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瑾年,原来你也会秀恩爱啊

    瑾年的要求有些冒失,让一旁站着的孟君樾不由一愣。

    不对,是让全场在的人都给愣住了。

    “瑾年,你要干什么?”孟君樾微弯下身,然后对着自己的妻子,轻声询问,瑾年微张了张唇,想要解释,那助理已经着急地开口了,“孟太太,我昨天绝对绝对没有害您噢。”

    “您一定是认错了,要么就是有人想要假冒我。而且,我才刚来宁城,貌似也没有什么仇家……”

    助理还想要说些什么,瑾年却微扬起唇开口,“不是他的声音。”

    失明了后,她的听力很好,哪怕有人想要变声,可是这说话的口速还有语气,是截然不同的。

    “您如果想要证明什么,那我愿意配合您。”助理拉了拉自己的衣袖,接着又对瑾年道,“您想摸我的哪只手?”

    阿威是个偏中性的男人,说话时候带了点娘娘腔。所以,他在主动说了这话之后,一旁的孟君樾忙不迭地朝他望过去,眼神里带了些严肃的凶狠。

    “九九,这个孟先生好凶噢。”阿威在邬九九的耳旁悄悄说了句,瑾年已然从床上起了身。

    她两手垂在空中,没有顾忌一旁的孟君樾,倒是直接就冲那助理便微微笑着道,“把你的左手给我。”

    “……”

    “孟先生,这是孟太太自己要求的噢。”

    阿威在伸出手的时候,不免又往孟君樾身上瞧了眼,只是那眼神里带着股不男不女的探视,直让人看了就心里一阵不舒服。

    孟君樾正恶寒,瑾年已经碰上了阿威的左手背,然后缓缓地道了声,“不是他。”

    瑾年有些欣喜,又有些失落,欣喜的事,好在这个助理不是真正的凶手,那也就意味着,在九九身边的人不是坏人,而那个真正的凶手要针对的人应该是自己。

    所以,她失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抓到那个凶手。

    她的心情已经开始越来越不安了。

    “我就说了不是我的嘛,昨天我可不在宁城,就算要有分身术,我也得是个超人才行,不然以我这样的体重,转移来转移去,可是很累的。”

    阿威有些无辜地说着,一旁的田婉边将粥倒出了碗里,便过来朝着他们道,“不是阿威就好。瑾年,你先喝点营养粥吧,你这两天应该都没怎么好好进食。”

    医生又说,她现在的胃,还有些虚弱,不可吃太过油腻的东西,只能喝粥,好在她在粥里加了有营养的食物,只希望瑾年能快点好起来吧。

    “我来喂她。”孟君樾正打算接过手,只是被瑾年阻止住了,“不用,我自己来。我又不是断手了。”

    “可是这粥还有些烫。”

    田婉忧心地说着,又望向一旁的孟君樾,“孟先生,还是我来吧。你这两天照顾瑾年都没怎么好好休息,要不你先去睡一会儿,我帮你看着这吊针。”

    瑾年的左手上还有吊着挂着,其实是些消炎的,她的喉咙虽然好了些,但是,还是偶尔会有隐隐的作痛,毕竟那样被人狠狠地掐过,总是会有些难受的。

    “阿樾,别把自己给累着了。”

    瑾年听着田婉的那话,猛然想起,这些天他在医院里亲自照顾她,总是忙上忙下的,都没怎么地好好休息过。心里,不禁泛起了一丝疼。

    孟君樾瞧这病房里有这么多人在,便弯下腰,拉过她的手,摩挲着道,“那你好好呆在这里,我先回酒店一趟。”

    他离开,自然不是为了休息,瑾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定是要查个水落石出的。

    这一次,坚决不会再姑息了。

    他也已经开始隐隐地猜测这次害瑾年的人,似乎是来自海城的……

    “麻烦你们帮我照顾一下瑾年。”孟君樾止住心中的想法离去的时候,冲着田婉还有邬九九道了声,自然,她们放心地让他离去。

    ***********

    “瑾年,真不好意思,你好不容易来一趟宁城,还让你住了院。”田婉在孟君樾离去后,在椅子上坐下,看着脸色还苍白着的瑾年,心头充满了愧疚。

    “你不要自责,这都不是你的错。会有这些意外,谁都想不到的。”

    “该被责怪的人,应该是我,都是我害了瑾年。”一旁的邬九九接过话,若不是她引来那么一大批粉丝,估计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虽然她在舞台上,在众人面前总是光芒万丈,可私生活,也总是会被打扰,这大概就是她要进这个圈子所要付出的代价吧。

    “咱们今天这是开批评大会吗?”

    瑾年听着两位好友自个自责的话,不禁笑出声。

    “现在,我们仨人都能好好地,那就是幸运的事,虽然我发生了意外,但是依然还是好好的。”瑾年说着的时候,不禁伸手摸索着握住了她们的手,心里忽然之间又多了些感慨,“所以,快都别说谁对谁错的话了。这件事的对错,都不在于我们,要发生的事,总是会来的那么意外。”

    “要不,我给你派两个保镖吧,那两个保镖跟了我一年多了,人品素质各方面都不错,保证你在宁城的这段日子里,肯定都能一直安安全全,健健康康的。”

    邬九九是个行动派,一边提议,一边早就准备让一旁的助理给经纪人打电话,不过瑾年连连阻止了她,“不用了,我已经有保镖了。”

    “呀,孟先生的动作这么快?”

    邬九九不禁挑眉,正是有些羡慕孟君樾的宠妻,不过,瑾年倒是有些羞涩地回答,“不是,他就是我的保镖。”

    “原来……这是在秀恩爱啊。”

    邬九九恍然明白过来,冲着一旁的田婉眯了眯眼,有些事便了然。

    不过,她倒是羡慕,哪个女人不想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甜蜜的婚姻呢。瞧着这么低调的瑾年,也会秀恩爱,想来她和孟君樾一起的生活,该真是甜蜜了。也知道,孟君樾是真的爱着瑾年,哪怕他的妻子有那么一点缺陷,但是,爱就是爱上了,不为外貌,不为外表,只为那个人。

    邬九九羡慕地想着,心里自然是祝福他们。

    ********

    瑾年在医院里连续住了五天之后,喉咙上的肿痛总算是好了,除了脖间还有明显的瘀痕,不过医生说那是积聚在一起的血站在慢慢散开的趋势,所以,脖子上被掐的痕迹才会那么明显,不过只要三两天就可以消除了,并没有大碍。

    能够出院,瑾年自然是欢喜的,整天呆在医院里,闻着那些刺鼻的药水,都快让她的神经麻木了。

    住院总是不好的,不仅没自由,心情都会感觉到些许的压抑。

    不过,这次她出院,能陪她的人只有孟君樾了。

    邬九九因为剧组方面的协调问题,已经提前进了剧组,田婉也因为杂志社的忙碌,整天上班加班偶尔还需要晚班。

    不过,她来宁城,很大的一件事,就是蜜月,自然陪她的人是要孟君樾。

    而且,他也已经放下手中的工作,差不多都已经和下属交代了完毕,然后在接下来的几天,便是陪伴她,游玩整个宁城。

    这对瑾年来说,自然是开心的。

    因为在那之前,她便已经听九九说过,在宁城有很多关于爱情故事的名胜古迹,几乎每一个地方都有着美好的寓意,所以吸引了很多情侣还有新婚夫妇慕名前来。

    这第一站要出发的地方,孟君樾便给瑾年提供了多个选择。他个人去哪儿倒是无所谓,只是一切喜好都想按着瑾年心里想的来。

    “你给我提供的这些山啊,城啊,我都不知道有什么呢,要不你给我介绍介绍?”瑾年窝在他的怀里,听着他说那些旅游景点,只是她都不知道哪些是好玩的,哪些是去干什么的。

    “好吧,我给你把每个地方的简介都给你读一遍,然后你选。”

    孟君樾拿着景点区的彩页,耐心地将上面的文字一个字一个字地读给怀中的人听。

    他的声音本就好听,这会儿又是这般有耐心,有感情,瑾年感觉就像是在听故事似的,他是她听过的最好听的男性声音了,如沐浴春风那般,盈盈悦耳。

    她忽然想,他为什么不去当主播呢,估摸着会有很多听众吧。

    但是,她又有些不舍,他这样好听的声音,她想自己一个人收入囊中。

    “好了,你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儿?”

    孟君樾读完整本彩页的时候,瑾年已然有些昏昏欲睡,谁让他说话想讲故事那样似的,她真是听的想要睡着了。

    只是,他却坏心地弄醒了她。

    “去哪都好。”瑾年眯着眼,迷糊了声,却听他冲她耳旁,呵呵笑了声,“我看还是在酒店里,咱们二人世界最好。”

    去什么风景区呀,他俩腻在酒店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才是极乐世界好不?

    孟先生一不小心就想歪了,惹得孟太太垂着他的肩头,直骂他流*氓!

    他倒是振振有词,不对老婆流*氓,难道对别的姑娘流*氓?

    孟太太憋屈,那当然……还是对她耍流*氓吧。(╯﹏╰)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