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阿樾爸爸教导闺女的方式

    她讨厌把她当猴子耍的人。

    记得那天,她在宋宅里遇上卢翊阳的时候,他是怎么说的?他说,他和卢芳华之间只是病患关系,可现在看来,会不会太过搞笑?

    瑾年真想呵呵笑两声,可她忽然发现,连笑,她都已成了无力。

    这种被耍的感觉,真是让她心情太过压抑了,她哭,却无泪,她也不想哭,因为不值得,为这种骗自己的人,不值得!

    瑾年抿紧了双唇,唇上已然没什么血色,她有种要崩溃一样的感觉,想要发泄,却又不知该怎么样才能将心中的愤怒发泄出来。

    这种感觉是最让她捉急的。

    “我们能单独谈谈吗?”卢翊阳上前来,拉住了瑾年的胳膊,却被她狠狠地一把甩开,然后几乎是咬着声音对他吼,“请你别碰我!”

    她给过他那么多信任,那么多,那么多……可到头来,她得到的却是些什么!?

    欺骗!欺骗!还是欺骗!

    一个连真正身份都不敢告诉她的人,她还怎么去信任?

    瑾年有着满腔的愤怒,为自己之前付出的那些信任而感到无尽的后悔。

    在彼此之间,又是一阵沉默后。

    瑾年没有再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去。

    她那孤单又瘦弱的背影落在卢翊阳的眼底,凸显萧条,他垂在身侧的手不觉握紧,步伐几次欲上前,直到瞧见不远处过来的安律师,他终是没有上前。

    转身却见卢芳华早已哭成了泪人。

    他不懂,明明他的母亲是打心底关心着瑾年的,却为何又有那些古怪的举动,比如说送瑾年那种会让人失眠的平安符,比如说,今天的股东大会,非要和瑾年争个高下,非要拿下宋氏。

    可之前的她,并不是这样,对权、对钱、对名、对利……她全然忽视,不然当初也不会怕破坏别人的家庭,而带着他去了外地。

    在他眼里的母亲,真的不是今天所表现出来的这样。

    今天的她,像是换了个人似的,太像太像多年前生了病的时候。

    可明明,她已经走出阴影了,为什么还会有这些奇怪的行为?

    卢翊阳不解,瞧着一旁的卢芳华还在一个劲儿地抹着泪,终是不忍心,掏出口袋里的纸巾给她擦去。

    卢芳华偏了偏头,夺过他手中的纸巾,然后掩面。

    大概只有一会儿的样子,卢芳华放下手,面上的妆容虽是有些狼狈,不过,已无泪,没再看卢翊阳一眼,就这样静静地拖着步伐离了去。

    卢翊阳看着她的背影,心头一沉,不禁想,莫非他的母亲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才会有今天这样的异常?

    但,这苦衷又是什么?是他所不知道的事吗?

    卢翊阳想的有些苦恼,而眼底中的人,早已经进了电梯没了人影儿。

    他徒留一人,又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久。

    *********************************

    瑾年是被安律师送回家的,到家时候,孟宅里有些安静。而时间正好到了餐点,管家带着她坐在餐厅里,继而又和她汇报了家中人的去向,瑾年没什么心思听,也没什么心思吃饭,含了几口勺子,便放下,失落地回了房中。

    管家不懂她的心情,不是说宋氏已经被少夫人拿回来了吗?

    可,为什么少夫人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模样?

    管家有些纳闷,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大门口传来跑车的引擎声,没一会儿,便看到还穿着工服的孟君樾跑进来。

    瞧着他这般匆忙的样子,管家连连问他要不要用餐,孟君樾跑的太快,只给他留了个尾音。

    一个失落,一个风驰电击,管家有些搞不懂这对小年轻。

    想着,该不会这两个宝贝主子又吵架了吧?

    不过,瞧着阿樾少爷那么着急的份上,这少夫人早晚会被哄的妥妥帖帖的。

    这般想法,也就不再为他们担忧了。

    ************************************

    而这厢上了楼的瑾年,没让莉姐继续留下来照顾她。

    莉姐出了门之后,她便一个人窝在沙发里,两手抱着双腿,每当这种时候,她都极具地缺乏安全感。

    她有些形容不出来自己这一刻的情绪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

    宋氏拿回来了,她确实是高兴,而在看清了卢芳华母子的真面目之后,她也应该高兴,不是么?

    但是,这么多日子,几乎是半年的时间,不,是半年多的时间里,她对卢翊阳付出的信任,就在今天,全都成了打水漂……

    那种心情,就好比自己的身上被咬了一口,既痛,又难受,还气愤!

    瑾年阻止自己去想,可偏偏有时候,那思想是存在着的,总是在她的脑海里飘荡着。让她无法去忽视,也无法去控制。

    她讨厌这种想逃避却又逃避不了的自己,总是想着退一步海阔天空,可当真正面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其实根本就做不到那样的坦然。

    毕竟付出过,那些信任,哪里能说能收回就立马收回的?哪里能说可以和没事一样。

    心里始终是挂着疙瘩。

    瑾年想着想着,都不知道眼角是何时湿润的。

    直到有张手帕突然拂了她的面颊,然后她碰到面部上的轻柔动作,有人再给她擦脸上的泪痕。

    那动作,那气息,仿佛她不用猜,就能知道是他。

    瑾年抬起了下巴,孟君樾正好弯下了身子,坐在她的身旁,瑾年没有在犹豫什么,整个都扑进了他的怀里。即使看不见,但像是有感应似的,她对他的怀抱早已熟悉。

    而他的两只长臂正好包围住了她的小身板。

    他的掌心放在她的后背上轻轻地拍着,像是给她最温暖的安慰,而瑾年最需要的就是这种安慰。

    “阿樾,我被人骗了,好气愤。”瑾年埋在他的怀里,面对他,她竟能将心底最真实的感觉说出来,而那声好气愤,说的她自个都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他还是像刚才那样拍着她的后背,不知道何时叹了口气,对她说着三个字,“我知道。”

    “……”

    瑾年虽然难受,但对他这回答倒是抓住了其中的点,他这是知道什么?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卢翊阳是我的哥哥?”她从他的怀里微抬起了头,这一刻,她的思路是清晰的。

    她想到第一次让他带自己去见卢芳华,那时候,他几乎什么信息都没有问她,便直接带她去见了人,他有这样的本事,不可能会不认识卢翊阳。

    所以说,刚才,她的那问题,应该是肯定的。

    果真,在瑾年这样想着的时候,头顶的上方不轻不重地响了声音——“对不起,我也骗了你。”

    “……”

    “我其实早就已经知道了。”

    “……”

    “之所以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接受不了,我以为你和他这辈子都不会有什么接触,所以,也觉得没有必要让你知道那些会让你不愉快的人。可没有猜到,那天,你在抢救室里,他会来给你来献血。”

    孟君樾的话让瑾年有些不解。那天卢翊阳送她回家的时候,他不是说让她和卢翊阳少接触么?既然早就知道了卢翊阳的身份,那为什么不告诉她呢?难道他不知道卢翊阳就是她的主治心理医生么?

    瑾年转念一想,似乎她还真未在他面前开口说过她的主治医生,她不太和他说这一方面,她总觉得心理这样的问题,是让她难以启齿的,而且那段日子,她和他之间的感情时好时坏的,她更是不愿意和他说这方面的事情。

    所以,孟君樾大概到现在都不知道卢翊阳是瑾年的心理医生。

    “卢翊阳知道我发现了他的身份,不过让我不要和你说。”

    “为什么?”

    瑾年心下不禁有些激动。

    “他……应该有他自己的理由吧。”孟君樾迟疑了会儿,才这般道。

    “我看他并没有对你有什么坏心思的意思,不然我第一个不放过他。”

    “你早就已经知道了他的事,也知道我今天就会发现他的身份,那你今天送我出门的时候怎么不提前告诉我?给我打个小预告也好啊……”

    瑾年嘟起唇,对他表示不满,接着又扬起下巴审问他,“还有,他说不让你和我说,你怎么就真那么听他的话?”

    这厮什么时候这么爱听别人的话了?根本就不像他呀。

    还在,在卢翊阳送她回家的时候,分明他就是不怎么高兴的,他说不喜欢她和别的男人有过多的接触,可他那时候不是就已经知道了卢翊阳的身份了吗?那时候的他又是在不高兴些什么?

    而现在,怎么又为卢翊阳说话了?

    瑾年不懂,只等着他的答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