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老婆不回家,是想让我独守空房

    田婉窝在沙发上,正处于半梦半醒间,瑾年也不敢随意吵醒她,只好自个摸索着去开门。

    只是这里毕竟不是她的家,就算有手杖,也难免会碰上障碍物,刚刚快到门口的时候,她便磕了下一旁的椅子,膝盖一股疼,还是坚持开了门。

    “你怎么了?”

    门外的人正好瞧到瑾年蹙着眉头,一张小脸皱着的痛苦神色,连忙关心问。

    这声音,瑾年自然是听的出来是谁。

    “不小心磕到了椅子。”

    “我看看。”他说着便蹲下了身子,借着长廊上的灯光给她卷起了裤管,果真,那白嫩的膝盖上通红一旁。

    “你怎么来了?”瑾年扶着门框问,他抬起头瞧了她一眼,委屈道,“老婆不回家,你是想让我独守空房吗?”

    “……”

    “小婉睡着了。”瑾年推着他出来,转而将口袋里的公寓钥匙逃出来递给他,让他将对面的房间打开。

    明天就是出殡礼,今晚她也不想回孟宅了,主要还是怕一会儿田婉一个人的又会出什么事,但听着孟君樾刚才的语气,自然也不会自己一个人回去,他一个大男人的呆在田婉的公寓里也不太好。

    好在她有将自己公寓的钥匙带出来,今晚,他们就在这里过一夜得了。

    “你在这里先站着,我把卫生搞一下。”

    才进门,瑾年便这般听他道,微觉诧异,他这样的大少爷竟然还会搞卫生?

    不过这个公寓闲置了几个月,确实是有些灰尘。

    瑾年想着这些,耳旁已经传来了拖地的声音,她忽然想,这是不是某人第一次干这种活?

    像他这样矜贵的大少爷,别说是拖地了,就连看见拖把的机会都难得吧……?

    瑾年天马行空地想着,可心里头却是暖暖的,有一个会为了她而干活的男人,这能不甜蜜吗?

    想着想着,连唇角什么时候扬起的都不知道,孟君樾弄好的时候,转身便看到了她面颊上的那两坨粉羞,不知道这小妻子又在想些什么了。

    长腿一迈,便走过去,抱着她在沙发上坐下,继而又撩开她那只磕着的腿,拿了酒精给她揉着。

    “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边给她放下裤管,边说着。

    瑾年大方一笑,“没事,就是点小伤。”

    “……”

    “和小婉比起来,我觉得我比她幸福多了。”瑾年垂眸,响起田婉,脸上的神色又失落又黯淡。

    瞧着她这般,他伸手将她抱在了怀里,感叹一声,“人各有命。”

    “我心里很为小婉难受……糖糖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

    “……”

    孟君樾没有再说话,只是伸手在她的肩头上轻轻地拍着,似给她安慰。

    若是他们之前的那个孩子还在的话,再过些日子,也该来到这世界上了。

    只可惜,没有如果。

    这或许都是命吧。

    *

    隔日,下了一个晚上大雪的海城,隔日莫名出了太阳,只是太阳再大,也不暖,雪花落在海城的四处各地,积累着厚厚一层。

    而他们的心里,皆因为糖糖的离去,阴霾一片。

    田婉说要给糖糖办一个风光一点的葬礼,他在这个世界上的时候,冷冷清清,他走了,她只想多些人送他。

    可是来的人,却只有几个。

    也对,她在海城无亲无故,所能认识的人,只有医院里的几个护士,有些人调不开班,也有些人对这种事出于忌讳便委婉回绝了。

    所以,上上下下数来数去还没到10个,她和孟君樾再加一个为他们开车的刘司机,接着便是三两个和田婉一起工作过的护士,再来是卢翊阳,便无其他人了。

    不过,田婉依然还是很高兴,起码不是只有她一个人了,起码有这么多人可以送她的孩子离开这个世界。

    她没有再哭,可能昨晚的泪水早已用完。今天的她面露微笑,可没有一个人看不出她笑容里的苦涩。

    就连瑾年,也能从她的声音里,听出沙哑的哽咽。

    糖糖的骨灰盒是她亲自捧着交给了风水大师,她平时节省到不行,可这葬礼几乎花光了她所有的积蓄,请的风水大师也是这海城里最有名的,就连买墓地也是买了最好的地带,她对这个孩子的愧疚,却只能拿这些来弥补。

    悼念完毕后,瑾年陪着田婉在墓地上,又站了好一会儿,直到太阳又重新躲回了云层里,天色再次黑了。

    她们就在这里站了快整整一天,悼念的其他人已经返回,墓地上只剩下了四个人。

    “可能又要下雪了,我们回去吧,这山太高,待会我们可能会出不去。”站在一旁的卢翊阳一直未发话,但这会儿走了过来,冲田婉和瑾年道。

    孟君樾因为工地上的事,电话接连不断,但瑾年陪着田婉在这里,他自然不能就这样离开,工地在忙,还是她重要。

    况且这是在山上,还断断续续下雪,他哪能就这样放心离去。

    “一会儿我送田婉回去,你们先走吧。”卢翊阳这话是对着孟君樾说的,眼角的余光却正好将瑾年的背影捕捉到了眼底。

    他差不多已经猜到孟君樾接连的电话是因为工地上的公事了。

    孟君樾眯眸瞧了卢翊阳一眼,双唇一抿,点头。然后带着瑾年离开。

    只是,他们还未转身,一直未开口说话的田婉突然又喊住了瑾年。

    “瑾年,我可能要离开海城了。”

    那声离开,让瑾年心头一惊,随即顿住了步伐,然后着急问道,“你要去哪?”

    “我的家,在宁城。我想要回去找他们。这里是伤心之地,我怕我多呆一天,心里的难受就会承受不住……”

    田婉上前几步,带了些苦笑。

    “你……”

    真的决定要离开吗?

    瑾年开口,又是欲言又止,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挽留。

    她自私地想要让田婉留下来陪她,毕竟她在海城的朋友不多,绘景已经去了巴黎,田婉再这么一走,她身边根本就没了可说话的人。

    但是一想到这里是田婉的伤心之地,她又会觉得自己太过自私。

    而且海城本就不是田婉的家乡,她的家人都在宁城,她应该回到宁城去,她的家里人才会照顾她。

    “放心吧,我在宁城有一个很好的闺蜜,她可是大明星呢,她什么事都会帮我的。虽然我妈妈早逝,但我还有小妈,对待我就像亲生女儿那样,对了,我还有一个同父异母,已经上了高三的弟弟。他们都对我很好,我如今离开了宁城两年,现在也该回去看看他们了。”

    “……”

    田婉和她简单地描述了家里得情况,不过是为了想让瑾年放心,但瑾年这心里头总是挂着事。她其实早就猜到田婉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可能这一回宁城,说不准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吧。

    瑾年这般猜想着,就算万般的不舍,出口的话,也只能成了送别,“那你什么时候回去?我去送你。”

    “没事,你别来送我了,这两天天气这么差,你就呆家里吧。而且宁城和海城离的不远,你要是想我了,以后,可以来宁城找我,我的电话号码永远不变。”

    田婉依然微微笑着,可瑾年能够听得出来,那笑藏了多少的心酸。

    “等时间治愈了我,我还是会来海城看你的。”她顿了会儿,继而又这样和瑾年说道。

    在瞧到瑾年失落的脸庞,田婉握了握她的手,“别为我的事难过,开心一点。”

    “……”

    这句话应该是她对田婉说才对,现在反倒过来安慰她,瑾年的心情又更为沉重了。

    雪花落在她脸上的感觉,刺骨刺骨的冷,忽然让她想到了父母出殡的那一天,她的心情也是如此……

    *******************

    出殡的日子过去三天,田婉便离开了海城。

    终究,瑾年没有赶得上去送她,在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便告诉了瑾年,她已经在了宁城。

    一时间,瑾年都不知道该对她说些什么,唯有的就是让她好好地照顾好自己。

    两个好朋友相继地离开海城,瑾年的心情不像以前,孤独的感情,总是会让她有些沉重,一时之间,很难分散注意力。

    不过,好在宋氏的很多事情,等着她忙,在闲暇之余,也总是会想到绘景和田婉,但她们之间的联系也只能通过电话来表达各自的情况。

    而孟君樾这段日子似乎又比以前更加忙碌,连续半个月的早出晚归,几乎在瑾年睡着的时候,他才回来。待到了隔天,她还在睡梦中,他便已经出了门。

    听说是工程要完工了,所以,在加班加点地赶。

    瑾年也知道他忙,知道他对她工作的态度,所以到后来,总是她自己一个人自娱自乐,比如说,没事的时候便画画。

    她对这爱好从来不减,莉姐每次看到她画的,都说她越来越进步,还说如果将这画作展现给别人看,没有人会敢相信这是由一个失明之人画出来的。

    每次莉姐的鼓励,都会让她有些洋洋自得。其实,她这段时间以来,已经画了很多插画,莉姐让人给她买的画笔上边都有字刻着,她只要一摸便能知道什么是什么颜色,不过,她大多数画的都是素描,她只是想将心里的一家三口的模样,描绘在白纸上。

    这天,瑾年又是在房间里作画,她太认真,以至于有人进来都不知道。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