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不能被外面那些漂亮的姑娘吸引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

    程美兰对瑾年的绕圈子有些失了耐心。

    瑾年也未打算和再继续绕下去,脸色微沉,便大约朝着她的微抬起下巴,然后直言,“我只想问,你一直这么针对我,直到现在依旧针对我,是真的想要帮静姝重新抢回阿樾呢,还是你自己本身就对阿樾存在了某些想法?”

    瑾年后边的话,是加了重量语气的,她其实一直没理解过程美兰,一开始,她只知道程美兰可能是因为静姝的事而针对自己,可是,现在,她往回想,感觉程美兰每次和她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太对劲儿,不像是完全为了静姝,倒像是她刚刚说的那样。

    难道说,程美兰对阿樾……喜欢?而且,还只是一直默默喜欢的那种?

    瑾年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可转念一想,感觉自己的结论越来越多。

    因为程美兰和阿樾从高中开始就是同学,而且还是同班,再又加上静姝和阿樾走得近,而程美兰又是静姝的朋友,所以自然和阿樾在无意之下也走的近了。

    她听说,程美兰从毕业开始就进了广厦,最后没有多少时间就成为了阿樾的秘书,他们之间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就算阿樾对程美兰没什么想法,但难保程美兰不会有别的想法。

    她怀疑,程美兰或许早就已经对阿樾产生了一种感情。

    这种感情甚至会超越一般的友情,偏向男女之意。

    更何况孟君樾本身就是一个优秀的男人,即使她从未见过他的模样,可光是听着别人的形容,她就知道他不仅长得好看,又事业有成。

    试问,这样的一个男人,哪个女人会不倾心?

    瑾年越想,心头越是有些紧张起来,大概每个妻子在遇上情敌后,都是这种心理吧。

    “你这是在害怕?”

    程美兰没有回答瑾年的话,而是这样带着嚣张的语气反问她。

    瑾年微微摇了摇头,“没有害怕,我只是想要知道答案。”

    “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对我的丈夫,心思不纯,我自然有权利知道。”瑾年在沙发上坐直了身子,此刻的气势一点儿也不输于对方。

    “那么,我告诉你,你不配拥有他。”

    “……”

    “你真的喜欢阿樾。”

    在瑾年听到程美兰那么一句肯定的话后,便总结出了这么一句。她感觉自己心头一沉,想着程美兰这人似乎隐藏的太深,她直到今天才知道,原来,这女人先前的针对自己,不仅仅只是为了静姝,她自己心里也藏了想法。

    “你喜不喜欢他,和你没关系。我想要的东西,早晚都会拿到手。”

    程美兰如此自信的话,让瑾年骤然蹙眉,“你想要做什么?”

    “做我喜欢做的事。”

    “阿樾的心,已经定下来了,他不会在为别的女人而动摇。”

    瑾年善意地提醒她,希望她不要为了一个已经有家庭的男人,而去付出什么,因为她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

    孟君樾只能是宋瑾年的,他们才是真正的夫妻。况且,阿樾说过,这辈子爱的人,只有自己一个。

    她不想上演什么家庭悲剧,也不想走父母的老路,更不想他们好不容易走过来的这段婚姻,就这样被人破坏。

    可,程美兰对瑾年的那话,却是像好笑那般地笑出声,“宋瑾年,你似乎太过天真,有时候,看似很坚定的男人,其实只要耍耍心计,他自然而然会倾向于你。”

    “程美兰,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瑾年双眉越发地蹙起,她平常可以是温柔的小白兔,但是,如果一旦触及了她的底线,她也会变的张牙舞爪,就比如说现在。

    程美兰已经严重地触犯了她想要保护的东西——她的婚姻。

    她真是有些搞不懂程美兰,越来越搞不懂。

    既然对阿樾心存想法,为什么要一直隐藏到现在才能行动?不是早就该实行了吗,难道说,她是为了避免静姝?

    瑾年猜不透程美兰,正冥思苦想中,孟君樾已经从卧室里出来。

    客厅里的她们,很有默契地没有再说话,似乎是不想将互相之间的恩怨被孟君樾知道。

    不过,孟君樾已经察觉出来了瑾年的不对劲,毕竟他们之间天天相处在一起,她的一些小动作,他便可以看穿她的内心。

    比如说,瑾年此刻两手正交叠在一起,可指关节处却是泛白,这说明,她内心有情绪,她在紧张亦或者是在激动。

    “怎么了,哪里难受了吗?”

    孟君樾走到瑾年面前,身上的西装笔挺,不过,他毫不建议地朝着她蹲下身,然后伸手握住了瑾年,在感触到她手背上的那抹冰凉时,不禁吓了一跳。

    “你去床上躺着,我办完事就回来。”他说着,就要拉她回卧室,自然又是将一旁站着的程美兰无视了。

    瑾年没有坚持,只是让自己被他带着走,直到,他将她安置在床上,身上又盖上了厚厚的毯子。

    “你会很快就回来吗?”

    半躺在床上的瑾年,忽然这样问道。

    他抬眸,望向她的时候,带上眷恋的目光,“当然。”

    “那你可不要在外边贪玩。”

    “傻瓜,我要贪玩,也会带上你一起,不然我一个人多无聊,多闷。”

    “那你也不能被外面那些漂亮的姑娘吸引了。”

    她这莫名突来的话,让他有些忍俊不禁,“好~谨遵老婆的命令。”

    “那你去吧,我和小月月在家里等你。”瑾年说着,便将身子往下滑,直到平躺在了床上。

    孟君樾离去的时候,瞧到瑾年已经合上了眼睛,睡一觉也好,等她睡醒了,差不多,他也就改回来了。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孟君樾这么一去,就是一整天,直到快要黄昏的时候才结束了进城。

    而瑾年竟也到了下午时分才转醒,她是被饿醒的。

    在吃过了早饭之后,便没有再进食过,她掀开被子,从床上起身,转而摸索出在背包里头的手机,凭着感觉按下了第一个键,上面便主动和她播报了时间,还有几个未接电话。

    自然是孟君樾打来的。

    他没有时间赶回来,就怕她会饿了肚子。

    只是,瑾年睡着了,又加上手机放在背包里头,根本就没有听见。

    她按了一键,那是快捷的功能,按了一,手机便会自动联系到孟君樾,那端的人倒是很快就接起,只是接听的,并非是本人。

    而是上午和她针锋相对过的程美兰。

    她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手机会在程美兰的手上,不过,程美兰告诉她,他去上了洗手间。

    她其实是想问,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不是说好只需要一会儿的吗,可现在都快要一天了。

    程美兰冷冷地回复了一句,说是要晚上才能回来,接着便挂了电话。

    瑾年听着手机那端的忙音,心情忽然有些复杂起来。

    她也并不是因为等他等的难受,而是一想到上午时候,和程美兰之间的那些谈话,以至于让她心情有些紧张。

    她确实是害怕的,害怕他真的会一不小心就被别的女人给勾走了。

    说到底,现在的她依然没有太多的安全感。

    *************************************************

    瑾年在醒来后,一直在沙发上呆坐了好一会儿,直到饥肠辘辘的肚子再一次叫起,而窝在房间里的小月月也已经对着她的脚背磨蹭,似乎是说他饿了。

    她没吃午饭,小月月自然也就没有进食。

    瑾年想着先让这小家伙填饱肚子,只可惜,她去行李箱里翻找的时候,才发现,从海城里带来的狗粮已经没了。

    这家伙的胃口似乎越来越大了。

    瑾年有些无奈地想着。最后只能决定出门,好在客服人员告诉她只要一直往前走,在经过路口的时候,便有一家二十四小时便利店。

    小月月已经能过懂瑾年说的很多话,所以在经过便利店的时候,这家伙便已经停下了步伐,然后带着瑾年进门。

    便利店里的服务生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态度很是热情。在见到瑾年的不方便后,便亲自从收银台里出来,准备帮她找,她需要的狗粮牌子。

    只是,谁都不会想到,这种时候,偏偏会有人见缝插针。

    这个见缝插针的人,自然是小偷。

    收银员在货架上刚拿出货物,抬头的时候,便发现店里进了可疑的人,并且,从收银的地方抓了钱便跑。

    这种时候,哪里还顾的上瑾年,高喊了声——“抓小偷!”便随着那黑衣男子跑了出去,瑾年被这突来的事件,弄的有些莫名,而手中的小月月已经蹦跶着四腿跑了出去。

    她想喊住那小家伙,可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小月月根本就没了踪影,而她对这便利店又是陌生,一下间便失去了方向感。

    瑾年讨厌这种没有任何方向感的感觉,可那原本去追小偷的收银员突然折返回来,伸手就一把抓住依然还站在原地的瑾年。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