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明天给一个惊喜

    孟老迟疑着,他何尝不想要那样的场面,光是想想都很美好,只可惜……

    瑾年好一阵没听到他的声音,心里鼓起了些勇气,又笑道,“爷爷,你想啊。这儿孙满堂的日子多好,您为什么又非要让绘景离开呢?”

    “绘景多乖巧一姑娘,陪着您这么多日子,带给您的欢乐也不少,难道您真的割舍的下?”

    “……”

    “瑾年,我真是服了你了。”

    孟老被她的话磨的意志动摇,瑾年自然是领会到了他的意思,心头一喜,随即面露笑意,“爷爷,那您的意思是——同意绘景留下来了?”

    “留下来就留下来吧,爷爷啊,真是磨不过你。”孟老望过去的时候,便瞧到瑾年脸上开心的表情,瞧着她这么高兴,他这心里头也随着欢喜起来。

    虽然这会高兴,可埋藏在心里底的那股愁云还是依旧。在重重地叹了口气后,又冲着瑾年道,“瑾年啊,以后,爷爷若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你可得帮爷爷想想法子,你这么机灵,到时候就告诉爷爷怎么样做才是最好的。”

    “……爷爷,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您遇到什么难事了吗?”瑾年好像从他的话里听出一丝异样,动了动眉头,便关心道。

    “我是说等以后。”

    “爷爷,您放心好了,以后您要真遇上了什么事,我和阿樾都会帮您想办法的。”

    瑾年的话,让孟老会心一笑,“你和阿樾现在的感情这般好,我这心里头,总算是有了一个安慰。”

    “你们可要一直一直地好下去,爷爷还想着抱曾孙。”

    曾孙那两个字让瑾年一阵羞涩,两颊不禁红通了脸。

    *

    出了书房,瑾年先是去了找了婆婆凌溶月,准备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

    凌溶月这会儿正好坐在主楼客厅的沙发上,焦急地等待瑾年的消息,管家带着瑾年去客厅的时候,凌溶月已然从沙发上起了身子,紧紧拉过她的手,便紧张地问了一通。

    瑾年面含笑意,将爷爷的话,转达给她。

    凌溶月在知道老爷子总算是松口了后,握着瑾年的手,不禁带了些颤抖,情绪有些激动,笑着便道,“瑾年啊,还是你有办法。真是谢谢你了,我代绘景谢谢你,你这么有大量,以后会有福气的。”

    “妈,说到底,这件事都是因我而起,再说了绘景是想要帮我,我又怎么会怪她。以后,一家人能开开心心地在一起生活,才是最重要的。”

    瑾年的话,说到了凌溶月的心坎里,对这媳妇的印象又好了几分,微激动地评价道,“这话说的好。”

    *

    绘景的事,总算是解决了,瑾年心里也算是松了一口气,才上房间,莉姐便拿着手机过来,说是她的电话。

    而来电的人,正是姜梓文。

    姜梓文是和她报平安的,说绘景已经找到了,现在正在金尚大酒店里。不过,姜梓文同时也告诉她,绘景的情绪不怎么稳定,一直把自己关在卧房里,从被他找到开始,她一句话都没说。

    瑾年心下担忧,本想着这会儿就赶去酒店看看情况的,可一想,这时间都快到了晚上,而且,绘景也可能不是很想见到她。

    让绘景自己静静也好。

    这般想着,便对电话那端的人道,“姜学长,你帮我传个话,就说明天我要来酒店,给她一个惊喜,你让她今天早点休息。”

    瑾年说完,待姜梓文应了声,便挂了电话。

    她想,若是明天绘景知道,自己可以留下来不用出国了,那应该会很高兴吧。

    瑾年一阵心情好,暂时将心里的那些疑团抛在了脑后,不禁又想起孟君樾,喜悦的心情自然是想要和他分享,只是,当她按下电话号码的时候,那端的提示音,依旧是关机。

    昨天是关机,今天也是关机,他都快关机两天了。瑾年想着这个,心里忽然又开始担心起来,她怕他会出什么事。

    心里的忐忑,无法让她安睡,索性下楼喊了管家,让他帮忙给孟君樾的助理打电话,她只是想问问,他是否平安。虽然,心里更想问的还是,这两天,他在做什么,为什么手机会关机?

    他在家的时候,不是承诺了她一天一个电话的吗?

    可这都关机两天了!

    瑾年心里头不禁有些泄气,果真,男人在床上讲的话,是不可信的。

    瞧他才连续了几天后,直接就将手机弄成关机了,他是厌烦了她吗?

    一个人的时候最爱胡思乱想了,瑾年有些唾弃自己想的这些,不是说好了,要相信他的吗?怎么才这么些日子,就没了信心了呢?

    可能,她心头的安全感还是太少了……

    管家在找到孟君樾助理的名片后,拨了三次,才通电话。那端的助理告诉管家,因为项目出了大动乱,那厢的他们已经满成了一团。这会接听管家的电话,都是忙中抽出来的。

    瑾年一想到他是忙于工作的时候,才可能把手机给关机了,心头吊着的石头,便释然了。既然是忙工作,那她就大方地原谅他关机的行为好了。

    *

    瑾年在隔天的时候,起了个早,洗漱完,快速吃了早餐,又让莉姐帮她多备份了两份早餐,便赶去了金尚酒店。

    绘景住在这酒店里,姜梓文不放心她,便也在这里开了房间,就在绘景的对面。

    瑾年来之前,先是通知了姜梓文。姜梓文贴心地在酒店门口,直到见着了她,便将她带上楼。瑾年把手里的早餐递给了他一份,又说了些感谢的话。如果不是他,她还真不知道该找谁帮她看住绘景呢。

    这个学长就是这么让人安心。

    “瑾年,你客气了。”

    姜梓文面对她的感谢,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其实,他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好……

    “总之,还是要谢谢你。”

    到了房门口后,瑾年站定了身子,又和他郑重地道了谢谢。

    姜梓文拿着房卡帮瑾年开了门,在她要进门的时候,他又提醒了一句,“你现在进去,她可能不愿意说话。”

    瑾年牵强一笑,“没事,我先试试。”

    她摸索着进去的时候,姜梓文也走了进来,原本是想要给瑾年指示卧房的方向,却不想,绘景从里头出来。

    此刻的绘景已然没有那天他在雨天里找到她时候的狼狈。像是特意打扮了一下,乌黑的头发在耳后盘起,脸上的神情虽然有些憔悴,可妆容精致。

    从她刚刚的步伐里,能瞧的出来,她这是要出去的意思。

    站在卧房门口的绘景见到他们,特别是在看到瑾年后,显然有些诧异。

    愣在原地好一会儿,才冲着眼前的人,喃喃了一声,“瑾年,你怎么来了?”

    瑾年听到她的声音,便侧耳过去倾听,她大致已经知道了绘景在哪个方向,笑着便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你可以不用出国了,爷爷同意了!一会儿,我们就能回家了。”

    “……”

    瑾年的好消息,让绘景着实一愣,没想到一旦决定了事就不会改变的爷爷,在瑾年那里破了例。她不知道瑾年是怎么说服爷爷的,心里只感觉到了一阵沉甸甸。

    而没有听到她说话的瑾年,有些不安地询问道,“怎么了?你不高兴吗?”

    “我已经打算打算出国了。”

    “什、什么?”瑾年惊讶,“什么意思?为什么啊?你不是不想出国的吗?”

    “我想出去散散心,然后忘记一些烦恼的事。”绘景缓缓道来,她说着话的时候,眼角的余光正好瞄到就站在离她五步距离的姜梓文,见到他也在看自己,连连便转移了目光。

    瑾年并不知道他们之间眼里蕴含着的互动,两手笙在空中,摸索着上前,紧紧地抓住了绘景的手,猜测地问道,“绘景,你是不是在和爷爷赌气?”

    “……”

    “爷爷真的不是故意要赶你走的,他可能是因为有自己的苦衷……总之,你别生气了,跟我回家去吧。”

    “我没有生气,一会儿回家后,我就会主动和爷爷说的。”

    绘景如此坚定的话,不禁让瑾年听的有些懵。那天在书房,她是亲耳听到绘景对爷爷的请求的,那么不想出国的人,怎么才在两天时间内,就改变了注意?

    瑾年想不通这事,绘景继而安慰她,“瑾年,你就放心好了,我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而且,我也说了,我只是去散心,又不是长久不回来。”

    “那你散心要多久?”

    “也许十天二十天,或者几个月,最多就一年,如果在国外碰上我喜欢的人了,可能,我会呆的久一些……”

    “……”

    绘景的声音有些缥缈,像是在和她构图自己的未来。瑾年依旧茫然,她以为只要劝服了爷爷,绘景就能回家,他们又可以像以前那样,一家人都在一起了。

    可谁会想到,最后,绘景会改变了注意。

    “别难过了,我去国外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自责,这是我自己……个人的决定。”

    “呀,今天外边天气不错呢,要不我们去吃点甜点吧,好久没吃甜点了呢。”

    绘景很快就转移了话题,完了就要拉着瑾年走,在离去的时候,回眸瞧了眼还愣在原地的人,又是笑着问道,“姜医生,你要一起吗?”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