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不做伤害他的事,我愿和你在一起

    孟君樾接到瑾年电话时候,丢下手中的工作,便马不停蹄地从工地上赶来。

    在到了医院后,见到瑾年双手揭示鲜血,脸色没差被吓的煞白,“你怎么了?哪里受伤了?”

    他抓着她的身子左右上下查看,瑾年被他晃的有些头晕,待稳住心神的时候,她才喘上一口气,解释,“这些血不是我的,是姜学长的……”

    听到她没事,他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是有了放松,又想到她话中提到的那个人,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眉间动了动,便问道,“他怎么了?你们发生什么事了吗?”

    “……”

    瑾年简单地描述了一下发生的事,却不想孟君樾身后紧跟着过来的是绘景。当时的绘景,也正好在工地里,孟君樾接到电话的时候,正好她听到了些许内容,知道是姜梓文出了事,没有耐住冲动,自个开着车,赶过来。

    这下又听了瑾年的话,心中便了然。

    “阿樾,瑾年,你们先回去吧,天晚了。爷爷还在宅里等你们呢。”

    绘景上前说着,瑾年这才发现了她的存在。

    “那你……”瑾年些许忧虑,可话出口,欲言又止。

    这个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似乎不管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她一个外人,根本就插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事。

    “我有些话,想和他说。”绘景顿了顿声音,才缓缓开口。

    孟君樾正视了她一眼,眸里不禁带了审视的目光,却也没有说什么,而是揽着瑾年的身子离去。

    他先带她去洗了手,光是看着水盆中水的颜色从透明变成了红色。他一大男人都有些不忍直视,那个姜梓文流了这么多血,想来,当时的场面一定很血腥吧。

    而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还看不见,别人想要伤害她,简直就是轻而易举,他真不敢想象,她若是又出了事,可该怎么办。

    “你把我给吓死了。”

    他拿着手帕帮她擦干了手,重重叹了一口气。

    瑾年微微侧过耳,甚至能够听清他那唇角边透露出来的叹息,她知道他是真的担心死她了。

    脑袋微微垂下,双唇抿了抿,才出声道,“对不起。”

    “我可不要什么对不起。只要你好好的,就行了。”

    “下次,我不会再去那样的地方了。”瑾年保证着,他伸手便将她紧紧揽入怀中,“可要记住你答应我的事,一个人别再乱跑。”

    她埋在他的胸膛里,大口大口地感受着他身上那清冽的气息,唇边又有些模糊不清地发出声音“……我有点担心他们。”

    她说的他们,是指姜梓文和绘景。

    他自然听得出来,“有些事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随缘吧。”

    “……”

    瑾年轻轻点头。

    是啊,感情这种事,只能是随缘。

    ********

    “你醒了?”

    这厢的绘景才进入病房,便瞧到姜梓文已经睁着眼睛,像是在天花板,但目光有些呆滞。

    而她的话,正是让他回过神。

    “你怎么来了?”

    他的声音微微沙哑,额头上还绑着白纱布,手臂上也有,虽然有些狼狈,却也遮挡不住他那张本就英气十足的俊脸。

    “我来看看你。”她放下手中的背包,继而在床沿边缘的凳子上坐下。

    他瞧了她一会儿,久久后才对她道了声——“谢谢。”

    “……”

    “我没什么事,你走吧,天已经很晚了,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太久不好。”

    他撑着一口气,在她面前尽量显得精神,可绘景却不为所动。

    “你……别再这样下去了。”

    在思量了一会儿后,她这般缓缓开口。

    可——

    “我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和你没关系。怎么活,也是我自己的自由。”

    “不要因为我而放弃你自己,不值得。”她语气里带着复杂的情感,仔细一听,甚至还有那么一丝的痛苦。

    但他却又是一句无所谓的回话,“值不值得,也是我自己的事。”

    “……”

    “其实,你比我还要执着,不是么?”

    “……”

    “那个男人也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可你偏偏为了他,放弃了那么多。你知道吗,其实你这样,是叫助纣为虐。”

    姜梓文缓缓地说着,其实他根本就没有多少力气,能和她这样完整地说话,几乎快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他知道,哪怕他死了,眼前这个女人也不会改变对某个男人的心思。

    她的心就是比钢筋水泥还要硬。

    “你无限地,无条件地帮他包容,帮他隐瞒,不仅会让他陷的更深,就连你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你早晚会被他弄的身败名裂。”

    “……”

    “绘景……你太傻了。”

    姜梓文说到最后,重重叹了口气,继而又咳嗽了好几声,才缓过一丝神。

    “你和我说这些,什么意思?”绘景微颤抖起身子,像是因为害怕。因为她能猜到了他的意思,可却又不想去承认。

    “今天打我的这些人,看似是因为我自己惹的麻烦,可真正幕后的人……你相不相信,是他!他想杀人灭口。”

    姜梓文的目光追随到她身上,话中的语气也变犀利几分。

    绘景明了那个他是谁,但,她不会相信,不敢相信,垂在空中的双手有些不知所措地舞动起来,“我、我……你骗人!”

    “……”

    “总之,我不会相信的!”

    看着她如此固执,他再次觉得痛心。

    每当说到那个男人时候,她都是这幅样子,他已经见惯不怪,可心底所想的,还是希望她能够看清这一切事情的真面目。他一切都希望她好。

    于是,哪怕知道会被她厌恶,他还是选择和她实话实说,“因为我知道了他的太多事,所以,他想要杀人灭口。他可以控制了你,却控制不了我,他想利用你来控制我,可又怕夜长梦多。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一出精彩的戏。”

    “……”

    “绘景,你已经被你的固执蒙蔽了眼睛,你根本就看不出来到底谁对你是真心,谁对你是假意。你只知道他好,他在你心里最好,所以,什么都愿意听他的。却不知道,你一直都在被他利用。”

    姜梓文的话,字字句句如针尖那样扎在心头,让她感到难受,两手捂住了耳朵,便冲他有些崩溃地喊道,“不要说了!!!”

    “如果我多说一些,就能让你清醒,那我很乐意这样做。但是,恐怕我说一千字一万次,哪怕一亿次,你都无法看清自己的心,无法看清他真正想要怎样对你的心。”

    他自嘲地说着,绘景早已湿润了眸眶。她感觉自己被他逼的快要崩溃,不知道他和她说这些话,到底是要干什么。

    “你想要怎么样?”

    她双手从耳朵处缓缓滑下,躺在床上的姜梓文再次将目光转移到她身上,脸上又是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不想怎么样,你觉得我还能怎么样?”

    “在大家面前揭发他吗?”他突然一句反问,得到她猛烈的反应,“不要!!”

    “……”

    “我求求你,不要这样做!”

    “如果,我偏偏要这样呢?”他丢了个难题给她,却不曾想,她像够逼急了跳墙那样抛给他一个回答,“只要你不做伤害他的事,我愿意和你在一起!”

    这一刻,姜梓文心中千万复杂。忽然之间,他不知道自己坚持的这段感情还有什么意思,他喜欢的女人竟为了另外一个男人而委身和他在一起。

    这样的女人,他还要来干啥?真的一点意思都没有了。

    “孟绘景,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的追求,就像一个乞丐那样,对你一直不停地纠缠,不停地乞讨?”

    “……”

    他笑,脸上的笑容越发大,可也越发让人感到悲凉。

    他不知道自己当初为什么会爱上这样一个死心眼的女人。

    现在想来,虽不后悔,却也五味陈杂。

    “你可真让我有些哭笑不得了,孟绘景。”

    “……”

    “你走吧,我会守口如瓶的。”

    绘景坐在椅子上,看他脸上那失望之极的表情,却说不上一句话来。

    “这大概是我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姜梓文说完这话后,便缓缓地合上了眸子,似乎不愿意在和她多说一句。

    不过,没有听到她有什么动静,闭着眸又催促一声,“走啊,我不怎么想再看到你,这辈子都不想。”

    “……”

    “……不管怎么样,都谢谢你。”

    绘景离去的时候,轻声地对他说了这么一句。当听到关门声时候,躺在床上的人才缓缓睁开眼,眸里早已是血丝一片。

    即使面庞显露的情绪平静,但平放在床上的大手早已经握成了拳头。

    他为追一个女人,追了这么久。为了她,不顾脸面,低声下气。甚至和家里反抗,嬉皮赖脸地找着各种理由和她一起去法国。

    他以为到了那样陌生的国度,他就会有机会,起码可以趁虚而入,闯进她的心扉,但是,那一切都只是他自己的美好想象。

    她的心一如坚定,除了对心中的执念更执着外,还是执着。

    他大概这辈子都融化不了她的心了。在闭眸的那一刻,他心里默默想着这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