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就这样结束吧

    瑾年愣着,呆着,不知道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孟君樾没有解释什么,而是这样反问她。

    她有些措手不及,但行动已经比思想快了一步,她的脑袋先点了头。

    他见着她这样,便将她从位置上拉起,然后牵着她的手,往候厅室外边走去。

    “是谁生病了吗?”上了车后,瑾年才犹豫地问出口。

    孟君樾微顿,在发动车子后,沉着声音出口,“程美兰打电话来说,静姝生病了在医院。”

    “……很严重吗?”

    “休克了五分钟。”

    “……”

    这短短的六个字,让她心跳一窒。她未想到会有那般严重,虽然那天她在曾静姝面前说下了狠话,说他们这辈子都不在会是朋友,可好歹曾经友好过,现在又是危急到性命的事,她心里还是着急了一下,微皱起眉头便对一旁的他道,“那我们快点去医院看看吧。”

    曾静姝在海城也算是无亲无故,前段时间本来还有冯道翰在,可冯道翰已经回了纬都,现在也不知道有谁在照顾她。

    噢,瑾年差点忘记了,还有程美兰。

    这会儿孟君樾才带着瑾年进医院,原本在病房里的程美兰,像是掐好了时间那样,一边哭着一边跑过来,就拉过孟君樾的衣袖,一脸凄苦,“阿樾,你可算是来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孟君樾不着痕迹地拉开她,眉头微蹙,询问她关于曾静姝的情况。

    程美兰明显感受到他的疏离,眼角的余光正好瞄到一旁的瑾年,脸色稍沉,又是哭着继续道,“我也不太清楚,就昨晚和静姝聚餐的时候,她吃了几只螃蟹,然后过敏了。我下楼给她买了些抗过敏的药,可在半夜的时候,她就突然呼吸困难、手脚也发冷、还伴随心慌……我打了急救电话,医生说她休克了五分钟,差点出了事……”

    “那现在好些了吗?”

    “现在好很多了。”

    程美兰的话音刚落,伸手便响起了医生的声音,“哪位是曾静姝的家属?”

    “我是静姝的朋友。”

    程美兰着急地跑上前,瑾年只听到那高跟鞋在地面上哒哒哒的一阵声音,忽而感到些许的刺耳。

    拿着病例的医生,扫了眼程美兰,才将报告上的情况和她讲道,“现在检查报告的结果已经出来,我们怀疑是病人曾经服用的抗过敏药不符合她体质,所以才会导致休克。如果以后再出现类似过敏的情况,最好不要随意用药,特别是在呼吸困难特别明显的情况下,一定要及时来医院就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好,我记住了,谢谢你,医生。”

    医生无奈地叹了口气,就要离开,身后的孟君樾又及时冲他问道,“她这样的情况,什么时候能出院?”

    “只要退烧了就可以了,差不多两天就行。”

    在场几人听医生这样说,都松了口气。

    “还好只需要两天,都怪我,怪我给静姝,乱用药。”程美兰眼泪婆娑地看着孟君樾自责,只是他的重点似乎一点都没放在她身上,反而责问道,“静姝本就对螃蟹过敏,为什么你们还会买螃蟹?”

    “那螃蟹是我舅舅从老家带来的,并非是新鲜的螃蟹,是经过暴晒腌制处理过的,那是我们老家的特产,我以为这种新鲜的螃蟹会没事,但,谁想到……”

    程美兰的解释虽然很委屈,但终究没有得到他的同情,孟君樾的大手拉紧了瑾年,然后冷冷道了句,“那你就呆在这里,好好照顾她吧。”

    孟君樾说着,带着瑾年就要离开,只是伸手的人却突然冲他喊了一声——“可是,静姝现在最想看到的人应该是你啊,阿樾。”

    “可我最想看的人,不是她。”他带着瑾年站住脚步,却未转身。

    “……”

    他的这话,有些狠厉,让程美兰不禁一愣。

    不过程美兰也没有就此放弃,高跟鞋在地上哒哒哒着声音,便跑到了他们的面前。瑾年闻到那股浓郁的香水味,不禁感到一阵刺鼻。

    程美兰的目光就旋转在瑾年的周围,眼里的情绪隐藏着恨意,只是瑾年并未察觉出来,只听着身旁的人开口,“你也不用去宁城了,那边的项目的工作,让李助理代替你就行,你的任务就留在海城好好照顾她。别再让她进医院了,有些该注意的地方就注意。除非迫不得已的事,别再给我电话。我和静姝的关系,就与你和静姝那样,只限于朋友。”

    “……”

    程美兰被他的这番话弄的有些哑口无言,还真不知道一时半会该说些什么。

    只是孟君樾的话还未完——“朋友只能是朋友,该避嫌的总要避嫌,我又是异性,不想破坏了静姝的名声。还有,我也不想因为静姝,总让我的妻子误会。”

    他说完,原本牵着瑾年的手,改为搂住了她的小蛮腰,意思十分的明显,几乎不需要再多说明什么。

    “阿樾,你变了。”程美兰愣愣地只轻吐出了这么一句,眼角的余光再次瞄到瑾年,不禁变得一丝狠厉。

    “或许吧,有些事早就应该结束了。”孟君樾回复的依旧很冷淡,转而又朝瑾年低语,“我们走吧,再晚,就该赶不上飞机了。”

    瑾年听着他的话,点头。

    她的一言不发,更是衬托出孟君樾对她的守护,他们离去的背影正好落在程美兰的眼底,空气中突来了一股叫仇恨的东西……

    ***********************************************

    “你心里还是会担心静姝的,是吗?”

    在上了车后,瑾年突然这样问身边的他。

    孟君樾握着钥匙的手,不禁一顿,然后侧过脸,朝她细细看了眼,才缓缓地道出声,“如果我说是,你会生气吗?”

    “你如果说不是,我才会生气呢。”瑾年轻轻笑出声。

    “谢谢你,阿樾。”

    她突来的谢谢,让他有些莫名,“谢我什么?”

    “谢谢你和我说实话。”

    “……”

    “我知道你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也知道静姝的事情,始终在你心里是个坎,你心里感觉愧疚于她,所以,不管什么时候,她有危险了,你都不可能会做到不管不顾。”

    她心里虽然对这事,有点小小的吃醋,可正是他的这个有情有义,所以才会吸引到她。

    她喜欢这样的男人,外冷心热,正是她所欣赏的。

    她就是喜欢心善的男人。

    “但不管怎么样,你和她已经结束了。”瑾年咬着下唇,说了这么一句,他反驳了她,“不,我和她就从未开始过。”

    “……”

    他的话,确实是这样,以前,他只是单恋,和静姝之间顶多也只有暧*昧,至于恋人却是未满,只是因为他们那时候经常呆一起,所以在别人的眼里看来,就成了情侣,可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有没有真正的在一起过。

    没有,从来都没有。

    “傻瓜,我现在的心里只有你。”他双手捧起了她那粉嫩的两颊,说出的话,让瑾年心头一暖。

    “嗯,我知道了,不过,你先听我把话说完。”

    “你可以对静姝好,但是只能是朋友那样,只能是普通朋友。我不想干涉你的朋友圈,我也不想那么霸道,但,唯一的要求,就是你绝对要和静姝保持距离。”

    “……”

    “你能做到吗?”

    瑾年担忧地问着。其实说白了,她是怕他会受伤,因为她已经非常确定了静姝喜欢的爱着的人,根本就不是他,她就是怕他会被静姝利用了。

    说来说去,她就是怕他心里头的某个角落还有静姝的存在,所以静姝可以很好地利用这个,然后又把他给勾走了。

    那天静姝和她在咖啡馆里宣战的事,她可是一字一句都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道翰的联姻,所以,她说要抢回孟君樾,静姝只是那他当备胎而已……

    即使那天瑾年在她面前表现的无所畏惧,还说了些壮志豪言的话,可这心里头总是挂着什么的。

    她也是个普通的女人,害怕她深爱着的丈夫会被别的女人给抢走了。

    就在瑾年忧虑着的时候,他突然凑过脸来,对着瑾年粉嫩的唇角便亲上了一口,“老婆的话,为夫怎敢不听?”

    “……”

    “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心里除了不想和你保持距离之外,和谁都想保持距离呢。近三个月了,我算算,我和静姝说的话,还没超过十句呢。虽然会在工地上经常见面,但是,我自律的很。”

    “你连几个月说了几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还自律呢!听你这委屈语气,好像还可惜的很?”瑾年回过神来,伸着手就推了推他,也不忘调侃了他这么一句。

    “……”

    孟君樾被她这话弄的不知道该什么回答了,但在瞧到她那两腮处,偷乐的表情,他就知道她已经打心底地相信了她的话。

    心头不禁感叹一句,女人啊,就是爱口是心非。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