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这张嘴啥时候变这么甜了?

    卢翊阳缓慢而又平静的陈述,让瑾年心里莫名一疼,她一时之间都不该和他说些什么才好,她也不知道她该说什么才是对的。

    她发现,面前的男人似乎比她还要可怜。

    起码,她的童年是完整的,而他居然有这么多的过往,小小年纪,就要承受那么多。

    今天,算是她最多一次听到他讲了这么多的话,以往他那样高冷的形象,似乎在她心里有了改观,她觉得他是外冷内热的人。

    之所以会冷,不过是个保护壳罢了。

    而瑾年所不知道的是,卢翊阳这是第一次和一个人倾述过去,有些事,就连那个十几年的老友周逸都不曾知道。

    其实,他和她说这些,理由很简单,他只是想要告诉她,他只是对她隐瞒了真正的身份而已,至于其他的,他一点儿也没有骗她。

    “其实,在我上大学的时候,我妈一直还都存在心理上的问题。所以那时候的我,一边学,一边给她看病。所以,那天,我送你回家的时候,我告诉你,我和她之间是病患关系,没有在骗你。确实是这样……那天我和你说的话,没有一个字是骗你的,除了没告诉你,我和她的另外一种关系。”

    “可最后,你们母子俩还是合伙起来骗了我。”瑾年最终没有忍住,将这话脱口而出。

    不过,他反驳了她,“没有合伙,妈只是帮我掩盖了事实,她其实一开始根本就不知道我是你的心理医生,和你偶遇上之后,她才知道,我和你之间的联系。但我一次都没有和她说过关于你的事,她也从没问过我。”

    “……”

    卢翊阳不管是语气还是话中的词,都带着十分的诚恳,瑾年忽然感觉自己之前对他的那些判断都可能是错误的。

    他并不坏,甚至能说的上是一个好人。

    “不管怎么样,你帮我治好了我的病,我心里始终是感谢你的。还有,你救了我那么多次……我昨天是说了点气话,但是,还是真心感谢你。”瑾年坦诚,虽然昨天她那样生气,而今天又这样放下面子,和他说这些,她心里始终感觉有些怪怪的,但不管再扭捏,有些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不然闷在心理,她该会一段日子的不安稳。

    “还有,你终究是爸爸的孩子,爸爸的遗嘱上明确有写你能在宋家所得到的财产,所以,我也不想自私。我们按照爸爸的遗嘱来,我接受你来宋氏,只要你不会拿宋氏挥霍。”

    瑾年以最大的限度在让步,却听卢翊阳一声轻笑。

    “瑾年,其实我对那些东西,一点渴望的想法都没有。”

    “……”

    可能大家都会认为他进宋氏,就是为了和她争家产的,就连她到现在也会这样认为,但是,他想要的,真的不是这些。

    “当初之所以会听那些叔伯的话,去培训什么继承人,不过是想帮爸爸留住他打下来的江山,我知道那些叔伯是想利用我,从你的手上夺走宋家的一切。”

    “而现在,你回来了,我知道你有能力,所以,并不想再来插足宋氏的事情。我也会劝动我妈,离开宋氏,远离宋家。”以他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给他母亲一个非常好的环境,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再借用宋家的财力。况且,他对宋家的一切,根本就不想要拿一分一毫。

    “为什么……你要对我这么好?”

    瑾年迟疑地问出了这句话,他似乎真的对她很好,不仅是现在,而是从他们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一直都在默默地对她好。

    这种好,让她有些无以为报,甚至是自行惭愧。

    “大抵是以因为……你是我的妹妹吧。”卢翊阳轻笑着给出这么一句解释,在瞧到瑾年微愣的表情,不禁又道,“虽然,我们不是同一个母亲所生,但我们身上都流着相同的血,我们既然是亲骨肉,何必又要相争呢?”

    “……你让我感到惭愧。”瑾年放在桌下的两手不断地扣着自己的手心,这不是无意识的,她只知道,他说的这些话,让她感到了不知所措,还有从心底涌发出来的惭愧。

    而他似乎是看透了她的心理,薄唇抿了抿,竟是安慰她,“不需要惭愧,我比你大几岁,所以,自然要先让你。”

    “……”

    “其实,很久以前,我就知道我有个妹妹,这是爸爸告诉我的。那时候他问我,如果有一天,和妹妹一起生活了,我能不能把最好的一切都给她?我已经记不清当时是怎么回答的了,我只知道,如果能和爸爸一起生活,我愿意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交换。”

    “可最后,这个心愿还是没能实现。因为……如果和爸爸一起过,我就得放弃妈妈,那时候的我不懂,为什么爸爸妈妈不能够在一起。甚至,我心里对那个不知名的妹妹也讨厌起来,我懵懂知道,爸妈不能在一起,是因为妹妹还有另外一个妈妈……”

    “再后来的时候,差不多是在妈那次的轻生被医生救回来,我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妈健健康康的,我其实可以放弃爸爸,我只要知道爸爸也是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快乐地生活,我心里也是快乐的。”

    卢翊阳说这些话的时候,思绪有些飘远,脑海的记忆中似乎又回忆起了父亲,儿时的一些事,至今还历历在目。

    瑾年不知道他和父亲的这段过往,如今听起来,就像是做梦那样。

    她虽不明白父亲和卢芳华之间的情感纠葛到底算是什么样,但,卢翊阳,这个哥哥的存在,已经开始在她的心里渐渐成了接受。

    卢翊阳抬头便看到瑾年飘忽的神情,他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依旧和她继续还未完的话——

    “那时候,爸虽然和我具少离多,但是教会了我很多道理,起先我不明白,甚至还有了嫉妒、怨恨的心思……直到后来,我立志要成为心理医生,书上很多话启发了我。于是,慢慢地开始放下那些怨恨,若是一直有执念,我可能也会换上心理疾病,最后变得我妈那样……”

    “妈的那个状态,是我最不愿意见到的,所以我学会了自我调节,然后再帮着我妈去调节……”

    “这个世界上,唯有执念时最可怕的,当它变成了一种嫉妒,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都不知道。”他话音落在的时候,又是一声轻笑,却带了些自嘲,因为曾经有过那么一个时刻,他也差点要走了极端。

    “好在,你没有和我妈一样。虽然你心里一直对我妈抵制,但那天在你妈生日的时候,我在墓地上见到你,听到你和我妈说的那些话,虽然有些狠厉,但我看的出来,你这辈子都不会变,你的心不会和我妈那样走极端。你很善良,瑾年。”

    也正是因为她的善良,隐约中更感化了他,不管是她刚开始对一个陌生田婉的帮助,还是没有利用孟家的势力对付他的母亲。

    这些事,都一直感化他,所以,他更愿意在她发生危险的时候,救她。

    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

    瑾年听着他的那声夸奖,心里更是有些不自在,其实,她根本就没有他说的那么好。

    她对卢芳华,也是有过嫉恨的,为自己的母亲,而恨这个女人。但后来,也不知怎么地,就想开了事情。她觉得去恨一个人太累,还不如什么都不想,那多轻松自在。

    可能,她会有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有了孟君樾吧,他转移了她太多的注意力,所以,她都没有太多的功夫去恨一个人。孟家,重新给了她一个家的感觉,在那里,她感受到了温暖,爷爷带她那么好,又多了绘景这么一个好姐姐,还有一个丈夫阿樾,婆婆凌溶月虽然一开始对她冷淡,但后来的外冷心热也让她重新享受了母亲那样的感觉……

    正是有了这些,所以,她对卢芳华嫉恨的执念,也就慢慢地放下了,那时候的她,只想着要拿回宋氏,并不曾想要怎么利用孟家去针对卢芳华。

    ***************************************************

    孟君樾从工地上回来,到咖啡厅接瑾年的时候,卢翊阳已经离开了,椅子上只坐了瑾年。

    瑾年正是在等他的。

    “他走了?”孟君樾在她面前坐下,挑眉询问。

    瑾年从他刚才的步伐声就已经判断出来,是他,所以没有任何惊讶,只是平静地对他点头。

    “这人咋没绅士风度,也不送你回家?”

    他一声嘀咕,瑾年忽然扬起了红唇,连带着下巴也稍稍抬起,“我这不是在等我的王子来接我么?”

    她脸上的笑意,在一瞬间便感染到了他,俊俏的英眉更是往上挑,身子往前倾,伸手便擒住了她那小巧的下巴,“哟,这张小嘴,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甜了?”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