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她是残疾人,也就降低一个档次了

    瑾年从不干预他工作中的人物,也几乎很少八卦,像今天这样询问他,还是第一次。

    孟君樾一时间,竟然忘了该怎么回话。

    他怕自己的嘴笨,说错了只字半句,怕是又该惹她生气了。

    “程美兰是我高三时候的同班同学,她那时候是班里的副班长,学习能力不错,成绩也是前三甲,大学专业学的是建筑,大三的时候就来广厦实习了,听说,她在那批实习的员工里,成绩是最好的。在实习期结束后,就成了广厦的正式员工。后来,我念她是同窗,又清楚她的工作能力,所以便让她成为我的秘书。至于其他的,我并没有多想。”

    孟君樾没有隐瞒什么,只是和瑾年陈述着关于程美兰的过往。在工作上,程美兰确实是个能力优秀的员工。

    可若说私底下……

    一想到他之前撞见程美兰欺负瑾年的那些事,他这心里其实一直还有着疙瘩。

    “我知道……她总是会因为静姝的事,而针对你,你若真是不喜欢她,我可以给她推荐另外好的公司,然后将她辞退。”

    在她和工作之间,他自然先选择了她,任何人都不能让瑾年受委屈,就连他自己都不行。

    瑾年沉默了一会儿,继而才道,“既然工作能力好,留下来自有用处。”

    她很善解人意,她知道,一个优秀的公司,自然需要一个优秀的员工,这其中的很多千丝万缕都是分不开的。

    可是,只要一想到上午时候,程美兰与她说的那些他,她这心里不禁又有些担忧……

    “不过,阿樾,你得小心。”

    瑾年从他的怀抱中起了身子,脸上的神情忧心又认真。

    她这没头没尾的话,让他有一丝不解,——“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总之,我就是觉得程秘书有些不对劲。我知道在别人背后说人坏话不好,可是……”

    瑾年欲言又止,其实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些坏话。

    告诉他,说程美兰喜欢他吗?

    可这个也只是自己的猜测,前些天看来是这样,但是今天上午和程美兰的那些交谈,似乎那个女人的目的又不在孟君樾。

    瑾年真是越来越迷惑了,也不知道程美兰这女人到底是想要耍什么花样。

    “我明白。放心吧,若是她除了工作之外还有什么小九九,那么不管她能力再好,我都不会留。”他说声,伸手便将她的两小手包裹进掌心中,温柔着声音安慰她。

    他想,瑾年大概是察觉出程美兰什么了,才会对他说这些。

    不然,以他了解的她,是绝对不会随意说任何人的背后话。

    不过,这程美兰,他之前一直未注意到的人,确实也要多留心了。

    “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的,就行了。”瑾年抱着他的胳膊,心中载满了祈福,她可以不要那些大富大贵,只希望,她和他之间都能够平平安安,幸福地往下过日子,过一辈子。

    “傻瓜,我当然会平平安安,这样才能保护你。”他轻笑着,低头在她的发顶上落下深情一吻。

    ************

    隔日酒店的开幕仪式是在中午时候进行的。

    又是开幕,又是记者会的,整整举行了一个下午。

    不过,陆华笙邀请了孟君樾,这对媒体来说,又是一个新闻焦点,两个黄金砖石男聚集在一起,自然是明日的头条。

    而且,陆华笙这次的邀请,更是巧妙地借助了孟君樾在建筑业的名声打响未来宁城郊外开发区的工程。

    只要等到隔日报纸一出,大概会有很多人期待那未来的建筑大工程,那荒废的郊外未来不仅有商场,还有娱乐休闲场,自然也有出租的公寓,一旦人流量往着郊区移动,陆华笙这幕后大老板几乎是要坐着数钱了。

    所以说,他这商业头脑一般人是不可匹及的。

    待记者会结束后,时间已是到了傍晚的晚宴。据说来参加的人,很多都是宁城上流社会的名媛还有富家公子哥,不过也有顶级公司里的精英,总之各路人才,应有尽有。

    “感谢你出席我的开业仪式,你忙了一天了,我也就不打扰你和你夫人的二人时光了。”陆华笙耸肩,眼眸的余光已然朝不远处在休息椅上坐着的瑾年,回眸望向孟君樾的时候,眼里忽然带了丝羡慕。

    有个娇*妻在身旁,又恩恩爱爱的,挺好。

    哪怕那个女人在别人眼里看来,并非完美,甚至是有缺陷,可那又能怎么样呢?只要是自己爱着的,喜欢着的,不就行了吗?

    “以后再聚。”孟君樾点了个头,就要往瑾年的方向走去,可这才走了几步,却见另外一处的程美兰朝着瑾年走近,已经快了他一步。

    他便没有再走,而是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却不想,这会儿有人过来与他搭话。

    孟君樾分散了注意力,而瑾年这边,程美兰正和她讲了两句讥讽的话,忽然过来了三两个名流太太。

    “你好,我是广厦总公司的员工,孟君樾先生的私人秘书程美兰。”程美兰在交际方面不错,一见到了人,便先打了招呼,自然也与她们展示了自己的身份。

    经过今日的发布会,大多人对广厦的印象又深了几分,一听她在广厦工作,并且还是孟君樾的秘书,各个脸上的笑容都极致灿烂,不过有多少虚伪和奉承,也只有她们自己知道了。

    “是程秘书啊,久仰久仰。早就听闻广厦用人之严格,你年纪轻轻竟然就是孟先生的秘书,想来能力定是不错。”其中一个太太先开了口,可那一只一句都虚伪至极,瑾年并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可她为了所谓的社会面子,又不得不留在这里。

    程美兰对这种的场面,倒是应付自如,谦虚地冲着几位太太便笑道,“夸奖了,我能力再好,也没有几位太太们的命好,生来就含着金钥匙,光芒万丈的,这样的你们才是让我羡慕的。”

    程美兰的夸赞的词没有非常夸张,可那字字句句正是讨得了几位太太的欢心,皆是一口同声地笑出声。

    “唉……这位是……?”其中一位太太,注意到一旁的瑾年,发现她从头到尾都没讲过话,而且那眼睛四十五度下垂,眼里没有任何的焦距。

    再仔细一瞧,当确定那美目里没有任何的光芒时,心下不禁吓了一跳,这人竟是个瞎子!

    继续往下,在瞄到瑾年手中握着的手杖,更是确定了这个想法。

    “她是我们孟先生的太太。”

    瑾年还未开口,倒是被程美兰抢了先。

    只是,程美兰这一回答,让在场的几位太太不禁唏嘘。

    “啊,原来是孟太太啊。”

    最后,其中一个太太先开了口。

    瑾年听出来那其中的惊讶,还有一些轻视。不过,她权当耳旁风,不去计较什么,而是扬起唇角,冲她们笑道,“你们好。”

    几位太太心照不宣地打了声招呼,便随即散去,似乎没有任何想要和瑾年多交流的意思。

    瑾年心里有些沉,不过,也没有再多想些什么。她知道,如今她这幅模样,是不可能让所有人都认同的,不过,她们说她们的,她自己做自己的,根本就不需要去在乎别人的目光,这话正是孟君樾之前和她说的。

    想着这些,她心里便也没有那么难受了。

    孟君樾看着那几位太太一起离去,瞧着她们停留的时间不久,想来只是和瑾年打了个招呼,虽然没有听到她们说什么,可她们在后来面对瑾年时候,脸上所露出来的鄙夷还有惊讶,让他心情颇为不爽。

    他长步过去,带着瑾年便在位置上起身。

    他突然的动作,不禁让瑾年一愣,不过,她已经熟悉了他的气息,知道是他。微抬起头,便问道,“你和陆老板说完了?”

    “两个大男人之间哪里有那么多话题,这一说完,就来找你了。”

    他伸手撩了撩她两鬓间散落下来的发丝,望着她那张有着精致妆容的脸庞不禁看的失了神。

    他有种感觉,妻子越来越来好看,也越来越美丽了。

    “这楼上是晚宴提供的酒店里所有美食,我带你去尝尝鲜。”他说着,便要带着她走,据说这酒店里的厨师是特意从法国那边请过来的,他知道她比较喜欢法国菜,这会儿,正好赶上了时候。

    瑾年也算半个小吃货。这一听到吃的,心里本有些郁闷的心情一扫而空,随着他便往拐角处的电梯走去,可这才到电梯前方,便听到一些窸窸窣窣的声音。

    而那些声音,正是在讨论她的。

    她能够判断的出来,是刚才那几位太太。

    “真没想到这孟太太竟然是个瞎子。”

    “虽然长的是个美人胚子,但这一瞎子,那就是残疾人了。”

    “是啊,今日一见,简直大跌我眼镜,残疾人……也就降低一个档次了。”

    “……”

    几位太太的话,一字一句都刺耳至极,瑾年抿紧了双唇,但身旁的他已然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