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这丫头片子使了什么狐媚术

    “瑾年,你这肇事主可回来了?”

    那带着讥讽又凌厉的声音,让瑾年停顿在了楼梯口。

    她没有再上楼,而是站定了身子,寻着刚才的声音,找准了方向,然后礼貌问候,“二婶。”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你还有心情出去溜达?”

    “我不是出去玩,我是去宋氏。”

    听着瑾年义正言辞的回答,周云呵呵笑出声,“今天开盘,不仅宋氏跌了,就连广厦也跌好几个点。你可真是个惹祸精啊。”

    “对不起,二婶。”

    瑾年垂下头,话里带了几分不好意思,不管怎么样,这个事都和她有关系,虽然她也是受害者,可现在,在别人看来,她就是导致宋孟企业股票下跌的罪魁祸首。

    但,她的道歉,没有平息周云的怒火,反而更是变本加厉——“对不起有什么用!?”对不起能让她损失的那些钱拿回来吗!!

    “我很抱歉这个事,因为我……但是,我没有做过亏心事,那个设计图确实是我图的。”

    瑾年好脾气地和她解释,她并不想才和周云缓和一点的关系再次闹僵,毕竟,在这个大宅里,大家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弄僵了关系,谁心里都不好受。但,她也不想因此而承认不属于自己的错误。

    “你画的?你一个瞎子会画画?你要是能画画,我还能上天呢。”周云更是讽刺,明着就讥讽瑾年说的话,甚至还带着侮辱的语气。

    瑾年不是听不出来,可这种时候,她除了解释,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那图,真的是我画的,不信你可以问莉姐,我每天都在练习。”

    她扯到了莉姐,正好莉姐就站在身旁,一听瑾年这么一说,连忙便上前,要帮着解释,“是啊,二太太,少夫人……”

    可莉姐才到一半的话,厉声便被周云打断,“这里有你一个下人说话的份?”

    “阿云,你就少说两句吧!今天这样的局面,谁都不想看到,但瑾年不会说谎,她说没有就肯定没有。”孟辉志也过来帮腔,他说相信自己,瑾年心头一阵感动,大约朝着他的方向便感谢着出声,“谢谢你,二叔。”

    “你个胳膊往外拐,竟是帮着别人说话!”周云不满极了,拉过孟辉志的胳膊,便狠狠拧上了一把。

    孟辉志吃疼,不着痕迹地将她甩开后,才忍着痛说道,“瑾年哪里是别人,我们都是一家人。”

    “孟天佑,你是不是打算把我给气死啊?!”

    周云火冒三丈,正要对自家丈夫开火,瑾年又适时接过了话,“二婶,我会很快查明真相,给这个事一个交代的。”

    “你查查查,你都看不见了,还怎么查?”

    “……”

    周云的咄咄逼人,让瑾年无所适从,最后有些败下阵来,用着商量的语气说道,“那二婶,您想要我怎么做?我配合就是了。”

    “明个儿,召集媒体,开道歉会,这样说不准还能减少损失。”

    “可……”

    瑾年欲言又止,她还未过神,周云又厉声指责,“可什么可?你犯了这么大的过错,让你道个歉怎么了?”

    “我、我没有做过的事,为什么要道歉?”

    瑾年心里不禁有些委屈,如果说她做错事了,她自然会道歉,可是,这平白无故的,她没有犯错,而是有人抹黑了她,陷害了她,凭什么让她一个受害者道歉,是不是太过不公平了?

    “这事实都摆在眼前了,你还说你没做过?都已经有人出来指正了,你还死鸭子嘴硬?”

    “我真没有做过这些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要在背后摸黑我。”瑾年有些无力地解释,她知道,可能她今天说破了嘴皮子,这二婶也不会相信自己了。

    正不打算再说,突然插入的声音,又吸引了她的注意。

    “我相信瑾年,她说没做,就是没做。况且我们我们孟家的媳妇,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的。”

    说这话的话,是从沙发上走过来的孟老,孟老的腿病又犯了这会儿拄着拐杖,有些艰难地过来,一旁的管家连连上前扶住他。

    不过,他倒是硬气地推开了人,当着众人的面,再一次道,“我相信瑾年不会做这样的事。”

    “爸,你怎么能这样偏袒她!?”周云不可置信地问着孟老,急的没差跳脚。

    “我这不是偏袒,我是帮理不帮亲。瑾年要是真的做了这些事,我自会处理给大家一个交代,但她没做这些事,是冤枉了她的人,要给她一个交代。”

    “说来说去,您还是照旧偏心!”

    周云咬牙狠狠,看向瑾年的眼神不见带着怒火还有极大的怨气,真是不知道这丫头片子给老爷子使了什么狐媚术,让这老爷子每次都偏向她,每次都这么不公平!!

    “阿云,你这是做什么?”

    孟天佑想要拉开暴躁的人,可周云伸手就一把推开了人,“你别拉我!”

    周云几乎是吼着的,诺大的客厅里全是回音,听的瑾年耳膜阵阵地疼。

    周云这次像是真受了什么委屈似的,吼完之后便又跑开了,一旁的孟天佑上前去拦住她,有些无奈道,“你这是生什么气?”

    “从我进孟家开始,我就知道,你从来都是被爸忽视的那一个。同是一个父亲省的,却有这么大的区别,也真是见了鬼了!现在好了,宝贝大孙子成家了,你就连边都占不到了!孟天佑,你窝囊,我可不窝囊!你那么喜欢这个家,你呆着就好了,我要出去了,你别再拦着我!”

    周云这些话虽然是对着孟天佑说的,可明显是说给不远处站着的孟老听的。

    瑾年自然也是将这番话听的清楚。

    周云向来都喜欢攀比,喜欢争,也有贪*婪的心思。可偏偏孟老心里头更偏向大儿子,许是因为孟辉志在政坛上的一鸣惊人,屡屡让他感到些许骄傲吧。但,他还是向来比较公平的,要说偏爱,他对这两个儿子,其实都差不多,就是对孟君樾好为喜爱。

    这是唯一一个宝贝孙子,又是继承了他手下的家业,对这样的优秀的孙子,他能不偏爱些么?

    至于瑾年,不仅仅因为瑾年的父亲和他是好友,那更是因为瑾年的父亲曾救过他的命,现在好友走了,他想报恩的心情,都落在了瑾年的身上,自然对她会偏爱些。况且这姑娘又是这般的善良,这般的讨人欣喜,还是宝贝孙子的媳妇。

    所以,很多事,都成了顺其自然。

    周云的委屈,孟老权当没听到。她嫁来孟家这么多年,却无一个孩子,他也从不责备,其实,他对周云其实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若是换做其他的豪门家庭,这样的媳妇还不早就赶地出门?

    周云见自己的话对孟老没什么作用,心里更是扭曲难受,索性又一把推来了孟天佑,跑了出去,孟天佑无奈叹了声气,还是追了上去。

    “爷爷,对不起。”

    瑾年不再听到周云和孟天佑的声音,垂下头,不好意思地道歉。

    但,孟老却安慰她道,“别说那些话,爷爷相信你,爷爷知道你受委屈了,这个事,我会你尽快找人查明,还你一个真相。”

    孟老的安慰,让瑾年原本阴霾的心情,瞬间开朗了一些,“我就知道爷爷是相信我的。”

    “那是,我所认识的瑾年怎么可能会做那样的事,这里面肯定是哪里有误会了。”

    “……”

    瑾年听着误会那两个字,忽然脑海里闪现过些什么,还来不及想,孟老打断了她的想法,“好了,让莉姐带你上楼休息吧,你去了宋氏一天了,早点洗洗早点睡。那些事就不要去管了,我会让人摆平的。”

    “谢谢爷爷。”瑾年感激地说着,爷爷太让她有家的感觉了,就好像小时候出了事,身边有爸爸妈妈那样。

    这种安心的感觉,很温馨。

    *******************

    上了楼的瑾年,很快便洗漱完,上了床。

    管家说,孟君樾今天要在工地加班,所以要很晚回来。她忽然想,他是不是在公司里处理股票下跌的事,然后让管家骗他说是加班,就是为了不让她担心?

    这个男人似乎是会这样做的。

    不然,这会儿都这么晚了,他怎么可能还不回来?

    他不休息,工地上的工人也要休息啊……

    而且,他又是广厦的少股东,股票下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管。而广厦里的那些高层会不会为难他呢?

    瑾年想着这些,心里忽然又感到些许愧疚,因为她,他的生活似乎累了许多,她怎么每次都像是个累赘似的……

    虽然她每次都很努力地去做好每一件事,可总是都会出现或者或那的意外。是不是她的存在,都会给周围的人带来灾难?

    她忽然都有些开始讨厌起自己了。

    瑾年的心情又低落了几分,后来,竟连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