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和你比起来,任何事都不值一提

    隔日的下午,瑾年午睡醒来,正好接到绘景电话。

    听着那端的声音,像是很忙,所以到这会儿时候,才抽出点时间和她说一声生日快乐。

    虽然迟来了,但瑾年依然是开心的。

    带下楼时候,莉姐说厨房给她顿了鸡汤,是老太爷亲自吩咐的,说她的身子太弱了,这季节又冷,正好喝鸡汤补一补。

    瑾年心下有些感动,这孟家在她看来,越来越像她的家了,有爷爷这么疼她,又有姐姐,还有一个爱她的丈夫。

    这样的生活太过幸福,瑾年只感觉幸福来的突然,也来之不易。

    *

    她一个人坐在餐厅里,莉姐去给她厨房拿专门的勺子,面前喷香四溢的鸡汤,快让她等不及拿勺子就想喝一口。

    瑾年正嘴馋着,突然有人叫了她的名字。

    她抬头,耳旁便听到对面的人,拉动椅子的声音,“瑾年,这生日礼物,昨天忘记给你了。”

    孟天佑说着,便将礼物盒子放于瑾年的面前。

    她一愣,他又解释道,“前两天,我去了趟巴黎,正好遇上了绘景,这礼物是她专门给你挑的,让我给你带回来,昨天一忙,居然就忘记了。”

    孟天佑解释的时候,语气里带了丝不好意思,瑾年没在意,只是笑了笑,“麻烦二叔了。”

    “和二叔还客气什么。”

    孟天佑笑道,瑾年又问起了绘景的情况,虽然刚刚通了电话,当然还是不如见到真人。

    “她在那边挺好的,没胖没瘦,过的生活也自在,你就别担心她了,她都那么大个的人了。”

    “……”

    “让她出去走走也好,见识多了,世面就广了,有些事就能想的开了。”

    有些事这几个字,让瑾年不禁心思一顿,随即便问道,“您是指什么事?”

    “大哥不是给他安排了相亲么,她总是不愿意的,也不知道要拖到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年纪确实是有了啊。”

    孟天佑感叹地说着,瑾年明了他的解释,没有多想什么。正要移动手中的调羹,却又突然听他道,“你过两天也应该很忙了吧?”

    “……”

    将瑾年愣着,他提醒道,“你们宋家的股东大会?”

    说起股东大会,瑾年又起了些愁云,手中的调羹一放,叹了声道,“是啊,还有几天就到了。”

    “别担心,你爸妈会保佑你的。”

    “希望是吧,如果真的拿不回来,那也是命运。”

    她平淡地说着,也没见到对面坐着的人此刻稍稍沉重的表情,突然又问道,“二叔,您不是和卢芳华认识么?”

    “怎么了?”

    “我想问问,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孟天佑微眯起眼,有些奇怪她突来的想法。

    “他们都说她不坏,但是我不知道该不该信任他们说的话。二叔,比起他们,我还是更相信你,我其实就想让自己的心里有个底。万一,我真的拿不回来宋氏……而宋氏落在她的手里,她会不会挥霍掉……”

    “这个你放心。芳华绝对不会这样做。”

    瑾年的话音才刚落,便得到了他立马的回答,而且还是这般的肯定。

    “您为什么这么肯定。”

    她疑惑。

    “因为她对你父亲的感情十分地深厚。”

    “……”

    “而且,宋氏的一开始,是她和你的父亲参与的,后来她家里的父亲生了病,回了乡。宋氏不知怎么地,突然就不行了。再快要濒临倒闭的时候,你爸爸遇上了你妈妈,你妈妈是名门之后,家底殷实,戚家又只有你妈妈一个孩子,你外公对你妈妈厚爱,爱屋及乌也对你的父亲很好,他把戚家大部分的财力全都转移到了宋氏,接着宋氏就像是带了光环那样,万众瞩目地崛起了。”

    “……”

    “后来,你外公走了,戚家的所有财力一并都归合到了宋氏……所以,宋氏才有今天的辉煌,不过,你父亲的努力也功不可没。”

    “你父亲对待事业是一个很拼命的人,只是起步是白手起家,和那些富家子弟不能比,他若是能有那些富家人的一半家底,当初也不至于面临破产,若是不破产,或许,他也就没机会认识你妈妈了……”

    孟天佑的语气里带着回忆,这些事是瑾年二十多年来从来不知道的,虽然之前听父亲的助理还有安律师说了一些,但那时候的她,是不相信的。但,现在挺孟天佑又是这样的说词,她还是能够不相信么?

    不,她已经开始被渐渐地潜移默化了。

    她忽然想起第一次在公园里碰面卢芳华的时候,卢芳华就告诉过她,是因为父亲的事业,他们分隔了两地,父亲才会认识了母亲。

    所以说,卢芳华一开始就没有骗她?全都是在和她说真实的话?

    只是,就算这样,她的母亲也不是第三者,在嫁给父亲之前,应该是不知道卢芳华的存在的。说来说去,这些感情的罪魁祸首,是她的父亲,是么?

    是这样么?

    瑾年还是有些不能够接受。

    她一直认为的伉俪情深的父母,在背后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她所不知道的故事。

    想着这些,瑾年勉强地对孟天佑笑道,“二叔,你好像知道的很多。”

    “我跟你父亲实习过一段时期,那段时期正是在宋氏一开始的时候,所以也就认识了你爸爸和芳华,在后来,又认识你的妈妈。”

    “……”

    “我妈妈在认识爸爸的时候,知道那个女人的存在吗?”瑾年在顿了一会后,又这般问道,只是孟天佑回答的有些迟疑,“……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毕竟这些感情的事,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让您见笑了。”瑾年不好意思地笑,家丑的事被人知道,当然有些没面子的。

    不过,孟天佑一如往常那样友好又慈祥,“没事,我知道你心里一定难受,这样问出来,心情会好一些。”

    “……”

    ************

    在餐厅里,和二叔之间的那些谈话,让瑾年想了两三天。

    而这两三天一过,便是到了股东大会的时候。

    在那股东大会的前一天,瑾年有些坐立难安,哪怕和安律师通了电话,安律师让她放轻松,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胜负,但她的心情依旧紧张。

    她想到自己之前的继承人培训,她没有去,这让她丧失了很多和股东们交流的机会,而这个机会,往往意味着,胜负。

    “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

    孟君樾在工地上加班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到了凌晨十二点。

    只是见着房间里还开着大灯,估摸着是瑾年开的。这姑娘即使失明了,也喜欢开灯,不知道这习惯是从哪儿养来的。但,他听有的人说,喜欢开灯,是因为没有安全感的表现。这会儿又瞧着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神情愁眉苦展。

    他知道她烦恼什么事,不过没有明说,倒是将手中拿着的东西放到了她的手上,那东西有些冰,瑾年指尖触碰到的时候,不禁一愣,然后便听着他笑道,“你这么晚在这等着,是不是就是为了让我亲自给你送个苹果?”

    今晚是平安夜。

    瑾年听着他说的,才反应过来。

    心头一喜,又有些温暖注入心河,这男人总是会在不经意间带给她感动。

    她一手握着苹果,又一手伸出掌心大约到他的方向,“礼物呢?”

    “圣诞爷爷还没来呢,明天才能收到礼物。”

    “……好吧。”

    她假意失落,他却笑,“说不定,明天圣诞爷爷会给你一个大惊喜。”

    “骗人是小狗。”

    她说完,自然也没瞧到他那脸上僵硬着的脸色,咬了一大口手中的苹果,还真是有些甜呢……

    和他在一起,真是哪怕心头烦,可三言两语的,注意力一下就转移了。

    这大概就是爱的甜蜜。

    *

    隔日,瑾年起了大早,孟君樾难得没有在早上就赶往工地,像是故意地在家里等她。

    今天是股东大会,对她来说的意义有多重大,他自然知道。

    “一会儿吃完早餐,我送你去宋氏。”

    “不用了,你自己去工作吧,安律师一会儿会来接我的。”瑾年拒绝,完了又解释道,“别因为我的事,耽误了你的工作。”

    “和你比起来,任何事都不值一提。”

    他的话,让她心头一暖,不过依然坚持了自己的态度,“但,我想,我自己去面对。”

    若是,他跟着她一起去,想着又会多遭人口舌,她并不想这样。

    她既然这般,他也便没有多强求,吃了早餐,正好安律师的车到了门口,他亲自送了她上车。

    “您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大小姐的。”安律师精明,一眼就能瞧到孟君樾眼里的担忧,便这般说道。

    孟君樾点了头,望了瑾年一样,眸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才将车门给关上。

    安律师启动车子的时候,坐在副驾驶上的瑾年,突然犹豫道,“安律师,今天……他也回来吗?”

    安律师没懂她的意思,动了动眉头,反问道,“您说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