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孟先生似乎不适合那样的地方

    “所以,你的心里惦记着那个初恋,对吗?”

    瑾年总结出来这么一句话,田婉沉默了会儿,抬眸望向她。

    “可能是的吧。我和他之间的结束来的太突然了,甚至连一声再见都没,他就消失在了我的世界里……我心里总是会挂念到他……”

    “……”

    瑾年没想到结局会是这样,也不知道田婉能不能在和那个初恋遇上。但想到邬九九却说什么负心汉来着,或许这个男人在别人眼里看来不怎么样,在田婉心里应该占据了很大的位置,不然也不会一直挂念到现在。

    她也不知道田婉是不是应该继续找回初恋,还是能再遇上糖糖的爸爸。这终究是别人的感情,她了解不多,也不好发表什么言论。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心里只祈祷,田婉可以得到幸福,失去了孩子该是一生的痛,如今希望的,就是能有一个好男人,陪着田婉好好地过一辈子,照顾她,爱护她……

    “唉,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了。瞧,说我的事情,也让你难过了。”

    “……”

    “说说你的吧,这段日子,你在海城过的怎么样?”田婉将话题扔回到瑾年的身上。

    瑾年想着这段时间过的生活,不由叹了声气,“还行吧,你和绘景都离开了海城,我刚开始真有些不习惯。不过,现在你和绘景都在各自的地方有发展,又过的好,我还是很为你们高兴的。”

    “别光说我们了,你和孟先生决定要个孩子了吗?”

    “……”

    田婉忽然提到了这个问题,让脸皮薄的瑾年瞬间红了两颊。

    “你们结婚也有些日子了吧?”

    “一年多三个月了。”

    “哟,瞧瞧,这日子都记得这么清楚呢,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是不一样,每一天都是幸福的,数着时间过日子,那多甜蜜啊。”

    田婉的揶揄,瑾年忍不住脸色又开始泛红,两手抚了抚面颊,还有些发烫呢。

    “小婉,你就别取笑了我了。”

    “没取笑,只是提醒一下你们,这个生孩子的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所以,我们这不是蜜月来了么?”

    瑾年羞答答的回应,算是让田婉恍然,“呀,原来你们来宁城是蜜月的呀?”

    “……”

    “亏我还以为你是特意来探望我的呢!”

    “本来就是来探亲的呀,我们这是工作、蜜月、探亲两不误。”瑾年不好意思地解释,惹得田婉笑出声,“你们真是拿24小时当48小时使啊。”

    “他这两天工作比较忙,所以,我就先来探你呗。”瑾年讨巧地说着,田婉这回算是找不出什么反驳了,便对她提议道,“正好我这两天没什么工作,明天带你去宁城逛逛,宁城可有很多小吃,海鲜烧烤什么的特别多,这些东西,你们应该是没怎么吃到过的吧?貌似海城不怎么有,我在海城这么久,晚上路过的地方,也只有个别。但是宁城不一样,那路边摊是一连窜摆着的,晚上时候特别热闹。”

    “不对,白天也热闹。”田婉说完,又纠正了一句,继而嘻嘻笑了两声,“一看你和孟先生那样的富家子弟,肯定是没有吃过街边摊。”

    “……”

    “你可别小看我,我可算不上什么富家子弟,那些东西,小时候常去,没去过的人,应该是他才对。”瑾年纠正着,小时候宋家还没发展起来,所以她家那时候应该算是小资家庭,大概是到了她的高中,她家突然之间就越到了上流社会的档次。

    那时候,该是宋家的鼎盛时期吧。

    只可惜爸爸的离去,对宋家的打击太大,如今,虽然她拿回了宋家,可早已不如从前。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撑着,让宋从前走回正轨。

    “孟先生似乎不适合那样的地方。”

    走神中的瑾年突然被田婉这么一句话拉回了思绪。

    田婉说的也对,在她眼里的孟君樾几乎每次见到的时候,都是穿着正装,试问,一个穿着西装的人坐在路边摊吃着烧烤,那样的画面会不会太过奇怪了?

    不知怪,光是想想就觉得滑稽。

    ********************

    和好朋友在一起,总是会有聊不完的话题,所以,原本枯燥的一个下午,竟不知不觉便到了晚上,这时间是怎么溜走的都不知道。

    直到从床上酒醒过来的邬九九走到客厅,田婉才瞧了眼时间,这都快过了饭点了。

    “你们俩聊什么聊的这么开心呢?”邬九九这会儿的头发还有些凌乱,在家里的她根本就没有什么明星该有的形象,一边问着,一边便挤到了田婉和瑾年的中间,两只没几两肉的胳膊一手揽着一个。

    瑾年刚开始还以为她这酒还没醒呢。

    不过,后来接触久了,才知道邬九九就是这么一个大大咧咧又热情的人,待自己认为的朋友,就是一颗炽热的真心。

    瑾年挺羡慕田婉的,能从小就拥有这么一个好闺蜜,不过她也托了田婉的福,认识了邬九九这么一个真性情的人。

    来宁城一趟,就能收获到一个朋友,还真是有些不错呢。

    “我和瑾年刚刚还说起你第一次上映的电影儿。正好瑾年之前也看过,那角色太滑稽了,记得当时看到的时候,笑了我们一下午呢。”

    “那是我一举成名之作呀,两宝贝。”

    “……”

    “成名之作,能不好吗?”

    “……”

    邬九九没谦虚,在说完的时候,一手一个点着她们脑袋,似乎在嫌弃她们说的都是废话。在朋友面前,她始终是以最真实的一面来对待的。至于在媒体面前,所表现出来的她,不过是为了在大众面前塑造良好的形象,毕竟每个圈子都有每个圈子生活的规矩,在什么圈子,就该适应什么样的生活。

    不过,在面对朋友的时候,唯有真实才是最好的。

    ***************

    三人又叽歪着闲聊了一会儿,田婉才起身去厨房做晚饭。

    田婉的厨艺可以媲美酒店里的厨师,这是让吃货邬九九最高兴的事,自从田婉回宁城和她住一起后,她就没有再吃过外卖。

    外卖再好吃,始终是比不上家常饭菜,那是有家的味道的。她和田婉从小就在一个宅子里长大,友情早已超过了亲情,所以,在她看来,每天能够和田婉一起在同个餐桌吃饭,都是件幸福的事。

    大家都说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但是,她和田婉没有散。

    不仅人没散,感情也依旧如初,就像当初小时候说要一起成为朋友那样。她知道田婉经历的太多,虽然她并没有告诉自己,她到底在海城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才上了一年的大学就从海城回来了,但光是一年前在宁城发生的那些事,就是让一个普通的女孩子所不能忍受的。

    而如今,田婉还能和她好好地坐在一起吃饭,谈天,说地。这对于她来说,真的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

    “瑾年,真的很谢谢你,在我家小婉遇到困难的时候,你伸出援手帮助她。能让我……再见到这么完好的她。”邬九九坐在沙发上看到田婉在厨房忙碌的背影,心里一酸,喉咙竟起了一丝哽咽。

    田婉之前和她提到瑾年的时候,说是在海城的时候,自己不小心遭遇了抢劫,是瑾年借了钱给她。虽然田婉提了这么一次,但那次之后,邬九九便将宋瑾年这个名字记在了心里。她从心底里感谢这个借钱的好姑娘。

    “她是我的朋友。”

    瑾年眸子微微垂落下来,似乎这么一句话,已经不用再多解释什么。邬九九笑着望向她,轻声道,“你以后也是我的朋友。”

    *****************

    晚饭过后,三人就着明天的活动,来了个详细的大规划,邬九九是最兴奋的。对于吃,对于玩,她总是最积极的一个。

    这和她的银屏的高冷形象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瑾年算是知道了,这当明星的大概都有双面,但她更喜欢邬九九这样真实的,玩起来像疯子,安静起来又像个睡美人。

    近乎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商量好明天的活动。其实瑾年基本没发表什么,毕竟她对宁城没有任何的熟悉度。大都是田婉和邬九九在商量,但她光听着,就觉得很有趣。

    其实,只要和对的人在一起,不管是做什么事都是开心的,不管是友情还是爱情,关键是互相之间需要合拍。

    所以,这会儿,哪怕瑾年不说一字,但就是这样当个旁听者,也觉得快乐。

    最后的她们,为考虑到邬九九的身份,大都选择比较隐晦的路线,明天的导游自然是邬九九了。

    她这是私自瞒着经纪人出门,若是被她的经纪人知道了,估摸着又会被禁止了。所以这种刺激的感觉,特让她兴奋。

    她们商量好的时候,时间快到了九点,田婉不知怎地突然有些困,正想给瑾年去收拾客房,外头的按门铃响起。

    三人皆是一愣,许是刚才聊得太开心,都忘了,这会儿还会有谁上门。

    最后是邬九九去看了门。

    当看到外面站着的人后,不禁有些诧异,直愣着就叫道——“孟先生!?”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