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她就是爱他

    因为孟宅里就这么几个人,佣人们一般都喊她少夫人。

    所以,瑾年在转身的时候,便先礼貌地打了声招呼。

    “二叔,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瑾年被孟天佑从楼上叫了下来,她以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却不想孟天佑和她道了声恭喜。

    “瑾年,那天我就说你能拿回宋氏的吧,现在心愿实现了,二叔也替你高兴。”

    “谢谢二叔。”

    瑾年微微扬起唇,脸上的神色从喜悦又渐渐地变得有些黯然。她这神情落在孟天佑的眼里,寻念一思,便问她道,“怎么了?你拿回宋氏,好像不是很开心的样子。”

    “没有,挺开心的,我只是想要守住爸爸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瑾年呵呵一笑,继而又多说了一句,“不开心的人,应该是卢芳华。”

    “怎么说?”

    “……”

    听着二叔这貌似关心的语气,瑾年不由得一愣,她正想着该怎么回答,倒是孟天佑自己远了场——“不好意思,这是你们宋家的家事,二叔刚才多嘴了。”

    “没事,这也算是公开的事了。”

    卢芳华和她父亲的事,在她父母逝世以后便已经有大半的人知道了,在后来宋氏大大小小的会议,宋氏上下的员工应该没有人会不认识卢芳华吧?

    似乎,她的影响力快要超过了自己。

    在上楼的时候,孟天佑又劝导了一番瑾年,让她多想些开心的事,别去在意那些让自己不愉快的人。瑾年心头有些感动,这二叔总是能在细微之中,关心到她,就和爷爷那样。

    *

    瑾年在房间里小憩了一会儿,时间很快就到了下午。

    她今天的午睡,睡的有些沉,好在还是莉姐喊醒她。

    瑾年本打算趴在沙发上眯会儿眼,没想到一睡就睡了这么久,许是昨晚想事情想的太多了,以至于她睡的晚。不过,幸好有莉姐在,询问了下时间,和卢翊阳约好的时间也正充裕。

    外头虽不是大雪但依然断断续续地飘着雪花,瑾年再要出门的时候,莉姐又非常坚持地让她披上一件外套。

    “莉姐,我这裹着粽子似的,都不好走路了。”

    瑾年有些犯难,莉姐便给她拉拉链,边振振有词道,“这可是少爷吩咐的,您若是要出门,一定要穿五件衣服才行,分别是保暖衣,保暖背心,毛线衫,毛线衫外套,再是羽绒大衣……”

    莉姐将这些话背的顺溜,瑾年倒是佩服她,也不知道那些词是不是孟君樾教她说的。

    不过,穿着就穿着吧,她知道某人已经越来越像老妈子了。

    “您也知道少爷的脾气,要是一不下心又感冒了,我可就得遭殃了。”莉姐瞧着瑾年微嘟的红唇,又这般解释。

    她也不想让少夫人穿这么多的,其实只要一件羽绒大衣,就足够保暖了,可,主要是上头压着,她也没办法子啊。

    瑾年撇撇嘴,想着一会儿等他下班后,她该和他商量商量这穿衣问题,她真是感觉此刻被包裹得像粽子一样的自己,连抬手都是累赘。

    瑾年正这样想着,不料,想曹操,曹操到。

    孟君樾提前回来了。

    “你要出门?”孟君樾上楼,便看到武装全副的瑾年,英气的眉头不觉一挑。

    莉姐瞧着这两主子有话要说,给瑾年弄好拉链后,便走了出去。

    “……卢翊阳说要和我谈一谈,时间就在今天下午。”

    瑾年顿了会儿,才如实和他道来。

    只是,她久久没有听到他的回话,害她还以为刚刚和她说话的人只是个错觉。

    “我送你去吧。”

    不知过了多久,瑾年终于听到他的回话,她真不知道刚刚他沉默那么久是在干什么。不过,她也没多想,倒是冲他嘻嘻一笑,“你真要送我去?”

    “……”

    “阿樾,你昨晚都还没告诉我,当初,你说让我少和他接触是为什么?”

    昨晚,他只是让她放下包袱,至于她的问题,他几乎都会打的模棱两可。

    “我这不是怕你会发现他的身份,所以才让你远离他。”他伸出手,眉间含着笑意,温暖的指尖正好拂过瑾年的额头。

    “可你和他见了这么多次面,最终都没发现。这只能证明一点,你还真是有那么一点笨。”

    他在嘲笑她,瑾年咬牙反击,“你才笨呢!”

    “你怎么知道我和他见面很多次?”

    不是被他发现的时候,只有两次么?一次是在医院里,一次是卢翊阳送她回家。难道他已经知道了,卢翊阳是她的……

    “他是你的心理医生。”

    “……”

    瑾年一愣,这正是她心中所想的,他又接着道,“我以前也不知道,但,昨天知道了。”

    瑾年蹙着的眉头散开,原来是这样,但,这个事,又让她心里一沉。他既然查出来了卢翊阳是帮她治疗眼睛复明的心理医生,那么是不是也意味着知道了她前段时间得的忧郁症?

    “那你还知道些什么?”

    瑾年问,却不想他会反着回答,“你觉得我知道了些什么?”

    “你怎么又开始和我打哑谜?”

    “不是你先开始的吗?还是说你有秘密藏在心里?”孟君樾笑着,他这么和她说,其实不过是和她开玩笑,但瑾年却当了真,还以为真被他发现了什么。

    想着,那种事虽然有些丢人,但是他们是夫妻,她和他坦白了也无所谓,而且他们现在都已经心意相通了,她也不用再担心他会因为同情和可怜的心理和她在一起。

    反正,她就是爱他,她爱他的事,他也知道,所以告诉他,她曾经怕失去他,而得了忧郁症,这也没什么丢脸的。

    大胆一点吧,瑾年。

    瑾年这般想着,便随着他开口,“阿樾,我……”

    “少爷,这是管家让我那给您的车钥匙,今天您换辆车开吧,刘司机说您刚刚的那辆跑车,今天需要去保养了。”

    瑾年话才出口几个字,房门突然被人打开,莉姐走进来,将手里的钥匙交到了孟君樾的手上。

    莉姐刚刚是敲了门的,只是他们两个都没看到。

    “你刚刚说什么?”

    孟君樾接过莉姐手中的钥匙转而问瑾年,只是,瑾年到了喉咙里的话,又咽了回去,时机错过了,她忽然又不想提了。

    “我说,时间快到了,我们快点出发吧。”

    他瞧着她那有些僵硬的笑容,感觉出不对劲,不过也发觉不了她这不对劲是因为什么,没有再多想,扶着她便下楼,然后出门。

    卢翊阳约的地点是市区里一家比较大的咖啡厅,孟君樾带着瑾年进门,服务生问了他们预约的餐桌号,瑾年只报了卢翊阳的名字,他便将她带着去了靠窗的座位里。

    孟君樾带着瑾年坐下,但卢翊阳未到。

    “这小子约个会还迟到。”孟君樾嘀咕了声,表示不满。让他老婆在这等,真是够了!

    他自己都不舍得呢!

    “可能是有事吧。”

    瑾年倒没什么想法,只知道卢翊阳是个大忙人,每天看诊的病人都特别多,不然也不会约她在下午了。

    不过,她话音才落,孟君樾便瞧到了窗外过来的人,和瑾年说了声,便离了去。

    他其实挺明事理的,虽然并不想让她和卢翊阳单独相处,但他知道,他们之间的谈话,有他在旁边肯定是不方便。

    况且他提前回家是为了拿工地上的资料,这会儿送着瑾年到这里。他便要去工地了,等他从工地上回来,他们大概也应该说好了,到时候,他再带着瑾年回家。

    *

    卢翊阳本来是不用迟到的,但因为从医院出来的时候,临时又过来了病人,说是找他开药,他向来对病人都是和善的,人家都找上门来了,他也不能让人家白跑一趟,所以这一耽搁,便就耽搁了些时间。

    到咖啡厅的时候,见着瑾年已经到了那里,便先不好意思地道了声歉意,“你来了很久了吗?”

    “也没有很久,刚到。”瑾年听到他拉凳子的身子,微抬起头。

    她的语气,没有像昨天那样激烈,可能是因为昨晚想通了,所以这会儿,正是心平气和。

    在服务生给卢翊阳上了咖啡后,他们之间忽然有些沉默。

    最后,还是瑾年先开了口,“你今天找我来,是什么事?”

    “有些事,我想和你解释一下。”

    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但没有像往常那样的冷,不过她听得出来,他这话里有着抱歉的语气。

    瑾年沉默着。卢翊阳以为她可能又生气,突然止住了声音。

    瑾年久久没听到他说话,红唇扯了扯,露出一抹稍僵硬的笑容,“你说吧,我听着。”

    “有很多话,忽然……之间,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卢翊阳说这话的时候,带了些笑意,像是无奈,还有点淡淡的悲伤。

    瑾年倒是给他起了个头,“那就从你拒绝我的插队预约那时候开始说起吧。”

    “……”

    她记得没错的话,她和他那次在医院,应该是第一次见面。

    但,卢翊阳忽然笑出声,“你和爸爸很像,都有点幽默。”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