还有什么办法……或者说,到什么地方可以治疗?”

    “这个得看什么品种的狗咬的,也得看狗狗本身有没有打疫苗,当然也得看伤势是否严重,是否出血,如果说狗本身就情况良好,被咬者也没有出血,那是不需来这边治疗的,买个消炎药吃一下就行了。”

    “……”

    工作人员的话,让瑾年站着寻思一顿,她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那人又冲着她道,“麻烦请您让一下,下一位病人还在等着。”

    瑾年不好意思地点头,随着,小月月便带着她走出了门外。

    明显是有些心不在焉的,一路上不知被多少人给撞了,明明她是被人撞的,却还要被人骂一声瞎子。

    虽然心里难受,可这些都比不上昨晚来的那一幕幕,让她感到痛心。

    是的,即使昨晚的她迷糊至极,可她还是能够听的出来,那些声音来自谁。

    毕竟,她和莉姐相处了这么久,有些声音,她不会听错。

    即使昨晚的人,一言都未发,可那被小月月咬着时候,所发出来的痛苦呻*吟,她想,自己是不会听错的。

    失明之后,她的左耳特别好使,对某些声音,也是格外灵敏,而莉姐的声音,又是她所熟悉的,她越是回想,越是能够认定,那个拿抱枕蒙住自己的人就是莉姐。

    而今天,莉姐又是如此恰巧的,回了老家,而那佣人小凡还说她是瘸着走路的,瘸着虽说是因为摔倒了,可那不只是一个借口吗?

    应该是被小月月所咬,然后才瘸了腿吧……

    瑾年整理着脑海中的思绪,而这一个个的巧合都验证了她的所有猜想。

    就算,她想否认,可事实让她否认不了。

    只是,让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莉姐为什么要这么做?

    莉姐对她有什么深仇大恨吗?

    在她印象里,并没有……

    她对待自己就像是亲闺女那样,而她几乎也拿莉姐当长辈看待,从未将人当成下人。

    只是,为什么要对自己痛下杀手?

    莉姐那么一个慈祥的人,怎么会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来?她光是想想便觉得好可怕,好可怕……

    为什么,她身边的一个个亲近的人都让她这样感到寒心,先是小迪,现在又是莉姐……以后呢?还会有谁吗?

    瑾年快要承受不住这一刻的烦心,有些想法在她的脑海里,感觉就像是要爆炸似的。

    *******************************************

    小月月带着瑾年在广场上绕圈,最后,走的累了,索性她便在广场上的休闲椅上坐下。

    初春的晚风过来,拂动着她的面颊,却没有拂走她心中的烦躁,反而让她心里的思绪更多。

    她在思考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该揭发莉姐吗?

    还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让莉姐自己自露马脚?

    再或者……

    瑾年对这个事,想不出处理的法子,但也不想就这样姑息了人。

    因为,这件事太过让她感到寒心了。她想为自己之前所受的那些灾难给自己一个交代。

    但她又不确定,莉姐是不是就是那个主导一切事情的幕后黑手,之前所发生的那些事想来又让人感觉有些出入,莉姐不像是有那个能力,领导一切的人。

    难道说,莉姐和小迪一样,只是帮凶之一?

    那么,那个幕后的人,是不是就在她身边?

    瑾年正想的入神,却不想,肩膀忽然被人一拍。

    这一拍着实将她吓了一跳,连带着心脏都突兀地跳动了一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