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3.为她,他可以张牙舞爪如发怒的狮子

    “您脸上可没眼镜,是否需要我为您配一副?”

    “……”

    孟君樾说这话的时候,已经带着瑾年走上了前,他的声音,立刻打断了几位在场的太太。

    皆是因为他的话,回眸望向他。

    几个太太中间,程美兰也站着,见是孟君樾,先低头打了声招呼,“孟先生?”

    那几位太太其实也都只是在报纸上见过人,倒没想到真人竟比报纸上刊登出来的照片还要好看几分,若是拿家里的那位和眼前的这个相比,那自家的丈夫显然是逊色了。

    几位太太不禁犯花痴,明显已经忽略了孟君樾此刻不怎么好的脸色,也忽略了他那从黑眸中迸发出来的狠厉目光。

    “想来几位太太应该都是名流之后,但在这大众场合之下,说别人的背后话,是不是有些失礼了?”

    孟君樾双唇抿紧,虽是一句平淡的话,可极其具有威慑力。

    几位太太中,先是一人反应过来,一想到孟君樾的身份,再又想到孟家在海城的势力,这是一个不可忽略的人物,心里不禁有些慌张,连忙低下头便道歉,“孟先生,我们是无心的。”

    “不管是无心还是成心,就单你们刚刚那几句话而言,就足够显示你们的家教与教养。”

    孟君樾并不在乎她的道歉,心头有一股火气,正萌萌预发,接下来的话,语气也十分的沉重,“你们似乎连五岁幼儿园的小朋友都不如,什么叫尊重人都不懂!”

    站在最面前的意味太太听着他的这话,脾气也上来了。

    “……你、你……你!”

    可她伸手指着人好一阵,也想不出来骂人的词,因为这事本来就是她理亏。

    倒是孟君樾一手便拍掉了她指人的手指,原本严肃的俊脸,忽而冲她一笑,“别一生气就知道皱眉头,多和我们家瑾年学学,什么叫以笑示人,以礼待人!”

    “……”

    被拍掉手的那位太太,目瞪口呆愣在原地,孟君樾也没有管她,揽过瑾年的肩膀,道了声,“瑾年,我们走吧,和这样的人在一起晚宴,只会降低我们的档次。”

    “……”

    他这话虽然是冲着瑾年说的,可话里的意思明显是指着远在原地上的那一群人,自然也包括了一言为发过的程美兰。

    *********

    孟君樾带着人就走,直到出了酒店,上了车,他才松开她的肩膀,不过,她明显感觉到了他的生气。

    虽然,她知道他那生气的原因的原因是什么。

    “你别生气了。你不是说过,这世界上有这么多的人,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能认同我们。我们只要过着我们自己的,自己觉得快乐了,那就是真正的快乐。”

    瑾年伸着手,正好放在他的手背上,他原本发怒的时候,她的指尖甚至能够感受到来自他手背上青筋的跳动。

    不过,现在似乎好些了。

    “你可是把我的话,记得很牢啊。”他笑出声,继而捏了捏她那润滑的面颊,不过声音里已经没了之前那样的怒意。

    “……”

    瑾年双颊一红,连带着耳根子都染上了一层粉羞。

    他其实只是不想听到别人那样说她,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随意取笑别人,更何况瑾年是他心头宝贝着的人,他又怎么能允许别人的嘲笑?

    他一直想用一种平稳的心态面对别人对自己妻子的看法,可当在真正面临的时候,他还是做不到任何的淡然,只要是听到任何一句关于她不好的,他便不可能随意当成耳旁风。

    他会张牙舞爪,不顾任何形象,就像是一头发怒的狮子。

    “我饿了,你把我从宴会上带出来,这会儿,咱们是要去哪里就餐?”车厢里,些许静谧的时候,瑾年双手捂起肚子,衣服可怜状,她这般,就是为了转移那个让人心情不好的话题。

    不过,经她这么一说还真是引开了他的注意力。

    “……你想吃什么?”

    “之前九九说这里的一条安化街,有很多美食,特别出名的是那里的烤鱼,又鲜又辣的。”

    “你想吃鱼?”

    “恩,饿了。”

    她面露小小委屈,那神情简直是魔化了他的心尖,俊脸上扬起一丝灿烂笑意,便道,“那老公这就带你去。”

    “……”

    *************************************************************

    安化街其实也是一条美食街,虽然不是路边摊,但美食的门店都是小家小户的,可他们此刻还穿着礼服式的衣服,在这条小街里穿梭着,很惹人注目。

    不光是他们的服装,还有他们的高颜值,总是会让经过的路人忍不住侧目看上个三两眼。

    瑾年自然是不知道路人的目光,只是孟君樾有些不自在,目光太多,总让人感觉自己像是动物园里的猴子,供人观赏。

    于是,最后急中生智下,进了一家看似还比较卫生的烤鱼店,点了一道瑾年早在邬九九提起的时候,就嘴馋的烤鱼。

    “这下该满足你的胃口了吧。”

    烤鱼上来的时候,他一边帮她挑着鱼刺,一边问候着她的小馋猫。

    瑾年往嘴里塞了口鲜美的鱼肉,果真,那味道如九九相容的那样,好吃至极。

    瞧着她那愉悦的神色,连带他的心情也大好。忽然发现,其实有些幸福哪怕小,但对他来说,早已经满足,比如说在这拥挤的小店里,共享一锅还不到上百的菜。

    那心情,那心境是任何金钱,任何财富还有权利都换不回来的。

    有时候,小小的幸福,小小的温暖可以胜过一切。

    “这玩意儿我们海城那边也有,等回去,你想吃的时候,我就带你去尝尝。”

    他瞧着她吃的这般开心,不禁提议。

    瑾年拿着筷子的手一顿,随即抬起头,大约冲着他的方向笑道,“你真好。”

    “……”

    她这般容易满足,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待吃完,瑾年捂着唇,打了个饱嗝。她记得书上说过,一对情侣之间,若是在对方面前,会做打饱嗝之类的糗事,那么他们便可以结婚了。

    因为毫无顾忌,展示了自己。

    所以,便够到了结婚的资格。

    她忽然想,她在他面前,更大的糗事,都有了吧?

    瑾年不着边际地想着这些,而坐在一旁的孟君樾忽然捂着她的耳朵,轻声道了句——“偷偷告诉你一个不幸的事。”

    “……”

    他那声不幸,让瑾年心下一沉,接着又听他神秘道,“出来的时候,我忘记带钱包了。”

    “……”

    他这么一说,瑾年下意识地就要往口袋处摸。可她今天穿的是从专卖店特意送过来的礼服,哪里有什么口袋,就算有口袋,也没钱。

    “那你把我压在这里,你去取?”

    瑾年有些着急地提议,却被他否定了。

    “这哪里行?我银行卡都在酒店里呢,从这里回酒店,起码要个把小时,等我回来的时候,指不定这里就打烊了,要是他们见不到我回来,把你压去当压寨夫人什么办?”

    “没那么严重吧?”

    瑾年一脸发难,他却冲她邪笑了一声,“不如,我们吃一次霸王餐?”

    “……”

    “走吧,趁现在老板没注意咱们这边抓紧走,不然就得被他们追上了。”他说着,便拉起还愣怔中的瑾年。

    此刻的瑾年,哪里还有方向感,世界一片黑暗,只知道,自己被他拉着手不停地跑,她跟着他的步伐,就连手杖都失去了作用。

    只是,她脚上穿了几公分的高跟鞋,根本就不适宜跑,而在几步之后,她硬是停下了身子,“我们不能这样。”

    她喘着气,脸色因跑步成了微红。

    “为什么?”

    他微微诧异,瑾年蹙起眉头,“他们辛辛苦苦地做生意不容易,我们不能随意就占别人辛苦劳动出来的成果……要不,我把身上的首饰押给他们吧。”

    瑾年说着,便准备伸手去摸索身上带着饰品。

    孟君樾瞧着她,心头不禁有些复杂。这好姑娘,可真够善良的。

    她身上的首饰,哪怕一个小小的耳环也要值百万。这姑娘是太没有金钱观念呢,还是真的太单纯善良?

    瑾年正准备摘下耳环,不远处突然传来了声音——“喂喂——先生,小姐,你们等等……”

    那声音,真是烤鱼店老板的,瑾年听的出来,一旁的孟君樾朝着远处一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倒是又起了劲儿冲着瑾年道,“怎么办,他们追上了了,不跑,咱们今晚就得被关进局子里了。”

    他说着又要拉着她跑,瑾年硬是站住了身子,“我们付了钱不就没事了吗?”

    她的想法很简单,若是那老板不同意,他们可以为自己的鲁莽再在饭钱上多加一倍。

    瑾年已经做好了道歉的准备,可当那老板到他们面前时候,却没有想象中的辱骂声。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