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宝贝,是我

    姜梓文愣怔,回过神的时候,她们已经出了房门口。

    也就在那转念之间,他阔步向前,然后伸手按住了绘景的肩膀。

    她们的步伐因为他的动作,而停止。

    “你跟我来,我有话和你说。”

    瑾年听到姜梓文的声音,但她知道,那话是对着绘景说的。

    只是绘景没有同意,“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好了,反正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真的是这样吗?”姜梓文一字一句地咬在齿缝中,瑾年随即放开了绘景的手,“我想去下洗手间。”

    瑾年说完,便摸索着朝外头走去,绘景要拦住她,自个却被姜梓文拉住。

    “你要干什么?”她对他的行为,明显有着怒意。

    只是,他选择忽视,而是平静了心情问她,“为什么要出国?”

    “为什么?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因为昨晚……?”

    “能不要提昨晚的事吗,我已经不记得了。”

    她的冷言冷语,不禁有些戳痛他的心。

    “绘景,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都希望你能放下过去,你的那些执着,只是执着,不是爱。”

    “你没资格评论我的感情!!”她忽然激动起来。

    这大概是他这辈子唯一一个低声下气过的女人,只是,她却不领情。

    姜梓文忍不住轻笑,原本还离她有些距离的身子,突然倾斜过来,在扑捉到她眼睛里的那抹惊慌后,更是加大了动作,他利用身高优势几乎将她压在身后的墙壁上,勾唇轻笑道,“我没资格么?是么?”

    “你想要干什么?”她咬紧了牙关,眼里迸发出来的情感很是浓烈,不是爱意,而是火气。

    她怒着,便对他低吼道,“姜梓文,你给我松手!”

    奈何,她的双手被他擒在墙壁上,一分都动弹不得。

    “绘景,我只想告诉你,不要再这样下去了,爱你的人很多,你何苦执着于一个不爱你的,又无法在一起的人?”

    “你怎么知道他不爱我?你怎么知道我和他这辈子没可能?”她不甘示弱地抬起头,下巴也抬起,即使被他戳穿心思,但姿态依旧高傲。

    “他要是爱你,就不会让你痛苦这么多年,他要是爱你,就不会明知道你对他的感情,却依旧放任下去!他只是在利用你,知道吗?利用你!!”

    “闭嘴!”

    他那过于疯狂的言论彻底惹恼了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从他的手心里挣脱开来的,就着他的左脸方向,便扇去了一巴掌。

    力度,狠狠的,声音,清脆而又沉重。

    他感觉到了疼,却是笑着看她,眼里还被蒙上了一层叫失望的东西,“如果这巴掌,能够让我断掉我对你的心思就好了……”

    他笑,声音里还带着些许的悲凉。

    他劝她不要执着,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

    天底下,女人这么多,喜欢他的,不在少数,以他的身份,想要多少就有多少,为什么又要非孟绘景不可?

    姜梓文笑的更加悲凉了,眼里的伤痛似乎没有人能懂。

    而孟绘景早已在他的束缚下跑了出来。

    瑾年正站在酒店门口等她,待听到她的声音后,才发现了些不对劲,连连关心问道,“绘景,你这是怎么了?”

    怎么感觉像是哭了?

    “没什么,我们去吃甜点吧。”

    绘景笑着敷衍,只是瑾年站住了身子,“姜学长呢?”

    “他有事先走了。”

    “……”

    “我们也走吧。”绘景再次拉着她走,瑾年稍稍犹豫,“可是,我还给你带了早餐呢。”

    “那就吃完早餐,我们去逛一圈,等到了下午,再去甜点房。”

    “……”

    “我们今天晚点回家,好吗?”

    绘景带着恳求的话,瑾年不忍心拒绝。

    她感觉绘景和姜学长之间发生了些什么事,只是却无从所知。

    绘景这一天的强颜欢笑,瑾年心里只剩下忧虑重重。

    *

    回了孟宅,爷爷不在家,绘景便去了自己的房间,瑾年让她多休息一会儿,玩了一天也该是累了。

    而她,莉姐也带着她回房,莉姐帮她放好了洗澡水,便转身出门去了。

    跟着绘景在市区里一天转悠,确实是累了脚板,这会儿能够泡泡澡,还真是有些享受。

    大概是过了半个小时,瑾年围着浴巾出来,只是耳朵却灵敏地听到了房间里的声音。房间里除了她就没人了,小月月刚才也被管家带下了楼,所以,怎么会有声音呢?

    眉间一蹙,她更是清晰地听到了脚步声。

    “谁?”

    瑾年警惕地喊了声,耳朵也比刚才变得谨慎一些,可就在她喊完的时候,她的腰间忽然被人抱住。

    她惊呼一声。

    耳垂忽然一热,随后传来磨人的声音,“宝贝,是我。”

    “……”

    瑾年被他的那声音,听得都快要酥麻了,眉头动了动,猜测着发出声音,“阿樾?”

    “除了我,谁还敢这么抱你?”

    他那霸道的声音立马压住了她,随即在瑾年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他已经将她的身子腾空,然后抱着她往床上走去。

    瑾年一阵惊魂未定,直到坐实了他的怀抱,她才回过心神,转而问他,“你怎么突然回来了?”

    “我这不是想要给你惊喜么?”

    他跳跃性的话,让瑾年无言,是惊吓吧……

    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小惊喜啦。

    “我连夜赶了飞机回来,好累呢~”他的唇埋在她的颈窝,出口的话,也是十为粘人,瑾年不禁伸手推了推他,“你累了就赶紧休息吧。”

    可他越发地抱紧了她的身子,“不,这么多天没抱你了,让我包个够。”

    “孟君樾,你还小孩子啊,粘人不?”

    她笑着道,他虽是将她放在了床上,可一手依旧揽着她的腰,“我不在的这几天,你想我了没?”

    “你怎么这么肉麻?”一回来就这么肉麻,真是的!

    她都不好意思啦!(◡;‿;◡;)

    “为了早点回来见你,你看我都瘦了一圈了。”他故作委屈,瑾年只是一阵好笑,“不好意思,孟先生,您又不是不知道我看不见。”

    “你看不见,你可以摸啊。”

    “……”

    他话音一落,便拉过了瑾年的手,在他那张俊脸上胡乱抚摸一通,瑾年还真是服了他了。

    “还真是有些瘦了。”

    她配合着他,他却得寸三尺,“都是想你想的。”

    “……”

    “那你怎么把手机给关机了?”

    瑾年顺着他的话问,既然想她,还不给她电话,还把手机给关机了,这人难道真当她是笨蛋吗?

    “不是,手机掉水里了。”孟君樾解释,继而又神情有些复杂地喃喃道,“估计得换一只了……”

    他这突然低落下去的情绪,让瑾年有些不明白。正要问他怎么了,他却抢先地问她,“你给我打过电话?”

    “是啊,我关心你呀,怕你在外边有个三长两短的……”她诚实地和他说着,没有掩饰自己对他的关心,只是,他却又突然霸道了一声,“就算三长两短,也不许你改嫁。”

    “……”

    他的话,惹得她一阵轻笑,她才没有他想的那么久远呢。

    况且,就算他真有什么了,她也定不会丢下他不管的,他们之间不是早就已经互明心迹了吗?

    瑾年一想到和他现在的关系,心头多日来积累着的苦涩,总算是有了那么一丝的甜蜜。

    她的脑袋枕在他的胸膛上,在沉默了一会后,呢喃着对他开口,“阿樾,你不在家的这些日子里,家里发生了一些事。”

    “……”

    “这些事,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想那时候,你能回家来,然后为我出出主意。”她的心头有些困惑,还有些委屈,那时候,爷爷把绘景赶出家,她真的很慌很慌,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可以为他们做些什么。

    而事情的起因,又偏偏是因自己而起。

    把一个家弄的这么鸡犬不宁的,她心里头的愧疚,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妈已经把事情告诉我了。”孟君樾缓缓地说着,放在她肩头上的手,轻轻地拍了几下,以示安慰,“瑾年,别自责,这事情,和你没有关系。爷爷会那么做,一定有他的想法。况且爷爷最疼爱的莫过于你和绘景,他不会害绘景的。”

    “可是,爷爷已经答应我了,同意绘景不出国,但……绘景却告诉我,她说她要出国……”

    瑾年不禁有些懊恼,她不知道绘景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为什么突然之间会改变了主意?只是孟君樾在微顿了会儿后,却是这样安慰她,“绘景这么大了,肯定会有她自己的主意。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知道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我们应该支持她。”

    “……”

    他的话不无道理,可瑾年却在里头听出了更深一层的意思,难道说,他已经知道绘景为什么要离开?还是说,他知道爷爷之前那样的安排真正的目的?

    瑾年一时间思绪万千,她知道他向来是精明,很多事都像是把握在手中。那么,他是不是还知道一些,她所不知道的事?

    比如说……

    “静姝说,你早就知道当初那个报警电话是她打的,对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