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不管什么,都不会和你抢

    “你主动脱离宋家。”

    宋玉飞一句薄凉的话,彻底让瑾年的心凉到彻骨,“三伯,您凭什么说这样的话?”

    这个企业是她父母的心血,有什么资格让她脱离!?

    “凭什么?宋瑾年,别忘了,我和二哥现在依然还是宋氏的股东,你让宋氏损了这么多,我们就有资格要求你这样做!!”

    “……那我脱离了宋家,您是打算让谁来管理?”

    “别忘了,你爸爸不止就你一个孩子!没了你,还有翊阳,他管理可比你好了去了。”

    “……”

    “我们宋氏需要的是一个有能力的领导者,而不是一个只会花拳绣腿,整天惹祸的麻烦精!”

    宋玉飞的话带着十分的气愤,不过话里的意思也非常明显,瑾年听着,只觉好笑,“说来说去,二位叔伯的意思无非还是想让我出让宋氏?”

    “该不会……这件事,你们是幕后主使吧?”

    她的猜测让宋玉痕瞪大了一双老眼,伸手指着瑾年便责骂道,“你、你……你胡说什么!!”

    “不是幕后主使那一定就是幕后帮凶了。”瑾年缓缓说着,没有任何的畏惧。

    一旁的宋玉飞,没差咬牙切齿,“你、你这小丫头片子,如此口出狂言!”

    瑾年大概能够想象眼前的两人,此刻皆是什么样狰狞的表情,不过,她也不想再让自己顾忌那么多,稍稍在心里镇定了下自己,接着便沉声道,“我早就和你们说过了,不要妄图想要分割宋氏。可你们心思还是那么多,非得让我将你们从董事中除掉额,你们才甘心是不是?”

    “你没有那个资格!”

    一听到要将他们从董事中除掉名额,宋玉飞没差气的跳脚。

    他喊的那么大声,瑾年都快感觉自己的耳膜要被震破,不过,就算是那样,她也没有退缩,“我有没有那个能力,两位叔伯不是早在之前的董事大会上就已经见识过了吗?”

    “……”

    “不然宋氏怎么到现在还依然稳稳地在我的手上?”

    瑾年笑,威严的唇角,带着几分自信,“你们要是不安分,那我也没有办法。到时候,别怪我采取的手段,不顾二位叔伯的颜面。”

    “瑾年,我告诉你,姜还是老的辣。”宋玉痕意味深长地道了句。话里头,带了几分阴谋的味道,一旁的宋玉飞跟着附和,“就是!可别到时候哭着鼻子,还说我们欺负了你。”

    “那就走着瞧吧。”瑾年轻吐了一句,宋玉痕哼声着离开,宋玉飞离开前,又对瑾年叫板了声,“走着瞧就走着瞧!”

    宋玉痕和宋玉飞的离去,让瑾年有了那么几分钟的安静,但没过多久,卢翊阳便提着医药袋上来,见到瑾年合着眼眸,靠在墙壁上,安静的样子像是睡着了似的。

    他真以为她睡着了,正准备轻声放下手中的袋子,却不想在他走了两步后,瑾年忽然睁开了眼。

    虽然看不见他在哪儿,但她能够猜测的出来,是他。

    “你回来了?”

    卢翊阳嗯了声,接着便单膝跪在她面前,要帮她撩开裤脚,查看膝盖上的伤势,只是瑾年动了动身子,忽然就避开了。

    看着拿着落空在空中的双手,他有些愣怔,接着很快反应过来,又道,“我给你看看吧,你好像摔的挺严重的。”

    “……”

    瑾年没动,脸上的神色虽然淡然,可还是没有逃过他的眼睛,“你这是在排斥我吗?”

    “……”

    瑾年不做声响,他继续自言自语轻笑,“我只是想要帮你看看而已,你要是坚持,那我送你去医院看医生吧。”

    “你会联合叔伯们,对付我吗?”

    “为什么这么问?”卢翊阳拿着酒精的手一顿,回想起刚刚在楼下不远处见到宋玉痕还有宋玉飞,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想来他们两人已经是和她见过面了,并且这里面一定是发生了纠葛。

    “你是他们用来对付我的最好办法。”

    因为他也是爸爸的孩子,按照遗嘱上写的,他和卢芳华所得到的财产甚至可以和她相当……由此可见,爸爸对这对母子是有多么重视了……

    “我为什么要做他们手中的傀儡?”他转过身,反问。

    “那……她呢?”

    瑾年忽略了他的问题,继而又问,她心里最担心的还是卢芳华,那个女人才是不定时炸弹。若是什么时候又被宋玉痕他们收买了,那可就是大麻烦了。

    只是,对她的问题,卢翊阳顿了一会儿。才轻声道,“我妈已经不住在宋宅了。虽然她现在可能还没有全部放下,不过,我会继续开导她。”

    “……”

    “宋家、宋氏,关于宋家的一切,都是你的,我不会和你抢,我妈也不会和你抢。”他的话,带着保证的语气。

    瑾年久久好一会儿,才消化。可心头不免有些震惊。

    “……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这是她第二次问他这样的问题,而他的回答,依然和第一次那样,“大概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吧。我答应过爸爸,不管什么,都不会和你抢。”

    现在他走了,可承诺依然还是存在。

    “……”

    瑾年沉默着,更多的,还是因为他的话,让她心里些许感到了愧疚。

    对他,她总是喜欢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对他的芥蒂,对他的排斥,可每次,她所得到的都是他的帮助。

    这样的自己,还真是有些小气。

    她想,她是不是应该转变一下了。

    试着去更近一步地接受他,把他当成自己真正的哥哥。

    卢芳华是卢芳华,卢翊阳是卢翊阳,她不应该对一个人的讨厌转移到另外一个对自己好的人身上。

    *********

    最后,瑾年还是让卢翊阳给她简单地包扎了膝盖上的伤口,她的手上也有几道血痕,大概都是被那些记者踩的,他也一一细心地给她贴上了创可贴。

    动作利索又轻柔,比专业护士还要好。

    包扎完后,又去了一趟财务部,了解关于宋氏近期的情况后,卢翊阳才将她送回了家。

    “谢谢你。”

    下车的时候,瑾年又礼貌地道了声谢谢,不过她这声谢谢里没有疏离,只有诚恳。

    她是真的在感谢他,在这种时候,不仅没有对她落井下石,还处处帮忙维护。

    有这么一个哥哥,她心里忽然感觉暖暖的。

    这种感觉,似乎也不错。

    在天上的母亲也应该会理解她的想法吧。

    卢翊阳对她好,她何不也对他好?

    毕竟这世上,他是她唯一一个有血缘关系的亲人了……

    “不客气。”

    在瑾年下了车后,一直沉默着的人,突然冲她的背影说了声。

    瑾年一顿,明了他的意思,唇角微微向上扬起,手里牵着的小月月已经带着她远远离去。

    直到不见了瑾年的身影,卢翊阳才开车离开。

    从在糖糖的葬礼上见过她之后,他差不多隔了三个月才见到她。

    可她还是如他第一次见到时候那样……

    回想起某些画面时候,不禁让他心尖一阵抽动……

    ***********

    这厢进了大宅的瑾年,才走到大厅,便听到一声刺耳的尖叫。

    “爸爸,这次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你还说无所谓?你知道吗,今日开盘,广厦的股票也跟着跌,已经很多股民表示,因为宋瑾年的事,不再相信广厦!他们说我们广厦出了事,就只会知道包庇,是个不值得让人信任的企业!!”

    “我、我、我们广厦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屈辱!!我这心里听着都寒寒的!!”

    周云又气又哭,没差上吊,她这般激动,可一旁坐着的孟老却不为所动,倒是孟天佑拉住了自己的妻子,“阿云,别那么激动,爸爸自己心里自有定数。”

    “你知道个什么!?”

    周云横眼便瞪过去,对孟天佑只会劝人的行为莫名火大。

    她会这么发火,还不是因为她亏了钱。

    前些日子,因为看到广厦涨势好。她为了赚钱,私下又找人开了账号,买了很多广厦的股票,这会儿广厦跌了,她损失的可不止几百万的问题,少则千万!!

    所以说,她能不激动么!?

    这可都是钱啊!

    周云真是越想越气,越想,对瑾年的怨恨又是无限发大,自从宋瑾年进孟家开始,就和她相冲似的,先是抢走了她家百分之五的股份,现在又出了这么一遭,让她损失这么多钱。

    谁能够弥补她!?

    她现在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这钱既然已经损失了,她自然也不会让瑾年好过,这不,就在孟老面前教唆着劳什子。

    站在大厅口的瑾年听到周云的那些话,双唇紧抿,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因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上楼,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还是上前去争辩,是有人在背后陷害她,她并没有做过那样的事?

    越是想,心里头越是难受,但她想,就算她去争辩,大概周云也不会相信吧?

    可是,爷爷呢?爷爷相信她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