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你不是野花,是我天天滋润的宝贝花

    <y。【我希望你能够亲自回答我。这样才会显得有诚意。】

    外国佬不是那么好打发,可孟君樾已然没有耐心再和他周旋,想来若是,他撒个谎就能解救程美兰,那也是不错的。

    此刻的他,并没有考虑到身后站着的瑾年会怎么想,可能男人的想法就是比较简单,认为这事行得通,便可以这样做。

    而且,他这也是为了节约时间,真心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

    于是,这般想着,便颔首点头,“asshesaid【如她所说。】”

    <iwasamarriedoplay!【天呐!原来我纠缠的竟然是一个已婚妇人!好了,既然你是真的结婚了,那也就没有玩的必要了!】”

    那人倒是爽快,在听到孟君樾的回答后,双手在空中一摊,并不打算再坚持,转身离去的时候,又稍带着讽刺的语气,冲他们道了句,“ehundred!【百年好合吧!】”

    外国佬的离去,终是让程美兰松了一口气,她的手依然还紧抱着孟君樾,望向他的时候,眼里对他不禁带起一丝欣赏又眷恋的光芒,“谢谢你,阿樾。”

    孟君樾只是淡淡地点了个头,继而便与她拉开距离,转身要找瑾年的时候,才发现瑾年早已经转身离去。

    那背影儿让他心头一窒,忽然有些不好的预感涌上,他的小妻子可能要生气了!

    “瑾年。”

    他迈着大长腿,几步追上前,叫住了她。

    瑾年没有再走,好看的樱唇扬了扬,说出来的话,却是带了一丝讥讽——“你以为我听不懂英文,是么?”

    她这虽是好脾气地问他,可明显的,不对劲啊!

    她这不是要生气,而是已经在生气了!

    孟君樾意识到这个,可向来反应利索的他,却忘记了该怎么和她解释。

    瑾年没有再说话,只是朝着自己手中拉着小家伙,轻道了声,“小月月,我们走吧。”

    小月月朝着孟君樾汪汪喊,感觉爸爸好像又犯错误了啊。

    可妈妈才是她的主人,妈妈发话了,它还是地听话地往前走。

    瑾年在它的牵引下,握紧了手中的手杖,一步步往前移,直到走出了酒吧。

    “阿越,要不要我和宋小姐解释一下?”一旁的程美兰上前,伸手便要再次握住了孟君樾的手臂,只是再次被他不着痕迹地就拉开。

    往前追了几步,又站住了身子,回眸便对还留在原地的人,提醒道,“程秘书,我想你应该对瑾年改个称呼。”

    “什么……?”

    程美兰完全没有懂他的意思。

    “她是我的妻子,我是你的老板,你不喊她一声老板娘,那最起码叫孟太太不为过,不然这会显得太没有上下级之分,好歹瑾年现在也是广厦的半个老板。”

    “……”

    孟君樾的提醒也带着警告的意思,跟了他这么多年的下属,程美兰自然知道他这是快要发怒的意思,没有再辩驳,颔首便点头,“我知道了。”

    “我相信你是一个很优秀的员工。再有,我希望你这类似的私生活不要再让我撞见。”

    “……好,我明白。”程美兰微微低头,很是顺应他的话,可她那垂在身侧的双手已然握成了拳头,指甲狠狠地陷进了掌心中。

    这一刻,他的话,再次让她感受到了屈辱。

    “你很有领悟,明白就好。”

    “……”

    孟君樾说了最后这么一句,没有再看程美兰有什么反应,便朝着瑾年离去的方向追寻而去。

    ****************************

    这厢的瑾年在出了酒店后,也不知道自己是该往哪边走,只知道这小月月一直在牵引着她。

    可这毕竟是在宁城,她都不知道酒店的地理位置是在何方。

    她记得从酒店到这爱情海的路程,很远,开车都用了好些时间,让她这样徒步往回走,岂不是要到天明?

    况且,让她怀疑的是,小月月能够记住准确的方向吗?

    到时候,她们这一人一狗走丢了,那可太丢人了。

    “小月月,你这是要带我去哪?”

    瑾年在走了一会儿,忽然感觉有些累,也对,她今天玩了这么一整天,几乎全程都是在走,这会儿,只想坐下好好休息了。

    可她能感应到自己这是在大马路,总不能就这样席地而坐吧?

    思来想去,让她如此这般纠结的罪魁祸首,除了孟君樾还能有谁!?

    这死男人,她都气跑这么久了,他怎么还不追上来?

    真是一点情商都木有!!!

    瑾年边走,边气。

    越想,越是觉得委屈。

    其实,今天若是将程美兰换成了别的姑娘,她或许心里头还不至于这么难受。她知道他这是为了帮助人家,她也知道他并非对程美兰有那个意思,只是为了单纯的帮助,可她的这心里就是难受,谁让她已经看穿了程美兰对他的心思呢!!

    这让她感受到了一丝威胁。

    她难受的原因,还是因为患得患失。她害怕某一天,他真是会被程美兰抢走了。

    她真的承受不住失去他的痛。

    瑾年不知不觉就想的远了,这一思想一歪,各种想法都涌进了心底,以至于心尖酸酸的,就像是流动着柠檬汁那样另她感到难受。

    最后,什么时候,湿润了眼角都不知。

    她没有再走,索性在马路边蹲下了身子,小月月像是感受到了她的情绪,没有再向前,而是蹲下了四肢,陪着她蹲在一起。

    瑾年没有再走了,身后跟着的车子便也停在了路边。

    车子的驾驶位上坐着的人,自然是孟君樾。

    他这一路上跟着她,去没有喊住她,这不是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么?

    虽然在工作上,他的谈判能力很好,可面对她,他总是容易嘴笨。

    这一不小心地讲错一个字两个字的,怕是她又得气上好两天,不和他说话。

    所以,他是想让她冷静一下,就这样一直跟随在她身后了,可现在她不走了,他寻思着他也该下车,和她求求饶,希望她能原谅他那不经大脑和那外国佬承认的话。

    换位思考,如果说他是瑾年,估摸着他也会生气的。竟然当着她的面,对别的男人承认,另外一个女人才是自己的妻子,他想,如果瑾年当着他的面,对着别的男人说,另外一个男人才是她的丈夫,那么他大概会被气疯吧!

    这件事,确实是他欠缺考虑了。

    不管是出于什么,是为了什么,他都不应该对那外国佬承认那样的话,所以,一会儿,不管瑾年对他怎么刁难,他都已经做好了准备。

    恩,是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虽然,这是他一直都履行着的原则。

    “怎么一个人蹲在这路边?”孟君樾下车了,到了瑾年的身边,咳嗽了两声,才道出这么一句话来。

    哄女孩子的话,他实在是不怎么擅长,真是羡慕一些人,说一言两语的,就能把老婆哄得开开心心的。

    他怎么就没有那个天赋呢?

    “护花使者送你回家,要不要?”

    在一下沉默后,他又微尴尬地咳了两声,这般询问道。

    其实,在刚刚听到脚步声的时候,瑾年就已经猜到是他了,只是脸蛋一直埋在膝盖里,没有给予任何的回应。

    但,这会儿她又有些忍不住抬起头,带着情绪的声音便回应他——“路边的野花,你采什么?”

    瑾年的话,不禁让他轻笑,她能给回应就好,最怕的就是沉默,她这一沉默,他便也就想不出什么新鲜的花样来。

    “这哪里是路边的野花,明明就是我天天浇水,天天湿润,天天捧在手心里,天天含在嘴里的宝贝花。”

    “……”

    他一连串的这么多个天天,听的瑾年心头一阵肉麻,可他的双手已经抓住了瑾年的身子,拉着她起身。

    她蹲的太久,这么一起身,半个身子都有些麻木,直接倒进了他的怀里,正好,他双手紧紧地搂住了她。

    “对不起,把你遗落在这里了,我现在就带你回家!”

    他在她耳旁轻声说道,可音色里却是十分的郑重。

    “你真讨厌!”

    瑾年蹙眉,两手握成拳头就在他的胸膛上捶了几拳,他任由着她打,直到她打的累了,他才又继续对她服软,“我努力以后,不再让你像现在这么讨厌我。”<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