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才半年时间,就堕.落成这幅模样

    “你要给我什么惊喜?”

    瑾年被他拉着走,思绪也随之清醒过来,脚下的步伐不由得加快,直到再次进入熟悉的环境中。

    这孟宅里的几乎每一个阶梯,她都已经记在了心里,所以不用他提醒,她也能成果跨过障碍物。

    只是这才进了大厅,不远处过来的声音,吸引了瑾年的注意。

    “绘景?”

    瑾年凭着声音判断,然事实,果真是她。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瑾年放在孟君樾的手,摸着便是走过去,绘景的突然回来,确实是给了她一个莫大的惊喜。

    她正愁苦着,回到海城就没朋友了呢。

    “我这是公事出差,回来调查一个项目,正好工作的地点在在孟海城,不过,差不多一两个星期,又要回去。”

    “原来是这样。”瑾年呢喃着,俨然有些失落。

    她正想说,既然回来了,那就不要再走了,一个人在国外多孤单。

    起码在家里,还有这么多家人陪伴,总是好些。

    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追求,不管怎么样,她都是支持绘景的。

    绘景回来两个星期,她想,两个星期也好,起码有个亲近身旁的伙伴了。

    “呀,阿樾和瑾年回来了?正好厨房里的鲫鱼汤炖好了,快来尝尝二叔的新手艺吧。”

    瑾年和绘景说着在宁城的趣事,孟天佑正好套着围裙,从厨房里出来,瞧到已经在客厅里坐着的瑾年,便热情地招呼。

    他们下飞机的时间正好到了饭点,是通知过管家让厨房准备饭菜的,倒没想到二叔孟天佑竟又再次下厨了。

    孟天佑这些年来已经渐渐地放下了公司事务,一年到头,总是会窝在家中,近一年来,孟天佑几乎三天两头在家,要么养养花,要么就是研究研究食谱,这日子过的也挺滋润。

    不过孟天佑的年纪早些年便到了不惑之年,对于这种富家子弟,提前些时日退休自是没有什么可惊讶的。

    况且,他在众人里的印象,似乎只对养花养草有浓厚的兴趣。

    用餐的时候,餐厅里只有五个人,公公孟辉志还有婆婆凌溶月依然常年在外地,这次虽然不是待在什么灾区,不过听说是去考察民情,大约又是得在外地呆上些时日。瑾年对他们这样的状态,也已经见怪不怪了。

    不过,让她庆幸的是二婶不在,听说是去什么地方游玩了。周云不再,瑾年也少了份心思应付。

    “瑾年啊,这次蜜月玩的开心吗?”

    坐在主任位置上的孟老,关心了声,瑾年拿着筷子一顿,随即笑道,“挺开心的。”

    除了中间有那么一点小摩擦。

    不过,她没有说,那些事说了,也只会徒增他老人家的担心。

    “开心就好。以后你若是在家里待的无聊了,就让阿樾多带你出去走走,省的闷坏了。”

    孟老笑着提议,一言一语都透着长辈对晚辈的慈爱,瑾年只笑着点头。一旁的孟天佑也接过话,“是啊,出去走走,外面空气也新鲜。”

    “就是啊,这出门在外得多注意安全,现在人的思想可不想以前那么简单了,什么事发生的都有。”

    “有阿樾在我身边,我也不是那么害怕。”瑾年微微笑着道,眉间的扬起,如泛着幸福的味道。

    只是坐在主位上的孟老却又有些矛盾地开口,“这外面的世界虽然新奇,可也不是那么友善。还是呆在家里比较安全。”

    “……”

    瑾年一顿,想着爷爷前后的话,一会儿让她多出去走走,一会儿又说待在家里比较安全,她有些不懂,不过也没有深究什么,想来老人家的思维都是这样吧,既希望他们玩的开心,又害怕他们会在外面出什么事。

    爷爷这是在真的关心自己,瑾年心头一暖,忽然觉得自己又幸福了些。

    *************

    自从绘景回家后的日子,瑾年忽然发现生活又丰富了些,虽然绘景在法国,时常会和她通电话,但那只能煲电话粥的感觉和现实在一起是非常不一样的。

    就比如说无聊的时候,绘景会带着她出门,虽然只是去甜品店逛逛,吃吃小点心,喝喝下午茶,可那对她来说已经又是另外一种的满足。

    即使失明了,她不想生活中心只呆在孟宅里,亦或者只有工作,只有把生活丰富了,那才叫过的开心。

    不过绘景这回来,也不是光陪着她玩的,有自己的工作,而瑾年手上也有任务。自然是在蜜月之前,孟君樾就已经给她报名好了的给广厦设计的形象绘图大赛,她这去了宁城一个月,可根本什么都没有动笔,虽然交稿的时间还有两个月,可这对她一看不见的人来说,是一件挺捉急的事,况且,她一时之间脑海里还没有什么灵感。

    ********

    这天,瑾年正坐在书桌前苦思冥想,忽然之间又回想起在宁城时候的那场意外事故。

    即使过了这么久,她依然还是能够回想起来当时的场景,以及那对夫妻和她说的话。她能听的出来,那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和她父亲的声音虽然很像,但还是有所区别,她父亲的要稍微亮堂些。

    可那女人的声音却很温婉,如她的母亲那般。

    她越是往回想,越是觉得那女人的声音就是母亲的,简直一模一样。

    可是,她知道,她的母亲已经走了,已经离开这个世界了,不管她有多怀念,但那都是不争的事实,谁也无法去改变什么。

    瑾年安慰着自己,心中虽然释然了,但心情又有些低落。

    她忽然又想到在宁城落湖,被人救回来的时候,她的眼睛能够隐隐约约看见一些画面,似乎是那对夫妻的面部轮廓,可当时的她太过虚弱,而如今又过了这么多日子,她回想起来更是觉得模糊。

    而之前眼科的医生告诉过她,如果视力再有出现什么异常,要重新回医院里检查,只是因为在宁城或者或那的事给耽误了,她根本就把这事给忘记了。

    现在猛然回想起来,确实是该去医院里瞧瞧了。

    瑾年想着这些,隔天的时候,便出发去了医院,只是好巧不巧,之前一直为她诊治的医生,竟有事外出没了人,估摸着要下午才回来。

    但她这都大老远地跑来医院了,再去跑回去,有些不值。

    想着姜梓文也在这医院里上班,而且听绘景说,他早在绘景之前的半个月前就已经回来了海城。

    她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可绘景对他的事,总是避而不谈,但听着那语气,明显,他们之间是有什么的事情的。

    正好,这会儿,她可以试探试探,她这也不是八卦心思,只想知道他们之间是否还有戏。

    自然是希望这两人能够在一起的,虽然可能他们之间的缘分还未到。

    但,在她心里感觉来,这两人倒是般配。

    不过,有些让瑾年担忧的是,不知道绘景心底里藏那么深的那个男人现在到底消除了没,还是依旧像根那样深深地埋藏着……

    瑾年想着这些,恍然不知觉自己已经到了皮肤科诊室。

    “请问姜梓文医生是在哪个办公室?”

    小月月带着瑾年站定了身子,她一伸手,便碰到了护士台,听到了几个护士的声音,她也不知道她们具体在哪个方向,便提高了声音问道。

    “你找姜医生?”

    其中一个护士回头从上至下瞧了瑾年一眼,反问的话,带着质疑。

    “是啊。”瑾年点头。

    “你是病人,还是?有挂号预约么?”

    “噢,我是他的同学,有点事想要找他。”

    瑾年解释着,可这护士的态度,让她有些不解。

    “如果你是看病,那你最好就换个医生,如果你是找他有事,那我建议你去天上人间找。”

    “天上人间?”

    这个词对瑾年来说有些陌生。但她在海城这么多年,自然是听说过。

    那里似乎是富家公子哥的玩乐天地,也象征着纸醉金迷,有些人对那里向往,但有些人却是带着嗤之以鼻的态度。

    不过,不管怎么样,要进入天上人间这样的场所,若是没有办理一张百万元的vip会员卡,几乎连大门都不会让你踏入。

    瑾年想到这些,不禁蹙起眉头,不过那护士又对她说道,“自从姜医生从国外回来上班后,几乎整天就混迹在那里。有时候来上班,甚至还会带夜店女伴,对工作的事也不务正业,他给我们这个科室带来了莫大的困扰。这些事差不多都已经在整个医院里传开了。要不是他母亲是这家医院的董事,估计他这会早就已经被开除了。”

    护士有些义愤填膺地说着,要是在以前,她可是姜梓文的铁杆粉丝,谁让人家不仅长得好,又有钱,家世也好,学历那就更别提了,都是佼佼者,他的存在简直就是这个科室的光芒存在。可也不知道怎么地,自从出了一趟国,才不过半年的时间,一回来,就堕*落成了这幅模样,可让不少护士姐妹们碎了一颗心。<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