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那也是只漂亮的狐狸精

    “能帮我给他打个电话吗?”瑾年从包里掏出手机,当她并不记得姜梓文的号码,只能请求于面前的护士。

    那护士见瑾年是个失明者,便好心帮她通了电话。

    只是,那电话才接通,那段的重金属音乐先传达过来,听的瑾年一阵耳膜发疼。

    “喂,谁啊?”

    她还未发话,那端的人又是先除了声,听着声音很不耐烦,而且并不是姜梓文的,稻像个夜店女郎。

    “请让姜梓文接一下电话。”瑾年平静地太高了些声音,就怕那端的人听不到。

    那端的女郎也没有和她扯什么,将手里的手机递给一旁喝酒的男人。

    “小文文,找你的……”

    “这又是哪家美女找?”

    “我不就只有你一个宝贝么?”姜梓文接过手机的时候,一脸邪魅,不过那出口的话,也被这厢的瑾年听了个真切。

    对瑾年来说,是有些吃惊的。在她印象里的他,可绝对不会是说这样话的人。

    “姜学长,是我。”对方还未问,瑾年先出了声。

    “……”

    “你在哪,我们碰一面吧。”

    “……”

    电话那端良久未说话,可最后还是给她报个了地址。

    姜梓文真是在天上人间。

    瑾年打车往那边去的时候,车上的师傅还有些担忧她,毕竟那地方龙鱼混杂,一看瑾年就不是混那些场子的人,若是一不小心,被人欺辱去了也难说。

    瑾年下车,小月月带着她在天上人间的门口边缘停下,正好里头的姜梓文走出来。

    他没有衣冠整整,身上的衬衫松垮,还印着女人的唇印,这样的他简直和平时判若两人,就连额稍的发也染了色,虽是邪魅,可也让人感觉到几分的不正经。

    瑾年虽看不见他此刻的样子,可这才一近身,便能闻到他那浑身的酒味。

    有那么一刻,她感觉面前的人,并不是她所认识的,好陌生,好陌生。

    “你怎么喝这么多酒?”

    瑾年微蹙眉,而他的回应,足够冷淡,“找我什么事?”

    “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吧。”

    她提议,他却有些不耐烦,“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得进去了,里头还有人找我呢。”

    “为什么要堕*落?”瑾年沉着声音,当面对此刻这样的他,她的心情有些难受,真的,难受。

    可瑾年的难受,却没有换来他的同情,只冲着她呵呵笑了声,“其实,我也不知道。”

    “我认识的那个姜梓文,那么优秀,那么洁身自好,那么好的一个人去哪里了?”

    “可能……已经死了吧。”

    “……”

    “是不是因为绘景?”瑾年猜测着,她想一个人会突然变成另外一副摸样,一定和情有关,但姜梓文却再次冷漠了一声,“……不关她的事。”

    “一个人会堕落,肯定会有理由。”

    “小学妹,你怎么还是和在学校那样,那么爱管人闲事。”

    “你是我的朋友,不管是在纬都,还是回了国,都是我的朋友。你有事了,我当然要关心你。”

    “不管你和绘景之间发生了什么……”

    瑾年诚恳地说着,却被他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咱能别提她了,行么?”

    “现在,只要一听到她的名字,就会让我感到焦躁。我,一点儿也不想听到她的名字。”

    “……”

    姜梓文这隐藏着情绪的话,让瑾年心下了然。

    果然,是因为绘景。

    “小学妹,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不是每个人的心,都是肉做的……有些人的心,是石头,不,比石头还要硬,就和钢筋水泥那样……钢筋还能被锯断,水泥还能被砸碎……但是,有的人的心,就是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无法感化……我实在是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词了……”

    姜梓文说着,仰天呵呵大笑,可那笑里,藏着多少的悲凉,没人会听不出来。

    瑾年忽然很同情他。这人世间,最让人感到痛苦的,无非是请。

    求之不得,寤寐思服。可若是真不适合自己的,那就应该放下,执念只会让人更痛苦。

    “何不尝试着放下?”瑾年劝说道。

    “尝试过,但,屡次失败。”

    “……”

    “所以,你就每天呆在这种地方,来麻痹自己?”

    “可能、或许、是吧……”

    “别这样,你越是这样,越是得不到她的关注。”瑾年继续劝说,可他却苦笑道,“我现在不需要她的关注,只想要摆脱!摆脱!”

    “……”

    “摆脱,你懂吗?这样就不会那么痛苦了……”

    姜梓文快到崩溃发狂的话,让瑾年的心脏跳动急速,她想要去安抚,可这种时候,任何一样的安抚都能比不上绘景对他一句简单的关心。

    瑾年拄着手杖,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上,而一旁的姜梓文却已经起了身子,准备往回里头走,可才转身,里头忽然冲出来一群人出来,见他包围在其中。

    并且每个人手上都拿了家伙,身上的衣服皆是黑色,行动之间也是训练有素。

    这样的阵势,让人不禁有些惊愕。

    瑾年只听到那一阵参差不齐的步伐,接着便是陌生人开口说话的声音。

    “宝贝,刚刚,就是这个人抱了你吗?”

    粗狂的声音刺耳,瑾年还未反应过来,又是一抹娇俏的女声传达进她的耳朵,“是的,就是他!听说还是个拿手术刀的医生。”

    “医生?兄弟们,去把这个臭小子的手给我砍下来!看他以后还怎么拿手术刀!”粗狂的声音再次围绕在瑾年的耳旁。

    这情况来的太突然,瑾年根本就无从反应。

    “你们想要干什么?”而姜梓文已然冲着围着自己一圈的人嘶哑吼出声。

    “你碰了我的女人,就得为此付出代价!”带头的男人一阵咬牙切齿,姜梓文将目光转移,当瞧到他身旁站着的人,虽然眼熟,但——“我没碰她!”

    “鹰哥,他撒谎,刚刚明明就是他抱了我这里,又摸了我这里。”

    女人娇俏怜人的声音,又对着男人撒娇,说着的时候,还故意将男人的大手往自己的胸部上放,她这般,自然是博得了同情。

    “别信口雌黄!你要找背黑锅的,也不是这种找法。”姜梓文嗤之以鼻,这个不是自己的风*流账,不会随意买单。

    “鹰哥,别和他啰嗦了,让兄弟们一起上,好好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那样张狂1其中一个手下,对着男人建议,男人是这群人里的头目,自己的女人被别的男人侮辱了,若是不做出点事来以儆效尤,那就太失他的面子了。

    “住手!打架是犯法的!”

    站在一旁的瑾年,忽然插过声,只是她的出声,并没有让情况有所好转,反而又给自己引来了麻烦——“哟,这又是哪里来的妞?姿色还挺不错。”

    头目的男人,伸手就扯住了瑾年的下巴,动作粗*鲁而又张狂,原本娇嗲嗲的女人,有些不悦地嗤了声,“还不是狐狸精一个!”

    “那也是只漂亮的狐狸精。”头目色眯*眯笑道,对瑾年充满了极大的兴趣。

    这情况来的突然,瑾年都不知道该如此与他们周旋,身后的姜梓文将从她魔爪手中脱离,拉着她到了自己的身后,“我的事,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你别动她。”

    “爷看上了,还有你说话的份?兄弟们,给我上!”头目的男人,很是不满,说着便叫一群站着的人围攻上去。

    即使姜梓文死死地拉着瑾年,可终究还是被那群人给分开,接着,她便听到打斗的声音,甚至还有啤酒瓶落在地上的玻璃碎声。

    瑾年睁不开那些拉着她的男人,只能一个劲儿地喊,“放开我!无耻!无赖!快放开我!”

    但男人和女人的力量终究是悬殊,瑾年只听到血肉之间碰撞声,她怕,姜梓文会出什么事。

    她紧张,她忧心,她哭,她喊,可在这一刻,似乎都没有什么用。

    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警鸣声,忽远忽近地传来。

    原本围攻着姜梓文的人,忽然停了下来,互相之间说道,“条子来了!”

    “大哥,那人已经被我们打的奄奄一息了,要不我们先撤。”一手下跑过来冲着头目说了声,那头目对着瑾年这块肥肉有些恋恋不舍,但是,若被抓到,关进局子里,还不如想逃为上,这般想着,咬牙冲着几个兄弟便喊道,“撤!”

    那群人的离去,总算是再也没有人束缚住瑾年,她不知道姜梓文人在哪里,只是一个劲儿地喊着,最后还是小月月带着她上前,只是,这一走进,原本那浓烈的酒味,却被血腥所代替,瑾年蹲下身子,才碰上他的胳膊,那粘稠的鲜血便沾染了她的指尖。

    “姜学长,你流了好多血,我,我立马打急救电话。”

    “我自己就是医生,去什么医院……我自己包扎。”姜梓文打断她的电话,撑着手,从地上低声,可他才将身子移动了一步,扑通一声巨响,整个人便倒在了地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