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想搭.讪?换个温柔的方式

    绘景因为交接工作,在公司里忙了三四天,瑾年才在孟宅的主楼里和她碰上面。<ore时候买的新品甜点。”

    绘景将装着甜点的盒子递到瑾年手上,她有种预感,绘景像是特意来找她的,而目的是——

    “我在广厦的工作差不多已经交接好了,后天,我就准备出发去巴黎,可能我要好长一段时间不能给你买甜点了。”

    果真,她是来和瑾年告别的,瑾年心下一阵失落,不禁又再次问道,“真的要走吗?”

    “别难过呀,我这次去巴黎,其实是升职了呢。爷爷空降了一个执行总监给我,哎,压力好大啊,我真怕会弄不好。”

    “那你就留下来呗。”

    “不行,我想要突破一下我的工作能力。”

    “……”

    绘景说着,又瞧到瑾年失落的神色,笑着便安慰她,“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像节假日时候,我就会回来的。巴黎那边的甜点是出了名的,到时候,等我回来,我会给你带好多好多国内没有的。”

    “而且啊,我这次去巴黎,散心又工作,正好一举两得。”

    “绘景,我舍不得你。”瑾年抿着唇,有些话欲言又止,不知道该怎么出口。她知道绘景去意已决,虽然她很想挽留。

    “我也舍得你呀,不过,现在信息这么发达了,你要是有了什么小秘密,小情绪,没人倾诉,就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电话是二十四小时不关机的。”

    “……”

    “还有,阿樾要是欺负你了,你就告诉我,我帮你还手。”

    “那要是他每天都欺负我呢?”

    “那种欺负好,你们就可以早点要个娃娃了。”

    “……”

    瑾年本来的意思是,孟君樾每天都欺负自己,所以让绘景留下来,这样每天都可以帮她了。可哪里知道绘景会想岔了意思,想到了另外一个方面去了。

    真是的,她还是有那么一点害羞啦!

    *

    三天的时间一过,便到了绘景赴往巴黎的时候。

    瑾年自然是要去送机的,本来婆婆凌溶月也准备去,可在前一天的时候,突然又接到灾区来的电话,是孟辉志打来的,好像是说忘记带家里的印章了,让她赶紧带去。这一前一后的时间纠葛着,绘景便劝着她先回灾区去。

    她了解父亲的性格,心怀的是百姓大家,若是母亲有点差池,估摸着,又得挨他的训了。

    所以,这凌溶月一走,去送绘景上机的就只有瑾年还有孟君樾,孟老因为腿不方便,绘景也不想他多奔波。

    她本是想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奈何瑾年一定要过来。所以,这机场上免不了感性的场面。

    “去了巴黎,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

    瑾年拉着她的手,其实瑾年想说的话有很多,可这种时候,偏偏脑子里空白一片,只剩下了这么一句。

    绘景忍不住噗嗤笑除了声,“好了,这句话,你从昨天开始就已经和我说了不下十遍了,我肯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希望等我回来的时候,你的眼睛可以好了。”

    “上天保佑吧。”瑾年微微一笑,耳旁便听到广播说去巴黎登机的播报。

    “最后抱一下吧。”

    绘景伸出手,便俯身抱住瑾年,继而又和自家弟弟孟君樾拥了一下。

    “如果在那边遇上事了,给我电话。”

    孟君樾沉着声音和她说着,他们姐弟长这么大,除了上大学时候分开了几年,可就从未分开过了,大学的时候,还有假期,每隔半年就可以见面,但这次,他有种莫名的预感,这次绘景去巴黎,估计要好久好久的时间……

    “你还怕我被人欺负啊?”

    “……”

    “爷爷都派了人在那边保护我呢,爷爷最宝贝我了,你又不是不知道了。”

    她笑着,可声音里难免不了一丝哽咽,机场的送别是最让人心伤的,而她生活了这么久的海城,这次,却要告别了。

    不舍,留恋,但那又有什么用,她终将是要离开的。

    在和瑾年说了最后一次再见后,便粘着手中的机票去了登记入口。

    只是,绘景不知道,在入机后,有个惊喜在等着她,噢,不,对她来说,那是一个惊吓。

    “先生,麻烦请让一下。”她的位置是靠着窗户的,但坐在外边的人正拿着报纸,挡住了她的去路。

    绘景自认自己的态度还不错,也挺有礼貌的,可那人却没动一下。

    不得已,她只好,再次提醒,“这位看报纸的先生,麻烦请给我给我让个路,我的位置在里面。”

    她这会儿声音提高了些,却不想那人拿着的报纸突然放下,然后抬起那张俊脸,还着一副超黑墨镜。

    绘景一下没认出人来,只觉这人怎么这么奇怪,看个报纸还要戴墨镜,不会是变*态吧?

    她正想一会儿肯定要谨慎一些,却不想他突然摘下了墨镜,然后笑着望她。

    “你、你、你……”绘景看清眼前的人,伸手指着他,语塞的都快说不上话来,“……姜梓文……你……?”

    “我?我怎么了?”他学着她的语气,脸上的表情,从容不迫。

    “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

    “我哪里阴魂不散了?”

    “……”

    “机场是你家的吗?飞机是你家的吗?还是说巴黎是你家的?你要去的地方,正好我也要去,为何不是你阴魂不散?”

    “……”

    他如此平静的反驳,竟让绘景一时半会说不上话来。

    “你去巴黎干什么?”绘景懒得和他争辩,脸上的神色有些阴沉,只是却听他好笑道,“你又不是我的谁,我凭什么和你汇报?”

    “……”

    “还有,我们现在只是乘客和乘客之间的关系,如果说没有什么问题的话,请你不要再打扰我的休息,谢谢!”

    “……”

    他说完,又不知道从哪拿出了眼罩盖住了眼睛,然后偏头休息。

    绘景独自站着,真是风中凌乱啊,而身后过来的空姐已然请她快入座,因为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

    她正有莫名的火气压在心头的,可他这大长腿偏偏拦着道路,最后没办法,她是踩着他的那擦的光亮的皮鞋踩过去的。

    姜梓文拉了拉眼罩,冲着还在火气中的人,眯眼,“你要是想搭讪,可以换个温柔点的方式。”

    “……”

    “我喜欢温柔点的女人。”

    “……”

    他说完,又重新拉下了眼罩,独留绘景又是一个人风中凌乱。

    真是的,她也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但是——

    啊啊啊,就是很气人嘛!o(≧口≦)o

    *

    这厢的瑾年,在送走绘景后,孟君樾便带着她回到了孟宅。

    只是,这才刚进门就遇上了也正好从外头回来的二婶周云。

    孟君樾打了个招呼,不管碰上的是什么人,只要是长辈,他都会先打招呼,这点基本礼貌是孟老从小就教的。

    瑾年在听到他叫了二婶后,也跟着礼貌地叫了声。

    “你们送绘景送回来了?”

    周云出口的话,从语气中听的出来,心情好像不错。

    “恩。”孟君樾应声道。

    “我和你们二叔本来也打算要去送送绘景的,大家感情这么多年,不容易。但你也知道你们二叔最近在忙项目的事,这连着一个星期都呆在外地了,我这也才是刚回来呢。”

    周云的话一语双关。其实,明着说是没有去送绘景有些不好意思,但话中的重点更像是绘景去了巴黎就不回来了。

    这个家,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这对周云来说是一件天大的喜讯,豪门家族里多一个人,就好比多一条毒蛇猛兽,生怕自己手中的蛋糕会被人抢走。

    孟君樾自然是听出了她的深意,勾了勾唇角,冲她笑道,“二婶,绘景又不是一辈子都要呆在巴黎,爷爷给她派了工作任务,等工作完了,就会回来的。你也知道,爷爷最宝贝的孙女,也就只有绘景这么一个。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在外边待太久?”

    “那是,你说的……真是好极了。”

    周云阴阳怪气地说了句,孟君樾没再接话,带着瑾年便上了楼。

    *

    只是,才进了房门,瑾年便笑出了声。

    他不解,“你笑什么?”

    “二婶,刚刚好像火气很大,但却一直憋着,像是找不到回你的话。在最后那句好极了,二婶几乎是咬着牙说的……我只要一想到这个就感觉好好笑……我是不是太坏了?”

    瑾年说完,又是哈哈哈地笑了几声,她很少看到二婶这样憋屈呢。

    他挺久没见到她这样的笑容,不经意间便被感染了,随着扬起唇角,挑眉便道,“那是我厉害,还是二婶厉害?”

    “……”

    瑾年憋着笑,却没回话,他伸手一勾她的下巴,动作透着几分危险。

    她像是感受到他逼身过来的气息,连连求饶道,“当然是你。”

    “那我有多厉害?”

    “……”

    “形容不出来?”

    “……”

    他话里带着极致的暧昧,瑾年已经感受到他话中的深沉含义,心下一颤,他便更加得寸进尺地将身子靠近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